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書童

第十七章 寺中求簽

字體:16+-

來到這法蓮寺前,已是快接近正午,還好此時是初春,空氣中彌漫著泥土的芳香,混著寺廟中散出的香火味倒是讓人聞了很舒服。

前世的雲七就不信佛,但並不排斥佛家的文化,軍人是不允許有信仰的,隻能相信國家,忠於國家,而自己老媽卻是個忠實的佛教粉絲,那映在綠樹叢中的寺院,杏黃色的院牆,青灰色的殿脊,蒼綠色的參天古木,搭配著金色琉璃塔,倒顯得莊重而又寧靜。

蓮花寺在南國境內很有名氣,寺內住著一名老僧,據說當年雲遊四海掛單於此,並在此長久修行,老僧的法號為:智上法師,常年禪坐於後院的禪房中。聽聞智上法師年歲已過百,上一位主持圓寂之後,老僧卻再也沒出過禪房,整日不吃不喝,若不是每日打掃院落的小僧聽到禪房時而傳出佛號經文,還以為老僧也已圓寂。

就因為此,智上法師便傳的家喻戶曉,前來上香之人更是如潮水般湧來,紛紛祈求菩薩保佑家人平安等等天天重複的上演著,而寺院內的香火錢也是日益增多,如今的主持見是如此,就命人將後院列為禁地,遊人止步,也怕打擾了老僧念經修佛,萬一哪天老僧被繞了清淨,不在法蓮寺了,那上下百口僧人的開銷就會減少,所以老僧在這裏也被人稱為了活佛。

這一切都是雲七聽楊文沁介紹得知,話說自從這楊文沁知道雲七的才學之後,對這個下人多了一份神秘的好奇,所以態度也一改往日,語氣中多了些柔和,少了些冷淡。

繞過香案,進入大殿,殿內香煙繚繞,絡繹不絕的朝拜者趕到這裏,他們雙手合十,舉過胸、額、頭,然後平撲在蒲團上。天天如此,以致使那些個蒲團中間都凹了下去。待拜過之後,最重要的一部就是求簽,旁邊還有一老和尚解簽,聽楊文沁說法蓮寺的簽相當靈驗,而一般來此求簽的人大致也分為三種人,一是求姻緣,當中代表都是些待字閨中的女孩,二是求財,無論是當地商旅還是路過商人,都會花上幾錢銀子來此處占卜一下自己的錢運,若是解釋的動聽,多奉些香火錢也是願意。三是求官運,一些剛剛參加科舉的學生,都會在成績尚未公布之前,來到此處算上一掛,求個心安。

雲七聽了大堆,心中卻不以為然,寺廟靠什麽來賺錢?就是你們這些信徒,隻要說些好話,就能得些香火錢,一本萬利啊。於是轉頭靠近楊文沁耳邊,低聲說道:“你信不信,這簽筒內全是好簽。”

“住嘴,佛家淨地不得胡言亂語。”楊文沁低聲說到。

本是好意提醒,卻換來一頓白眼,雲七立刻閉嘴不再說話。

好不容易輪到他們,雲七本來不想參與,但楊文沁說道:你也是楊府中人,既然來了,如果不磕頭就表示對佛的不敬,那麽佛若怪罪下來,也會影響楊府的氣運。

不是雲七不肯參合,主要是上一次香,就要一錢銀子,而且先前自己偷偷問過楊文沁是否報銷,誰知道俏丫頭振振有詞的說這是上香拜佛,要的就是個虔誠,這銀子自然要自己掏,一下子就幹掉了三分之一的工資,心中一頓肉疼。

反正錢已經花出去了,雲七也認真的上了香,磕了頭,口中還默默念叨:求佛祖保佑我多娶幾房漂亮媳婦,再保佑我財源滾滾,再保佑……

接下來便是求簽,求簽和解簽是免費贈送,說的好聽,其實一並算在了上香的一錢銀子裏,不求白不求。

模仿著楊文沁的樣子,雙手抓著簽筒,閉著眼睛,口中胡亂喊著:“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快顯靈,保佑我抽個上上簽。”聽的一旁楊文官一陣無語,恨不得甩起一個大饅頭堵住這廝的嘴,這是佛家淨地,你說什麽太上老君呀,這不明擺著來砸場子麽。但他見過雲七的武力值,這些話隻敢放在心裏不好說出。說來也是奇怪,自己是堂堂府中少爺,怎麽會忌憚一個下人。

啪嗒。一直簽頭染著黑色的長簽,掉在地上!周圍人看到一聲驚呼:下下簽!再看向雲七的眼神中多了不少同情,這簽筒內共有簽七十二支,當中下下簽隻有五支,卻是被雲七中了大獎。

雲七撿起地上的簽,攥在手裏,也不在意眾人眼光,屁顛屁顛的跟在楊文沁身後等著解簽。楊文沁手中的簽頭是紅色,而且簽身細長,說明這是一支上上簽,老和尚接過簽條,口中念叨一聲佛號:“阿彌陀佛!不知女施主想解何簽?”

楊文沁也是待字閨中的女孩子,雖說還沒有如意郎君,可小女兒家的來這裏不求姻緣求什麽呢,於是紅著臉說道:“我求姻緣。”

老和尚慈祥一笑,翻轉過簽身,上麵一句詩文,口中說道:“天地變通萬物全,自榮自養自安然;生羅萬象皆精彩,事事如心謝聖賢。女施主吉人天相,此是上上之簽,意思就是一切靠自己的努力,在遇到危難之時總會有貴人相助的,所以,隻要你本著正直善良的一顆心去做事,都是很順利的,能得到此簽者,是仁義之人,天地因果自有定數,女施主好好把握便是。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楊文沁聽的全是好話,心中自然也是愉悅,又捐了一兩銀子做香火錢,便站起身讓楊文官來解,這小子也抽到一根中上簽,老和尚也是說了一堆好話,可這小子打死也不肯多捐香火錢。接下來輪到翠紅,也是根紅簽,也是求的姻緣,老和尚依舊一通好話,把小姑娘忽悠的喜笑顏開。

“啪!”的一聲,雲七將手中的黑簽扔在老和尚麵前,老和尚視而不見,依舊閉著眼,手撚佛珠,口念佛號。

雲七坐下身子,開口問道:“和尚,你替我解解這簽。”

老和尚睜開眼睛,也不怪雲七口無遮攔,拿著簽細細端詳之後,看著雲七盯了半天,緩緩開口道:“阿彌陀佛,施主非凡人啊!”

雲七來了興趣,問道:“怎麽說?”

“阿彌陀佛,出家人不打誑語,蛟龍本是雲端舞,怎奈被困淺水遊。想必施主以前曾是一片輝煌,卻不知因為何種原因,來到了這陌生之地,一切的輝煌離你而去,等待你的將是一番磨難!”

雲七聽的簽解,心中一驚,好一個老和尚,說的竟然頭頭是道,連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都知道,看來還真有些道行,接著問道:“那不知有何辦法可解?”

老和尚搖了搖頭道:“無解!”

雲七追問道:“那我該如何?”

老和尚沉默了稍許才緩緩說道:“施主一切順應天命,放開心胸,順勢而行,到底是好是壞,自由天定!”

娘希匹!聽的雲七一陣頭大,下山的時候,本來一天的好心情就被這破簽擾亂,早知道自己打死都不進來。楊文沁看雲七心情不是很好,便開口說道:“雲七,不必太放在心上,大師剛才也說了是福是禍還沒有結果,你應該樂觀一些。”

是啊!老子堂堂特種兵,什麽危險災難沒經曆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無論來什麽,小爺我接著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