龍爭大唐

第四十七章巧入神武(一)

字體:16+-

計劃總是不如變化快,這令李貞也很是有些子無可奈何——按預定計劃,拿下拔野古部的大營之後,本該就此分兵,除李貞率少數兵馬在大營中多設軍旗、火把以為疑兵之外,侯國忠將率騎兵主力繞過山陰小道走鵝毛口去偷襲殺虎口的,可令李貞沒想到的是:大營是順利打下來了,可兵卻分不得了,無他,繳獲太多了些。

打仗嘛,能有繳獲是好事,犒賞士兵也能有個由頭不是?可繳獲太多了卻也是件大麻煩——拔野古部簡直就跟撿破爛的一個樣子,那等貪婪勁兒,簡直像要把整個開陽都搬回草原一般,啥東西都要,還都裝上了馬車,嗬,好家夥,破爛玩意兒足足裝了數百輛大車,更別說還有數百被捆綁在大車後頭的青壯大唐民眾了,很顯然,拔野古部已將這回侵掠大唐的所得全都打好了包,不日就要撤軍了。如此一來,問題可就冒出來了——依著草原部落的習俗,打仗的目的就是為了財物、奴隸,李貞把人老巢給端了,鬧得拔野古部白出了一趟兵,依著那幫子草原部落的性子,如何可能就此罷手回軍的,還不得跟李貞玩命?

打仗可不是鬧著玩的事兒,靠的是實力,別看唐軍一千騎拿下拔野古大營不過是半個時辰不到的時間,還殺得拔野古部五千餘人丟盔卸甲、狼狽不堪,可那是偷襲,不是正兒八經的正麵交鋒,真要是讓拔野古察覺出大唐軍馬不多的話,那開陽城裏頭的拔野古近萬人馬殺將出來,李貞除了抱頭鼠竄之外,隻怕也沒第二條路可走,這可不是演義,一個打一百個的故事壓根兒就是傳說罷了,當不得真事兒,原本計劃的疑兵之計也就暫時派不上用場了,不過嘛,反其道而行之卻也不失為好計——李貞一發現那些繳獲,立馬下令將全營壘的火頭:不管是火把還是失了火的帳篷一律撲滅,所有人馬保持寂靜,等待拔野古部前來攻打,賭的就是拔野古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不敢全力出擊。

很顯然,李貞賭對了,就在拔野拓示意手下十數騎兵先行入營查探之際,李貞暴喝一聲:“放箭!”霎那間早已在暗處待命多時的大唐騎軍同時張弓搭箭,千餘支羽箭如同飛蝗一般呼嘯著劃破夜空,罩向了措不及防的拔野拓部,頃刻間便射倒了百餘人,還沒等拔野拓明白過來是怎麽回事,但見漆黑一片的大營深中突然呐喊聲四起,近千支火把亮了起來,一群群的大唐騎兵從大營中衝將出來,原本就擔心中唐軍埋伏的拔野拓哪敢多呆,立刻調轉馬頭,高呼一聲:“撤!快撤!”也不回城,按照事先的預定計劃,順著大營左側的大道向著神武方向逃去,大唐騎軍並不追殺,一見拔野古部落荒而逃,立刻兜轉回營,多半會,戰場上再次安靜了下來,除了頻死的傷者和戰馬的哀鳴聲之外,再也無一絲旁的聲響。

開陽城頭,屈利失眼瞅著自己手下的一千餘騎連一個照麵都沒打就逃了,心都涼了半截,哆嗦了好一陣子,這才發現自個兒竟然還光著身子,立時狠狠地打了個噴嚏,恨恨地一跺腳,徑直走下了城頭。大祭司納隆盯著火光漸漸熄滅的大營看了好一陣子,可依舊看不出唐軍的虛實,無奈地搖了搖頭,下令全軍保持戒備,無趣地也趕回了縣衙。

“侯國忠,劉鐵濤聽令:本王令爾等即刻率軍啟程,按預定計劃行事,務必在後日拂曉前拿下殺虎口。”剛打退了拔野拓的試探性進攻,李貞並未浪費任何的時間,立刻將手下諸將全都聚在一起,下達了作戰命令。

“什麽?按預定計劃?”李貞話音剛落,配合作戰的雁門關騎曹劉鐵濤立刻叫了起來道:“殿下,不可,萬萬不可,我等此時一走,殿下身邊僅有二十親衛,若是拔野古部再次來攻,如何是好?”

“沒事。”李貞笑著揮了下手道:“拔野古部沒那個膽子再次出城,嗯,這樣好了,傳令諸軍換上拔野古部的衣甲,換下來的盔甲就此留下,本王自有妙用。”

“殿下,那些青壯並無相關訓練,點火把、呐喊幾聲還湊合,若是讓他們列隊操練,隻怕會弄巧成拙,末將願以一營兵馬去取殺虎口,還望王爺恩準。”侯國忠隱約猜出了李貞的打算,忙出言勸止道。

嗬嗬,小猴子還是有點能力的嘛,能如此快地反應過來,倒也不可小瞧。李貞心思動得飛快,可臉上卻滿是笑容地道:“無妨,本王並非要那些個青壯民眾去作戰,此事本王自有分寸,不必再議,唔,殺虎口易守難攻,雖說守軍不多,可要想順利攻下,還得爾等多費些心思,一千人馬已經很是緊張了,若是再留人手與本王,爾等就算能攻下也守不住,我軍主力能不能抓住薛延陀大軍就指望爾等了,嗬嗬,時間不早了,再要拖延,天可就亮了,一旦被城中察覺爾等之動向,別說拿下殺虎口,便是本王都危險,去罷。”

眼瞅著李貞主意已定,侯、劉二人也不敢再勸,互視了一眼,各自帶著手下軍官們退將出去,自去安排換衣甲,包裹馬蹄之事不提。李貞大步走出了帳篷,抬頭看了看遠處被火把照得透亮的開陽城頭,聳了聳肩,領著人徑直往後營而去。

“王爺。”一見到李貞從暗處走了出來,正看管著被解救出來之青壯的親衛隊長李戈忙搶上前去,躬身行禮。

“嗯。”李貞點了下頭,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麽,但見青壯群中一陣**,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漢從人群中擠了出來,急匆匆地便向著李貞身前跑去,驚得李貞的親衛們慌忙搶上前去,打算將此人擒下。

“放開我,放開我!王爺,王爺,小的有話要說。”那名大漢被李貞的親衛們一把摁倒在地,拚著命地掙紮著,口中叫嚷個不停。

嗯?這小子想幹什麽?行刺?沒那個可能!李貞眉頭皺了一下,一揮手道:“放開他。”

那名大漢掙脫開親衛們的控製,跌跌撞撞地走到李貞的麵前,一頭跪倒在地道:“王爺,小的姓陳名亮,本地人氏,求王爺讓俺投軍吧,小的自幼行獵,能開四石弓,求王爺收下小的。”

啥?四石弓?嗬嗬,好家夥,咱也不過才玩得轉五石弓的,這小子能開四石,那可是稀罕貨了。李貞心中一動,不過卻並未馬上回話,反倒是皺起了眉頭想了一陣之後才沉著聲道:“爾既能開得四石弓,當初開陽城被圍之際,為何不助守城池,嗯?”

“王爺,小的確曾助守城池,隻是城破之際,才力盡被俘的,小的要報仇,求王爺開恩,收下小的吧。”陳亮磕頭如搗蒜般地說著,頭都磕出了血來,黑紅色的血順著額頭留下,在火把的映照下,一張胡須邋遢的臉顯得格外的猙獰。

報仇?嗬,這倒是個理由。李貞淡然地笑了一下道:“報仇?爾有何仇須報的,且說來與本王聽聽。”

陳亮放聲大哭起來,斷斷續續地道:“王爺,王爺,小的、小的一家老小七口全都,全都……,王爺,小的要報仇啊,王爺……”

得,陳亮這一哭,後頭數百青壯全都哭了起來,個個口口聲聲要報仇,人人喊著要從軍,還真是熱鬧非凡,吵得李貞頭都大了——按李貞的計劃,確實要用到這群青壯,不過用歸用,李貞可沒想讓他們去當兵的,開玩笑,大戰將起,誰有那個膽量帶著一群未受過訓練的士兵上戰場的,別說啥子殺敵了,鬧不好李貞這個主將都得被一起子農夫給拖累了,可麵對著一群想要報國的民眾,生硬地拒絕卻也不是個法子,總不能打擊眾人的積極性罷,沒奈何,李貞也隻好等眾人都喊累了,這才溫聲道:“諸位要投軍是好事,隻是兵危凶險,爾等方脫大難,本王實不忍諸位再遭劫難。”

“王爺,小的不怕死,您就大人大量,收下小的吧。”陳亮見李貞不肯應允,拚命地磕著頭,哀聲求道。

“是啊,王爺,您就行行好吧,我等與蠻子勢不兩立,求王爺開恩!”

“求您了,王爺。”

……

一幫子青壯跪滿了一地,哀求之聲響成了一片,鬧得李貞也沒了辦法,暗自尋思了良久,長出了口氣道:“諸位鄉親請起來罷,本王允了便是……”

李貞話都還沒說完了,就被數百青壯的謝恩之聲所打斷,眼瞅著自個兒怕是不得不背上這麽個大包袱了,李貞苦笑著搖了搖頭,壓了下手道:“靜一下,靜一下。”待得眾人安靜下來之後,李貞沉著聲道:“諸位既然決定從軍,那就全都編入本王的親軍中好了,可有一條,自現時起,一切都得聽本王之令行事,若有違犯,軍法從事。”

“是。”

“遵命。”

“好。”

“同意。”

得,一幫子人扯著嗓子應答著,聲音倒是很響亮,可不齊整不說,還各答各的,天曉得這等兵該如何帶,李貞連苦笑的力氣都沒了,翻了翻白眼,壓了下手高聲道:“眾軍,聽令。”待得眾人安靜下來之後,李貞沉著聲布置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