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爭大唐

第五十三章各施奇謀

字體:16+-

戰場有些事情真的很有趣,有時候救你一命的不是戰友而是你的敵人,這不,正當李貞憂心俟斤也達看穿了己方的虛實之後,會全軍壓上的當口,開陽方向煙塵大起,一彪騎軍正急速向仆固大營衝刺而來,使得俟斤也達不得不放棄了出擊的打算,等他搞清楚來的是自己的弟弟俟斤達古所率之兵馬時,唐軍早就全都撤進了神武城,俟斤也達除了痛罵唐人狡詐之外,也就隻能望城興歎了。

俟斤也達惱怒不惱怒的李貞壓根兒就懶得去理會,這會兒還一大堆事情等著他去操心呢,無他,進了神武不過是整個戰略計劃的第一步罷了,若是侯國忠等人順利拿下了殺虎口,隻怕薛延陀主帥大度設就要拚老命來擒李貞了,能不能抵擋住強敵的圍攻,李貞心裏頭尚無一絲的把握,這不,剛一進神武城,李貞連氣都來不及喘上一口,便下令秦、王兩位副先鋒加緊時間去部署駐防及相關防守事宜,自個兒則由神武縣令劉琛和神武城守將鷹揚郎將喬勝泰陪同著上城牆視察守備情況,隻不過才轉了一陣子,李貞卻越看越是心驚。

神武縣算是關外的一個大縣,可也並沒有比開陽大多少,也就是四千多戶人家的規模,縣治所在地神武城內共有兩千餘戶人家,一萬五千餘人,守軍也不算多,左右不過一千八百餘人罷了,就算再加上協防的城中青壯也不過四千出頭而已,雖說草原部落並不善於攻城,可草原部落的弓箭手卻不是吃素的,兩萬多人強攻了二十天,竟然不曾拿下神武,反倒自身折損了四千餘,而大唐守軍不過才折損了八百不到,這等戰果也未免太驚人了些,李貞自忖換成是他自個兒來守城也做不到,隻不過現如今那些個守城士卒士氣雖然高昂得很,可衣甲卻大多不合身不說,還破損得厲害,手中的兵器更是五花八門,甚至連農戶鋤地的釘耙都使上了,再者,協防守城的當地青壯也未免太少了些,粗粗一算,了不起就是千人不到的樣子,至於那些少得可憐的幾十根檑木赫然是房梁、柱子之類的東西,上頭的花雕、油漆都還在著呢,滾石?全是磚塊罷了,若是李貞不來,仆固部再攻一次城,此城非破不可!

一想到即將麵臨的惡戰,李貞不由地苦笑了起來,好一陣子沉默之後,隨口問了一句:“劉縣令,喬將軍,二位堅守孤城,精忠報國,本王欽佩之至,不過本王有一疑問:城守艱難,為何協防之青壯如此之少,莫非城中父老不知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乎?”

李貞問出此話原本隻是想了解一下是否能動員一批青壯協助守城,其實並無其他用意,可沒想到劉、喬二人臉色陡變,相互對視了一眼,突然全都跪倒在地,磕頭不已,鬧得李貞滿頭的霧水,愣是搞不明白麵前這二位究竟唱的是哪出戲,忙開口道:“二位這是為何?快快請起。”

劉琛緊趕著道:“王爺恕罪,此事皆是下官的主張,不關喬將軍的事,蠻兵退後,下官定會上表自請其罪……”

劉琛話還未說完,喬勝泰忙搶著道:“不,殿下,此事與劉縣令無關,是末將自作主張,一應罪責末將自承了,還請殿下莫要怪到劉縣令身上。”

嗯?搞什麽飛機嘛?老子沒說啥啊,咋一個個都認起了罪來,整個啥妖蛾子哦!李貞疑惑地掃了眼磕頭不止的兩位地方官吏,沉吟了一下道:“二位還是先起來好了,有話慢慢再說不遲。”

得,李貞是說得很客氣,可劉、喬二人卻硬是沒敢起身,交替地解說了一番,偶爾還爭著承攬罪責,攪合了好一陣子之後,李貞總算是聽明白是怎麽回事了——敢情那些守城的唐軍也跟李貞手下那撥半吊子騎兵一個德行,大半是水貨來著。

朔州的軍隊在大唐軍隊中屬於邊軍,既不是十六衛的衛軍也不是一般折衝府的府兵,其兵源也不是半農半兵的府兵而是拿軍餉的募兵,不過為了防止邊將勢大,唐製中有明文規定,邊軍不但在人數上有限製而且還不能私下募集,就算兵額上有缺口也得報備了兵部之後才能補足兵額,隻有在兵部備了案的兵才能拿軍餉,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邊將都不能私下募兵,否則視同謀逆。

劉、喬二人守城二十餘日,城中原本的邊軍早已傷亡過半,便是協防的城中青壯也死傷慘重,可一者是為了迷惑城外的仆固軍,二者也是為了激勵協防的青壯——邊民彪悍,可邊境耕地少、草場多,大多數邊民都是半耕半牧,維生艱辛,能入邊軍便能拿到不少的軍餉,也算是一門好營生罷(邊軍的軍餉遠高於衛兵。),劉、喬二人商量之下,將一大批青壯招募到了邊軍之中,所使用的衣甲就來自於死難將士所遺留的盔甲,這雖是權宜之計,可卻實實在在地違背了大唐律,那個“謀逆”的罪名始終懸在二人的頭上,二人原本就擔著心思,一聽李貞問起青壯之事,誤以為李貞看破了玄機,這才磕頭請罪不已。

靠,鬧了半天,敢情就這麽點屁事兒,害老子白擔心了一場。李貞搞清楚是怎麽回事後,不禁有些子哭笑不得,對於大唐軍製上的弊端李貞心裏頭清楚得很,在李貞看來,其中不合理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問題是李貞這會兒手中無權,壓根兒就改變不了現狀,不過嘛,幫劉、喬二人一把倒還是能輕鬆做到的,再一想這二人能在強敵壓境之下堅守孤城二十多日,多少也算是有些本事,不禁起了拉攏之心,眼珠子轉了幾圈,笑嗬嗬地道:“二位說的是啥?本王怎麽聽不太明白,那些士兵全都是奉本王之命而來,就算是有啥不對,本王自會上本跟父皇說明的,與二位何幹?哈,不說這個了,明日隻怕會有一場惡戰,二位大人還是與本王一道回衙門好生商議一下守城之策好了。”

劉、喬二人又不是傻子,聽話知音,一見李貞把所有的罪名全都攬到了自個兒的身上,心生感激之餘,卻也不再就此事深談下去,隻是各自重重地磕了個頭,便跟隨李貞回衙召開軍事會議不提。

貞觀十五年十月二十日,忻州唐軍大營裏,征西軍統帥、朔州道行軍總管李績正獨自默默地站在一副沙盤前沉思著,自打今日一早接到雁門關守將、右衛大將軍李大亮送來的加急戰報之後,李績已經在沙盤前站了一個多時辰了,卻始終沒有下達任何的命令,臉上雖然平靜得很,可眼光中卻隱隱閃爍著焦急的光芒。

“報,大帥,李副帥到了。”正當李績沉思之間,門口的親衛匆匆走進了大帳,躬身稟報道。

李績抬起了頭來,麵色平淡地道了聲:“請。”

李襲譽,字茂實,隋台州刺史李敬猷次子,原為隋冠軍府司兵,後投唐,因有功於唐,受封安康郡公,時任涼州道行軍總管,素性嚴整,所在以威肅聞,為此次西征軍之副帥,率涼州兵四萬為右路軍,比之李績所率之京師衛軍早一日抵達忻州,立營在中路軍大營外十裏處。

“懋功兄,何事如此急迫相召?”李襲譽一走進大帳,並未有任何的客套,徑直開口詢問道。

李績苦笑了一下,也沒開口,直截了當地將手中一份軍報遞了過去,李襲譽隻掃了一眼,立時大吃了一驚道:“這……,越王殿下此計太過行險,若是萬一有個好歹,我等該如何向聖上交待,懋功兄,事不宜遲,我等立刻發兵,但願能趕得贏。”

李績用兵素來以穩妥為上,但凡出兵甚少大勝可也從來未曾大敗,此次原本也隻是想徐徐圖之,軍行不速,可沒想到李貞的先鋒部隊卻整出了如此大的動靜,心中早就苦楚不堪,李襲譽的擔憂他自然早就考慮過了,可眼下大軍剛到忻州,離朔州還有三天左右的路程,在他看來,逮著薛延陀的主力固然問題不大,可要想解李貞之危,便是插上翅膀也來不及了,若是李貞出事,就算全殲薛延陀主力,在李世民那兒隻怕也交待不過去,此時一聽李襲譽發急,他除了苦笑之外還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麽才好,搖了搖頭道:“越王此次以身犯險,自陷死地,就是為求全殲薛延陀所部,若是我大軍盲目出擊,辜負了殿下的一番心思不說,反倒有被薛延陀小輩反咬一口的可能性,某料定大度設小兒有以越王殿下為餌誘使我大軍上鉤的可能性,這一條越王殿下在信中也已說明,我軍不得不防。”

李襲譽雖也打過仗,可都是些小打小鬧,在作戰經驗和能力上自然是無法跟李績相提並論的,一聽李績所言,頓覺有理,可又放心不下李貞的安危,沉吟了一下道:“這倒是有可能,不過某擔心若是按照越王殿下的計策行事,一旦大度設小兒發覺中計,隻怕會拚死攻打神武,以拿住越王殿下為要挾,換取撤軍的相應條件,真要是越王殿下出事,我等該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事情已經到了如今的田地,除了按照李貞的計策行事之外,李績也真不知該如何是好了,真要是匆忙去救李貞而中了薛延陀部的暗算,導致喪師辱國,那才更是無法向皇上交待,對於李貞這等先斬後奏,以下級指揮上級的作為李績還真是氣不打一處來,不過對於李貞的勇氣和算計的本事李績還是很讚賞的,默默地思索了一番之後,李績咬了咬牙道:“茂實老弟,,你我兵分兩路,就按越王殿下的計策行事好了。”

“嗯,也成。”李襲譽想了想,點了下頭道:“隻是越王殿下的安危……”

“罷了,但願殿下吉人自有天相罷,事不宜遲,你我這就各自率部出發好了。”李績眼中閃過一絲堅毅之色,沉著聲下定了最後的決心.。李襲譽歎了口氣,也不再多說些什麽,對著李績行了個軍禮,一轉身,大步流星地出帳而去。

李績默默地看著李襲譽離去的背影,仰頭歎息了一聲,高聲下令道:“來人,擊鼓聚將!”

就在唐軍忙著調兵遣將的同時,原朔州刺史府,現薛延陀大王子大度設駐節所在地內,一場軍事會議也正在召開之中,回紇、同羅、阿跌、霫諸、思結、拔悉密等六部族首領齊聚刺史府,共同商議下一步行動的軍事計劃。

大度設,薛延陀可汗夷男之長子,時年二十有五,身材高大壯碩,武藝高強,極富智計,有“草原之鷹”的美譽,素得夷男之寵信,常年領兵四處征戰,為人嚴謹,不苟言笑,然大度、有氣量,深得各部統領之敬重。

“諸位統領,仆固部的求援信諸位都看過了罷,如今開陽被襲,而唐軍已然占領了殺虎口,另有一路唐軍打著越王李貞的旗號也已進入神武城,各位對目下的局勢有何看法,都說說好了。”待得各部統領來齊之後,大度設環視了一下坐在下手馬紮上的眾統領,平聲靜氣地開口道。

草原部落是靠實力來排定說話的次序的,在各部聯軍中除了薛延陀部之外,唯有回紇實力最強,大度設話音剛落,回紇大統領吐迷度第一個站出來道:“大都督,屈利失這該死的狗賊不稟明大都督,擅自撤軍,該殺!殺虎口丟失全是屈利失老狗的錯,要不是他放水,唐軍如何能偷渡鵝毛口去襲擊我大軍的後路。”

同羅部素來與拔野古部是世仇,與仆固部也不睦,此時見勢力最大的回紇大統領說要治拔野古部的罪,同羅部大統領多蘭葛自然是舉雙手讚成,緊接著跳出來道:“大都督,吐迷度老哥說得對,絕不能輕饒了屈利失這條老狗,便是舉止失措的俟斤也達也該問罪!”

拔悉密部與仆固部是世交,雙方聯姻不少,此時見同羅部大統領多蘭葛落井下石,拔悉密部大統領阿史那答合立馬出言反對道:“多蘭葛老哥,您這話就說得過了,若不是俟斤也達老哥來報信,我等隻怕還不知道唐大軍已至,就算屈利失有罪,關俟斤也達老哥何事?”

“屁!若不是他打了敗仗,神武早拿下來了,我等也早就回草原去了,又怎會被唐軍抄了後路,他要是沒罪,誰還能有罪!”多蘭葛是個火爆性子,一聽見阿史那答合出言頂撞自己,立馬跳將起來,指著阿史那答合的鼻子罵開了,不甘示弱的阿史那答合也跳了起來,也不回口,一捋袖口,便打算撲上前去給多蘭葛一頓老拳,驚得邊上各部統領忙都衝上前去勸架不已,滿大堂頓時亂成了一片。

“夠了,要打跟唐軍打去,都什麽時候了,還自己鬧個沒完!”始終默不作聲聽著的大度設眼瞅著各部統領鬧得太不像話了,猛地拍了下桌子,氣怒地喝道。

薛延陀勢大,大度設又素來心狠手辣,各部統領對其都極為忌憚,此時見大度設發怒,自然不敢再造次,各自坐回了原處,可如此一來,卻全都成了啞巴,都不再開口言事了。大度設掃了眼眾統領,沉著聲道:“屈利失該當何罪自有父汗去定奪,無須我等去議,現如今唐軍已至,就隻議我軍該如何應對好了,其餘的話本督不想再聽。”

“大都督,唐軍勢大,我軍不可力敵,還是先退出長城,暫避鋒芒的好,雖說殺虎口被唐軍攻取,可我軍倒也不是沒辦法應付,走雲崗一樣能出長城,要不我軍全軍壓上,拿下殺虎口也不是不可能,望大都督早下決心。”回紇大統領吐迷度一向與大唐交好,此次出兵本就是被薛延陀所逼,自然是不想跟唐軍正麵衝突,率先提出了撤兵的建議。

“是啊,吐迷度老哥說得有理,大都督早下決斷才好。”

“對啊,就該這樣。”

“沒錯!”

……各部都對唐朝大軍極為忌憚,也無甚信心能戰勝得了唐朝大軍,再說了,此次打下朔州,各部都撈到了不少的財富,也沒有心情再去跟唐軍搏命,自然是想著盡早撤走,這一條各部倒是意見完全一致。

“撤兵是要撤的,不過就算我等此時要撤隻怕也沒那麽容易罷,唐軍既然已經到了,又豈會讓我軍輕易撤走?”大度設一揮手打斷了各部統領的話,冷笑了一聲道:“唐軍奇襲殺虎口不過是打算抄我後路,逼我大軍與其正麵交鋒而已,這又何妨,難道我草原漢子都是泥捏的,嗯?”

“大都督,話不是這麽說的,我草原漢子個個是頂天立地的好漢子,上得刀山下得火海,不就是打仗嗎?有什麽可怕的?隻不過我軍出兵已久,各部將士思鄉心切,先退出長城再定行止似乎更佳。”回紇大統領吐迷度紅著臉說道。

吐迷度這話雖說得慷慨激昂而又冠冕堂皇,可內裏還是心虛得很,說來說去還是主張退兵,聽得大度設臉都沉了下來,雙眼一瞪,冷聲道:“更佳?嘿嘿,我軍若是就此直接退兵,姑且不論退不退得出去,就算是能退出去,在唐軍的前後夾擊下,又能有多少人能退得回去,唐人的狡詐諸位早都見識過了,不用本督來提醒了罷。”

這些年來,唐軍戰無不勝,兵鋒所至無不披靡,大唐諸將之用兵老辣在場的各部統領都是心知肚明的,此時聽大度設這麽一說,頓時全像霜打的茄子般萎靡了下去,默不作聲地坐在那兒,個個六神無主的樣子瞧得大度設心中大怒,可又不好當場發作,接連冷笑了幾聲之後道:“怎麽?這就害怕了,嘿,唐軍如今在暗,我軍在明,若是我軍妄動,除了白白送死之外,哪能有其他結果,不過我軍也不是沒有勝機,若是行動得當,大勝或許不可得,可安全回草原卻是不難。”大度設話說到這兒便停了下來,掃視了一下各部統領,臉上露出了一絲神秘的微笑。

大度設能當上此次聯軍的大都督固然有其是薛延陀可汗之長子的緣故,但更多的是其在草原上赫赫戰功所致,這一條各部統領心中都有數,此時見大度設神情篤定,頓時信心又起來了,各自相互看了看,全都站了起來道:“我等願聽從大都督安排,還請大都督明示。”

“好!”大度設霍然而起,一拍桌子道:“拿地圖來!”一起子站在房外的親兵忙將一幅地圖送了上來,在大桌子上攤開。

“諸位請看,這是神武,現如今越王李貞就在城內,嘿,咱們草原上有句老話,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這個李貞就是個餌,是用來套我軍的餌,若是我軍一個不小心那就是被套的下場,不過嘛,唐人狡詐,這一回卻狡詐得過了頭了,我軍這回不但要吃下這個餌,還要用這個餌反過來去套唐軍,諸位統領可有興趣跟本督一道唱一出大戲?”大度設指點著地圖上的神物城,笑嗬嗬地說道。

眼瞅著大度設明知山有虎還偏向虎山行,各部統領雖都沒敢吭氣,可臉上的神色卻明明白白地顯示出不信的樣子,隻是迫於大度設的威勢,卻也沒人敢出言反對。對於眾人的心思,大度設心裏頭清楚得很,卻也不點破,手指著地圖道:“諸位請看,通往神武的道路共有四條,每條路都有不少可供埋伏的地點,但是,若是唐軍要來救神武的話,其實隻有兩條路可走,如此一來,我軍可以因勢利導,在此二處設下埋伏,當可重創唐軍,而後以李貞為質,徐徐退兵,如此一來,唐軍雖強,又能奈我何?”

“大都督英明!我等願聽大都督調遣!”一起子部族統領眼瞅著大度設說得極為有理,頓時大喜過望,人人稱道不已,一時間滿屋子都是部族統領們的馬屁聲,聽得大度設得意地哈哈大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