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三章

字體:16+-

第三章

下班後,夏妤照例去往距離電視台大樓不遠的明宏大酒店地下停車場。

男朋友何信已經在白色雷克薩斯裏等她。

何信是明珠電視台經視頻道主持人,一年前被派去國外脫產學習,在學校裏認識了夏妤。追求半年後,夏妤同意交往。也是因為他的牽線搭橋,夏妤進了明珠電視台工作。

在台裏,兩人擦肩隻當不識。這是何信的意思,他說公開戀情不利於開展工作。夏妤不太同意他的看法,但也沒反對他的做法。

“我媽讓我們今天回家吃飯。”夏妤上車後說。

“好的。”何信微笑應聲,發動車子,駛出。

夏妤家在c市城南近郊的明湖別墅區。三層的小洋樓,前有繁花錦簇的園子,後有小型遊泳池,夏媽媽喜歡養金魚,特意在前院挖了一個魚塘出來。夏妤閑來無事也會去喂喂金魚。不過,她隻有周末回家住。

c市太大,夏妤家跟明珠電視台橫跨三個區,不想將每天上下班的時間浪費在路上。她在電台大樓所在的市中區裏有一套150平的複式公寓。何信就住在那裏。

晚餐很豐盛,四個人吃飯,餐桌上林林總總擺了十幾道菜。

吃飯時,夏妤總覺得氣氛不太多。飯後,夏媽媽收拾碗筷。夏妤問,“張阿姨呢?陳阿姨呢?”這才發現,家裏的兩個幫傭都不在。

夏爸爸說,“她們被辭退了。”

“為什麽?”夏妤愕然,“她們一直幹的很好。發生什麽事了?”

夏媽媽由廚房裏走出來,眼裏已是淚水泛濫,“把實話告訴孩子們吧……”

“怎麽了,媽?”

夏爸爸長歎一口氣,緩緩道來。

夏家公司這幾年一直在走下坡路,到今年已經快撐不住了。夏爸為了挽回頹勢,借貸大筆資金,投資房地產,結果是錢被套進去,成本回不來,每個月的利息都難以負荷,直到資金鏈徹底斷裂。電器配件公司宣布破產,還欠下了四千萬的外債。

夏妤越聽越心涼。她知道這幾年形勢不太好。但她沒想到,會這麽糟糕。

夏爸爸抽上一口煙,說,“廠房機器抵了兩千萬,這房子抵了一千萬,家裏的兩台車抵兩百萬,親友們一共湊了三百萬,還差五百萬。”

夏媽媽噙著淚花說,“你們倆有沒有什麽辦法,弄到五百萬……這些是私人借貸,如果遲遲不還,隻怕惹上麻煩……”

夏妤沉默片刻後說,“把我的車和房賣了,應該夠了。”

“那不行!”夏媽媽急道,“你的車房都沒了,拿什麽做嫁妝!身邊沒什麽朋友借錢嗎?隻要不急要,你爸總會東山再起的。”

“媽,這年頭借錢都得出息,尤其是這種幾百萬的數目,不可能白借。家裏情況已經這樣了,我在電視台工資就那麽點,我們拿什麽給利息?”要說借錢的對象,夏妤真有。好姐妹黎容容自己經營地產公司,她老公舒譯辰是舒氏財團董事長,玩的就是資金。

可即使他們有錢,她也不能白借啊。與其欠下人情,又被利息壓著,不如把現有的東西賣掉。何況,不到萬不得已,她不想淪落到需要靠昔日受她照顧的好姐妹對她伸以援手。

當晚,夏妤躺在自己房裏的絲絨大**,輾轉難眠。

手機突然響起來。她拿起來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

直覺告訴她,這是夏天秦打來的。

夏妤心情煩躁,將手機丟到一旁。

當初,夏妤的父親和夏天秦的父親是同窗好友,一起做實業,狠賺了一筆。後來由於理念不同,各立門戶。夏天秦的父親銳意進取,家族裏又有些背景,生意越做越大,不僅包起礦山,又分到了房地產和電子商務的大蛋糕。而夏妤父親後期,完全沉湎於酒色財氣,守著一畝三分地,坐吃山空。

到他們讀大學時,夏天秦的父親成了進軍海外的知名企業家,各項產業難以估值。夏妤的父親不過是本地一個小老板。兩家的差距已經大的不可同日而語。原本夏妤覺得,隻要一家人這輩子不愁吃喝,也就夠了,不用跟人攀比什麽。可現在……竟然落得這種田地。

想到夏天秦,夏妤心裏就很堵。從小到大,他處處壓她一頭不說,連家世都漸漸蓋過她。到如今,兩人更是天壤之別。

這樣一個襯托的她格外悲慘的人,實在是噩夢般的存在。

手機不斷的響著……

夏妤拉起被子,蒙住腦袋,不聞不問。

次日,夏妤與昨晚在她家留宿的何信一道前往電視台。車內氣氛有些凝重,兩人都沒有說話。何信開車,夏妤倚靠在副駕上,心思著怎麽把房子車子賣出好價錢。

手機在這時候響起來。

夏妤接通。

“本事了啊,我的電話都不接?”磁性的嗓音,自帶低氣壓。

“我睡著了。”

“十個未接來電都吵不醒,這覺睡得夠沉。”

夏妤嗬嗬一笑,“親,我睡覺時調靜音啊。你是有什麽事嗎,大半夜的奪命連環call,也不怕饒人清夢。”

“我樂意啊。”夏天秦說。夏妤仿佛能聽到他在那邊吐著煙圈的聲音。他哼笑著,“我睡不著的時候,你倒是睡得好啊。”

“睡不著可以把你的號碼公布出去,女粉絲們會爭先恐後給你打電話,陪你度過空虛寂寞冷的漫漫不眠夜。至於我,很忙。無事勿擾。”夏妤幹脆利落的說完,加了個“謝謝。”

“我想聽你的聲音,不算個事兒?”

夏妤一怔。

“兩年半了。從你出國前最後一次見麵,到昨天,910天,我沒有聽過你的聲音……”他用不疾不徐的聲音說著,口氣像是陳述一件不痛不癢的事情,可又令人感覺無比壓抑。“在此之前的二十年,每一天,我都會聽到你的聲音……”他一聲輕笑,喉嚨帶了些沙啞,“小魚兒啊,你怎麽就那麽涼薄呢?”

夏妤知道了,他是在控訴她。

可他有什麽立場指責她?第一,她的出國跟他脫不了幹係;第二,她沒有義務得每天跟他說話。第三,她現在已經夠煩了,他還來找事!

夏妤看了眼正在開車的何信,不想在這時候跟夏天秦爭論這些,隻快速說了句,“回頭再聊,我到單位了,現在正忙。”

掛電話後,何信笑著問,“朋友?”

“嗯。”

“是個明星?”

“是吧。”

“如果有明星資源,對你來說是好事。有利於你往綜藝節目發展。你知道,綜藝節目最容易讓主持人火起來。”

“再說吧。”夏妤表情怏怏。

何信沒再說什麽。他知道,她因何而煩。

從昨晚到現在,對於夏家的情況,何信始終保持沉默,沒有提出應對策略。夏妤不怪他,他隻是普通的公務員家庭,自己在電視台拿年薪,沒什麽能力幫到他們。

到了單位,夏妤才想起來昨天的另一個噩耗,她已經被新聞三十分欄目踢出了,接下來被分到哪兒都不知道。真是禍不單行啊。

夏妤揉著眉心,給黎容容打電話。黎容容是做房地產的,這方麵關係多路子廣,通過她賣房子,不會因為急售而吃虧。兩人討論了一下房子的具體情況,黎容容說,“你那房子,四五百萬應該沒什麽問題。我會盡快給你物色全款買家。”

“嗯。越快越好,我要做其他投資。”

“兩周內,一定給你搞定。”

掛電話後,夏妤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電視台的安排等了兩天還沒下來,第三天,夏妤等來了另一個意外。

這天晚上,何信站在複式公寓的樓梯上,看著客廳落地窗外的城市燈光,對夏妤說,“我們分手吧。”

夏妤斜倚著身體靠在客廳沙發上,腿上擱著蘋果筆記本,正在網上瀏覽租房信息。

聞言她手指僵了下,抬起頭,詫異的看他,“為什麽?”

何信走到夏妤跟前,將一遝報紙甩到沙發前的玻璃茶幾上。

華都日報,娛樂版頭條,巨大的標題:國民男神夏卿嵐首度公開女友,兩人天台忘情激吻!

配的圖片是夏天秦親吻她的瞬間,兩人身體貼的很緊密,從他被拍的側臉來看,他表情還很*,真有那麽幾分忘情激吻的感覺……

夏妤由報紙上抬起眼,斜睨何信,一聲冷笑,“八卦來的可真是時候,讓你有了個名正言順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