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書童

第八章 失去的魂

字體:16+-

(用了一天的時間,終於將前文所有的偽省略號做了修改,痛苦至極!老莫在這裏給讀者朋友們保證,日後碼字絕對抱著嚴謹的態度,注重細節。好了,話不多說,開始今天的第二更吧)

……………………………

整整過了一個時辰,雲七隻覺得長時間這樣垂首而立很是不舒服,朱子道還是沒有叫他。雲七不知道,朱子道這樣做其實是有目的的,他在試探雲七的隱忍度,他一直認為,成大事者必先學會隱忍。而太子曾跟他說過,眼前這人很是不一般,雖然表麵上是個書童,但給太子的感覺,雲七是一個可以將自身實力隱藏到極致的人。朱子道這麽做,也是多了一分試探之意。

又過了一個時辰,朱子道這才緩緩放下手中書卷,疲倦的打了個哈欠,活動了下肢體,起身向藏書處走去。不多一會,朱子道手中又換了一卷書回來,毫不理會一邊的雲七,繼續坐在軟榻上繼續看書。直到現在雲七才慢慢揣摩出朱子道的用心,難道朱子道是在試探他?看他忍耐力?哦嗬嗬,這可就失算了,怕爹怕娘怕死的雲七,偏偏不怕站,至於為何,前文已經介紹過,這裏就不多說。雲七暗想:好吧,你要耗,那咱就耗下去。

時間隨著香灰的越積越多而慢慢流逝,此時差不多到了正午,也該用飯了。一早就被托起床的雲七甚至都來不及喝上一口水,跟別提早點,到了這時,肚子裏不自然的發出了咕咕聲。餓了,安靜的書房內,朱子道也聽到雲七腹中饑餓之聲,狡黠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自語道:“哎呀,看了這麽會書,朕覺得有些餓了,該用午膳了。”誰都知道這話其實是說給雲七聽的,朱子道現在很想知道雲七的忍耐程度會達到什麽地步,兩人就這麽較上勁來。

雲七閉著眼睛,假裝沒聽到,在暗自大罵肚子不爭氣,又迫使大腦不要去想吃飯的事。朱子道卻是不然,他對著門外喊了一聲:“來人啦!”

門外立刻傳來太監恭敬的回應:“皇上,奴才在。”

朱子道撇了一眼雲七,繼續說道:“讓禦膳房將今天的午膳送至禦書房,朕今天就在這裏用膳。”

門外太監又恭敬道:“是!皇上!奴才這就去!”

待事情吩咐完,朱子道繼續靠在軟榻上接著看書,仿佛根本就沒有雲七這個人一般。

過了一會,宮女就將膳食送到,看著幾名太監將飯桌整理好,鋪上金黃色的墊布,接著太監吩咐開始上菜。嗬!好家夥,就看到十來個宮女每人手上都有一個食盒,排著隊魚貫而入。雲七肯定每個食盒內都是一道菜,這皇上就一個人,用得著吃這麽多菜麽,能吃的下麽。不過他也管不著皇帝能不能吃的完,人家就是做給他看的,他自然知道,可這生理反應卻不是自己能控製得住的。看著眼前一道道精致的佳肴從食盒中端出,在擺放在桌上,雲七肚子中的叫聲變得更加頻繁也更加響亮了些。

屏退眾人,朱子道一人來到桌前,碗筷早被擺放完好,他倒是隨意的摸了摸肚子,夾起一塊魚肉,放進嘴裏嚼了嚼,立馬大聲讚歎道:“魚肉細膩唯美,好吃啊!”一旁的雲七看在眼裏,吞了吞口水,趕忙撇開眼睛望向別處。

朱子道看雲七沒有反應,玩心大漲,有夾起一塊糖醋排骨,放入口中,咀嚼的時候還故意砸吧著嘴,口中還意猶未盡的讚道:“酸甜度剛好合適,外脆裏嫩,美味!美味啊!”

“法克油!”雲七心中暗罵一聲,忽然想到,自己怎麽會突然變成這樣,換做以前沒穿越之時在部隊裏,他收到的誘惑訓練強度遠遠比這個高的多,也殘酷的多。試問有誰接受過看某島國的教育片而不允許讓小兄弟抬頭的訓練?試問有誰能在數千萬無人認領,又被放置在無人之地的現金而不去用正眼瞧上一眼?試問又有幾人可以再身無片縷的豔舞女郎麵前無動於衷?突擊狼特種大隊的所有隊員就能,雲莫羽就能,代號雪狼的大隊精英就能,而這個世界的雲七當然也能。看來是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後,變得墮落了,變得安逸了,人最怕的就是因為安逸而從一直獅子變成了待宰的肥羊。甚至在有的時候,雲七隻記得前世是一名軍人,卻不記得自己也是突擊狼特種大隊的雪狼,那名在第三突擊組,以及全隊都算得上最強的雪狼。

想到這裏,雲七不再垂首站立,他慢慢的抬起了頭,挺起了胸膛,雙手自然的下垂,緊貼在前世褲子兩側的中縫處,一股特別的氣息開始慢慢的從雲七的身上散發出來。這種氣息不是世間無敵強者所散發的王霸之氣,他也沒有虎軀一震。這種氣息是一個驕傲的軍人才能擁有過的氣息,氣息當中夾雜著驕傲,自信,勇氣,和不畏生死。隻有龍國真正的處在一線的作戰部隊裏的軍人才會擁有這種氣息。此時的雲七眼神變得清澈無比,是的,就是這種感覺,這種久違的感覺。雲七在心中也不斷重複道。

朱子道也忽然發現雲七好像換了個人一樣,現在在看雲七完全沒有那種下人書童的那種味道,這種感覺很特別,朱子道也說不上來,他隻是忽然覺得似乎不應該這樣對待他,他覺得這麽對待他是在侮辱對方,也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他現在有一種感覺,他覺得最好的方法就是把現在的雲七送上戰場,讓他經曆無數的征戰,這樣似乎才能磨滅掉這股讓他不得不從心底讚歎的氣息。

朱子道這是笑了,他的語氣也變得柔和,他開口對雲七說道:“來吧,陪朕一起用膳,朕也想跟你聊聊。”

“是,陛下!”雲七的表情看不出心中的喜怒,隻是雲七微微一笑,也不做作,很自然的走上前來坐在離朱子道一座之隔的位子上。

先是給朱子道倒了一杯酒,再給自己也倒上一杯,一口喝掉:“嘶……嘖……啊!好酒!”喝完放下杯子,又給自己滿上,卻不及喝掉,而是拿起筷子夾了一塊糖醋排骨,送入口中,這一切過程倒顯得不卑不亢。他現在可以肯定自己這麽做,朱子道不會生氣,也不會怪罪,雖然不知道這是為什麽,但他可以肯定,軍人的精準敏銳直覺。

因為現在的雲七找回了失去已久的魂……

………………………………………………………………………………………………

(求紅票!求收藏!求打賞!好啦。七點了老莫先去吃飯,晚上遲一點肯定會將第三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