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烽煙

第三十八章 神箭(下)

字體:16+-

哲別雙手背後,仰視著天際雲霞,自顧自語到:“要是我在戰場之上,被勝過我的好漢殺了,那是死得心甘情願。現今卻是大鷹落在地下,被螞蟻咬死!”根本不將蠢蠢欲動的周遭軍士放在眼裏。

博爾術一直是鐵木真手上公認的第一神箭手,那日領兵出戰,未見哲別怎麽傷了鐵木真,聽人傳說哲別如何如何厲害,隱有壓過自己之勢,心中已是老大不服,認為傳言難免有些誇大,這下聽得哲別叫陣,隱忍不住跳將出來叫道:“大汗,別讓這小子誇口,我來鬥他。”

鐵木真一向自詡草原第一英雄,手下“四傑”亦是本領非凡之輩,那日卻被哲別射傷,心中對哲別已生愛才之心。此時見大將博爾術主動請戰,心中有所定見,除了見識哲別的本領外,也有意借機折服哲別,便應承道:“好,你跟他比比。咱們別的沒有,有的是英雄好漢。”

博爾術得了授命,上前幾步,冷視著哲別喝道:“那日我不在,才讓屑小之輩暗箭傷了大汗,今日我定殺你以謝罪大汗。”哲別亦冷言就應:“在此之前,我已先殺了你。”蒙古眾軍士聽了,都哈哈大笑起來。博爾術箭術高強不用說,眾人雖見過哲別的箭法高強,但那是三天前,此時的哲別滿身是傷,又連日血戰,不論從精神還是從氣勢上都讓人深信:博爾術必勝無疑。

為震軍心,鐵木真又將自已弓箭、座騎借於博爾術。不過為了從麵上看起來公平一點,鐵木真又讓窩闊台將座騎暫借哲別。哲別倒也硬氣,隨手牽過旁邊衛士座騎,隻要了一張尋常硬弓,不取一箭。無所謂地掃了博爾術一眼,這才拍馬慢悠悠地趕往另一方向。

不過這招倒不是全無用處,故意地輕視讓博爾術氣暈了頭。哲別剛騎馬離了百步,博爾術便一箭射了過去,這才拍馬追擊,不過,博爾術看似隨意的一箭,力量和準頭卻是不弱,隻不過距離遠了些,射到哲別身後力道減了大半,但見哲別側過身子,眼明手快,先禦後接,抓住了箭身。

博爾術跨下這匹馬奔跑迅速,久經戰陣,在戰場上乘者雙腿稍加示意,即能進退自如,此時已追近八十步內,待看清哲別的收箭之舉,博爾術畢竟是沙場老戰,忽然清醒,明白剛才是著了哲別的道了,哲別得了箭,有如老虎恢複了爪牙,一個大意,自己就有可能飲恨當場,當務之急,最好在哲別沒有出手機會之前分出勝負。

心有了定計,博爾術一箭快似一箭,箭與箭在空中頭尾相接,卻不是單純地連成一銀線,而是每前略偏一點,組成一個螺圈狀(彈簧),往哲別可以移動的範圍罩了上去。本來陽剛十足的連珠箭技,看起來倒像善舞女伎的絲帶,頗具靈性。

哲別也不示弱,猛地溜下馬鞍,右足鉤住鐙子,身子幾乎著地,那坐騎跑得正急,把他拖得猶如一隻傍地飛舞的紙鷂一般。見博爾術箭圈來到跟前,哲別腰間一扭,身子逆時間轉過近圈,右手鐵箭揮成一個圓,正好一一擊在箭圈飛矢鐵頭,一陣叮鐺之聲,箭圈被擊打的力道牽引,每箭略偏了幾寸方向,隻劃破哲別衣甲,斜飛出去,都插入沙地之中。

一式絕招不能見效,博爾術雙手一按,躍身站上馬背,右腳立鞍,金雞獨立,跟著居高臨下,別上三箭猛射過去,接連拉弓滿月三次,力道卻一次比一次強上少許,鐵箭追及哲別時,竟不分先後,平行地織成九宮圖,如撒網般覆向哲別,見博爾術箭勢凶猛,在直線上避無可避,哲別拚命催馬旁閃,馬匹拐彎跑成一條曲線,躲過兩波,才奔出百步,箭網又到,這次卻是十六支箭,哲別躲過九箭,擊飛兩箭,還有一箭漏網,勁射向馬頭,擊引不及,情急之下,挺起左臂硬接了下來,噗的一聲,箭身入肉大半。

突然見得哲別左臂中了一箭,身子微晃,持韁不穩,蒙古兵齊聲歡呼。博爾術大喜,正要再射一輪,結束哲別性命,伸手往箭袋裏一抽,卻摸了個空,原來剛才一輪連珠急射,竟把鐵木真交給他的羽箭都用完了。

趁著博爾術一時失神,哲別忍住左臂用力撐弓的劇痛,嗖的一箭,響聲破空嘶厲,羽箭呼哨著擊中博爾術後心。旁觀眾人驚叫起來,但未見博爾術倒下,哲別卻因左臂扯痛,一時失力,從馬匹上跌落下來,連打了好幾個滾才停歇住,入臂的鐵箭斷成兩截,人早已暈死過去。博爾術中箭,胸前一陣劇烈鑽痛,箭矢卻不入體,耗完勁力後自然落地,奇怪之下,伏身下馬順手將箭拾起,一看之下,那箭頭竟是被哲別拗去了的,原來是手下留情。

博爾術拿著箭杆跪伏在鐵木真跟前請罪,心中慚愧不已,自己占盡優勢,倒讓空弓的哲別反敗為勝。剛才鐵木真見博爾術背上中箭,心裏一陣劇烈悲痛,自己的一時衝動,折了一名生死相與的兄弟,待見博爾術竟然不死,不禁大喜若狂,哪裏還想得怪罪與他。對手下留情的哲別也是感激莫名,急命親侍隨從,上前救扶下哲別。

不多時,哲別在鐵木真隨從一番照料下悠悠醒來,不領情地推開隨從,掙紮地走到鐵木真跟前說到:“哲別向來不饒敵人!剛才這一箭是一命換一命!”聽哲別如此說,鐵木真毫不猶豫地答應到:“好,大家別比了。博爾術是我兄弟,他一命換你一命大是值得。”哲別截言道:“不是換我的命。”鐵木真有些訝異到:“甚麽?”哲別指著站在屋門口觀望的郭進,說道:“換他的性命!求大汗別難為這孩子。至於我,”哲別眉毛一揚,道:“我射傷大汗,罪有應得。博爾術,你來吧!”便要取回弓馬重新再戰。

所謂惺惺相吸,博爾術雖說敗於哲別手裏,在兵士麵前失了顏麵,但卻敬服哲別的本領,聽得失了戰力的哲別還要再鬥,連忙搖頭擺手道:“博爾術敬重你是個英雄,先前鐵箭對空弓已是不該,安能再趁你傷重,謀你性命。不可!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