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書童

第三十一章 妓院打鬥

字體:16+-

前腳剛跨進大門,好家夥,十幾個壯漢瞬間圍了上來。雲七也不敢托大,往右側一跨,用身體擋住楊文官的要害,雙手擺起架勢,眼神不斷的掃著將自己圍住的幾人的肩膀,原來練武的人都知道如何斷定一個人即將出招或者準備出招,就是看對方的肩膀,手腳未動都是肩先動,雲七相信,隻要對方肩膀一動,自己就有把握能後發製人。

而將兩人圍住的壯漢也沒有輕易動手,昨日回來的五人各個被打的很慘,聽了他們的敘說,明顯眼前這倆人是練過的,所以他們也在等,或許在等對方見自己這邊人多,而先放棄,也許氣勢可以將對方壓倒,想到這裏,這些人的臉上的煞氣更重。

氣氛緊張,仿佛空氣中都能感覺到不時的有火星摩擦而生,楊文官也有些擔心,昨日明顯是救人要緊,自己大腦一熱沒考慮過多,而現在非常清醒的他看到十多個壯漢,也不由的咽了咽口水,站在雲七身後,也是擺開架勢。

雙方對立,沒有人先動手,也沒人說話,雲七倒是不懼,作為前世的特種兵,也不是沒有以一人對抗十多人,自己一身功夫想來全身而退是沒問題,但身後還有個楊家二少爺在場,自己還得時時刻刻保護他,就比較困難了。畢竟人家才學了一個多月的詠春,根本占不到優勢。

“喲。喲。喲……這大清早的,二位爺就來尋開心啊?”一個好聽的女聲傳來,順著聲音望去,一個打扮的花枝招展,年齡大約三十出頭,麵容姣好的女人從二樓走了下來。

來人正是這妓院老鴇,來這裏的人都稱她:花娘。十二歲被人賣到此處,十三歲學習琴棋書畫,十六歲時也是當時名動司南的花魁之一,現在卻成了這裏的老鴇。隻見花娘走到雲七二人麵前,仔細的打量之下發現雲七長的還是挺英俊帥氣,而楊文官雖然穿著粗布青衣,但從眉宇之間一看便不是普通百姓,再加上剛才昨日被打的王五也說過,這兩人便是昨日救走韓雪嫣的二人,當下心中便明白幾分,說道:“二位爺一早就大駕光臨,不知是來尋開心呢?還是尋晦氣?”

雲七也打量著花娘,聽到這話,嘴角一咧,淡淡一笑,道:“不知大姐如何稱呼?”

“討厭!人家很大嗎?還大姐,奴家今年不過二十出頭。”花娘倒是還有幾分姿色,而女人最不喜歡別人說自己老,而雲七一聲大姐倒是將她叫的有些薄怒,但伸手不打笑臉人,更何況在這種煙花之地求活的人看人更是眼光毒辣,眼前二人一看就不是好對付的角色,於是便膩聲膩氣的回道:“他們都叫奴家花娘。”

“呃……花娘!”雲七試著叫了一聲,但難免還是有些不適應。

“咯咯…這位爺,叫奴家何事呢?”花娘的聲音依舊充滿誘惑輕浮,雲七倒還好,不過楊文官就有些受不了了,渾身上下不自然的抖了一下,不過花娘也沒在意,繼續跟雲七說道:“這裏呢,早上是不營業的,大爺您要是想來尋歡,還是等晚上來吧,到時奴家準給大爺您找幾個好的伺候,保證您呐,是流連數日不想家。咯咯咯!”

花娘不笑還好,這一笑,愣是自認為老江湖的雲七在心中大呼受不了,不能再裝了,事到如此,雲七便開口道:“不知花娘可認識一位叫韓雪嫣的姑娘?”

花娘一聽暗道不好,見對方已經挑明,心中自然曉得是什麽事,可嘴上卻說:“大爺,您說的這位姑娘名字一聽就是大戶人家的,奴家這裏如何會有,您是不是弄錯了?奴家這裏隻有小紅,小蘭,小豔,卻是沒有大爺您說的這位姑娘。”

雲七見對方神色就知道有異,直接說道:“花娘這話說的就有些不對了,花娘這是在裝糊塗還是當我二人是傻子?”

花娘趕緊道:“哎喲,大爺您這話說的,奴家怎敢當二位是傻子,可奴家真的不知道您說的姑娘是誰呀?”

雲七深吸一口氣,沉聲道:“花娘,大家打開天窗說亮話,昨日在下出手救得一位姑娘,後來發現乃是舊人之後,她說就是從你這裏逃出,我今天來這裏的目的也不為別的,就是想請花娘將那姑娘的物品交還與在下,以後井水不犯河水,各走橋路。”

花娘聽了也不為所動,隻是語氣一改,有些不快的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

“不知道?好吧!”雲七也不想廢話,裝逼也裝夠了,他以前在部隊的時候也不是什麽好鳥,打架鬧事常有,黑屋子禁閉那更是家常便飯,更何況,韓雪嫣是自己來到這個世界裏唯一一個動心的人,心中不免火氣竄上,看到身旁有一張木桌,想也不想,左腿繃直高高抬起,離地麵快接近一百八十度的時候,順勢重重落下。

“啪啦!”一張完好的木桌就變成兩半,花娘身後眾壯漢也是一驚,不自然的向後退了幾步,他們也沒想到雲七會突然發難。雲七收腿之後,盯著花娘緩緩說道:“花娘還是不肯說麽?”

“你…你…你……”花娘見雲七剛才那一下子,現在心中也有些害怕,那麽厚的桌子,說劈就給劈了,這得多大的力道。但轉念一想,自己身後有這麽多人,就算單打獨鬥不行,一起上總該不難吧,想到這裏,花娘退後幾步,喊道:“哼!老娘一而再的跟你好說,你得寸進尺了,以為老娘這地方就是你想來便來,想走便走的地方麽?給我上!廢了他的手腳!”

花娘發命,壯漢們雖然剛才見雲七身手不凡,心中有些害怕,但花娘更是他們的主子,主子發話,哪有不聽的道理,壯漢們一咬牙一跺腳,心一橫向雲七衝了過去。

“文官,退後!”雲七見壯漢衝來,怕楊文官有事,在這裏也不好喊少爺,隻好這樣說到。

楊文官也有些緊張,聽到雲七的話,不自主的也向後退了幾分,這下將場地空了出來。

最先衝到麵前的壯漢,揮著拳頭就往雲七臉上招呼,隻見雲七輕輕一讓,右腳已是抬起,壯漢的拳頭落空,還不等反應,就感覺膝蓋被重物撞擊,頓時疼痛難忍,接著又看到一個巨大的拳頭離自己的臉越來越近,“啪!”壯漢直接被雲七的重拳轟翻在地。

其餘人見是如此,紛紛衝上不在落單,將雲七圍成了圈,想合眾人之力將雲七放倒。雲七卻不慌張,對方這麽圍上來,拉近了身體距離,正合心意,詠春本就是貼身短打的功夫,這下更好的發揮了詠春的威力,拳擋腳踢,不一會就有五名大漢忍不住疼痛就勢翻滾在一旁,一時間哀嚎聲充滿整個大廳。

花娘見勢不妙,就偷偷轉身向二樓跑去,雲七看在眼裏知道花娘要跑,出手速度更加猛烈,更加迅速,可一時也沒法解決這麽多人,眼看花娘就要從眼前消失,不得不開口喊道:“文官!那女的要跑,交給你了。”

楊文官早也看到花娘要跑,聽到雲七吩咐,口道:“好嘞”一個箭步繞開眾人,衝上前去。

這女子本就不如男子迅速,還沒跑上二樓,花娘就被身後的楊文官擒住。楊文官可不懂得憐香惜玉,直接捏著花娘的脖子,將她手向後一撇,像押犯人一樣向樓下走去,這一招也是雲七交的,楊文官活學活用,感覺這樣的確輕鬆許多,隻要花娘一有掙紮,隻要輕輕將撇在後麵的手一抬,花娘立刻一聲慘叫,隨後就老實許多。

再看樓下這邊,打鬥也將結束,雲七直接將最後一名壯漢,夾住其脖子,空出一隻手不停的快速擊打其麵門,隻幾下功夫,壯漢就滿臉鮮血,分不清五官,最後直接昏了過去。花娘看到滿地躺著的都是自己的人,而雲七還好好的站在那裏,心中大呼完蛋,可現在的形式可以說是對自己及其不容樂觀,隻好全盤承認。

拿到韓雪嫣的包裹,雲七頭也不回,拉著楊文官就走,花娘在後麵惡狠狠的盯著兩人的背影,心中發誓此仇一定要報,再看著滿地的狼藉,以及哀嚎一片的打手門,頓時又感心中無力,當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早知道先前就將東西拿出還給人家就是了,何必鬧成現在這樣。

………

拿著韓雪嫣的包裹,雲七心中說不出的激動和緊張,一路上也沒搭理楊文官不住的問話,心中隻是想著一會回到府裏,該如何將這個包裹還給她呢,她又會如何感激自己呢?說不定見自己這麽英俊瀟灑,又文武雙全,一時芳心大動而以身相許呢?嗬嗬,雲七走在大街上一頓意**,還時不時的傳來讓人惡寒的笑聲,再看一臉的欠揍表情。楊文官很是無語,趕緊跟他拉開距離,裝作不認識。

………………………………………………………………

第二更…3000+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