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爭大唐

第四十九章巧入神武(三)

字體:16+-

險,真他媽的太險了!李貞從遠處回望開陽城,一見到正蜂擁著從城門中衝出來的拔野古部騎兵,背心上頓時冷汗直冒——在李貞原本的計劃中並沒有帶走這群青壯的想頭,按李貞的設想是打算將唐騎軍換下來的鎧甲披在草人身上,而後以“山羊倒懸擊鼓”之策迷惑開陽城之敵,趁著黑夜便領著親衛隊溜之大吉的,可令李貞沒想到的是草倒是有不少,羊也有,可紮草人的時間卻沒有了,無他,拔野古部出城接戰浪費了李貞不少的時間,待得侯國忠率騎軍離開之際,天都快亮了,這會兒別說紮草人了,便是要想領著一杆子無甚戰鬥力的青壯逃走都已是來不及了,無奈之下,李貞也隻好學自個兒的老祖宗李廣那招“虛兵退匈奴”了。

追殺?到了此時李貞並不怎麽擔心拔野古部會起兵全力追殺自己,且不說拔野古部此時不見得追得上李貞一行,即便是追得及,拔野古部也不見得會追來,無他,除了那些被俘的青壯被李貞帶走了之外,拔野古部從開陽掠奪的財物全都還在大營裏好好地放著呢,對於草原部落來說,收獲才是第一位的,其他的都可以不考慮,有了那些財物和唐騎軍留下的鎧甲,拔野古部哪還有心思去追殺已經走遠了的大唐騎軍,不過嘛,道理上是如此,可李貞卻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天曉得拔野古部會不會突然間來個人品大爆發,不顧一切地來個誓死追殺,故此,一見到拔野古部衝出了城,李貞壓根兒就沒多等,催促著手下那幫子雜魚加快速度向著佛宿山奔去。

佛宿山,又名草垛山,相傳文殊菩薩兩度在此山住宿,故名佛宿山,與饅頭山緊緊相連,延綿百餘裏,此二山並無甚名氣,與五台山、恒山相比隻是兩座無名的山罷了,可有一條卻並不在那些名山之下,那就是高度——無論是佛宿山還是饅頭山都是海拔二千五百米以上的大山,植被茂密,溝壑眾多,山南屬代州,山北屬朔州,古縣神武就在佛宿山的山腳下,從神武到開陽的道路也須從此山前經過。

天時已過了午,佛宿山的一個小山坡上,副先鋒秦懷玉正焦急地遠眺著山路的兩頭,心裏頭七上八下地沒個安穩,既擔心神武方向的仆固部不分兵,又擔心仆固部的兵馬搶在李貞一行之前經過此地,若是如此,無論李貞一行是否瞞過了拔野古部,此行的全盤計劃都將毀於一旦,無他,真要是李貞有個閃失,秦懷玉壓根兒就無法向皇上交待。眼瞅著太陽漸漸地升到了中央,不但沒瞅見李貞前來,也沒看見仆固部的援兵,秦懷玉心急如焚,滿頭的大汗順著臉頰不住地滴落,可又不敢輕舉妄動,心中的煎熬怎一個難受了得。

就在秦懷玉望眼欲穿之際,開陽方向的道路上突然響起了一陣隆隆的馬蹄聲,一彪軍馬在煙塵滾滾中轉過了山腳,正向著山穀而來,為首之人正是越王李貞。眼瞅著李貞安然無恙,秦懷玉懸著的心總算是放回了肚子裏,可再一看李貞身後那數百騎唐軍,心裏頭猛地咯噔了一下,也顧不得隱蔽,急匆匆地跳上戰馬,衝下了山坡,向著李貞來的方向迎了上去。

“殿下,您可算是回來了,莫非……”秦懷玉剛說到這兒,突然間發現緊跟在李貞身後的那些大唐騎軍衣甲不整,還都是些生麵孔,頓時愣住了,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這究竟是怎麽回事,話也就此停了下來。

秦懷玉的疑惑李貞心裏頭有數,笑了一下,也不多解釋,揮了下手道:“懷玉,神武方向可有動靜?”

秦懷玉回過了神來,搖了搖頭道:“那倒沒有,隻是……”秦懷玉話尚未說完,但見山坡頂上的瞭望哨正可著勁地搖晃旗幟,立時改口道:“殿下,神武方向有動靜了。”

靠,總算是來了,他奶奶的,險些就叫人家堵在路上了!李貞心中一急,哪敢再多拖延,緊趕著下令道:“上山,進林子,動作快點!”

李貞的命令一下,一幫子雜魚兵立刻蜂擁著往山坡上往山坡上的林子裏鑽,行動倒是很迅速,可問題是這群雜兵雖能騎射卻都未曾經過軍事訓練,人馬全都擠成了一團,好一通子人吼馬嘶之後,才算是完了事兒,為此而跌落馬背的也有不老少,看得秦懷玉兩隻眼都瞪得渾圓,愣是搞不明白李貞是從哪找來的一群笨兵蛋子。

苦笑,眼瞅著那群雜魚兵的狼狽樣子,李貞除了苦笑也真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搖了搖頭,也懶得跟秦懷玉解釋,領著親衛隊向前麵山坡衝去,剛一上小山包就見遠處大路上煙塵大起,看樣子來的人馬不少,李貞的眼立時眯縫了起來,心中暗自盤算個不停。

說實話,李貞也沒想到仆固部的援軍會如此晚才派出——按李貞的預想,仆固部的援軍該是早就過了此處才是,當初在回此地的路上,李貞還特意繞了小路,就是為了避開仆固部的援軍,可沒想到的是李貞回得比預定計劃已經是遲了數個時辰,可仆固部的援兵竟然才剛出動,反倒讓李貞傷腦筋了——李貞臨去開陽之時曾給秦懷玉下了道死命令:若是李貞未回而仆固部援軍已出現那就不打,一切等李貞回來再計議,可現如今仆固部援兵姍姍來遲,打還是不打,如何打就成了擺在李貞麵前的大問題。

從神武到開陽的大路還算是平坦,唯一難行的地方就是李貞等人所在的地兒——原本平直的道路,到了此處拐進了小山之間,道路曲折不說,還狹窄得很,路的兩旁盡是數丈高下的峭壁,就算偶爾有些緩坡,坡上也全都是密林,著實是個打伏擊的好場所。此刻,李貞手下兩千五百步兵早已埋伏到位,各種檑木、滾石、弩車等伏擊利器也早已準備就緒,一待敵軍進入此地立馬可以發動攻擊。由於此地道路狹窄曲折,騎兵勢必無法疾馳,對於埋伏方來說,無法機動的騎兵簡直就是活靶子,打起來那就別提多爽了,隻不過該如何打卻有得計較了。

全殲敵人?那既不現實也沒那個時間,眼瞅著那煙塵滾滾的樣子,來的敵軍少說也有四、五千人的,就算李貞所部占據了天時、地利,可要想全殲來敵顯然是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無他,此地道路狹窄,騎兵大隊無法一擁而入,勢必會拉開陣型,李貞所部打了頭就打不了尾,擊潰敵軍易,全殲難;再說了,李貞的本意並不在於要殲滅這股試圖去增援開陽的敵軍,而是要趁勢入神武,就算李貞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全殲了這股敵軍,時間拖過去了不說,還不能達到解神武危機的戰略目的,壓根兒就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的事兒,更何況此地離神武不過十裏不到的距離,一旦戰事拖延,敵軍大隊人馬趕到的話,到時候還不知道誰殲滅誰呢。

“殿下。”眼瞅著敵軍愈來愈近,而李貞始終未曾下達作戰命令,站在李貞身側的秦懷玉終於忍不住出言提醒了一聲。

“哦。”李貞從沉思中回過了神來,掃了眼麵露焦急之色的秦懷玉,咬了咬牙道:“打!傳令下去,放過敵軍前隊,一切聽本王指令行動。”

秦懷玉雖已升到了中郎將的位置,也有一身不錯的武藝,可他實際上從沒打過仗,大體上是靠著父輩的提攜和李世民的恩寵上去的,此次出征他也跟李貞一樣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一見李貞下定決心要打,臉上頓時露出了興奮的神色,當然其中也夾雜著一絲的緊張,長出了一口氣,也沒再多說些什麽,隻是看了眼李貞,重重地點了下頭,策馬衝下山頭,向道路的另一側去了……

衝刺在大軍最前列的拔野拓心急如焚,恨不得肋生雙翼,盡快地趕到開陽城去解救自己的族人,隻可惜他急,仆固人卻不是很急,至少在他身邊的仆固援軍統領俟斤達古就不甚著急,出發時拖拖拉拉遷延了半個多時辰不說,這一路上的馬速也慢得很,始終都是不緊不慢的樣子,令拔野拓恨得牙癢癢的,隻可惜此時拔野古部有求於人,卻也容不得拔野拓發脾氣,隻能陪著小心不斷地說著好話,試圖讓仆固部加快行軍的速度,隻可惜收效卻微小得可憐,這不,才剛進山呢,俟斤達古立馬借口唐軍可能在此地可能會有埋伏,不但不加快行軍速度,還聲稱要先派人進去搜查一番才能全軍通過,登時就將拔野拓氣得眼冒金星,再聯想起昨夜求援到今日正午出兵之間的那些子狗屁倒灶的事兒,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也不跟俟斤達古多扯,隻是扔下了一句——我部先行入山偵察,貴軍跟進好了,便領著拔野古部眾一頭衝進了山間小路。

麵對著拔野拓的無禮舉動,俟斤達古並沒有多說些什麽,隻是聳了下肩頭,一雙眼死盯著拔野古部眾進山的隊伍,臉色陰沉得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