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烽煙

第三十七章 神箭(上)

字體:16+-

察合台本以為憑六隻巨獒可以嚇倒眼前少年,不想少年卻處之泰然,頓覺失了麵子。此時又見一隻還沒徹底長大的獒犬奔了出來,挑戰自己的六隻巨獒,在驚訝之餘心中氣極,忍不住大聲呼叱隨從放下韁繩。那些隨從早已隱隱支持不住,聽得察合台大人命令,具是雙手一鬆,一屁股坐在地上。六頭巨犬失了韁絆,齊聲怒吼著向漢金撲了過去。漢金雖然不如眼前同類高大凶猛,但畢竟是受過好幾年的特訓,頗有靈性,竟然知道硬拚不得,當既調轉回]林子裏,仗著熟悉地形,與巨獒捉起了迷藏,打起了遊擊來。

郭進眼中精光一閃,收回了直欲噴薄而出的真氣,瞥了一眼遠處氣急敗壞的察合台,心中冷笑不已:小子,看小爺以後怎麽收拾你。

當然,幸災樂禍的不僅僅隻有郭進,術赤也在一旁冷笑不語。鐵穀的人,是那麽好欺負的嗎?真是愚蠢啊,連狀況都沒弄清楚,就貿貿然的動起手來了?

一直冷眼旁觀的鐵木真見如此狀況,術赤、察合台都耐何不了眼前少年,暗自點了點頭,向侍立在旁的窩闊台使了下眼色。窩闊台見兩個兄長都敗下陣來,知道來硬的不行,便改了策略,笑嘻嘻的走了過來,從自己頭盔上拔下兩根金碧輝煌的孔雀翎毛,拿在手裏,輕聲柔語笑著說道:“這位小兄弟真是勇敢,可以稱做勇士了。但勇士可是不會說謊的,你老實的說出來,我把這個給你。”

郭進心裏很是不屑:這點小恩小惠就想收買他啊,門都沒有。就憑剛才的那幾套,也不值這個價了,更何況他也沒將這點華而不實的東西看在眼裏。笑話,他堂堂的鐵穀少主,還需要別人的賞賜嘛?

郭進頭都懶地搖一下,一言不發看向他處,眼中的不屑任誰都看得出來。忽然,隻見背對著眾人的窩闊台眼中寒光一閃,臉上卻還是笑呤呤地,看不出一些生氣的跡像,還刹有介事,親切地拍了拍郭進的肩膀,極有風度地退回鐵木真身邊,一幅氣定神閑的模樣。

郭進心裏暗自吃驚:看來這窩闊台是個極懂隱忍之人,若不是因著郭進對他毫無危脅,他一時鬆懈,不然郭進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眼前這家夥竟是個這樣的笑麵虎。怪不得後世曆史學家曾斷言拖雷英年早逝是被窩闊台毒殺,想來是頗有幾分道理地。

鐵木真四子中最大的術赤才十七歲,察合台十六、窩闊台十五,拖雷九歲。術赤、察合台英勇善戰,雖殘酷狠辣,但脾氣暴烈,容易露出破綻,還好對付。那窩闊台十五也是誠府深重、心機陰沉,這種善於背地裏搞陰謀手段的人最難應付。看來以後跟著鐵木真混,就一定要小心防範窩闊台這家夥,省得陰溝裏翻了船啊,郭進在心中暗道。

倒是那跟在鐵木真身邊,跟他差不多個頭的拖雷,從開始到現在,一直緊張同情地盯著這兒,好幾次都不忍看下去,拉著鐵木真的手臂似在請求什麽,都讓一直在觀察的鐵木真給止住了。以鐵木真的智慧,也猜得到哲別就藏在這附近,隻是他很感興趣眼前少年獨特的表現,想看看眼前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的少年如何應對。

鐵木真的心思,如何能夠瞞得住郭進。但郭進要的就是眼前這個效果,他又何嚐不是在觀察鐵木真的表現呢。畢竟,他以後可是要跟著鐵木真混的呀。從目前看來,鐵木真的表現還算合他的心意。男人嘛,就是要狠一點。

郭進的一番表現,軟硬不吃,油鹽不進,讓早就看他不爽的術赤怒火中燒,火暴脾氣發作,不管郭進是鐵穀中人,也不待鐵木真指示,忽然拔出腰間長刀,跨前幾步,刀光霍霍,徑往郭進的頭頂劈了下來。不過懾於鐵穀勇士的威名,他還是留了一手。

郭進眼中精光一閃,心中殺機暴起,沒想到術赤如此不知好歹,說不得隻能先教訓一頓再說其他了。

此時寒光襲人的彎刀急劈之下離郭進頭頂也不過三尺,正待他想要出手之際,突然草堆中一柄斷頭馬刀疾飛了出來,撞上術赤的彎刀,當啷一聲,雙刀相交,未有防備的術赤隻覺手裏一震,彎刀竟被撞偏一邊,堪堪從郭進右臂旁劃過。慌忙間,術赤急退了好幾步,舉刀戒備,定穩身形時,但見剛才硬拚一擊已讓自己的虎口崩出血來。

“滾出來!”術赤對著飛出斷刀的草堆吼到。

突起的變故讓蒙古軍士齊聲呼叫,幾個機靈的早一步擋在鐵木真身前。哲別從草堆裏躍了出來後,並不是為了突圍。但見哲別急走了幾步,將郭進護到了身後,目光絕然地環視眾人,冷笑道:“欺侮一個孩子,不害臊嗎?”此時蒙古軍士已反應過來,一時刀矛齊舉,將哲別身周團團圍住。

草原漢子恩怨分明,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剛剛郭進救了他哲別一命,他怎麽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拖累了恩公呢?

現場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望了過去。郭進鬆了一口氣,心道你小子終於出來了,如果再不出不,自己可是要親自指出來了,畢竟他身後可是還有一大票人跟著呢,跟著鐵木真這樣的大鄂鱷混,可是立身保命的不二選擇啊!尤其是在蒙古部落還剛剛起步階段,以後等蒙古王國建立了,他可也能混上一個開國元勳呢!

見無可抵擋,哲別背手以作不再反抗。幾次跟哲別的較量,術赤都吃了虧,對哲別的恨意濃烈,見哲別束手就斃,力沉勢穩的一記重拳,直襲哲別前胸,擊中肉骨聲有如擂鼓,哲別腳下一沉,入土三寸,硬受之下退了半步,並不還手,擦拭掉滲出嘴邊血絲,輕蔑了瞄了術赤一眼喝道:“快殺我!”

隨即大聲自嘲笑道:“可惜我哲別自詡英雄,今日卻要死在屑小之輩手裏!”

鐵木真不置可否地應到:“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