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烽煙

第三十六章 硬抗(虎年第一更)

字體:16+-

虎年第一更,鬥氣刃給大家拜年拉!

“大人???”周圍的蒙古軍士們見狀,紛紛大吃了一驚。一提馬韁就準備發動攻擊。

“慢~~”赤術急忙阻止了軍士們的進一步舉動。他強忍著手上的疼痛,有些驚異的看著眼前露出不屑神色的少年,不知道眼前少年是什麽來路,竟然不將他們一群人放在眼裏,如此的有恃無恐?

想到這兒,他強壓下心中的怒火,大聲喝問:“你是什麽人?竟敢和蒙古部作對,活得不耐煩了麽?”

郭進冷哼了一聲:“難道在大草原上威名赫赫的蒙古大漢們,就隻有這麽點本事了嗎?”說完,他不屑的瞥了瞥嘴,還不等赤術等人有所反應,就虎著臉孔道:“這裏是鐵穀的地盤,你蒙古部落還沒有強大到能無視大草原上的所有部落吧?”

赤術周邊的蒙古軍士們一陣**,一個個臉帶怒容,紛紛舉起了手上的武器,隻待赤術一聲令下,便要將眼前這口吐狂言的可惡小子給撕碎,蒙古部族的尊嚴不容侵犯!

鐵穀!赤術眼中精光一閃,原本有些惴惴的心也放回了肚子裏。鐵穀富足的名聲他自然也是聽過的,而且他們蒙古部與鐵穀商隊也有不少的交易,隻不過是一個小勢力罷了,何足道哉!

想到這兒,心中強壓下的滔天怒火再也控製不住,騰的一下子就爆發開來,怒火太過熾烈,他那張醬紅色的臉膛都有些扭曲了,猙獰一笑,赤術霍的抽出了腰刀,目光冷冽的相向了眼前的鐵穀少年,準備將這個敢挑戰他權威的可惡少年虐殺至死!

呃,可一見之下,赤術原本滔天的怒焰也不免一窒。在他想來,原本應該驚慌失措,跪地求饒的少年卻老神自在的站在對麵,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這就不得不讓他心生疑竇了。

眼前少年為什麽會如此篤定呢,難道說這小子的武力遠在他們之上?笑話,雖然鐵穀護衛們的實力確實不凡,他也曾見過,但單憑區區一人就敢跟著他們這一隊蒙古軍士抗衡,那純粹是癡心妄想,就算是整個鐵穀部落,也沒有被他放在眼裏過——隻不過一個小部落而已。

赤術身為日後的蒙古四大汗國汗王之一,自然不是白給的。他很快就猜出了其中的緣由,可這麽一來,他卻被嚇出了一身的冷汗,深為眼前少年的陰險到惱怒。

可惱怒歸惱怒,赤術可不敢有什麽進一步的動作,甚至還不顧周圍軍士們的不滿,強令他們收回武器,他鐵青著一張臉盯著淡然的郭進,勉強壓住了心中的中動,到不是他畏懼郭進的武勇,笑話,他赤術怕過誰,況且他父汗鐵木真身邊的漠北高手,他也不是沒有見識過。

實在是眼前少年太過陰險,隻要他一有所動作,那就會做實了他們看不起草原各部。要是傳揚出去,別說是他赤術,就算是他父汗鐵木真也擔不起。畢竟,現在的鐵木真部還沒有強大到可以無視草原上的所有勢力!

場麵一時僵持起來。

突然間遠處號角聲響,眾軍士道:“大汗來啦!”術赤連忙收起腰刀,留下一眾兵士看住郭進,率著其他侍從,拍馬迎了上去。眾軍士擁著鐵木真馳來。剛才還凶神惡刹,一幅吃人模樣的術赤早換上了親切的笑容,走到鐵木真跟前,必恭必敬叫了一聲:“父汗!”

三天前鐵木真險些喪身在哲別手下,這天傷勢才剛好轉,便四下派出偵騎,欲抓回哲別報那一箭之仇。術赤為領頭功,第一個請了嬰,帶手下一千精騎四出圍捕哲別,草原雖大,但方圓千裏之內一馬平川,並無什麽隱蔽之處藏身,才過兩天,術赤便遠遠墜上了哲別,犧牲了近百勇士,好容易才將哲別逼入山窮水盡之境,不想卻碰到郭進這樣的角色,讓術赤忌憚不已,有些畏手畏腳的不敢行動,沒想到卻讓術赤滿懷的打算在最後關頭竟落了空。

當下鐵木真問起事情進況,術赤將哲別坐騎牽了出來,又將郭進這個知情人供了出來,至於被威脅一事,他認為太過丟人,沒有說出來。鐵木真卻不甚滿意,責問了幾句。一旁的察合台一向和術赤針鋒相對,這時見術赤吃了鱉,心中高興,站出隊來挖苦到:“術赤不是自詡英雄了得嗎?怎麽連個乳臭未幹的小屁孩都應付不了?還是讓我察合台出馬,讓你見識一下真正鐵木真子孫的手段!”話中帶刺,除了指責術赤無能外,連帶譏諷術赤的尷尬身世。

不顧術赤的臉色劇變,察合台哈哈大笑幾聲,向手下遞了命令,他的隨從軍士當即從後隊牽了六頭巨獒過來,那六頭巨獒體長近丈,力大無比,竟要兩名高壯的勇士合力才能牽製得住。蒙古人性喜打獵,酋長貴人無不畜養獵犬獵鷹。察合台尤其愛狗,這次追蹤哲別,正用得著獵狗,是以帶了六頭獒犬,本來察合台是要讓獒犬從哲別座騎身上嗅準氣味,再找尋哲別藏身的所在,那很快就會有結果。

但為了向術赤示威,他竟令隨從引著六頭巨獒調轉了方向,往郭進身上赴咬過來。六頭巨獒圍咬飛撲的最後一刻,但見那些隨從大腿一繃,重心後移,手臂肌肉暴漲,生生扯得巨獒後腳駐地,前腳騰空,堅硬的爪子,銳利的犬牙,腥臭的吐息,這一切離郭進的身子不過三尺。不用說小孩了,就算是一般的成年人,遇到這種場麵都有可能精神崩潰。

可郭進是什麽人,不說單憑本身的實力就能幹掉眼前的這六隻獒犬,更何況他跟著漢金它們混了這麽久,獒犬的弱點全都了然於胸。他怎麽會怕了它們?也不多說話,郭進隻是不聲不響的站在那裏靜觀其變,隻是體內的真氣早已運轉開來,以防萬一不是?

本來一直在不遠處的林子裏,練習捕獵之術的漢金,聽得有同類巨獒的汪汪吠叫聲,從林子中奔出來一探究竟,正見六隻巨獒對郭進眥牙裂嘴,顧不得同類情誼,怒吼了一聲便撲了過來,六隻巨獒對同類獒犬的氣味、叫聲是非常敏感的,漢金一聲低吼,便吸引了六隻巨獒的注意,那六隻巨獒因受牽製,不能撲咬漢金,倒讓漢金見縫插針傷了巨獒幾下,可惜漢金身小力弱,(相對眼前巨獒)對巨獒起不了什麽傷害,卻也惹怒了六隻巨獒。但見每隻巨獒突然發了瘋似地眼呈血紅,背上脊毛倒立如刺,喘氣聲急速抽拉,對主人的呼嗬之聲置之不理,那些隨從幾乎牽扯不住,頻頻被巨獒暴發的力道拉扯得搖搖晃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