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爭大唐

第五百四十九章京師風雲錄(八)

字體:16+-

皇甫高如今手握重兵,也算是位高權重之輩了的,可要做個決斷卻還得看邊上那人的眼色,很顯然,邊上這位的身份自然不會那麽簡單,沒錯,這位策馬立在皇甫高身邊的俊逸青年赫然正是太子妃裴嫣的親兄長裴炎——裴炎的妹子裴嫣嫁給了李貞,成了王妃,後頭又成了太子妃,可裴炎卻並沒有因此而雞犬升天,始終呆在洛州當他的錄事參軍,一直到今年年初李貞即將率軍出征之前,這才將其調進京師,就任太子詹事府少詹事一職(正四品上),算是升了一級,然則在高官雲集的京師中,這麽個官階實也算不得太顯赫,比起其頭上那頂國舅的頭銜來說,隻能算是屈就了,然則裴炎卻從不曾有過抱怨,始終兢兢業業地實心任事,憑借著過人的才幹,很快便嶄露頭角,成了納隆的得力助手,此番更是被委以督軍之重任,算是真正進入了東宮一係的核心層,若是換了旁人,指不定尾巴都該蹺起來了,可裴炎則依舊是一副風輕雲淡之狀,此時見皇甫高滿臉子疑惑地看將過來,裴炎隻是淡淡地笑了笑,並沒有出言說些甚子。

裴炎可以不說,可皇甫高卻還是不得不問,畢竟如今皇甫高已是東宮一係的官員,對於裴炎這麽個國舅爺,該有的尊重卻是少不得的,左右如今一切其實已盡在掌握之中,賣裴炎一個好,也算是結個善緣罷了,這便略一沉吟道:“裴少詹事,您看這群賊子是何用心?”

裴炎乃是宰相之才,文武皆當行出色,這近十年的地方官當下來,早就是人情練達的人物了,又豈會聽不出皇甫高話裏的意思,盡管心裏頭並不以為意,可臉上還是露出了絲可親的微笑,做出一副領了心意狀地開口道道:“皇甫將軍,賊子這是負隅頑抗,左右不過是想突圍逃生罷,將軍盡管放手作為,但有漏網之魚,亦有他人自會堵漏。”

“那好,就依裴大人之言辦罷。”一見裴炎開了口,皇甫高立馬會心地一笑,應承了一句之後,轉過了頭來,手一揮,高聲斷喝道:“王全!”

“末將在!”一名校尉從旁閃了出來,高聲應諾道。

“爾即刻率本部兵馬殺進觀去,但有頑抗者,格殺勿論!”皇甫高獰笑了一下,下達了格殺令。

“是,末將遵命!”王全應答了一聲,跑到一旁,對著早已待命多時的一眾手下一揮手,高聲道:“出擊!”話音一落,一整營的唐軍官兵呐喊著便向著青雲觀掩殺而去。

唐軍這麽一發狠,原本尚在做困獸之鬥的賊眾立馬就吃不住勁了,被殺得節節敗退,青雲觀的大門很快就落到了唐軍的手中,一眾被打散的賊眾四下逃竄,整個青雲觀內亂成了一團,就在此時,青雲觀的後門轟然洞開,鐵冠道人率領著一千賊眾呐喊著衝殺了出來,試圖趁唐軍的注意力被前院賊眾所牽製的時機殺出重圍。

鐵冠道人的主意打得雖好,怎奈唐軍卻早有準備,但聽一聲“放箭!”的斷喝聲響起,無數的弩箭暴然向衝殺出來的賊眾射了過去,慘呼之聲立馬響成了一片,率先衝出後院的賊眾全都被射成了刺蝟,後頭的一見情形不妙,全都忙不迭地龜縮了回去,在院門後鬼哭狼嚎地大嚷大叫了起來。

“衝,娘的,衝,快衝!”鐵冠道人一聽前院廝殺聲愈來愈近,心中焦急萬分,再一看一眾手下畏畏縮縮麋集在院子中,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揮舞著三尺青鋒劍,驅趕著手下賊眾拚死向外衝鋒。

“衝啊!”

“殺,殺!”

……

或許是鐵冠道人的催促起了作用,也或許是前院傳來的喊殺聲所逼迫,一眾賊兵狀起了膽子,發一聲喊,再次鼓勇衝出了院門,毫無疑問,自是再次遭到了唐軍弩箭雨的好生招待,瞬間就被射倒了一地,餘者不得不再次退回到了院子中。

“仙長,衝不出去啊。”

“仙長,怎麽辦?”

“仙長,前麵也頂不住了,您快拿個主意罷。”

……

再次被亂箭射將回來的一眾賊兵渾然亂了陣腳,圍在鐵冠道人身邊胡亂地叫著,指望著鐵冠道人能想出個脫困的法子來,可憐鐵冠道人不過是一介勇夫而已,事已至此,他又能有甚主意可用,直急得麵紅耳赤,團團轉了好一陣子,還是白瞎,正自惶急間,突地瞅見幾名賊兵躲在了厚實的院門背後,心中一動,還真讓他給想出了個突圍的法子來了。

“快,拆門板,頂著走,快,動作快點!”鐵冠道人雙手一撥拉,將四周的賊眾撥開,一個縱身躍到院子中的一扇門前,毫不客氣地伸手重重一拽,竟生生將門扇拽了下來,提拎在手中,舞動了幾下,擋在了自己的身前,一眾賊兵見狀,自是轟然而散,各自拆門卸窗不迭,好一陣子忙乎之後,近千賊兵頂著門板再次衝出了院門,這一回總算是依靠著門板的掩護,擋住了強弩的攢射,衝到了唐軍陣列之前。

“殺賊!”唐軍陣中負責指揮的大將一見已無法依靠弓弩堵住賊兵的突進,不得不下令全軍出擊,於此同時,躲過了箭雨襲殺的賊兵們也紛紛丟下手中礙事的門板,呼嘯著撞進了唐軍陣列之中,一場大混戰就此開始了。

還別說,一幫子賊兵雖說沒怎麽經曆過大規模戰陣,也沒有受過太多的專項軍事訓練,可為了能逃出生天,倒真是發揮出了十二分的能耐,憑借著一股子血勇之氣,竟硬生生地衝進了唐軍陣列的縱深之中,一時間竟大有就此衝出重圍的希望,可惜的是唐軍的反應極快,原本散落在各處的兵力猛然一個收縮,已將一眾賊兵牢牢地困在了核心,四麵剿殺之下,殺得賊兵哭爹喊娘。

打不過,逃!向來是鐵冠道人的保命哲學,先前率部殺進了唐軍陣中,本以為能就此突出重圍,可沒想到轉眼間就被變陣的唐軍死死地困在了陣中,心中惶急之下,哪還有心思去理會一眾手下的死活,依仗著絕頂的武功,整個人如遊魚一般在亂軍叢中穿梭前行,不時地出手將擋在麵前的唐軍擊倒,很沒義氣地丟下眾人,獨自向陣外衝了出去,也就是這廝武功高強,還真讓他衝破了唐軍的層層圍堵,逃出了戰場,隻不過他的好運氣也就到這裏了——不等鐵冠道人喘上一口大氣,黑暗中一聲呼嘯起處,六道黑影從天而降,六把寒光閃爍的青鋒劍縱橫交錯間,已組成了一個劍陣,將鐵冠道人圍在了當中。

“是爾等?”鐵冠道人驟然被襲,不得不停下了前衝的腳步,手中長劍舞動如輪,硬生生地架開了一眾劍手們的來招,就著火把的光亮,已認出了來者,赫然正是鐵如雲兄弟,心頭登時猛地一沉,知曉此番怕是難以脫身了的——前些年的蕃各莊一戰中,鐵冠道人可是見識過這群鐵組高手的厲害,知曉對方雖都是年輕人,可手底下卻狠辣至極,心一慌,話便不由地脫口而出了。

“頑抗者,死,殺!”鐵如雲沒有理會鐵冠道人的詢問,大吼了一聲,縱身而起,引領著劍陣圍著鐵冠道人便是一通子狂攻,打得鐵冠道人手忙腳亂地疲於應付,然則鐵冠道人畢竟是江湖上有數的絕頂高手,盡管狼狽萬分,卻依舊牢牢地守住了陣腳,任憑鐵組高手們的攻勢如狂風暴雨般激烈,卻一時也無法突破鐵冠道人的防禦圈,一場惡戰已是在所難免。

就在鐵冠道人所部被唐軍團團圍困的同時,青雲觀前院的戰事已到了尾聲——自皇甫高下令增兵之後,賊兵的攻勢立馬就被壓得崩潰了,數千賊兵如同無頭蒼蠅一般被衝進了觀中的唐軍趕得各處亂竄,縱使有個別勇悍之輩試圖抵擋唐軍的如潮攻勢,也不過是螳臂擋車罷了,很快就被唐軍擊殺當場,亂紛紛而逃的賊眾一見已無路可走,大多數都選擇了跪地求饒,到處哀聲一片,其狀慘不忍睹,在這麽一片混亂之中,誰也沒有注意到已換了身男裝的葉寧蘭悄悄地翻上了側院的圍牆,趁著原本圍在側院外的唐軍被鐵冠道人所部的突擊吸引過去之際,悄無聲息地翻過院牆,幾個縱身之間便已隱入了黑暗之中。

葉寧蘭一身武功盡得鐵冠道人的真傳,自是高明得很,尤其是一身輕功更是高妙,這麽一施展開來,當真有如風馳電掣一般,數刻的狂奔之後,已遠離了青雲觀那個是非之地,剛想著停下來喘上一口氣,耳邊卻傳來了一聲悠長的歎息聲,登時驚得葉寧蘭渾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一抖手,抽出腰間的軟劍,低沉著嗓音喝問道:“誰?”

“葉姑娘,既然來了,何必急著走呢。”一聲長笑之後,兩道身影突兀地在黑暗中閃了出來。

“爾等認錯人了,某乃滄州柳勝是也,爾等為何平白攔住某之去路?”葉寧蘭一見此二人身法高妙,心頭不由地便是一沉,口中輕喝了一句,試圖先以言談鬆懈對方之心,而後再圖謀出路。

“柳勝?嗬嗬,這個化名未免太假了些,老夫雁大,他是我兄弟雁三,葉姑娘之名我等可是仰慕已久了的,今日一見,固然是個妙人,可惜啊,正道不走,偏要走黃泉路,也罷,爾是自己解決呢,還是要我等兄弟幫你一把?”雁大嗬嗬一笑,不以為意地聳了下肩頭,譏諷了葉寧蘭一番。

“爾等認錯人了,某家此處有……”葉寧蘭臉不變色地邊說著,邊伸手入懷,一副要取憑證證明自己的身份之狀,實則卻是扣著一把暗器,打算趁雁大等人不備,偷襲上一把,這主意打得不可謂不妙,可惜遇到的是雁大這麽位心細如發的高手,又豈能上了葉寧蘭的惡當,不待葉寧蘭將話說完,雁大、雁三同時縱身而起,各自一領手中的寶劍,已如同天外飛仙一般地殺到了近前,可憐葉寧蘭此時一隻手正伸入懷中,身體變形,倉促間哪能來得及出招應變,慌亂間,顧不得甚子形象不形象的,頭一低,和身一滾,一個懶驢打滾勉強躲開了兩把利劍的橫掃,剛要起身,雁大兄弟已然追到,但見兩把利劍左右一個交叉,瞬間在葉寧蘭的喉頭、前胸各開了一道血槽,一代奇女子連個話都沒有留下,便就此一命嗚呼了。

“卿本佳人,奈何做賊?可惜了。”雁大站在葉寧蘭的屍體前,搖頭歎息了一聲,伸出右手,為葉寧蘭合上眼皮,一閃身,人已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青雲觀前院的戰事結束沒多久,後院的戰火也漸漸平息了下來,突圍無望的一眾賊軍見勢不妙,除個別的揮刀自刎之外,絕大多數都選擇了投降,唯一尚在戰鬥著的就隻剩下被鐵如雲兄弟圍困住的鐵冠道人——並非鐵冠道人多麽忠心於蜀王,也不是鐵冠道人不想投降,實際上,在一眾後院的賊兵們投降之時,鐵冠道人便已出言討饒了,可惜鐵如雲等人卻置若罔聞,壓根兒就沒有放鐵冠道人一條生路的打算,六把長劍所組成的劍陣死死地壓製住鐵冠道人,擺明了就是非要將其擊殺當場不可的樣子,可把鐵冠道人給逼得急了,口中原本的討饒變成了怒罵,也虧得鐵冠道人到過的地方多,各地國罵不絕於耳,還不帶重樣的,聽得一眾圍在四周的唐軍官兵全都忍俊不住地哄鬧了起來。

鐵冠道人一身武功著實強橫到了極點,鐵如雲等人若是一對一,絕非其敵,便是二對一也難占其上風,四對一的話,雖能擊敗其,卻難阻其逃脫,可眼下是六對一,那豈還能有鐵冠道人的好,近半個時辰的鏖戰下來,生生打得鐵冠道人手足酸軟,氣喘如牛之下,劍法漸已散亂不說,口中的怒罵也在不知不覺中停了下來,隻是憑借著豐富的交手經驗還在強自支撐著見招拆招罷了,再無一絲的反手之力。

“除惡務盡,殺!”引領劍陣的鐵如雲絲毫沒有因鐵冠道人的狼狽狀而生出惻隱之心,一見其劍法散亂,自是知曉戰機已至,毫不猶豫地大吼了一聲,劍法一變,不再是先前那等以磨為主的招式,大開大闔間,氣勢如虹,六把長劍運轉之下,劍氣縱橫,逼迫得原本圍在四周看熱鬧的唐軍官兵都不得不緊趕著向後退避,至於首當其衝的鐵冠道人就更是不濟了,數招之間便已連中了四劍,渾身上下鮮血淋漓,本就不支的體力更是跌到了穀底,一個不留神之下,被鐵如風趁虛而入,一劍刺在喉間,一道血箭狂噴而出,喉頭發出一陣怪叫聲,搖晃了幾下,終於不甘地倒在了地上,一世梟雄就此斃命,至此,蜀王府一係的勢力徹底覆滅不存。

大明宮前山道上的惡戰還在繼續著,盡管安西鐵騎一開始時依仗著順山而下的衝勢,一舉打亂了魏王府騎兵的陣型,算是殺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趁亂擊殺了數百賊兵,然則這一夥子魏王府騎兵畢竟都是精銳,並非烏合之眾可比,雖敗不亂,依舊死死地糾纏著安西鐵騎,盡管處於下風,卻絲毫不肯後退,一場酣戰下來,不但擋住了安西鐵騎凶悍已極的攻勢,隨著時間的推移,還漸漸有扳回平手之勢,兵力處於劣勢的安西鐵騎形勢並不容太樂觀。

戰場正中,伏葵與薩蘭布奇依舊在纏鬥著,盡管伏葵有傷在身,可畢竟武藝與力量都要高出薩蘭布奇一籌,纏戰一久,薩蘭布奇已漸漸力不能支,槍法也漸散落,堪堪再有個十數回合,必難逃敗亡之厄,這令伏葵不由地精神大振,顧不得身上的傷勢,大吼連連地出槍狂刺,試圖盡快將薩蘭布奇解決於槍下。

“小奇莫慌,某來也!”高恒在亂軍中縱橫衝殺間,突地發現薩蘭布奇已到了危機關頭,忙狂呼了一聲,縱馬殺散四周的亂兵,衝到了場心,一槍挑向伏葵的肩頭,逼得伏葵不得不回槍招架,薩蘭布奇見狀,忙不迭地腳下用力一踢馬腹,繞過場心,殺進亂軍之中,自去剿殺亂兵不提。

“高恒,某與爾勢不兩立!”伏葵眼瞅著即將到手的獵物飛了,心頭怒氣勃發,勒轉戰馬,揮槍直取高恒。

“賊子哪裏逃!”高恒見伏葵殺來,不驚反喜,同樣是大吼了一聲,躍馬橫槍殺了過去,就在雙方即將交手的瞬間,戰場遠端突然響起了一陣嘹亮的號角聲,緊接著便是一陣洶湧至極的馬蹄聲遠遠地傳了過來,正在交戰的雙方不由地手中一緩,注意力全都被即將趕來的騎兵大隊所吸引。

“援軍來了,兒郎們殺啊!”

“是我等的援軍到了,殺光賊子!”

就在眾人遲疑不定之際,高恒與伏葵幾乎同時喊了起來,二人都稱即將趕到的騎兵大隊是自己的援軍,一時間反倒令戰場上的雙方將士皆有些子懵了神,誰也不曉得這一切究竟是怎麽個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