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書童

第十八章 支持學武

字體:16+-

“我手拿流星彎月刀,喊著響亮的口號,前方何人報上名,有能耐…嘶……噗………你別跑……嘶………”雲七嘴裏叼著煙,哼著前世的流行歌曲,手中握著齒鋸,正在埋頭苦幹,身旁擺放著一堆已經鋸好的木段。

楊文沁坐在一邊看著雲七忙碌著,也不知道他要做什麽,隻知道先前雲七過來很神秘的跟她要了一些木料,還說要保密,要做個好東西。女孩天生對神秘的東西都有些好奇,於是竟然鬼使神差的答應了,便出現了現在的一幕。

“咳咳…咳……你能不能把煙對那邊吐啊?嗆死人了…”楊文沁捏著鼻子:“你這到底做的什麽啊?”

“嘿嘿,小姐想知道?”雲七暫且停下,抬頭問道。

“當然,你用的是府上準備年底翻新房屋的木料,難道我過問一下不可以麽?誒?你。。你這是什麽態度……喂!”看著雲七得意的笑了一下,就不搭理自己繼續埋頭幹活,楊文沁氣就不打一處來。

兩人沉默了一會,楊文沁好像突然想到什麽,表情有些詭異,輕輕的問道:“雲七!我問你個事!”

雲七隻感覺從內心深處打了一個冷顫,忍不住回道:“呃…小姐……您要說啥?”

“你教我們的不是什麽體操吧,而是一種武功!”話一說出,啪嗒,雲七手中的木頭掉在地上,瞪著一對牛眼,不敢置信的說道:“什麽?”

“我說!你教我們的根本就不是你說的什麽體操,而是一種武功!”楊文沁又重複了一遍,臉上還帶著得意。

雲七訕笑,故作無事的說道:“小姐說笑了,天底下哪有武功是這樣緩慢無力的?要是說這是武功,跟人對決的時候早被人一拳打飛了。不知小姐從何看出這是武功呢?”

見雲七說話的時候,眼神漂浮不定,楊文沁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嗬嗬笑道:“第一,你在最初教我們基本功的時候沒說什麽,可越到後麵在學習套路的時候,你一直強調什麽貼身短打,攤打這些招式動作名詞,我就覺得這是一種武功,雖然我不能肯定,但後麵接下來發生的事,就讓我肯定了。你別這樣看著我,就是第二,前幾日府中夜裏進賊,雖然你將你說的又是怎麽怎麽不堪,又是如何如何的拚命,但我的第一直覺就是你說的不實,雖然瞞過了我爹,可我事後還是找當時在場的下人問過,你猜他們怎麽說?”

“怎麽說?”雲七將手中的刻刀放下,靠在石桌上,淡淡的說道:“他們難道說我和那黑衣人大戰了五百回合?”

“那到不是,隻是他們有的人說,當初剛進來的時候,看到你在和那黑衣人搏鬥。我又問了具體的搏鬥方法,你別看著我,我就是想知道你一個不會武功的書童是如何跟人搏鬥。他們說你和黑衣人靠的很緊,然後隻要黑衣人一出手,你就能很快的擊打對方發力的手腕等關節,很像你教我們的體操哦。綜合以上兩點,我就確定了,老實交代,你教我們的到底是什麽!”

是以至此,雲七也不慌不忙的掏出一支煙,叼在嘴裏並點著,吸了一口淡淡的說:“小姐,我有時候真的懷疑你一會對人那樣冷淡,一會又喜歡追根到底。到底哪個才是你自己啊?”

楊文沁聽雲七說到這裏,眼神不禁一暗,說道:“其實,我小時候不是這樣的,小時候我娘還在的時候,我是很快樂的,跟所有的小孩子一樣活潑好動,你別驚訝,我娘是我爹的二夫人,我跟我大哥和小弟是同父異母所生,雖然家中所有人待我都很好,可畢竟有幾分親情能和親娘的那份疼愛相比呢?後來我娘染上了寒疾,不久便離開人世,從那以後我就變得對人有些冷淡。”楊文沁自己也不知道為何會對一個下人說出這些話,這些東西都是自己埋藏在心底最深處,就連父親楊子庭也沒有說過,但今天卻對一個猥瑣的書童說了出來,或許是自己憋的太久了,又或許是因為……

看著楊文沁眼中隱隱的淚光,雲七心中不由的一疼,溫柔的說道:“小姐,過去的事就已經過去了,何況府中那麽多人都是真心對你好的。而且我覺得小姐你以前是什麽性格,現在還應該是什麽性格,不用刻意改變,冷漠隻是你的外表,而你的內心深處卻不是這樣,如果長久下去,你會人格分裂的?”

“什麽是人格分裂?”

“呃…人格分裂就是好好的一個人,突然分出兩個人來,一個冷漠,一個活潑!然後沒事的時候整天打架。”

“大膽!你一個下人敢這樣說我,我要去告訴父親,就說你偷用府中木料。”

“不要啊!小姐!我錯了!”

“那你告訴我你教我們的到底是不是武功?”

雲七此時是沒了辦法,隻好說道:“好吧,小姐,我承認我教你們的是一門武學。”

“這是什麽武學?我怎麽從來沒見過還有這樣的武功?”

“小姐別急,聽我慢慢說來,我們家鄉的武功分為兩種,一種是外家功,專練筋骨皮,使肉身達到巔峰狀態,練到極致可刀槍不入!”反正電視小說裏都這樣說,自己也沒親眼見到過,不過他也看到過部隊裏有的戰友練的硬氣功倒是可以徒手開磚碎石,自己也會一些,接著說道:“還有一種是內家功,專修內裏,以心息相依、運行勻緩、意到氣到、動靜自如、以柔克剛、靈活婉轉、莫測端倪為行拳要領。如果說外家拳剛猛,那內家拳就陰柔,威力上卻絲毫不亞於外家拳。而我教你們的正是內家拳中的詠春拳。”

“你知道父親是不允許小弟學武的,你為何還要教他?”楊文沁語氣中顯得有些不快。

“小姐,雖然我是個下人,但我並不讚同你們的觀點,無論從武從文,最主要是看一個人的心性,就算是文人,心術不正,當了大官做了宰相也會被人罵做奸臣,而少爺自小心地善良,隻是他不喜歡從文罷了,他自小的目標就是做一名能在戰場上廝殺的將軍。男子漢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我是很支持小少爺的,因為他是個男人!”

不等楊文沁回話,院門口就傳來一聲殺豬般的嚎叫:“少爺我太感動了!知我者雲七啊!”

……………………………………………………………………

第一更,原本這一更是昨天晚上應該上的,但是!上傳失敗,稿件丟失!所以幹脆睡大覺,今天補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