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爭大唐

第五十四章血戰(一)

字體:16+-

貞觀十五年十月二十一日辰時正牌,冬天的日頭從地平線上緩緩地升了起來,不甚暖和,可淡金色的陽光卻還是足以驅散草原上那算不得太厚的晨霧,露出了滿地的枯草和一地的白霜,盡自日頭已經出來了,可依舊冷得很,嗬氣足以現出一團團的白霧,一大早就起了的侯國忠拜無聊賴地在長城上踱著步,偶爾掃視一眼寂靜的大草原,算是消磨些時光罷了。

一天了,自打攻下這殺虎口雄關到如今整整一天過去了,可預計中可能會來攻關的薛延陀部卻始終不見蹤影,這令侯國忠心裏頭空落落的,有種說不出的失落感,隻不過其中卻還夾雜著一絲的慶幸,無他,雖說他已經是出生入死好幾回了,可能不冒死拚殺誰還真想自個兒傻不楞登地往生死場上撞不是?隻是一想到越王李貞,侯國忠立時覺得心煩無比,他實在搞不懂自個兒該將李貞擺在什麽位置,這月餘來侯國忠已經想了無數次了,可卻始終也沒能找到答案,故此,這回李貞派他來奪殺虎口,侯國忠不但沒有被支開的感覺,反倒因能暫時離開李貞身邊而顯得輕鬆了許多。

將來的事將來再說罷,或許等太子殿下登了基,一切都能迎刃而解吧?侯國忠自嘲地笑了一下,說實話,他自個兒也不確定太子那副德性能否真兒個地能等到登基的那一天,也不明白自己的父親為何一定要站在太子一邊,隻是身為人子,有些事情確是無法自主選擇的,這一切或許都是命罷。侯國忠最後看了眼晨霧盡散的大草原,轉身向關口的崗樓走去,打算先用了早膳再做計較,可還沒等他動身,突然間遠處高高的崗樓上響起了淒厲的號角聲——敵軍終於出現了!

雖說此次出兵折損了不少的人手,可望著身後那一車車的財物,屈利失的心情還是好得很,無他,隻要有了財物,人就好辦了,隨便吞並幾個小部落,那人還不有的是?拔野古部就此興旺起來也說不準。一想起將來拔野古部壯大之後或許能取代薛延陀成為草原的新霸主,屈利失的心裏頭就像吃了蜜一般,美得直冒泡了。對於自個兒能當機立斷地率先撤走,屈利失覺得自個兒簡直就是英明無比之主,隻可惜他的好心情並未能保持下去——唐軍!前哨遊騎傳回了準確的消息:殺虎口已經落入了唐軍的手中!

“什麽?怎麽會這樣!”屈利失瞪著一雙牛眼,一把將跪倒在自個兒麵前的遊騎拽了起來,滿臉子凶惡,嚇得那名倒黴的遊騎幹脆直接暈了過去。

“混帳!”屈利失大怒之下,狠狠地將手中的倒黴蛋像扔口破麻袋一般拋了出去,扯著喉嚨高喊了起來:“拔野拓,拔野拓,他娘的,帶你的人上,把殺虎口給老子奪下來!”

“大統領且慢!”匆匆趕來的大祭司納隆忙三步並作兩步地跑到近前,高聲道:“大統領,敵情未明,切莫輕啟戰端,還是先派人去講講條件,看唐軍肯否放我等過關才是,即便講不通,也可趁機探探虛實,再行定議。”

屈利失一見到納隆出現,頓時覺得有些訕訕然——昨日一早納隆就曾勸他不可走殺虎口近路,理由就是唐軍或許已經奪下了殺虎口雄關,強烈建議屈利失走雲崗,隻可惜那時節屈利失一心想早些回草原,並未采納納隆的建議,固執地堅持要走殺虎口,現如今納隆的預言成了現實,這令屈利失大感丟麵子的,此時一聽納隆建議談判,屈利失倒也沒再堅持,隻是咕囔了一句:“派誰去?”

納隆整了整身上衣衫,歎了口氣道:“那就某自去好了。”

“不成,你若是有個萬一,那……”屈利失可著勁地搖了搖頭道:“不成,絕對不成!”

納隆苦笑著道:“大統領,我拔野古部上下近萬人也就隻有某懂得唐人的禮儀,再說了,這主意是某出的,某不去,還能有誰能去?”

“哎!”屈利失重重地跺了下腳道:“大祭司既是一定要去,那就讓拔野拓隨行保護好了。”

納隆沒再多說些什麽,隻是對著屈利失躬身行了個禮,領著拔野拓,打著白旗,一行二人縱馬向遠處的殺虎口趕去。

“哈,老劉,那兩打白旗的家夥一準是來盤我軍的底的,待本將去戲耍他們一番,老劉你帶人隱蔽好,切莫教人看穿了我軍的虛實。”高高的崗樓上,侯國忠一見到納隆二人正縱馬飛奔而來,眉頭一皺,已然猜到了納隆的來意,立時笑嗬嗬地對劉鐵濤說道。

雁門關騎曹劉鐵濤不放心地說道:“侯將軍,還是下官去罷,若是對方使詐,倒也不可不防。”

“不礙事,某自信就憑那兩人還奈何侯某不得,就這樣定好了。”侯國忠哈哈一笑,領著手下數名親衛匆匆下了關城,騎上馬迎著徑直衝來的納隆二人迎了過去。

“這位將軍請了,在下是拔野古部大祭司納隆,還請將軍代為通報一下,在下想見見貴軍主將,有要事相商。”打著白旗的納隆縱馬來到山腳下,一見到已經等候在那兒的侯國忠立刻笑著開口道。

侯國忠顯然沒想到納隆竟然能講一口流利的官話,還是標準的長安口音,一時間有些子反應不過來,愣了一下,細細看了納隆一陣,這才冷冷地回道:“某便是,爾有話但講不妨。”

“哦?敢問將軍怎個稱呼?”納隆笑臉不變地接著問道。

侯國忠沉著聲道:“本將姓侯,爾欲見本將有何事,講!”

“啊,原來是侯將軍,化外之民有禮了。”納隆在馬上一欠身,客氣地打了招呼,笑嗬嗬地接著道:“侯將軍,在下所要談之事重大,你我何不進關坐下來慢慢再行商議?”

侯國忠早就看穿了納隆的打算,哪會被納隆的言語所動,冷笑了一下道:“不必了,本將素來與強盜無甚共通之語,有什麽話爾便在此地說好了,要戰盡管來罷。”

“侯將軍此言誤矣,我拔野古部素來親近大唐,某也曾在長安求過學,對大唐之強盛繁榮,心向往之,此次我部進入唐境,實乃被逼無奈,並非真心欲與大唐為敵,這一條在下可以對天發誓,這也是我部不再聽從薛延陀調遣,率先回草原的根由所在,還望將軍明察。”納隆並未被侯國忠的冷言冷語所激怒,依舊笑嗬嗬地解釋道。

“哦?哈哈哈……”侯國忠放聲大笑起來,好一通子爆笑之後,突地收起了笑容,冷冷地說道:“好一個心向往之,爾等犯我疆界,殺我百姓,奸掠無算,這就是爾所言的心向往之,嘿嘿,好,好,好!滾吧,要打就打,不打便降,何來如此多的廢話!”

侯國忠的話刺耳得很,不過納隆卻未為所動,依舊笑容滿麵地道:“將軍誤會矣,嗬嗬,將軍領兵日久,該是精通兵法之人,胡不知兵聖曾雲:歸師毋遏乎?貴我兩軍拚個你死我活,豈不是白白便宜了薛延陀部,嗬嗬,我部如今已反了薛延陀,殊不知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嗎?這兩點還請將軍三思。”

侯國忠還真沒想到納隆竟然能說出如此有水準的話來,心中暗生警惕,不過卻並未帶到臉上,隻是冷冷地回道:“好利的一張嘴,哼,爾等不想打就降好了,該如何處置貴部聖上自會有主張,請回罷。”

“侯將軍,您……”納隆還想再說些什麽,可侯國忠卻不再給他機會了,冷冷地一揮手道:“本將給爾等一柱香的時間考慮,滾,否則別怪本將拿爾等祭刀!”眼瞅著侯國忠等人已經抽出了橫刀,納隆雖心有不甘,可也不敢再多呆,在同樣抽出腰刀的拔野拓的護送之下,倉皇打馬退了回去。

“大祭司,他們怎麽說?”一見到納隆歸來,屈利失忙著迎上前去,緊趕著問道。

“唉!”納隆搖了搖頭道:“大統領,敵將個性剛毅,這仗打不得,趁現在還有時間,我部還是趕緊繞道雲崗罷,再晚上半日,隻怕想繞道都不可得了。”

屈利失如同暴怒的獅子般在原地轉了好一陣子,猛然停了下來,一雙充血變紅的眼死盯著殺虎口關城的方向,突地咆哮了起來道:“打,給老子打,拔野拓,帶你的人去給老子拿下關城,快去!”

一聽屈利失堅持要打,納隆的臉色頓時變得煞白,嘴唇嚅動著還想再說些什麽,可一見屈利失那張因憤怒而扭曲的臉,到了末了還是沒有將話說出來,隻是眼中卻閃過一絲的悲哀之色。拔野拓一聽要打,立時興奮了起來,無他,自打昨日起,拔野拓接連吃鱉,有勁使不上,早就想大幹一場了,此時得了將令,自然是高聲應了一句,興衝衝地跑去集合人馬,準備攻城用具去了。

巳時正牌,淒厲的號角聲在朝陽中響了起來,一場血戰就此拉開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