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書童

第十三章 戰事要來

字體:16+-

俗話說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在雲七待在楊府做書童的幾日之後,從南國的都城花都傳來戰事的消息,乾坤大陸第一大國大蜀國在毫無征兆之下,集結雄兵六十萬,從南麵鄂城,東麵鹽城,西麵瑤城分三路進發,目標則是乾坤大陸上的第二大國大楚國,大軍行軍速度極快,不出意料,將在十日之後抵達楚國邊境。

同時,楚國皇帝在得到次日由密探發來的暗報,即刻召集大臣武將,連夜商討應敵之事。最終決定舉國征兵,並且調十萬皇城禁軍,連同從各地抽調的大軍共二十五萬,由征北將軍穆唐老元帥掛印先行。三日後,從各處征集而來的士兵達到了三十三萬,由皇上的胞弟,平南王楚恨離領軍,副將參將若幹,前去的軍師乃是當朝國師諸葛元,此人足智多謀,詭計多端,實在叫人難防。

兩國交兵,周圍的一些附屬國也暗機似動,大蜀國的附屬國若幹,實力稍強的共有四個國家,按照軍力排名分別是:南麵的魏國,共有步兵二十萬,騎兵五萬。司國,有步兵十七萬,騎兵兩萬。東麵的大梁,步兵十五萬,騎兵兩萬。以及北麵的陳國,擁有步兵十萬,騎兵兩萬。四國總兵力加起來也是一個相當驚人的數字,老大蜀國發兵,作為小弟的不能幹看著,可他們又不敢直接兵發楚國,隻好將虎狼眼睛瞄向了楚國的附屬國家。

司南是一個小國,屬於楚國的附屬國。全國隻有七個城池,總兵力不足四萬,沒有騎兵,因為地處江南,戰馬緊缺,隻有皇家衛隊,有少數的騎兵,卻也隻得一千人,實在算不上氣候。司南緊鄰的是趙國,也是楚國的一個較有勢力的一個附屬國,擁有兵力共二十萬,其中騎兵三萬,其餘皆是步兵。在楚國出兵的同時,趙國也集結了包括所有騎兵在內的十五萬人馬,準備迎接戰爭。

待這件事傳到南國的時候,已經是三天之後,早朝上,南國皇帝召集群臣於大殿之上,共想禦敵之策,雖說戰火還未蔓延至此,但南國本是小國,打到腹地是遲早的事,大臣們紛紛闡述觀點,意見不一,一時也拿不出更好的方案。散朝之後,楊子庭連夜快馬趕回司南。

楊府……

大廳內極其安靜……

楊子庭高坐首位,旁邊坐著夫人,大兒子在花都當值,所以不在位列,坐在其下的是女兒楊文沁,和小兒子楊文官,此時家中所有的下人和丫鬟分成幾排,站在廳前。雲七站在下人中間,也感覺奇怪。原本他還在院子裏交楊文沁楊文官二人練習詠春,這時候翠紅跑進院子說老爺叫所有人去前廳,雲七不明所以,心裏想道:難道這是要集體發工資?

楊子庭掃了下首眾人一眼,語氣有些沉重的說道:“要打仗了,今日早朝,陛下召集我等商討戰事,形勢不容樂觀。今日我將府上眾人集結於此,也是為了商討生路,為日後戰火蔓延到此,也不必驚慌。”

楊文官年少氣盛,迎身而起,說道:“爹!敵人來犯,我等南國大好青年,怎可坐視不理。”

雖說這小少爺說話不當,但心裏那份氣概,倒也讓雲七暗自點頭,走一步是一步吧,對於後世的特種兵來說,戰爭並不陌生,三天兩頭的任務不說,在08年,突擊狼特種部隊還被派往了正處於戰亂的巴格達在哪裏同各國的特種部隊待了長達144天。隻是他也知道,古代戰爭與現在的高科技戰爭多有不同,古時多時刀劍,往往一場數萬人的大戰下來,死傷要占了半數。而現代的戰爭,一支作戰豐富的特種小隊,就可以完成給類小型戰事,美軍一整場戰鬥打完,最後統計損失,也不過一萬多人。這是長達年把,大大小小數千場戰鬥的結果,而一萬多人的損失,放在這個時代,或許隻得一場攻城戰的損失就有這麽多。

楊子庭對著楊文官怒喝一聲,接著說道:“今日老夫將此事告知大家,也沒有別的意思,就是心裏有個數,當年老夫承蒙聖上大恩,得一封地,地處偏遠,倒也隱蔽,如果真的有那麽一天,我們就遷居於此。”戰爭還未正式爆發,兩方勢力兵力達到百萬以上,戰線雖說很長,但若等到波及到南國,恐怕也要半年之後。而這半年做些什麽,就是楊子庭今日召集全府上下商議的主要。

等到這個龐大的家庭會議召開完畢,早已過了飯點。餓著肚子的雲七,一臉萎靡的爬在小屋的**,按說此時應該吃飯呀,怎麽不去用飯,反而會爬在這裏挨餓呢。要說雲七心裏也很是不爽:你開會便開會就是,幹嘛連府內下人廚子也召集去,你堂堂一家之主,到時候是走是留,你一句話說了算,到時候你一發號施令,咱們跟著跑唄,非得搞得這麽折騰。

楊文官和楊文沁倒是剛吃過,休息了一會,已經自主在院中學習詠春。

楊文官倒是什麽也不在乎,反而對即將而來的戰爭,隱隱多了興奮。可楊文沁心思細膩,想到戰爭過後,民不聊生,也不知道有多少流民又要背井離鄉。

終於吃飽了飯後,雲七頓時感覺渾身使不完的力氣,習慣性的想掏煙,但忽然想到,自己穿越而來帶了一條煙,連著打火機全部被沒收。心癢難耐,想到不如去求那小娘麽,自己怎麽說也是師傅級別的。

“小姐…小姐……您先停一下,小的有事相求。”

人還沒進院,聲音就傳了過來。待跨進院後,兩人早已練了多時,此刻正在石桌前由丫鬟翠紅服侍著,在喝茶呢。

那正好,也省得等待,雲七走到楊文沁身前,恭敬道:“小姐,小的有一事相求。”

楊文沁老遠就聽到雲七的聲音,問道:“什麽事?著急慌亂的,你說便是。”

“呃。是這樣的,小的當初來到此地,隨身放有一物,對小的很是重要。”一邊說著,雲七一邊心裏想著找什麽借口比較好呢。

“哦?何物對你重要?為何重要?”楊文沁問到。

想了一會,頓時腦中生的一計,說道:“是這樣的,小姐,小的從小體內就得一怪病,每到傍晚時分,渾身酸痛。若是一段時間不用藥物壓製,就會七竅流血而亡。”

“聽你說的甚是嚇人,怎會有如此怪病?”楊文沁自小也是博覽群書,也從未聽過有這樣的怪病,當下有些懷疑,但聰明的二小姐,將先前雲七的話連在一起,倒是有些了然,又問道:“你說跟我要一物,就是用來壓製你說的什麽怪病?”

將信將疑,眼前的雲七因為煙癮犯來,也感覺渾身難受,加上刻意的偽裝表演,擠出眼淚混合著快要流出的口水,給人感覺就想是吸了毒的癮君子一樣,在這個時代的人看來就好像病入難耐,需要趕緊醫治一番。

“是啊,小姐聰慧,小的現在犯病,就急等著藥物壓製。”雲七裝出一副可憐樣,若是被後世的兄弟們看到,肯定又是一番嗤笑。

楊文沁想了一下,說道:“好吧,看你平日教我姐弟體操的份上,你告訴此物是何樣,我叫人給你送來。”

雲七大致的描繪了一下香煙和打火機的樣子,然後極度期盼的目送翠紅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