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爭大唐

第五十二章巧入神武(六)

字體:16+-

戰場上的情況總是瞬息萬變的,準備得再精心的計劃也不見得就一定能行得通,往往一個小小的失誤就能帶來一場巨大的災難,這一條永遠是顛簸不破的真理,李貞自然是明白的,隻是他實在想不通自個兒的計劃到底是哪出了疵漏——疑兵之計顯然是成功的,仆固軍主力確實被疑兵調走了,突破仆固大營也順利得很,至於圍城的仆固軍也在守城唐軍預定的接應中被嚇跑了,進神武城的道路已然暢通無阻,可偏生就在即將大功告成的當口,仆固軍主力卻提前回頭了,其回援的速度比李貞原先預料的至少提前了一刻鍾,而正是這一刻鍾的時間才造成了李貞目前的困境。

李貞在製定相關作戰計劃時已然將仆固軍的可能反應以及疑兵所處的位置,相應的迷惑之法都已經考慮在內,可問題是李貞在製定相關作戰計劃時靠的隻是沙盤模型,並不是親自到實地考察,這固然是因著時間緊張的無奈之舉,可問題恰恰就出在沙盤模型之上——疑兵所處的那片小樹林離仆固軍大營的距離不是像沙盤展示的那樣是三裏而是兩裏半,再者,那片樹林也不是密林,尤其是在初冬樹葉盡落的情況下,更是無法充分起到遮人眼目的作用,故此,盡管雁門關那一營騎兵鬧得聲勢浩大,可當仆固軍衝到附近,列好衝鋒陣型之後,也不得不停止了繞圈子的縱馬飛奔,開始排兵布陣,做出應戰準備,如此一來,當塵埃逐漸落定之後,疑兵的真相也就暴露出來了,盡管雁門關那一營騎兵擺出了拚死一戰的樣子,又拖延了仆固軍一段時間,給了李貞突破仆固軍大營的機會,可當仆固軍主力發起攻擊之後,寡不敵眾的雁門關騎兵營哪敢真兒個地接戰,隻能是灰溜溜地狼狽逃走了事,於是乎,一刻鍾的誤差就這麽產生了。

一刻鍾,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若是計劃順利,這一刻鍾的時間足夠李貞從容進城還綽綽有餘了,當然,現如今不戰上一場怕是無法脫身了,可問題是該如何戰?別說這會兒全軍上下跑得氣喘籲籲,久戰之下,早已沒了銳氣,再說兩股唐軍還不是一個係統的,就算想要排成陣型,光是協調怕就得花上不老少的時間,很顯然,惱羞成怒的仆固軍是不可能給李貞太多的時間的,更何況李貞是來守城的,不是來跟仆固軍打野戰的,真要是把手下這些兵打沒了,就算李貞能逃進神武,又該拿啥去守城?

日他娘的,拚了!事已至此,李貞也隻能橫下一條心來了,看了眼正顯得慌張失措的眾軍,手中的亮銀槍一舉,高聲下令道:“騎兵跟本王上,餘者急速入城!”話音一落,一撥馬頭,向著正衝出營壘的仆固軍迎了上去,數百名雜魚騎兵雖有些慌張遲緩,可在李貞那幫子親衛的督促下,也都調轉了馬頭緊跟在李貞身後衝了上去。

憤怒!出離的憤怒!無端端地被戲耍了一通也就罷了,連最心愛的幼弟都讓人給宰了,這令俟斤也達如何能咽得下這口氣,恨不得一口氣將那幫子狡詐的唐軍全都撕成碎片,當然,身為仆固部大統領俟斤也達並非浪得虛名之輩,好歹也是在草原上廝打出來的漢子,盡自心中氣怒難平,卻並未氣昏了頭,眼瞅著李貞已然率騎兵迎了上來,立馬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低級錯誤——大營的營門雖也算得寬敞,可最多隻是四、五騎並行罷了,就算仆固騎兵騎術再好也無法快速通過營門,真兒個能從營門殺出去的如今不過二百餘騎罷了,餘者都還在大營中擠成一團,別說啥陣型了,便是想要布置弓箭手抵禦都難上加難,一旦營外頭的前軍被唐軍擊潰,大營裏擠成一團的騎兵豈不是要被人堵在營房門口痛打,如此一來仆固騎兵人數上的優勢無從發揮不說,一旦亂將起來,搞不好自相踐踏之下,以致全軍崩潰。

“後軍即刻下馬,弓箭準備!”一想到慘敗的可能後果,俟斤也達頓時出了一身的冷汗,緊趕著高聲下令道。

得,這人一急就容易出亂子,第一個錯誤沒糾正,第二個昏招又出來了——俟斤也達的命令下得倒算是及時,隻可惜此時大營中亂成了一團,馬挨著馬,人擠著人,雖說命令都已經收到,可真兒個能下馬張弓搭箭的卻並不多,滿大營的騎兵亂哄哄地沒了章法。

仆固軍大營中的變化自然是瞞不過李貞的觀察的,此時一見仆固大營中的動靜,李貞立馬想明白仆固騎兵到底要幹啥了,頓時大喜過望——李貞率騎兵出擊其實不過是不得已而為之罷了,雖也看到了俟斤也達所犯的低級錯誤,可李貞其實並沒有一絲在擊潰仆固前軍之餘還能趁勢攻擊仆固軍大營的把握,無他,李貞手下那幫半吊子騎兵的能力著實令人生疑,天曉得一旦交手之後,會不會就此崩潰,故此,一見仆固軍不再出營反倒是下馬張弓搭箭試圖射住陣腳,李貞可算是大大地鬆了一口氣,現如今隻要擊潰已經殺到近前的二百餘騎仆固騎兵,唐軍便可揚長而去了。

機會出來了不去抓住的話,那絕對就是天字第一號大傻冒了,李貞可不想等仆固軍回過神來,給自己來上一家夥的,眼瞅著離仆固軍前鋒不過十數米了,李貞提足了中氣,發出一聲暴喝:“殺!”如同旋風般迎頭撞進了仆固軍前鋒中,手中的亮銀槍一招“八麵風雨會中州”,霎那間抖出八朵槍花,以李貞的大力和精絕的槍法,手下根本無一合之將,但見槍花燦爛處,擋者紛紛落馬,不過呼吸間的功夫已然穿透了仆固軍前鋒陣營,身後留下一地的屍體,少說也有十三、四具之多。

緊跟在李貞身後的秦懷玉以及李戈、秦鳳翔等親衛也順利地穿透了敵陣,可那些個半吊子騎兵就沒那麽好運氣了,三百五、六十人發起衝鋒,不過一個照麵便被仆固軍殺倒了五十餘,這還是在李貞率先撕開了仆固軍前鋒的衝鋒隊型的情況下,若不然,隻怕一個照麵之後,能有一半存活下來就了不得了。

他媽的,晦氣!眼瞅著手下傷亡慘重,李貞心頭火起,兜轉馬頭,手中長槍一擺,大吼一聲:“擋我者,死!殺!”再次向著剛調轉了馬頭,正在重新列陣的仆固軍前鋒殺將過去。李貞座下的雪龍駒不愧是萬裏挑一的千裏馬,一發力衝刺,速度快得驚人,仆固軍前鋒還沒來得及整頓好陣列,李貞已然殺到,驚得仆固軍騎兵紛紛躲閃不已,整個陣列頓時亂上加亂,被李貞一衝之下,立時斷成了兩截。

俗話說得好:將是兵的膽!眼瞅著自家主將如此威風,原本被慘重的傷亡嚇得有些子膽寒的那群半吊子騎兵再次鼓起了衝鋒的勇氣,也呐喊著衝了起來,雙方再次絞殺成一團,說來好笑,原本技戰術處於絕對下風的唐軍騎兵竟然打得仆固騎兵狼狽不堪,不過剛第二個照麵而已,仆固軍前鋒已然沒了鬥誌,雙方剛對衝而過,仆固軍再也沒有回頭的勇氣,慌亂地望自家大營跑去。

俟斤也達這回算是看明白了,那幫子所謂的大唐騎軍敢情是大多是水貨來著——雖說兩個照麵便擊潰了仆固軍前鋒,可在以多打少、士氣又占絕對優勢,還有李貞這麽位猛將在的情況下,傷亡竟然比被擊潰的仆固軍前鋒還多,出戰的三百八十餘騎唐軍雖說放倒了七十餘仆固騎兵,可自身的傷亡竟然有百餘人之多,若是扣除李貞所殺的二、三十人還有秦懷玉等人所幹掉的二十餘人,三百多大唐騎兵的戰果隻有可憐的二十多人,這哪是啥子正規大唐騎軍應有的水準。

火大!俟斤也達是真的火大了,接二連三地被陰,是個人都會生氣,眼瞅著李貞所部的步軍僅僅隻有半數進了城,餘者還在城外,俟斤也達默算了一下形勢,發現此時出擊還能抓住唐軍步兵的尾巴,少說也能在野戰中殲滅唐軍千餘人的,自然是不肯放過這等良機,抽出腰刀,高舉過頭,正準備下達出擊命令,突然間見到後營一騎遊騎匆匆從亂軍中擠了過來,口中還叫嚷著道:“報!大統領,開陽方向有大批騎軍正急速向此地殺來,距離我大營還有三裏,看不清旗號,不知是何處兵馬。”

“什麽?”俟斤也達一驚之下,手中的腰刀險些脫手,眼珠子一轉,忙高聲道:“全軍戒備,不得擅自出營!”

媽的,好險!李貞發現仆固軍不但不再出營接戰,反倒是緊閉起了營門,一隊隊弓箭手排列在柵欄之後,如臨大敵般地戒備著,不安的心總算是消停了下來,可也沒敢鬆氣,領著手下殘存的騎兵在城外排開,監視著仆固軍的一舉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