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書童

第二十九章 故人之女

字體:16+-

楊府之內…………

“胡鬧!你個混蛋小子,敗家子!不問清來路,你個兔崽子就敢往家帶人回來,你是想氣死老夫怎地。”楊子庭的吼聲一直傳到府外大街上,惹得行人路過也是不敢張望,匆匆走過。

府內大廳,楊文官跪在那裏,低著頭不敢吱聲,任由楊子庭喝罵,在聽到老爺子罵自己兔崽子的時候,小聲嘀咕了一下。

誰知道楊子庭耳尖,沉聲問道:“你嘀咕個什麽勁,大聲說出來。”

“孩……孩兒……不敢!”楊文官小心翼翼的答道。

“哼!你都敢把人帶家裏,還有什麽不敢的?說!大聲說!”楊子庭火氣正濃,聲音透著威嚴,就連一旁陪著罰跪的雲七,也不覺額頭布滿細汗。楊文官剛才說什麽,老爺子沒聽到,他確實聽的真真切切:你說我是小兔崽子,可是您生了我,那您就是老兔崽子。見楊子庭逼著楊文官重複剛才的話,雲七一聽這還得了,要是老爺子聽到,那少爺不死也得掉層皮,趕緊插嘴道:“老爺!少爺剛才是說您罵的對,少爺知道錯了!”

楊子庭聽了雲七的話,以為楊文官有心悔改,語態稍稍緩和了一分道:“是嗎?”

楊文官感激的看了一眼雲七,趕緊接道:“是的,父親大人!”

“哼!此事先擱著,日後在找你算賬,雲七,去將少爺帶回的女子帶來讓老夫看看。”

“是!老爺!”

早脫身為妙,雲七也不想再跪在這裏,心中總是不爽,後世老爹罰自己也從沒罰跪過,還從小教導男兒膝下有黃金,男人隻有站著死,沒有跪著亡。在這裏雲七倒是為了入鄉隨俗,硬忍著才跪的,現在不用跪了,趕緊起身按照楊子庭吩咐去叫人。

出了大廳,穿過正院,在門口喊住女子,並一路叮囑說話要注意等等,但女子仿佛也是沒聽到一般,隻是對他感激的微微一笑,便跟在雲七後麵來到大廳。楊文官這時也已經起來,坐在一邊,隻是神色拘謹,不敢吱聲,看來老頭子的一頓威嚇還是很有殺傷力的。

見到女子,楊子庭心中頓生一股熟悉感,不由問道:“你是南國之人?家住何處?叫什麽名字?”

一連三個問題,雲七突然發現女子身上先前的柔弱可憐一下子消失,轉而換上了一股知書達理,權勢人家的大家閨秀才有的氣質,柔聲說道:“回大人,小女子姓韓名雪嫣,家住南國花都,世代南國人。”

老爺子一聽,心中暗驚,姓韓,再看女子眉目果然與那人有幾分相像,於是便道:“哦?你姓韓?不知前戶部尚書韓曉春你可認識?”

聽到老爺子在戶部尚書前麵加了個“前”字,女子聽了皺了皺眉,眉宇間突然生出一股悲涼,半天才道:“韓曉春正是家父!”

“啊!你…你……你是韓曉春的女兒?”老爺子雖然心有準備,但從女子口中說出,還是驚如雷劈,不敢置信。

“正是!”女子又回道。

“天意…天意…天意啊!!!!”老爺子一連說了三遍天意,一遍比一遍聲高,一遍比一遍透著悲涼,直到最後竟是生出了哭腔,隻看到老爺子兩角已經掛上了淚水,再看那女子似乎也被感染,剛收住的淚水又湧了出來。

“孩子!你可知老夫是何人?”楊子庭扶住女子的雙肩,激動的問道。

女子搖了搖頭。

“老夫正是你父親生前摯交,楊子庭啊!”老爺子見女子不認得自己,也不在乎,在強調了摯交二字之後,便自報家門。

“啊!原來是您!您就是我父親以前總提到的當朝太傅楊伯伯?”這下換到女子驚訝。

“正是老夫!”

“原來是您,那時候家父總說楊伯伯您博學多才,為人正直,乃是父親最為敬佩的人之一。”女子激動的說道。

“那些不過是虛名,當不得真,倒是老夫對你父親可是敬佩的很啊,你父親敢作敢為,對陛下衷心,為官清廉,可惜,可惜啊!”

雲七和楊文官睜大了眼睛,心中都有些迷糊,按照劇情不應該這樣發展啊,難道隨便在路邊救了一個女子,都能牽扯出這樣的關係,這次楊文官倒是做對了。

見楊子庭說到父親,女子忍不住,哭出聲來,老爺子隻好在一旁安慰,期間還讓下人去將夫人和楊文沁都叫來,並將女子給家人介紹了一番,楊夫人一看到韓雪嫣便喜歡上了,拉著姑娘的小手一個勁的噓寒問暖,而楊文沁與她同年,又都是美女,自然沒有代溝,也加入到當中,看著三個女人一台戲,在那裏嘰嘰喳喳,雲七感到哭笑不得。

在兩女的安慰之下,韓雪嫣總算止住了淚水,開始跟眾人說道為何會到此地的原因,就連雲七聽了都義憤填膺,大有要代女子上門報仇的想法。

原來,韓雪嫣父親韓曉春為官清正,乃是當朝戶部尚書,官至從一品。經常在朝堂上怒斥心術不正,一天總想著如何搜刮民脂民膏,如何攬權斂財的左丞相武衛仁,最終遭到迫害。

一日散朝之後,在朝堂之外,韓曉春還追著武衛仁怒斥,大罵他為官不正,收人錢財勾結他人賣官位。而後者滿臉黑氣,也不糾纏直接上了轎子就走。而當晚韓曉春就被人毒死在府上,第二日早上才發現。之後韓府少了主心骨,變得一蹶不振。而韓曉春生前跟楊子庭一樣有二子一女,父親死後,兩個兒子都已成婚,也住在府上,女兒韓雪嫣芳齡十八,卻是待字閨中,按照這個時代,女子滿十六之後便要行成人禮,接著就是出嫁,而韓雪嫣自小要強,她隻嫁給自己喜歡的人,其他的什麽都不管,而韓曉春雖然在朝堂上正直死板,脾氣不好,可在家裏卻對韓雪嫣寵愛之極,也就隨她的去了。而幾月之後,韓家兩兄弟開始漸漸暴露分家的企圖,反正家中已經衰落,朝中無人,守著這麽大一處房產也沒多大意義,而韓夫人顯然年事已高,雖是極力阻止,但力不從心,整日唉聲歎氣,最後落得個鬱鬱而終。韓雪嫣心灰意冷,想到父親的弟弟,自家二叔住在司南,小時候她也是見過,而且二叔一家對她也是非常喜歡,想到這裏,韓雪嫣便拿定主意,收拾了些隨身衣物,帶了些楊夫人留下的盤纏便起身上路,向司南而去。

到了司南,當天就找到二叔家,可當一明了韓雪嫣來意之後,先是假意客套一番,在說出了家中也是貧窮已經無力再照料多餘一人的理由。韓雪嫣聰明哪能不知其意思,但身處異地卻也沒有辦法,又是一頓哀求,還是被冷冷拒之門外。這時她終於明白,原來二叔一家先前對她好是因為當時韓曉春在京中為官,於人有求,才表現出那樣,現在便露出了真實嘴臉,在一邊體會到世間的人情冷暖,一邊尋找可以棲身之所。之後在以為遇到好人,卻是被騙去賣到青樓之後,韓雪嫣想死的心都有,隻是身負大仇,隻好苟且偷生,先是身上盤纏財物被收取,接著過了幾天有驚無險的日子,老鴇就開始要求韓雪嫣接客,而後者極力不從,最後找著機會偷偷跑出,才發生了前麵雲七與楊文官救人的場景。

“原來如此”雲七聽了之後,心中默默的記下了妓院的名字,自己想不明白為何一眼看到這個女子,就深深印在了心中,而自己也總想為她做些什麽,而以前對楊文沁雖然也有過臉紅心跳,但那是男人遇到美女後都想一親芳澤的通病。這次卻是不同,他就想保護韓雪嫣,就想她能一直陪在身邊,而這種感覺,雲七曾在另一個女孩身上也產生過,那就是前世的戀人:小婷!

………………………………………………………………………………………………

送上今天的第一更!!!支持的話就不多說了。大家看著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