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書童

第七章 禦書房內

字體:16+-

(有人找到老莫問為何不出現幾個反麵的紈絝子弟去調戲楊文沁和韓雪嫣,然後再讓雲七出手,這樣追求美人就容易的多了。老莫看了之後直接將回帖刪了,老莫隻想說,天底下哪有這麽多英雄救美的事呢,再說了,隻要一出現美女,隻要這個美女被主角喜歡,就一定會出現紈絝子弟調戲美人,然後再被主角用逆天的能耐羞辱的羞憤難當,這種劇情也太腦殘了吧。若是您隻想看這類太過YY沒有深度的文章,那就請放棄特種書童吧,老莫一直認為,壞人也有壞人可愛之處,好人在不恰當的時間做了壞事那就是壞人,而壞人在恰當的時間做了好事,那自然就是好人,有些亂,嗬嗬。不廢話了,開始正文吧。求打賞,求收藏,求紅票!)

…………………………

待等到雲七走出殿外,頓時感覺渾身舒坦,先前的強烈壓抑感一下不翼而飛。

“呼,還是在外麵舒服。”雲七不由的歎了口氣,也不知道裏麵什麽時候散朝,隻好老老實實的站在外麵等候。這時候他看到大殿門口站著兩排士兵,身著漆黑的盔甲,漆黑的頭盔,手中的長戟比人還高,那一抹寒光的利刃在陽光照射下顯得咄咄逼人。士兵筆直的站立著,緊緊的繃著雙腿,當中沒有一絲縫隙,跟雲七那個世界裏的軍人也不逞多讓。

“軍姿站的不錯嘛。”雲七心中如是想到,看到這些士兵,仿佛看到自己剛入伍的時候在新兵連被老兵訓軍姿的畫麵。

“也不知道劉大他們現在怎麽樣了,希望我的犧牲沒有白費。”

來到這個世界這麽長時間,晚上睡覺的時候,他還偶爾能做到自己先前那個世界的夢,和戰友兄弟們一同訓練,一同出生入死完成各種任務。隻是不知道為什麽,那個叫做小婷的女孩在自己的夢中出現的越來越少,難道時間真的可以淡忘一個人的記憶麽,又在腦中回憶了一遍小婷那精致的五官容貌,雲七這才放下心來。

好不容易才等到散朝,看著文武百官接二連三的從大殿內如釋重負的走出,雲七一直再尋找人群中的楊子庭。終於在隊伍的最後看到了楊子庭,雲七趕忙上前喊道:“老爺。”

跟旁邊的官員打了聲招呼,楊子庭將雲七拉到一邊,小聲說道:“雲七,一會皇上還要召見你,老夫會在宮外等你,記住,說話千萬要小心,伴君如伴虎,若是不想平白多出事端,就少說話。”

雲七也知道楊子庭是為自己好,雖然這個老頭有時候喜歡擺著一副臭臉,但對待府中之人,還是真心實意,當下恭敬的回道:“知道了,老爺,雲七會注意的。”

“嗯!”楊子庭又看了一眼雲七,歎了口氣,也就轉身走了。

直到上朝的眾官員全部離開,顯得有些清冷的大殿,太監才走出來,看到雲七還站在外麵,說道:“皇上讓你去禦書房。”

“是,請問公公,禦書房在哪?”雲七第一次來到宮中,自然不知道所謂的禦書房會在哪裏,雖然他很不想和這位不男不女的閹人說話。

太監兩眼一翻,沒好氣的說道:“咱家知道你不曉得,走吧,咱家帶你去。”

“呃,謝公公。”雲七趕忙回道。

太監有些好奇的看著雲七,直到後者被看得發毛,太監才道:“咱家看你挺懂禮貌的,長的也俊俏,正好咱家身邊缺一個服侍的人,不如你就進宮來服侍咱家吧。”

“噗……公…公公……您老開…開什麽玩笑!”雲七差點一口氣沒接上來,兩眼瞪的老大,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

看著目瞪口呆,如被雷擊般的定立當場的雲七,太監猶如女人一般掩嘴笑道:“死相,咱家跟你開玩笑的,難道你就真的不想來服侍咱家麽?”

雲七現在想死的心都有了,趕忙回道:“公公…咱們說點別的吧。”

……

不一會,太監帶著雲七繞過幾座殿宇,走了沒約一炷香的時間,穿過一座漢白玉鋪成的小橋,橋下滿是荷花,下橋便是一片花園,園中開滿了各種鮮花,花開之盛,滿園遍野草綠花紅,五顏六色,十豔爭群芳。穿過花叢,便是禦書房,房子不大,比起上朝的大殿還不足十分之一,但坐落在花園內顯得格外文雅別致。

來到門外,太監輕輕的敲了敲門,恭敬的輕身說道:“皇上,老奴將雲七帶來了。”

不多時,屋內傳來朱子道的那中氣十足的聲音:“知道了,你先退下,雲七進來。”

“是!老奴告退!”太監應了一身,轉過臉來看著雲七,小聲說道:“注意說話,別惹怒了皇上,好了咱家先去了,你進去吧。”

“呃,嗬嗬。”雲七趕緊給老太監行了個禮,敷衍的笑了兩聲。等到老太監走遠,雲七看著緊閉的屋門,調整了下心態,放穩了呼吸,這才將門推開。看到映入眼簾的內飾,雲七感歎:到底是皇家,氣勢果然不凡。再看被擺放的整整齊齊的足足比楊子庭書房多出一倍的書卷,雲七艱難的咽了口吐沫,同時心中想到:原來當皇帝還要看這麽多書麽?這要是全部看完,得花多少年啊。

“雲七,進來說話。”

雲七剛一進來,卻沒看到朱子道。而這時卻傳來朱子道的聲音,走近一看,原來裏麵還有一個隔間。進了隔間,雲七見朱子道手中正捧著一卷書,但眼睛卻是饒有興致的盯著走進屋來的雲七。雲七趕緊上前一步,跪下身來,口中恭敬的喊道:“雲七參見皇上,願皇上萬福安康。”先前在殿外的時候,楊子庭特地將如何行禮,口中要說的話對雲七仔細的說了一遍,這下不會再出錯了。

“嗬嗬,免禮平身。”朱子道談談的擺了擺手。

“謝皇上!”雲七站起身來,依舊一副恭敬的模樣,垂首站在一旁。

朱子道看了一眼拘束的雲七,嘴角輕輕一笑,假裝不去理會,繼續看著手中的書卷。雲七雖然低著頭,但耳聽八方,他很奇怪為什麽皇上找自己來,卻又不說話,等了半響,才偷偷用眼睛餘光瞄了一眼。好家夥,皇帝老兒竟然正在認真的看書,我靠,你看書還把老子叫來,晾在這,到底是嘛意思麽。別以為你是皇上,老子就不敢怎麽滴,雖然老子的確不敢怎麽滴,還是忍了。雲七心中震憤異常,在心中早已將朱子道問候了數遍,卻也是不敢聲張,這皇宮內的禁衛沒有一萬也有數千,而且就衝那標準的軍姿,恐怕也不是雲七能應付的了的。

看著書案上的盤香燒的是越來越短,而書房內還是安靜之極,朱子道倒是有點小看雲七的耐性了,這廝那時候在部隊的時候,站軍姿一戰就是數個小時,後來進入特種大隊就更牛叉了,抱著一支狙擊步,帶上幾包榨菜,半壺淡水,就能在山窩窩中爬上三四天,這樣的耐力非常人能理解和做到。

兩人就這麽耗著,宮外的楊子庭倒是有些擔心,怎麽這麽長時間還不出來,焦急的在馬車旁來回踱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