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書童

第三十章 去砸場子

字體:16+-

當晚韓雪嫣就在楊府住下,正好楊文沁小院裏有好幾間屋子,而平時隻有楊文沁和翠紅居住,還空著不少房間,正好兩人投緣,翠紅將楊文沁緊鄰的一間屋子打掃的幹幹淨淨,韓雪嫣就搬了進去。

之後老爺子倒是沒有再找楊文官晦氣,反倒第一次誇讚他做的對,這下把這小子搞得受寵若驚,此時正坐在自己院子裏的石凳上,瞪著大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對著對麵的雲七說道:“雲七!我家老爺子今天。。誇我了!我沒聽錯誒?是真的誇我?”

“少爺!你已經問了第九遍了!”雲七一頓無語,恨不得一巴掌將眼前滿臉得瑟的楊文官拍暈過去。

“我就是確認一下嘛!”楊文官解釋道。

“我去睡覺……”雲七說完,打了個哈欠,轉身就向自己屋子走去。

“唉!我說!再聊會唄!”由於今天發生了很多從未經曆過的事,楊文官大腦還處於一種興奮狀態,到現在還不想睡,但一個人又無聊,就希望雲七能陪陪他。

“少爺。俺很困咧!”雲七哈欠不斷,聲音透著嚴重不滿。

“我是少爺!我命令你再陪我一會!”

雲七頭大,一臉倦態的轉身又走到少爺麵前,然後很神秘的說道:“少爺。明天帶你去個新鮮刺激的地方!你去不去?”

“哇!什麽地方?”

“暫時保密。”

“哦!那…有架打麽?”

“豈止啊!”

“嘿嘿。我知道了。我知道你要帶我去什麽地方了!”

看著楊文官一臉奸詐的樣子,雲七不由得一陣惡寒,退後幾步,雙手護著胸,緊張的說道:“少爺…我…呃……你知道我要帶你去什麽地方?”

楊文官無語的翻了翻白眼,看著雲七的動作哭笑不得,不過轉而,那副嘴臉又換了上來,四下看了看確定沒人,小聲的說道:“你喜歡那個韓雪嫣吧!”

聽到楊文官突然這麽一問,雲七也不知怎麽搞的,心裏突然很緊張,噗通跳個不停,故作鎮定的說道:“說什麽呢?這麽晚了,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麽!”

“嘿嘿,先前在大廳,我就看出來了,你兩眼發直的盯著韓雪嫣哦!足足有半個時辰哦!”楊文官又道。

雲七一聽暗道糟糕,自己的確一直在注意韓雪嫣,以至於忘記楊文官還在旁邊,這下糗大了。比自己小將近十歲的小屁孩嘲笑,老臉一紅,心中忐忑的道:“那啥,愛美之心人人皆有,我那是本著純欣賞的角度看美女,你一屁大小孩懂個屁!”

“裝!使勁裝!還該說我屁大小孩,我可是你少爺,有這麽跟少爺說話的麽”這是楊文官心中所想,不過當下也不好再調笑,便換了口氣,正經的說道:“你明天是想去青樓砸場子吧,還要將她的東西拿回來是不是?”

這都被看出來,雲七覺得老臉都沒地方擱了,站起身向自己屋裏走去,邊走邊沒好氣的說道:“愛去不去!”

“去!當然去!這種懲治惡勢力,揚善罰惡的好事,怎麽能少了疾惡如仇本少爺!”

………

第二日一早,楊文官還在睡夢中,就被雲七拖起來,睡意正濃的問道:“幹嘛?才幾點啊,讓少爺再睡一會!”

“不是說好了替韓姑娘去青樓將東西取回麽?”雲七問道。

“現在才幾點啊!太早了吧,青樓下午才營業呢!啊嗚……讓我再睡會!”楊文官迷迷糊糊說道,然後打了個哈欠,翻過身又待睡去。

“嘩啦!”雲七一把將被子掀了起來。

“啊!你想凍死少爺我啊!都說了還早嘛!”現在雖是春天,但早晨與晚上還是有些冬味,還是比較寒冷,雲七這一下,使得楊文官一個哆嗦,頓時睡意全無,坐起身不滿的盯著雲七。

雲七無語,丟掉手中被子,道:“少爺啊!幹這種事就要乘早,若是等他開門了,那還幹個屁啊!”

“也是!等我會,我這就起來!”

“呼,我去外麵等你!”

看著雲七的背麵,楊文官突然喊道:“喂!我發現你現在越來越不把我當少爺了!我可是主子誒!”

“有嗎?”雲七也不回頭,隻是停下腳步問道。

“當然有!哪有下人來掀主人的被子的?”楊文官不爽的說道。

雲七沒說話,過了一會,才緩緩開口道:“少爺,你以前有過朋友麽?”

“朋……”楊文官剛要開口,就愣住了,茫然的望著雲七,將要說出口的話咽了下去。是啊!自己從小到大,除了下人的恭維,娘親的疼愛,姐姐的照顧,老爺子的嚴厲,自己真的沒有朋友。以前倒是有些同樣權勢家的紈絝子弟來找自己,要拜把子結交,隻是自己不屑與敗家子稱兄道弟。這樣一算,自己真的沒有朋友。

雲七雖然沒有回頭,但也能猜到楊文官心裏想什麽,於是說道:“少爺!你是想多個朋友,還是多個下人?”

“我……”雲七的話似乎一下觸動了楊文官的內心深處,自己和雲七到底什麽關係?自己也想過,雖然他是小人,可從教自己武功的時候,打心底就沒將他當成是下人,再加上他平時跟自己說話從來都是沒個下人該有的禮數,反倒是心中一直覺得跟雲七的關係是亦師亦友,想到這裏,楊文官淡淡一笑,道:“嗬嗬,雲七,你說的對,我要的不是下人,我缺少的是一個真正的朋友!”

“嘿嘿!”聽了楊文官的話,雲七一笑,抬腳走出屋門,在院外等他。

………

兩人穿戴整齊,從楊府出去,下人還以為是他們又出城跑步了,也沒多問,隻是看著雲七,他們從心裏說不出的羨慕。

司南城民風淳樸,碩大的城池,也隻有一家妓院與賭場相結合的地方,其他的便是在城外的百花湖畔,而昨日聽韓雪嫣所說,就是在城中,所以很好找。兩人刻意打扮了一下,楊文官也沒穿少爺的衣服,而是跟雲七一樣,穿了一身粗布青色長衫,打著綁手,一看就是副江湖人士。

不多時,兩人就站在牌匾上寫著:醉青樓的建築,牌匾旁還掛著一副對聯:巫山洛賦願得君王相顧,聞琴解佩挽公長醉花間。橫批:一枕黃粱。而此刻是大早上,青樓大門緊閉,自然顯得安靜。

“咱們直接破門而入,還是……”楊文官問道。

“我們又不是土匪。”雲七答道。

“可我們就是來砸場子的!”楊文官又道。

“好吧!我再想想,這大馬路上,玩意惹來官府的人不好!”雲七回道。

這在此時,麵前的大門打開,走出一名壯漢,兩人一看,此壯漢不是別人,正是昨日被他們打趴下的傷勢較輕的一名惡漢,那壯漢也看到雲七兩人,也認出他們,暗道倒黴,轉身就向裏麵跑去,邊跑邊喊:“來人啊!來人啊!昨天那兩人殺上門來啦!”

雲七見是如此,好笑的摸摸鼻子,說道:“走吧!這下倒省事了!”說完,當先一步抬腿向大門走去。

……………………………………………………………………

今日第一更!!昨天在書評區,見到有人說要是我日更三章,便大大的送票!好哇!!我盡力!昨日沒有更新,是我的錯,昨天我去喝朋友喜酒咧…然後…一斤白酒下肚…然後…沒然後了。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