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爭大唐

第五百五十章京師風雲錄(九)

字體:16+-

從遠處高速衝殺而來的騎兵大隊隻有一支,顯然不可能同時是雙方的援軍,高、伏二人之中必然有一人撒了慌,至於究竟是誰在說謊,隨著那支騎兵大隊的趕到,一切旋即真相大白了——在那隊騎兵的最前方,一麵火紅的戰旗迎風招展,就著火把的光亮,可以清晰地瞅見旗上一個碩大的“秦”字,不消說,來者正是秦懷玉所率領的南衙軍騎兵。

“奉旨平叛,活捉伏葵,殺!”秦懷玉一趕到戰場,立馬大吼了一聲,率部衝進了亂軍叢中,緊隨其後的一眾騎兵同樣齊聲呐喊著撞進了戰場,被這支突如其來的騎兵軍這麽一夾擊,原本就稍處下風的魏王府騎兵立馬就吃不住勁了,四散奔逃了開去,跑得漫山遍野都是,已是徹底潰不成軍了。

完了,徹底的完了!正跟高恒殺得難解難分的伏葵一聽到秦懷玉的喊聲,便知曉此番所有的算計已是全都落到了空處,眼瞅著敗局已定,伏葵哪還有先前拚死一戰的勇氣,然則有高恒這麽位勇悍之將拚死糾纏著,要想逃離戰場卻也絕非易事,伏葵不得不搏上一回了。

“殺,殺,殺!”伏葵狂吼亂叫著,如癲似狂一般,壓根兒不管高恒的槍招如何淩厲,一副以命搏命地接連出槍,完全就是一副情急拚命要拉高恒墊背的做派。

正所謂一夫拚命,萬夫莫擋,更別說是伏葵這等勇悍之將玩起命來,著實凶悍得驚人,縱使高恒這等勇將也倍感壓力大增——高恒並不怕死,自打當初跟著李貞出塞征戰西域以來,高恒已經在生死線上來回轉了幾圈,早就看淡了生死,可不怕死並不意味著高恒願意白白死去,尤其是在這等勝利即將到來之際,高恒既沒有必要,也不想跟伏葵這麽個走投無路的人物同歸於盡,然則,要高恒放伏葵一馬,卻也絕對是不可能之事,故此,麵對著伏葵的玩命,高恒不得不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見招拆招地應對著,如此一來,就不免有些子縮手縮腳了起來,好在此時秦懷玉的大軍已經殺散了亂兵,即將趕到此地,高恒也稍感放心了許多,集中精力拚力地糾纏著伏葵,不給其有脫逃的機會。

“拿命來!”一見到高恒攻勢稍緩,伏葵自是心中大喜,可臉上依舊滿是猙獰之色,大吼了一聲,似乎是用盡了全身力道地刺出了搏殺的一槍,槍未至,槍風已刮麵生疼,迫使高恒不得不收槍防禦,卻不料這看似凶悍異常的一槍竟然是個虛招,不待高恒反應過來,伏葵已借著出槍的衝勢,腳下一踢馬腹,生生從高恒身旁縱馬衝過,斜刺裏竄上了道旁的山坡,也不管腳下灌木橫生,一路狂奔而去。

“賊子休走!”高恒沒想到伏葵竟然乘機逃了去,登時一陣大怒,躍馬橫槍殺散四周的亂兵,縱馬狂追了上去,兩將一前一後衝進了黑暗之中……

伏葵這麽一逃,大明宮前的戰鬥便算是到了尾聲,殘餘的魏王府騎兵自是再也沒有了絲毫的鬥誌,在安西鐵騎與灞水騎軍的威懾下,紛紛下馬投降,喧鬧了半個多時辰的戰場也就此安靜了下來,恰巧在同一時分,承天門前的一折歌舞也正好剛停歇了下來,這等突如其來的安靜反倒使得擔驚受怕了良久的群臣們一時間有些子反應不過來,全都傻愣愣地端坐著,整個場麵靜得有些子詭異了起來。

“啟奏陛下,來犯之江湖盜匪已被全殲,肯請陛下聖裁。”就在這麽一片寂靜之中,早先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小宦官急匆匆地跑上了城門樓,也沒先跟內侍監柳東河匯報,直接跑到禦床前,上氣不接下氣地稟報道。

“嗯。”李世民輕吭了一聲,不動聲色地掃了那幫子強作鎮定的兒子們一眼,一揮手道:“宣罷。”

李世民此言一出,諸王的臉色立馬就變了,原先強自裝出來的鎮定早就不知跑到哪去了——魏王李泰麵色發青,渾身哆嗦個不停,嘴巴一張一合地試圖要說些甚子,可哆嗦了良久,卻依舊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吳王李恪表現稍強上一些,可也同樣是麵色慘淡,一雙藏在大袖子裏的手緊緊地握成了拳,生生將關節都攥得發青,蜀王李愔則是全身癱軟,不得不將半個身子靠在幾子上,以支撐體重,至於紀王李慎,雖說不明白這一切究竟是怎麽回事,可這廝一向膽小,先前見山道上殺得凶狠,早就嚇壞了,這會兒壓根兒就沒回過神來,還在那兒抖得跟篩糠似的。

“奴婢遵旨。”李世民話音一落,一群侍候在一旁的宦官們中間閃出了一人,恭敬地應了一聲,而後大步行到了城門樓前,一抖寬大的袖子,從內裏取出一份顯然是事先就準備好的聖旨,這人赫然正是當初到東宮傳旨的劉和。

劉和雖說也算是帝駕身邊聽用之人,然則在一眾伴駕宦官中,卻不是甚顯赫之輩,他這麽一站將出來,倒是勾起原本正不知所措的群臣們之好奇心,一眾人等的目光立馬就全都集中在了劉和的身上,唯有內侍監柳東河卻是滿心的苦澀——似這等重大場合的宣旨,本該是他柳東河的工作,可如今換了人不說,這一切的一切他柳東河到了如今,還全然蒙在鼓裏,很顯然,他已經失去了聖上的信任,盡管柳東河不清楚其中的原因何在,可劉和這麽一站出來,已擺明了是在傳遞一個信號,他若是再不知進退,等待著他的就將是淒慘至極的下場,萬念俱灰之下,柳東河暗自下定決心,一待得空,立馬乞骨告老。因著有此一念,柳東河最終得以在家鄉善終,臨死之前,總算是想清楚了其中的根由之所在,那便是他柳東河在奪嫡之事上涉入太深了,知道的太多,得罪的人也太多了,一旦新帝登基,他隻有死路一條可走,李世民之所以如此作為,實際上是為了保住這位忠心耿耿的貼身宦官一條老命罷了。

劉和初次在這等大場合登場亮相,心情著實激動得很,哪有心思去管柳東河作何感想,一到了城碟前,抖了抖大袖子,將聖旨緩緩地展了開來,高聲宣道:“聖天子有詔曰:朗朗乾坤,竟有江湖匪盜夜襲皇城,幸有眾軍英勇,殲此巨獠……著晉太子右衛率將軍高恒為左衛大將軍,封忠勇伯,賞左驍衛大將軍秦懷玉皇莊一座,金三百兩,玉如意一柄……欽此!”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一眾大臣們都不是傻子,哪會聽不出這道旨意純屬睜著眼睛說瞎話罷了,然則能在朝廷裏頭混的,自然都是精明人,自是不可能傻到當眾去質疑聖旨的地步,於是乎,三呼萬歲之聲便響得歡快無比,氣壯山河。

“父皇聖明,歌舞間,巨寇灰飛煙滅,兒臣不敢不為之賀。”一眾大臣們山呼海嘯般的稱頌聲中,吳王李恪率先回過了神來,這一聽整篇聖旨裏,沒一個字提到諸王的陰謀,心中一動,認定李世民這是在護犢子,不忍心本已不多的兒子們再受摧折,暗呼僥幸之餘,自是趕緊站了出來,高聲稱頌道。

“是啊,月圓之夜,也恰逢此等大勝,真可謂是雙喜臨門,可喜可賀,父皇英明。”

“父皇,一眾將軍們勇殲巨寇,全賴父皇之洪福,實乃天佑我大唐也。”

……

諸王無一不是靈醒之輩,一見李恪站出來,大夥兒隻略一琢磨,自是全都回過了味來了,這不,全都緊趕著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擠在禦床前,阿諛奉承個不停。

李世民麵帶微笑地聽著諸王的陳情,笑嗬嗬地一擺手道:“罷了,朕今日心情甚好,隻是酒力卻有些不勝了,爾等皆隨朕到勤政殿一行罷,朕今日要好生與爾等暢談一番。”話說到這兒,李世民也沒管諸王是怎個表情,扭頭看向陪坐在左手邊的長孫無忌道:“輔機,朕先行一步,爾代朕主持好了,今日良辰,務使諸臣工皆盡興而歸。”

“是,老臣遵旨。”長孫無忌乃是此番變亂的主事人之一,自是清楚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也知曉接下來要發生何事,心中雖有些不忍之意,可哪敢有甚表示,緊趕著站了起來,恭敬地應答了一聲,目送著聖駕緩緩地撤下了城門樓,轉入深宮去了……

“豎子不堪為謀,嗬嗬,阿鬥,阿鬥,終究是扶不起的阿鬥!”諸王看不透結局,可坐在城門樓下的蘇勖卻是看出了一切——早在伏葵被高恒阻截住之際,蘇勖便已知道此番已是有敗無勝之局了,之所以還能坐得住,隻不過是存了僥幸的心理,指望著伏葵能衝破高恒的攔阻罷了,可眼下戰事已了,敗局已成,蘇勖已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再一看城門樓上諸王跟在李世民後頭退了場,更是心灰意冷,搖頭歎息了一陣子之後,從衣袖中悄悄地取出一枚蠟丸,往口中一塞,咬碎了,咽將下喉,木然地呆坐著不動了,眼光朦朧間,卻見坐在不遠處的葉淩正端著酒樽對自己示意,這便苦笑了一下,緩緩地垂下了頭,一股黑血從嘴角涓涓淌下,竟坐著死了,值此群臣們議論紛紛間,除了葉淩之外,竟無人注意到垂頭而坐的蘇勖已然畏罪自殺了,兀自在那兒嘰嘰喳喳地熱議各不停,真可謂是幾家歡樂幾家愁,生生令葉淩感慨萬千。

“去也終須去,留亦無可留,是到了該走的時候了,嗬嗬,生又何樂,死又何懼,成王敗寇尋常事,去休,去休!”葉淩自言自語地端起幾子上的酒壺,為自己斟滿了酒,嗬嗬一笑,對著蘇勖的遺骸舉樽示意了一下,將樽的美酒緩緩地倒在了地上,也沒理會近旁大臣們詫異的詢問,站直了身體,手腕一抬,已從寬大的衣袖中取出了一把短劍,往脖子上輕輕一抹,一道血箭噴湧而出,身子晃了晃,一頭栽倒在了幾子上,登時驚起了一片呼聲,原本秩序井然的夜宴頓時陷入了一片大亂之中……

逃,趕緊逃!縱馬逃離了戰場的伏葵瘋狂地催促著**的戰馬,頭也不回地向前狂衝著,內心裏滿是懊喪與恐懼,尤其是聽到身後追趕而來的高恒之馬蹄聲愈來愈近,伏葵更是慌得顧不上擇路,隻能是哪裏黑便往哪裏逃。

“伏葵,爾這個小人,有種的站住!”高恒拚力地驅策著**的戰馬,然則追了老半天了,卻始終無法趕上亡命狂奔的伏葵,心裏頭又急又氣,忍不住放聲狂吼了起來,遺憾的是高恒越是吼叫,伏葵越是逃得更快了幾分,氣得高恒火冒三丈,卻又無可奈何,隻能是繼續向前狂追不已。哥倆個就這麽一逃一追之下,不知何時已衝出了龍首原,跑上了官道,正自追逐間,大道遠端的拐角處突地閃出一條火龍,一撥手持火把的騎兵突地衝了出來,為首一員大將正是阿史那坎寧——按預定之作戰計劃,阿史那坎寧隻負責擊垮從小李莊出來的萬重山所部,本不該出現在此地,然則一者萬重山所部實在是太脆了,隻一擊便徹底垮了台,一場本該是有所抗衡的戰事早早便收了場,二來麽,沒打過癮的阿史那坎寧實不甘心一場大戰沒自己的份兒,草草協助鐵大等人打掃了一下戰場,便急趕著向大明宮戰場飛奔而去,偏生這廝道路並不熟,手下一眾騎兵也都是第一次到長安之輩,這麽一急趕之下,竟然走岔了道,到這會兒還茫然不知自己究竟到了何處,正自懊喪萬分間聽到了高恒的怒吼聲,大喜過望之下,這便趕了過來,趕巧擋住了伏葵的去路。

“坎寧,攔住他,別走了這廝!”高恒眼神好得很,就著火把的光亮,大老遠就認出了阿史那坎寧,登時大喜過望,緊趕著高呼了一聲。

“擋我者死!”伏葵眼瞅著前有堵截後有追兵,登時急了,持槍在手,高呼了一聲,一個打馬加速,向著阿史那坎寧撲了過去——伏葵打心眼裏怕了高恒,實不想與高恒再多糾纏,在他看來,阿史那坎寧一行人雖多,卻未必有硬手在,故此,寧可選擇突破阿史那坎寧一眾人等的阻截,也不情願回頭去迎戰高恒。

伏葵的想法雖好,可惜卻是個錯誤的選擇——阿史那坎寧一身武藝並不比高恒差多少,力量更是大得驚人,在東宮一係的將領之中,也僅僅隻次於薛仁貴與李貞二人而已,就算伏葵沒受傷,也絕非阿史那坎寧之敵,更別說如今伏葵苦戰受傷之餘,又狂奔了近半個時辰,無論人馬,皆已是疲憊至極,挑上了阿史那坎寧,那隻能是自尋死路罷了。

“找死!”一瞅見伏葵向自己撲擊了過來,阿史那坎寧不驚反喜,嘿嘿一笑,不屑地罵了一句,一催**戰馬,端平了手中的大鐵槍,迎了過去。

“殺!”

“哈!”

阿史那坎寧與伏葵都想著一口氣解決掉對方,自是一照麵便同時攻出了各自最凶悍的一槍,所不同的是阿史那坎寧力大槍快,不等伏葵槍到,阿史那坎寧的槍尖已捅到了伏葵的胸前,登時嚇得伏葵狂叫了一聲,手腕一抖,手中的馬槊猛地向上一挑,試圖撩開阿史那坎寧這奪命的一槍。但聽“哢嚓”一聲脆響,雙槍狠狠地撞擊在了一起,伏葵但覺手腕一麻,虎口一熱,手中的馬槊竟被震得落到了地上,而阿史那坎寧的槍卻沒受多大的影響,僅僅隻是被稍抬高了幾分,“噗嗤”一聲紮進了伏葵的肩窩。

“起!”得了手的阿史那坎寧自是不會放過這等痛打落水狗的機會,大吼了一聲,手腕一用力,已將伏葵魁梧的身子挑上了半空。

“殺!”還沒等阿史那坎寧再次出手,飛馬趕到的高恒吼了一嗓子,將手中的大鐵槍當標槍投了出去,急若流星地射穿了伏葵的胸膛,衝勁不止之下,帶得伏葵的屍體飛出了老遠,這才重重地砸在了地上,頓時激起一大片的塵埃,可憐伏葵這麽員勇將連吭都來不及吭上一聲,便已命歸西天了。

“恒哥,沒你這麽搶的罷?”阿史那坎寧原本還打算補上一槍,得個全功的,卻沒想到高恒出手攔胡了,登時便鬱悶到家了,苦著臉叨咕了一句。

“哈哈哈……”高恒終於斬殺了伏葵這個大敵,心情本就好得很,再一看阿史那坎寧那悶悶不樂的樣子,忍不住放聲大笑了起來,笑得阿史那坎寧分外的不好意思,無奈地撓了撓頭,也跟著放聲而笑,一眾安西鐵騎見兩位主將笑得開心,自也歡呼著哄鬧了開來,霎那間笑聲、歡呼聲直衝九霄雲外……

東宮的書房中,納隆麵色平靜地端坐在文案後,手持團扇,隨意地搖著,一派風輕雲淡之狀,然則額頭上那一層細密的汗珠卻暴露出了他緊張無比的內心——此番夜宴納隆並沒有參加,而是在東宮主持大局,各方戰況自是早就了然於心,也早就知曉各處戰事皆已大獲全勝,可納隆卻依舊無法放下心來,隻因諸王之命運尚且未定,納隆實不敢掉以輕心,隻不過身為東宮一係主持大局之人,納隆就算心中再焦慮,也隻能擺出一副大勢在握的樣子地等著。

“先生。”就在納隆等得心焦之際,書房中人影一閃,雁大悄然出現在了房中,對著納隆躬身拱手地呼喚了一聲。

“哦,來了,情況如何?”納隆一見是雁大來了,心情一激動,不由地便站了起來,小聲地追問了一句,雁大並沒有出言回答,隻是重重地點了下頭。

“好,如此便好!”雁大雖沒有開口,可點頭的含義意味著什麽納隆卻是清楚的,心頭頓時為之一鬆,搓了搓手,大步走到窗前,抬頭看了看東北方,長出了口氣之後,低聲地吩咐道:“給殿下去信。”

“是,屬下遵命!”雁大恭敬地應答了一聲,一閃身,人已從房中消失不見了。

“殿下,某不負所托,大事定矣!”納隆沒有回身去看雁大的舉動,默默地在窗前站了良久,而後喃喃地念叨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