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書童

第十四章 府中來襲

字體:16+-

“嘶……噗……”吐出渾濁的殘煙,雲七滿足的靠著石桌,坐在石凳上,微閉著雙眼,放鬆的表情,稍翹的嘴角,一副放鬆享受的表情。

這是來到這個世界後所吸的第一口煙,頓時讓雲七有一種回到他那個世界的感覺。好爽,都說吸煙有害身體,但又有幾個人知道當你忙碌了整整一天,接著放鬆休息的時候點上一支煙的愜意和享受。

由於天色已晚,楊文沁不便再留,早早的回到了自己的閨房,經過幾日的鍛煉,她也覺得自己的身體比以前好了很多,每當練完功夫之後,泡一個花瓣浴,絕對是一種享受。

兩個人,兩種不同的方式,卻是一樣的享受。

楊文官做在另一邊,看著雲七吞雲吐霧,自己捏著鼻子,納悶的想道:有這麽舒服麽,自己聞到那味道就難受,想咳嗽。看雲七卻是一副舒服到骨子裏的表情,表示保持懷疑。

抽一根就少一根,雲七將一支煙吸到不能再吸為止,放在腳底弄滅,隨手就扔在花壇裏,繼續靠在石桌上回味。到底是好久沒吸煙了,此時感覺四肢無力,頭腦發暈。嗬嗬,記得這還是自己剛剛吸煙的時候才會有的感覺。

手中把玩著打火機,翹著二堂腿,抖著腳尖,一副現世流氓樣。剛剛抽了根煙,連帶著心情也好了很多,也不回頭,就說道:“文官啊,你猜我以前是做什麽的?”在少爺麵前也不自稱小的了,反正四處無人,他覺得也不必再裝模作樣的恭敬。

四周煙味早已散盡,楊文官坐近了一些,莫名其妙於雲七怎麽好好的說到過去,有些納悶,回道:“你別告訴我,你以前是皇族子弟啊?”

雲七一愣,笑了。

“不會真是吧?”楊文官看雲七在笑,還以為自己說中了。

“不是,我們那個地方,早在百年以前,就已經沒有皇家這一說了,而是普通老百姓當家做主,再選個頭頭,代表他們的一切,也是為百姓服務。”

楊文官一聽,傻了,大腦有些反應不過,說道:“不會吧,那世界豈不亂了套,沒有皇上?那最大的是誰?那要是百姓犯法,又如何處置?”

“嗬嗬,雖說沒有皇上,但我們也有完善的法律,雖說做不大家家夜不閉戶,普通百姓倒也能約束自己,安居樂業。而最大的嘛,也是百姓自己。”雲七回答到。

楊文官聽了搖搖頭,道:“不明白。”

“不明白就算了,我也解釋不清楚。我告訴你吧,我是個軍人。”雲七每每說到自己是軍人的時候,無不自豪,在這個世界中也是一樣。

“軍人?”楊文官好奇的問到。

“恩!而且還是軍人中最強的那種。”

“那就像皇上身邊的貼身護衛一樣?一個個都有以一敵百的能耐?”楊文官心中不但好奇,還隱隱有些興奮,皇宮中的那些皇上身邊的貼身護衛可是各個都有一身傲人的本領,雖說人數不多,隻有數百人,但這百人之中隨便一個放在普通軍營中也至少是個千夫長。

雲七想了想,也不知道楊文官所說的貼身護衛到底有什麽能耐,不過按照他說的意思,可能跟自己那個世界裏的中南海保鏢有的一比,於是點點頭道:“差不多吧。”

“哇!那你可真厲害,不如你多教我幾招,以後等我厲害了,我也去做個將軍。”

“學功夫可不得貪多,小心最終一事無成,走火入魔。”

“切!有那麽嚴重麽!”

“有的……我們家鄉就出現過。”

“呃…那你給我說說。”

“啊嗚…少爺……很晚了,去睡吧。”

“我還不困呢。”

“小的很困了…”

“再說會吧。。”

“少爺!!!”

“呃…好吧…對了,明天我和我姐要去燒香,你也陪同吧。”

“好好的燒什麽香啊?”

“我也不知道,每月的這個時候,我姐姐都要去,而我呆在家中無聊,每次也趁著機會可以玩耍一天。”

“知道了。”應了一聲,雲七又打了個哈欠,口中喃喃自語:好好的,燒什麽香呀,老子是最不信佛的。

入夜時分……

一個黑衣人,突然出現在楊府的屋頂之上,此時所站的位置,正是楊文官的臥房之上。他正在四處觀看,似乎在找什麽。

“喂!屋頂的老兄,這大晚上的不睡覺,你練輕功啊?”

說話的是已經站在院中的雲七,雙手抱臂,抬頭望著黑衣人。原來雲七在屋中沉睡,但長年在特種部隊養成的習慣,使得他就算在睡覺,也會保持一分警覺,稍有風吹草動,就能立刻做出反應。

說著正在睡覺,突然耳中傳來輕微的踩踏聲,雙眼一睜,細細辨別,原來聲音是從房頂傳來。雲七的房間就緊靠著楊文官的臥房,一個鯉魚打挺,穿好衣服,來到院中就看到剛才的一幕。

而屋頂上的黑衣人,此時也是一愣,房下這人看到自己不但不害怕,反而一臉的平淡,嘴角微微上翹,似乎還在嘲笑自己。而且,也不知是自己粗心大意還是怎地,他是怎麽來到院子裏的,自己也沒發現。

雲七說完一句,再不多言,隻是與房上那人相互對著眼,四周一下又陷入了平靜。

過了一會。

“喂,我說,你還不下來?上麵不涼麽?”雲七打了個哈欠,又問到。

“哼!你是何人?”房上黑衣人沉聲問到。

“咦?這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怎麽你反倒問起我了?不過,既然你誠心誠意的問了,我也誠心誠意的回答你,我叫雲七,是這府上的下人,小少爺的半讀書童。”

雲七心中鬱悶,要是換做以前,早就上前一把拿下,然後再審。可這屋頂雖說不高,可自己也不會這個時代所謂的狗屁輕功,上去不難,隻怕自己剛上去,人就跑的無影無蹤了。

“我道是誰,原來隻是個小小書童,那我勸你還是趕緊回屋歇著吧。我可以不傷你,我來於此也和你無關,莫要多事。”黑衣人聽到雲七自稱是下人書童,也稍稍放下了心,當下開口恐嚇到。

“我好怕怕啊……”雲七聽了一臉害怕樣子,還拍了幾下心口,裝作轉身要回屋的樣子,還沒走到門口,這廝就扯著脖子大聲喊道:“來人啊!!!!抓賊啊!!!!!”

“你……想死!”房上之人一看是以至此,今晚的目的看來是不能達到了,眼下這人實在可惡,不如解決之後,再想辦法脫逃。

之間房上黑衣人輕輕一躍,穩穩的落在院中,單手成抓,向雲七的胸口攻來。

“哇!這麽狠毒,一上來就用抓奶龍爪手啊!”話歲說的輕巧,可雲七也不敢暗自托大,後退一步,一個太極的摟膝拗步,右手輕輕一揮,卸掉對方的爪力,後身一弓,左手成拳向黑衣人臉上打去。

娘希匹,你摸老子胸,老子就毀你容。

黑衣人想不到一個下人竟有如此反應,一擊不成,想到抽身,順勢也不反擊,而是向後退去。雲七看在眼裏,怎麽可能如他所願,堂堂特種兵要是讓一個小毛賊從手底下跑去,那傳出去會笑掉大牙。

黑衣人退一步,雲七就上前一步,仿佛粘在對方身上一樣。兩人你來我往,鬥了不下幾十招,雲七見還沒有人來,於是一邊打著一邊口中大喊:“來人啊!!!!抓賊啦!!!!!”

黑衣人見雲七還在喊叫,心中也有所慌亂,一個不小心被雲七的一個膝蓋頂在了小腹上。

“唔!”捂著小腹退後幾步,彎著腰冷冷的一動不動的看著雲七。

想來這一下頂的不輕,雖說臉上被黑布擋著,可雲七看著對方顫抖的身子,也能想到那張臉是如何的表情。

不多時,院子外麵傳來了下人家丁的說話聲,隱隱還有火把的亮光。黑衣人不再多想,轉身就要躍上房頂,雲七怎麽可能如她所願。上前一步,使出了詠春中的貼身短打,右手成掌,斜斜送出,想要撤掉黑衣人的麵巾。黑衣人身子向後一仰,雲七的手沒扯著麵巾,卻抓到一團軟軟的東西,再一看恰好是對方胸部。

怎麽那麽軟?下意識的捏了一下,對方在雲七抓到自己胸部的時候也是愣住了,隨即趕到胸前的手又捏了一下,口中不自然的嚶嚀一聲:“嗯!”

咿呀!這聲音怎麽那麽像女人,再一想到手中抓的感覺,頓時明白過來,原來麵前的黑衣人竟是一個女人。向來不喜歡欺負女人的雲七大腦也是稍微停頓。

就在兩人擺著這個動作的時候,府中家丁手持木棒抓著火把,已經衝到院子裏來。

黑衣人不做他想,用力排掉抓在自己胸部的大手。狠狠的看了一樣雲七,仿佛要記住這個輕薄了自己的模樣,趁著雲七呆滯,轉身一躍,順著石榴樹躍上房頂,轉而消失不見。

雲七迅速反應過來,黑衣人已經消失,自己也無法再追,看到這麽多家丁重來,怕自己會武功的事不好解釋,當下捂著胸口,口中喊道:“哎呀!好疼啊!”說完,身子一軟,就假裝暈倒。

…………………………………………………

言吾快十一點才到家,本想勞累一天,早些休息,但一想到那些天天會來支持我的書友,還是堅持寫了一章3000+的送上!希望手中有紅票的還是看在言吾那麽用功的份上送給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