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書童

第二十八章 窄巷救美(二)

字體:16+-

楊文官自認學了一個月的詠春,從最初的小白到後來明白原來詠春是這樣:天底下任何武學都殊途同歸,萬物皆破,唯快不破,而內家拳法首先練習的不是速度,而是行氣。就拿同樣的紮馬步來說,外家功的馬步需要的是持之以恒,馬步練完還需煉體,將身體各個部位鍛煉到最佳狀態,才開始學招式,再往後就是日複一日冬練三九,夏練三伏專挑惡劣季節猛練。而內家拳紮馬步雖然重要,但不用那麽長時間,一般兩月即可,之後便開始學習招式套路,在套路中鍛煉自己的肌肉達到所能承受的最佳狀態,但並不求突出,這就是練外家功的人肌肉發達,而修習內家功的人確實肌肉內斂,若是說練內家拳的柔弱,那就大錯特錯,內家武學將就一個氣,氣走全身,氣到拳到,拳到氣合,什麽是氣,也就是武俠小說中的內力,當然飛天遁地那是傳說,但修習內家功夫的人往往百病不生,長壽百歲。再說一個相反的,外家拳剛猛無可厚非,可修煉的人若是上了年紀,大都會遭反噬,渾身的肌肉以及脛骨變得鬆軟脆弱。

而無論內家拳還是外家拳,都講究一個速度,外家拳是通過反複刻苦練習來突破自己出招速度,而內家拳則是一遍又一遍的順著套路練氣,到最後當緩慢的一招一式成為一種潛意識的時候,在禦敵之時自然就會瞬間反應出招。楊文官打了幾乎一個月的木人樁,每天出拳至少上千次,雖然緩慢,但已經在腦海中形成意識,如今欠缺的就是體內的氣海以及實戰經驗。

楊文官衝到一名惡漢麵前,眼見對方舉棒揮來,身子很自然的向右一側,右手化掌為拳,斜斜的向惡漢嘴巴衝去,正式詠春中的近身攤打。

“啪”

“哎喲!”

楊文官一拳打上去,惡漢的半邊臉都腫了起來,這一拳力道用的足夠。楊文官見一擊得手,頓時興起,看到惡漢彎腰捂著臉,左腿快速出擊,狠狠的踢在惡漢的膝蓋上。

“啊!”惡漢直接倒地,一手抱著膝蓋,一手捂著嘴巴不斷的呻吟著。

但說到底,楊文官實戰經驗幾乎為零,自然對於身後是否有人偷襲壓根不在意。眼見身後竄出一名惡漢,手中木棍就要狠狠的砸在楊文官後背,雲七見了哪能讓他如願,快步上前,借著惡漢的力道手放在其手背上,輕輕一推,順著衝擊力就向一旁偏出,楊文官的後背沒被砸到,卻重重的頂在另一個惡漢小腹上。惡漢中招頓生疼痛,倒地半天爬不起來。

雖然惡漢背後偷襲沒有成功,反而將自己同伴頂的半死,不過雲七顯然沒有放過他的意思,身子向惡漢一靠,伸手閃電般的在惡漢持棍的手腕上一彈,這一彈直接彈在手腕酸筋之上,也就是所謂的穴道。惡漢隻感覺一條手臂都變的酸麻無比,手中也無力氣再抓木棍,啪嗒噠,木棍應聲而落。雲七不等對方緩過勁,上前一腳踹出,直接將那惡漢踹倒在地昏迷不醒。

還剩下兩人,雲七和楊文官相視一笑,笑聲奸詐***蕩之極,楊文官漸漸打出了手感,越打下去就越覺得跟打木人樁的感覺一樣,而雲七麵對的正是先前那個用手摸那女子臉的最囂張的惡漢。兩人眼前的好像根本就不是壯漢一樣,而是等待捕獲的兔子。

對付這種人自然不用手軟,雲七怕楊文官出岔子,隻用了三招便將惡漢放倒,再轉身準備協助,卻發現楊文官也不落下風,一步步向前,招招攻式,最後一名惡漢被逼的一步步向後退去,隻有挨打的份,終於在楊文官虛晃一招,直接一腳踢在惡漢的下身小弟之處。

“啊!!!”

看到最後一名惡漢也已經沒有還手之力,雙手捂著襠部,軟軟的癱倒下來,兩眼一翻不再動彈。

楊文官似乎還未從搏鬥中緩過勁來,呆呆的站在那裏。雲七卻是見慣了這種場麵,倒不覺的什麽,當先走到女子麵前,蹲了下來,凝視著女子說道:“不用擔心了,他們已經沒法再傷害你了。”說著讓開身子,示意了一下躺在地上哀號的惡漢。

女子不說話,隻是雙眼無神的看著地上,鼻子還一抽一抽的甚是可愛,眼角掛著淚珠,又十分惹人憐惜。

雲七知道這時候語氣一定要溫柔,想到前世,他們曾經接到去山裏營救拐賣兒童婦女的任務,當隊員們好不容易將那些女孩婦女從噩夢中解脫,其中一名隊員可能比較心急,說話聲大了些,有些像正在凶人的感覺,當場一名女孩就被嚇傻了。所以此時的雲七盡力的不做出容易讓對方誤會的舉動,隻是蹲在那裏,雙臂抱膝,也不去碰女子,隻是柔聲道:“在司南城中,你還有親人麽?”

女子聽了,先是無意間的點了下頭,接著雙眼回過神采,又搖了搖頭。

雲七奇怪,女子一會點頭,一會搖頭,但這時不是追根究底的時候,又問道:“那你可有去處?”

女子這次倒是徹底回過神來,先是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雲七,以及站在那裏發呆的楊文官,見兩人不像壞人,剛才似乎還救了自己。再想驗證一下,伸過頭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惡漢,心中終於放鬆開來,低低的還帶著哭腔可憐巴巴的說道:“我已經無家可歸了,我也不知道去哪裏。”

這下雲七可犯難了,先前若是這女子說個地方,自己可以將他送去,可偏偏女子無家可歸,這可怎麽辦?難道自己收留她?想到這裏,雲七開始細細打量起女子,淚霜後的麵容有著絲毫不熟語楊文沁的五官,而且還多了些媚態,身材也是惹火,若說楊文沁是淑女,讓人一看到就渾身清爽無比,那眼前的女子就是讓人看到就想XX的那種。雲七倒是想收留了,可自己也是楊府中的一名下人,自己都是被人收留的,這下可該如何。

女子也不說話,隻是楚楚可憐的盯著雲七。雲七看在眼裏,心中更是難辦,想了一會想不出來,突然想到楊文官也在場,人家好歹是楊府的少爺,於是轉頭問道:“少爺!咱們府上可缺丫鬟?”

“啊?”楊文官還在體會剛才出招的快感,一時還沒回過神。

雲七無語,隻得再重複一遍,這下確認楊文官聽到後,便等待回答。

“呃。。可能。。缺吧!”楊文官也做到雲七身旁,看女子也是可憐,自家府上要不要下人不是自己說的算的,可他不忍心拒絕,就含糊答道。

……………………………………………………………………………………

哈哈。。新的一章送上!!!希望大家支持我,我身後的大神門趕的很緊啊!差點就被超過了!而前麵乞丐跟我的距離越來越遠!大家幫幫忙!!謝謝啦!!紅票!點擊!收藏!支持!能想到的都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