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書童

第九章 皇帝老兒

字體:16+-

“呼,這頓飯真不好吃啊。”摸著喂飽的肚皮,雲七坐在禦書房的別間裏斜靠在椅子上。

朱子道用過午膳沒多會就要出恭,想著先前朱子道要去茅廁前呼後擁,七八個太監服侍著,雲七撇撇嘴表示不屑的同時也暗想:這古代君王真是了得,吃飯服侍,閱書服侍,睡覺還有妃子伺候,就連著上廁所還有人服侍,這小日子過的。等了一會,聽到屋外傳來腳步聲,知道皇上輕鬆完了,雲七趕緊坐直身子。

朱子道一進書房就大呼:痛快,感情這吃飯就是為了飯後的清理內存而準備,這也太囧了。朱子道屏退眾人,晃著王八步,手縷金絲腰帶,坐在軟榻上,端起青紋雕花茶杯,撚著杯蓋將浮在水麵的茶葉拂去,喝了一大口:“嘶,呼。”放下茶杯靠在軟榻上,這才開始注意雲七:“雲七,何處人也?”

“稟皇上,草民家鄉遠在萬裏之外,名為滇南。”

現在隻要一有人問雲七來處,他便這麽說道,現在他都覺得自己好像真的是從那裏而來。

朱子道盯著雲七,眼神透著威嚴,點了點頭,繼續道:“恩,太子也是這麽說,這麽說,你本非南國百姓。”

“是的,陛下,草民後來流落至此,被楊大人所救,這才留在楊大人府上混口飯吃。”

雲七如實答道,他還隱約記得當日穿越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正好掉落在百花湖中,被楊文沁所救,接著就留在楊府。禦書房不大,而且內部裝飾以偏黃色為主,這種整體感覺讓生在皇宮中的朱子道倒不覺的什麽,但雲七卻是覺得壓抑的很。

朱子道從軟榻的一頭拿出上次太子從雲七那裏搜刮而來的香煙,抽出一支點著,吸了一口,帶著滿足的笑意問道:“香煙一物也是你的?”

“是的,皇上,草民家鄉盛產此物,所以草民逃難之時隨身帶了些,現在也所剩無幾了。這玩意在小的家鄉隨處可見,可在這裏確是奇如珍寶,想要再得確是難如登天。”

雲七擔心朱子道還找他要,他自己所剩就不多,臨走之前還剩兩包,藏了一包在床下,身上帶了一包。雲七聽到皇上問他這事,還以為是想找他再要些,說的好聽是要,說的不好聽那就是逼著你上供。

朱子道哪能不知道雲七心思,吐出一口渾濁的殘煙,眯著眼睛,說道:“嗬嗬,你這小子頭腦倒是奸猾,朕這裏還有些,也不找你要了。這些事情稍後無事時再談,你可知朕這次招你入宮是為何事?”朱子道話越說到後麵,表情越是凝重,先前的笑意消失全無。

雲七見到朱子道這番麵孔,心中也暗覺似乎不是小事,收起玩世不恭的模樣,也一本正經的回道:“稟皇上,草民不知。”

朱子道從軟榻上站起身,繞過書案,慢慢踱步,口中道:“前些時候,楚國滅亡,蜀國勢如破竹。在這之前,蜀國就隱隱有稱霸整個乾坤大陸的趨勢。如今再消滅楚國這個最大的強敵,當真如日中天。而我南國原本就是楚國的附屬國,國力微弱,如今楚國滅亡,我國現今的情況也不容樂觀。”說了這些,朱子道轉過身來想看看雲七的表情。卻見雲七一副認真聽講的模樣,眼神卻是清澈無懼。心中暗道這小子心智不凡,並不是那毫無用處的草包。

回過身,朱子道繼續說道:“我國共有城池七座,合為兩郡,兵力四萬,若是非常時期也能湊到十萬。可這樣依舊不是即將南下的蜀國的對手。朕如今已經下令全國征兵,並且尋找隱於市井的將帥之才。這些天來也有不小的效果,士兵征召了一萬有餘,將才也尋得不少。哦,對了,其中還有你相識之人,上次太子去司南你也知道,在那裏尋得一人叫鍾元。”

雲七一聽,想起這鍾元是上次陪同太子去鎖石村尋到的武術高手,一支丈八蛇矛使的是虎虎生風,威風凜凜。但雲七自己覺得,他和鍾元隻能算得上臉熟,若是說道相識,卻還未達到這一步:“稟皇上,草民想起確有此人,不過草民與此人算不得熟識。”

朱子道點了點頭,繼續道:“朕現在將此人交予太子負責,太子將他收做帳下幕僚。”說完看雲七反應。

雲七輕聲笑了笑,淡然的說道:“這倒不錯,從鄉野村民一下當了太子幕僚,也不虛他一身精湛武藝。”

“哦?你不羨慕?朕記得,你現在隻不過是一個書童。”

雲七現在知道朱子道為什麽在他麵前說鍾元的事,想來是想要告訴他若是有才華有能力的人被皇家看中了,一下就能草雞變鳳凰,若是你雲七有真才實學,跟鍾元的際遇想來不會相差太多,想了一下說道:“皇上,草民並非是死腦筋的人,隻是鍾元武功高強,他能做到太子幕僚,也完全憑靠的是一身堅實的技藝,雲七不羨慕。”

不好攀比,做人踏實,處事不驚,做事圓滑。這是雲七給朱子道的又一個印象,他現在開始從心底有些相信太子所說。又道:“太子向我推薦過你。”

雲七見朱子道已經拋出橄欖枝,淡然一笑道:“皇上,草民想做一個普通人。皇上也知道草民是從戰亂之地流亡至此,所以,草民更向往安逸的日子。”

朱子道又道:“你雖不是南國之人,如今卻身在南國國土之上,也算是南國人。蜀國勢大,不日定將攻我國疆。你……卻要做事不理?”

雲七站起身,不卑不亢的說道:“皇上,並非草民要置身事外。而是草民能力有限,若是蜀國有一天真的來犯,草民也會力盡自己全力……保住家人。”談談的說出最後四個字。

朱子道沒有動怒,反問道:“說的可是楊家?”

雲七道:“正是,承蒙楊大人收留,不但提供草民衣食住行,每月還有餉錢。而且草民也與楊家相處的很是開心,所以請皇上恕草民不能擔負大任。”

朱子道冷哼一聲:“哼……雲七,你不要以為朕召見你,你便當自己是個寶,朕所治之地人才何其多,擔負大任怎麽也輪不到你。”

雖然知道朱子道有些不悅,卻正好借他的話借坡下驢,說道:“草民也覺得皇上手下的人才不勝繁多,草民一介書童,當真如皇上所說,還請皇上勿要為難。”

朱子道兩眼一瞪,語氣不善的冷喝道:“你是說朕在為難你麽?”

運氣趕忙回應:“草民不敢。”

“哼!”朱子道一聲冷哼,目光定定的看了一會雲七,才道:“退下吧!”

“是,皇上!草民告退!”雲七恭敬的行了一禮,用後退的方式走出了禦書房。

他約每聽到房間內傳出朱子道的自言自語:“哼,雲七,你還真是如太子所說,頑固不化。不過朕對你也越來越有興趣,朕相信你下次會主動來找。”

回去的路上,雲七找了個太監帶路,此時已是午後,想不到一早天未亮就出門,在皇宮中竟待了大半天。老遠就看到楊子庭的馬車還停在宮門之外,雲七隻覺楊子庭對自己著實不錯,感動不已,當下加快腳步一路小跑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