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爭大唐

第五十一章巧入神武(五)

字體:16+-

草原漢子從來不缺乏血性,也不缺乏敢戰之精神,實際上,由於遊牧部落間時常會因爭奪草場、水源而爆發戰事,各草原部落對於打仗從來都是無所畏懼的,即便是麵對著殲滅了草原昔日霸主東突厥、吐穀渾的唐軍,草原部落也敢一戰,可遺憾的是草原部落作戰往往隻是憑著血勇之氣,於戰略戰術僅僅隻是初通罷了,在與訓練有素而又精通各種戰陣和計謀的唐軍麵前往往總是慘敗的一方,對於唐軍那種詭計百出的戰法,草原各部早已吃夠了這方麵的苦頭,每當遇到唐軍時總不免心存顧慮,此時的仆固部自然也不例外,這不,一見到己方右側煙塵大起,仆固部騎軍頓時亂了手腳,原本已經布置好的騎兵衝鋒隊列不可遏止地亂了起來。

俟斤也達,仆固部的大統領,早年曾參與過大唐滅東突厥之戰,對於唐軍的老辣戰術早已領教過多次了,此時一見己方陣腳大亂,心裏頭很清楚若是被唐軍從兩個方向夾攻,仆固部一場慘敗將勢不可免,不由地心中大急——在他看來,正麵的唐軍雖來勢洶洶,然而卻是以步兵為主,對機動性極強的騎兵來說威脅並不算大,十有八九是用來纏住己方的,真兒個要命的卻是右側的敵軍,以他多年征戰的經驗,隻須看一眼右側的煙塵就能看出右側的唐軍全是騎兵,而且數量眾多,怎麽算也有四、五千之眾,一旦己方被正麵衝殺而來的唐軍纏住了手腳,右翼唐軍一衝,己方便是連脫身而逃都少有機會。

當斷不斷必遭其亂!俟斤也達也是打了多年仗的老手了,一見形勢危急,哪敢真兒個地等在原地挨打,忙高聲下令道:“也速,帶你的人上,擋住唐軍,其餘各部即刻轉向右側,衝上去!”話音一落,號角聲中,俟斤也達率先調轉馬頭,領著中軍、右翼開始向右側轉向,調整馬匹步調,向著右翼煙塵起處衝殺了過去,而仆固部左翼一千餘騎也在此時迎著正麵的唐軍展開了衝鋒陣型。

俟斤也速,俟斤也達的幼弟,時年不過二十出頭,高大魁梧,一向以勇武著稱,號稱是仆固部最強之勇士,是個打起仗來不要命的主,此時一接到兄長的將令,興奮地狂吼了一聲,一抖手中的長柄開山巨斧,咆哮著便衝了出去,目標正是衝在唐軍最前方的李貞,無他,白馬銀甲亮銀槍的李貞在萬軍叢中實在是太醒目了。

好小子,趕著投胎嗎?老子這就送你上西天!正衝鋒中的李貞一眼就瞅見了那個氣勢洶洶衝在仆固部最前方的黑臉大漢是衝著自己來的,心中不怒反喜,無他,這會兒時間對於李貞來說實在是太寶貴了,若是不能盡快擊敗正麵迎擊而來的仆固騎兵,李貞的虛兵之計就有穿幫的危險,到那時樂子可就大了——仆固軍右側那遮天蓋地的煙塵看起來聲勢浩大,其實並沒有多少兵馬,那是李貞讓雁門守將李大亮派出的一營騎兵整出來的玄虛,左右不過是在馬尾巴上綁上些樹枝而已,看仆固部主力衝鋒的架勢,隻怕沒多長時間便能拆穿唐軍的把戲,一旦李貞所部不能迅速突破俟斤也速的防線,等待李貞的就是被占據絕對優勢的仆固部騎兵可著勁**之下場,到那時別說啥子救神武了,便是李貞自個兒都不見得能脫身而逃,很顯然,擒賊先擒王就是擊潰正麵仆固騎兵的最佳方案,眼瞅著敵方主將自個兒送上門來了,李貞哪能不樂開了懷。

李貞座下的雪龍駒是萬裏挑一的千裏馬,速度快得驚人,而俟斤也速座下那匹全身烏黑的馬也不慢,兩位主將都是全力衝鋒,轉瞬間就將各自的大部隊拋在了身後,各自的眼中隻有彼此的存在,雙方間的距離急劇地縮短著,六十米,四十米,三十米,十米,俟斤也速手中的開山巨斧已經揚了起來,而李貞手中的亮銀槍也平端在手,雙方的部下此時離中心戰場都還有四十米左右的距離,盡管都沒有停止衝鋒的腳步,可注意力卻全都被這一場即將開始的主將之戰所吸引,衝鋒的勢頭不由自主地緩了下來。

“吼,哈!”率先出手的俟斤也速一聲大吼,魁梧的身子一個後仰,借勢全力劈出了一斧,斜斜地劈向李貞的右肩,斧勢沉穩而快速,力道極大,斧鋒劃破空氣,激起一陣強烈的呼嘯聲,再配上俟斤也速如同震雷般的叫吼聲和猙獰的麵容,著實令人震撼不已。

李貞一向也以力大而自負,若是換個場合,一準會來個硬接硬擋,試試對方的力量如何,可眼下李貞沒那個時間去跟俟斤也速一招一式地較量,眼瞅著俟斤也速全力一擊,連後力都不留,頓時冷笑了起來,大吼一聲:“殺!”體內的真陽訣全力運轉,手中的長槍猛地一抖,一招“撥草尋蛇”斜斜地一引,卸開了當麵劈下來的大斧,緊接著順勢一撥,長槍如同怒龍出海一般刺向了俟斤也速的胸膛,但聽“撲哧”一聲脆響,俟斤也速魁梧的身子已然被李貞挑在了槍尖上。

“去死!”李貞大吼一聲,長槍一甩,借著馬的衝勁,硬生生地將俟斤也速龐大的身子挑了起來,順勢一甩,如同甩一隻破麻袋一般將俟斤也速的屍體甩上了半空。

震撼,太震撼了!俟斤也速號稱是仆固部的第一勇士,在部眾中從來未遇敵手,可在李貞手下連一個照麵都沒過就死於非命,仆固眾騎兵頓時氣為之奪,雖然還在衝鋒,可陣型卻亂了起來,反觀唐軍將士雖早已知曉李貞勇冠三軍,可一見到李貞戰場揚威,頓時士氣大振,呐喊聲響成了一片,全軍衝鋒的腳步不由地快上了幾分。

說時遲,那時快,李貞一槍挑死了俟斤也速,並未勒馬而回,依舊單槍匹馬衝向正蜂擁而來的仆固騎兵,呼吸間便已迎頭撞上了仆固騎兵的先鋒陣型,但見李貞手中的長槍舞動如飛,槍槍奪命,衝在最前麵的十餘騎兵全成了李貞的槍下之鬼,後頭的仆固騎兵不禁膽寒,紛紛策馬躲避,試圖避開李貞這個凶神,如此一來,原本就亂的騎兵陣型到了此時早已是一團亂麻,哪還有半點衝鋒的架勢。

就在仆固騎兵亂成一團的當口,唐軍已然到了近前,衝在最前麵的正是秦懷玉和那幫子雜魚騎兵,雙方騎兵頓時絞殺成一團。按說無論是人數、騎術還是戰鬥經驗,仆固騎兵都要遠遠勝過李貞手下那些連半吊子都算不上的雜魚騎兵,正常交手的情況下,仆固騎兵根本無須費多大的勁便能取勝,怎奈此時仆固軍膽氣已失,再加上還有李貞這麽個殺神在陣中左突右衝,哪還有勇氣跟“大唐騎兵”硬拚,不過剛一交手,還沒等唐軍步兵趕到呢,仆固騎兵便已紛紛落荒而逃,仆固軍正麵已被唐軍輕鬆突破!

雖說此時正麵的仆固軍已然潰敗,然而李貞卻不敢趁勢追殺,眼瞅著仆固大營就在前方,手中的長槍一領,高聲下令道:“穿營而過,殺!”話音一落,率先一催戰馬殺向仆固軍大營而去,後頭數千唐軍將士如同怒龍卷地一般蜂擁著衝進了仆固大營。

仆固軍原本留守的四千騎兵此時正在神武城下列陣,防備著城中兵馬出擊,主力又已被李貞的疑兵引開,偌大的營房中隻有些老弱病殘在,如何能擋住氣勢如虹的大唐將士,轉眼間就被唐軍衝營而出,打了個對穿。神武城下的四千仆固騎兵一聽後營動靜不對,此時已然亂了起來,正待回頭應戰,突見緊閉著的神武城門轟然洞開,始終懸著的吊橋也放了下來,千餘大唐將士呐喊著從城門洞中衝了出來。眼瞅著即將被唐軍兩麵夾攻,仆固騎兵將領哪敢就此應戰,隻得催促部下繞城而逃,以躲開兩股唐軍的攻擊。

媽的,總算是搞定了!李貞眼瞅著四千多仆固騎兵繞城而逃,大唐兩軍會師已成定局,心中始終懸著的大石頭總算是落了地,縱馬向前,高呼道:“進城!”

被圍困了二十餘天的神武守軍眼瞅著自家增援部隊的到來,心中的興奮之意那就不用說了,迎上前來,與李貞所部將士們擁抱成一團,勝利的歡呼聲響成了一片,可就在這人人激動萬分的當口,一陣轟然的馬蹄聲響了起來,剛衝出仆固大營的唐軍將士赫然發現仆固軍主力已經掉頭衝殺了過來,場麵頓時有些亂了起來。

媽的,該死,這麽快就穿幫了!李貞不用去細想就知道他所布置的疑兵已然被仆固軍主力識破,此時麵對著因受騙上當而前來的追殺的仆固軍主力,李貞的心不由地沉了下去——這當口兩支唐軍才剛匯合,既無法全軍及時入城,也無法及時排兵布陣,倘若仆固軍不顧一切地殺上前來,那損失可不是李貞所能承受得起的。

怎麽辦?李貞咬著牙,怒目盯著正蜂擁著從仆固大營中衝出來的仆固騎兵,頭皮好一陣子發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