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爭大唐

第五十章巧入神武(四)

字體:16+-

國與國之間無所謂友誼,有的隻是利益罷了,部落之間也是如此,即便如今仆固與拔野古同時臣服於薛延陀部,為了彼此間的共同利益,兩部落算是結成了同盟,平日裏彼此間也算得和睦,但這並不意味著仆固部落就一定會為了拔野古部出生入死,尤其是在仆固部因攻打神武損失慘重而一無所得的情況下更不想為了拔野古部去跟“大唐主力”死拚,這本就是草原部落生存的基本法則,卻也無甚說頭。

俟斤達古,仆固部大統領俟斤也達的親弟弟,一向以智勇雙全而聞名於草原,此次薛延陀侵掠大唐之初,他本就不想來,也曾試圖勸止兄長參與到此事中去,怎奈俟斤也達一者是財迷心竅,對大唐的富貴垂涎三尺,二來是被薛延陀可汗夷男所逼迫,並未聽從俟斤達古的“裝病”之勸告,到了底兒還是率全族兩萬餘兵馬參與了此次侵掠大唐邊州的行動,一開始倒也算順利,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將那個大唐所封的狗屁突厥可汗李思摩殺得狼狽逃竄,可自打進入大唐境內之後,仆固部的好運也就到頭了——自打兵圍神武之後,仆固部連攻了半個多月,不但沒能破城,反倒損失了數千人馬,眼瞅著此次同來各部落大有斬獲,仆固人早就眼紅得要滴血了,尤其是對獨自打下開陽城的拔野古部更是嫉妒得很,故此,得到拔野古部被唐軍圍困的消息之後,仆固人根本就不想去解圍,更何況此刻神武旦夕可下,眼瞅著一大批財富就要到手之際,俟斤也達更是沒心情去管拔野古人的死活,誰曉得正當仆固人抓緊時間攻打神武之際,薛延陀大王子、此次聯軍統帥大度設卻發來了命令,強令仆固部出援開陽,無奈之下,仆固部不得不暫緩進攻神武,派出五千騎兵去解開陽之圍。

俟斤達古其實並不清楚佛宿山中是否藏有唐軍的伏兵,左右不過是隨口說說罷了,當然,他也不相信真有大唐主力在圍困開陽城——被雁門關殺退的那些個遊騎早已稟明了實情。大唐的主力大軍尚未到來,出關的不過是雁門守軍的一部分罷了,而雁門關總共才五千餘守軍,就算全軍出動也無甚了不得的,更何況雁門關守軍還得據守關城,真兒個能派出來的兵又能有多少?照俟斤達古看來,攻擊拔野古部的不過是小股唐軍罷了,隻不過是趁著夜色玩玩偷襲而已,哪可能真兒個地兵圍開陽,指不定此時偷襲開陽的唐軍早就回雁門關了,仆固援軍此去絕對是白跑一趟罷了,一想起即將被攻破的神武,俟斤達古在痛罵拔野古部無能之餘,更是懶得走上這麽一趟的,隻可惜俟斤達古沒膽子抗拒大度設的帥令,也隻能心不甘情不願地走上一遭了,此時眼瞅著拔野拓率領的一千騎兵已然轉過了山角,一切都平安無事,俟斤達古不不得懶洋洋地揮了下手,領著手下將士拉長了隊形踏上了進山的道路。

嗬嗬,還真是謹慎嘛,有點意思!李貞並不清楚仆固部與拔野古部之間的那些瓜葛,眼瞅著敵軍分成兩批進山,心中暗自警惕了起來,頗有些躊躇,正考慮是否取消打的計劃,可再一看分成兩撥進山的敵軍並不曾派出尖兵去察看山坡和陡崖的情況,完全就是一副毫無戒備的樣子,心念電轉之下,隱約猜出前後兩撥敵軍隻怕並不是一路的,隻是搞不懂其中的根由所在,不由地皺起了眉頭,一時間也沒有下定打的決心。

雖說山路曲折難行,可拔野古、仆固兩軍全都是騎兵,速度上還是不慢的,轉瞬間拔野古部全軍、仆固部先頭部隊都已經先後走出了李貞所部的埋伏圈,李貞終於下了打的決心,深吸了一口氣,對站在身側的傳令兵道:“擂鼓!”

隨著李貞一聲令下,數麵大鼓同時擂響,“咚咚”的鼓聲在山穀裏回響起來就像是陣陣雷鳴一般,震得人耳膜生疼,在激蕩的鼓聲中,早已埋伏多時的唐軍展開了攻擊,但見道路兩側檑木、滾石轟然落下,羽箭橫飛,措不及防的仆固部中軍頓時陷入了一片慌亂之中,人仰馬翻,死傷累累,受驚的戰馬四下亂竄,原本就狹窄的山道頓時擠成了一鍋粥。

俟斤達古早已隨前隊離開了唐軍的伏擊圈,正百無聊賴地縱馬前行,突然聽到身後傳來轟轟的鼓聲,接著便是震耳欲聾的喊殺聲和自家士兵垂死的慘叫聲,頓時驚出了一頭的冷汗,眼瞅著地勢不利,哪敢回身去救中軍,慌忙大吼著下令道:“眾軍聽令,快,衝出去。”話音一落,自個兒一馬當先,領著仆固軍前隊拚命地打馬前行,沿著山道向前狂奔而去,連頭都沒敢回一下,與此同時,仆固軍後隊還在山外,一聽到山裏頭殺聲震天,也沒敢進山去救中軍,紛紛掉轉馬頭望來路狂奔而回。

嘿嘿,爽!眼瞅著自個兒的計謀得逞,李貞可是得意得很,不過卻也明白此戰必須速戰速決,一見仆固部前後軍各自逃命,李貞沒有一絲的猶豫,高聲下令道:“吹號!殺下去,務必盡快解決戰鬥!”

淒厲的號角聲中,唐軍紛紛衝下了山崖,殺入了亂成一團的仆固中軍中,槍刺、刀砍,毫不留情地將亂成一團的仆固軍殺得個血流成河、屍橫遍野,一場伏擊戰前後不到半個時辰便已結束,中了埋伏的仆固軍丟下千餘具屍體逃之夭夭了,而唐軍不過僅僅付出了死二十、傷四十的代價,算得上一場大勝。

勝得很輕鬆,可李貞並沒有得意多久,甚至臉上的笑容都不曾出現,無他,這場勝利不過是開胃菜罷了,能不能順利進入神武還難說得很,再說了,時間已比原定計劃拖了好幾個時辰,還能不能得到雁門關守軍事先約定好的幫助李貞心裏頭並無把握,此時還不是慶賀的時辰,故此,一待戰鬥結束,李貞連戰場都來不及打掃便下令全軍整隊向著神武城趕去。

申時六刻,李貞的大軍已經到了神武城外,遠遠地已經能瞅見城外仆固部連綿的軍營了,李貞騎在馬上看了一陣,側身對親衛隊長李戈道:“放信號!”李戈應答了一聲,從身邊一騎駝馬上解下一隻折疊好的巨大風箏取在手上,數名精通放風箏之術的親衛立刻跑上前去,就著風勢將風箏緩緩地升了起來,顏色鮮豔的蝴蝶風箏飄揚在空中,就算是隔上十裏遠都能瞧得見此物。

敗退回大營的仆固後軍早已稟明了唐軍的出現,故此,李貞的部隊才剛一露麵,仆固大營中便已亂哄哄地衝出了不少的騎兵,準備結集騎陣,好生“歡迎”一下李貞了——仆固部此次出兵兩萬餘眾,攻打神武半個多月死傷四千餘人,俟斤達古帶走了五千人馬,除中軍被殲滅、前軍逃往開陽方向之外,回到大營的後軍僅有千人不到,再扣除四千騎對神武城的唐軍保持戒備之外,餘下近七千人馬都已出營列陣,倒是很高看唐軍的——仆固部人馬足足是唐軍的兩倍有餘,況且全是騎兵,在神武城外的平地上,以優勢騎軍打步兵,那已經不叫打仗,那叫屠殺來著,當然,步兵對上了騎兵也不是說就一定沒有一戰之力的,大唐步兵中赫赫有名的陌刀隊可是著名的騎兵克星來著,隻可惜李貞這支先鋒部隊裏卻並無此等兵種,真要是讓仆固騎兵衝了起來,就算李貞武藝冠絕天下也不夠人砍的,除了仗著馬快逃之夭夭外,隻怕也沒第二條路好走了。

大敵當前,說不緊張那絕對是騙人的,李貞的心早就蹦躂到了嗓子眼處了,眼瞅著仆固騎兵的陣型即將布成,而原本預計的雁門關配合卻還沒出現,李貞想哭的心都有了,當然,李貞更清楚的是:這會兒絕對不能慌亂,若是讓仆固部看出了唐軍的膽怯,隻怕敗亡的命運就在眼前。

“布陣!”李貞深吸了一口氣,高聲下達了布陣的命令,大唐步兵不愧是天下強軍,麵對著氣勢洶洶的仆固騎軍,並無一絲的慌亂,但見一聲聲號角響起,兩千五大唐步軍快速地變幻著隊形,排成了方陣,隻不過並不是盾牌手在前、弓箭手在後的防禦陣,而是排出了長矛手在前,盾牌手掩護弓箭手在後的攻擊方陣,唯一不協調的就是那些半吊子的騎兵,擁擠在陣外,突兀得很,雖也是刀、槍在手,可壓根兒就沒有任何的隊形可言,別說不像一貫軍紀嚴明的大唐騎軍,便是連仆固部的騎兵都不如。

眼瞅著唐軍的行動如此的詭異,仆固部反倒有些子錯愕了,一時間也沒敢發動進攻,就在仆固部遲疑不決的當口,雁門關方向上離仆固大營不過三裏不到的一片林子後頭突然煙塵大作,那架勢一看就是千軍萬馬正殺奔而來的氣概,頓時令剛布置好陣型的仆固騎軍一陣大亂,尤是靠近雁門關方向的仆固軍右翼更是亂成了一團。

哈,總算是來了!李貞一見到煙塵大起,頓時心中一喜,手中的長槍一挺,高聲下令道:“進攻!”霎那間大唐軍陣中戰鼓、號角齊鳴,“大唐威武”的戰號聲響入了雲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