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四章

字體:16+-

第四章

夏妤由報紙上抬起眼,斜睨何信,一聲冷笑,“八卦來的可真是時候,讓你有了個名正言順的理由。”

“你什麽意思?”

“自己心裏清楚。”夏妤垂下眼眸,繼續瀏覽租房信息。

“夏妤!”何信臉色泛白,“你就是這樣,自以為是,主觀臆斷,從不考慮別人的感受!”

夏妤頭也不抬的說,“分了就滾。我沒閑心聽你說教。”

“摸著良心說,你有愛過我嗎?”何信拿起報紙,用力摔到夏妤的電腦上,“我們在一起半年多,你一直不準我碰你!我這個男朋友,都沒有跟你熱吻過!”

夏妤視線上移,冷冷的看著一臉憤色的何信,“我今天心情不好,不想跟你吵。”

她越是這幅冷冷淡淡的模樣,何信越是氣不打一處來,“我現在算明白了,就因為這個男人對吧?你在為他守身如玉!”

夏妤一愣,隨即嗤笑出聲。

她慢條斯理的把電腦闔上,站起身,直視何信。她170的身高,站在175的何信跟前,氣勢絲毫不讓。唇角噙著冷笑,“非要跟我撕,好。”

“第一,你身為一名新聞工作者,應該比誰都清楚,媒體報道最不靠譜,白的都能寫成黑的。第二,在你追我的時候,我已經說過,我是婚後主義者,你說沒問題,並且持之以恒的追我,我才接受你。第三,我還在娘胎裏時,就跟夏卿嵐隔著肚皮麵對麵,如果我真跟他有什麽,輪不到你出場的份兒。第四,你隻看了一篇八卦報道就提出分手,不是借題發揮是什麽?”

夏妤神色冷清,言辭犀利,何信表情越來越難看。

心裏有口氣被堵得上不去下不來,他驀然低喝,“對,你有理!你說什麽做什麽都有理!錯的永遠是我!”那張平日裏英俊柔和的臉龐,此時因暴怒而扭曲,“盛氣淩人的大小姐,我已經受夠了,不想再伺候你了,行嗎!”

“.”夏妤繞過玻璃幾,走到電視牆下方的櫃子前,由那兒積壓的一疊紙裏拿出一張,又順手抽出一支簽字筆。

她邊寫邊說,“國外合租時,房租水電都是我付,當時每個月開銷折合人民幣三萬,我隻算你一萬。一共八個月,八萬。回國前,我借了你二十萬周轉。回國後,你搬到我這裏來住,按這個地段,這個戶型,房租至少四千起價。你住了三個月,一萬二。抹零,一萬。上下班用我的車,費用給你免了。為你置裝花費超十萬,那是我送的,免了。不能免的費用共29萬。”

夏妤走到已經石化的何信跟前,將白紙往他胸膛一拍,“好好看看,有沒有錯的。29萬,一周內還給我,然後才有資格提分手。一周後,按小額借貸公司的三分息算,拖一個月是八千七百塊的利息。”

“夏妤你……你……”何信抓著那張紙的手氣得發抖,唇都哆嗦了。

夏妤坐下身,閑靠在沙發上,“你也知道我現在最缺的就是錢。29萬,一個子都別想少。不然,我會有一百種方法讓你名聲掃地,在電視台再也混不下去。”

何信的臉色陣青陣白陣紅,精彩紛呈,眼裏的跌宕起伏難以言表。好半晌,他咬牙道,“真沒想到……你是這種薄情寡義、滿腦子隻有錢的女人!”

夏妤再度打開電腦,懶懶的睨他一眼,“收拾東西,滾走,還錢。”

何信摔門而去。

夏妤恍若無事,繼續在網上瀏覽。看了幾套一室一廳的小公寓後,她分別給房東打電話,約好周末看房。

忙完後,夏妤仰靠在沙發上,闔上了滿是倦意的雙眼。

就這麽分手了……

來的這麽突然,來的這麽諷刺。

當初,被交往沒幾天的初戀**,是她揮之不去的心理陰影,一度對除夏天秦以外的所有男人敬而遠之。

直到在異國他鄉,遇到何信,他溫柔耐心的追求她,信誓旦旦的表示會尊重她的想法,把親密接觸留在婚後。她覺得自己年紀也大了,該交男朋友了,於是就在一起了。

交往大半年,她是喜歡他的。

曾經以為他跟其他男人不一樣……

夏妤唇角扯開一抹諷笑。

男人啊男人,偽裝的再好,也還是肉yu的禽獸。

深夜,夏妤靠在臥室的飄窗前,深紫色窗簾被全部拉開,月光流瀉而入,鋪了一地。夏妤望著夜空,一隻手端著紅酒杯,手腕輕搖,晃動著杯裏的**。

事業不順,家業頹敗,感情破裂……回國後,迎接她的不是意氣風發的新開始,而是接踵而至的打擊。夏妤苦笑,淺啜一口紅酒。

手機適時響起。是夏天秦。

“今天心情不錯,賞你一首歌聽。”他醇厚又傲慢的聲音在那端響起。

“??”她不明所以。

“明珠衛視,直播。”

那邊傳來催促聲和各方的噪音,她覺得他應該是忙去了,可電話一直沒掛。遠遠地,傳來主持人報幕的聲音,‘夏卿嵐’三個字,她聽得格外清晰。接著是震耳欲聾的掌聲,浪潮般撲來。夏妤有一種錯覺,仿佛眼前是萬人大舞台。

夏妤苦笑著喝下一口酒。大學時,她埋頭學習,他已經自行創業,開了遊戲公司。現在她回國,麵臨這種人生窘境時,他又成了萬人矚目的明星……

他怎麽時時刻刻都在提醒著她,她是多麽的不如他。

掌聲寂靜,樂聲響起。

用巴烏吹奏的民謠式前奏,悠揚婉轉,那旋律……

夏妤心裏一動,是她很喜歡的一首歌。

“怎麽會迷上你,我在問自己

我什麽都能放棄,居然今天難離去

你並不美麗,但是你可愛至極

哎呀,灰姑娘,我的灰姑娘……”

夏天秦磁性的聲音,帶著些低啞,緩緩的唱著一首經典歌謠。歌聲不疾不徐,低柔的纏綿,像是在訴說著一個寧靜悠久的愛情故事。

他的聲音距離她那麽近,夏妤不由得想,難道他是把手機開著,上台演唱?

夏妤將杯中紅酒喝完,上床睡下。手機放到床邊,歌聲還在繼續。

伴著這歌聲,她心中的煩躁和波動竟然都被壓下去了,隻有那熟悉的聲音,那喜歡的旋律,繚繞在耳側。她閉上眼,在黑暗中,靜靜聆聽。

“你總在傷我的心,你總是很殘忍

我讓你別當真,因為我不敢相信

你如此美麗,而且你可愛至極

哎呀灰姑娘,我的灰姑娘……

也許你不曾,想到我的心會疼

如果這是夢,我願長醉不願醒……

我曾經忍耐,我如此等待

我在等你到來,我在等你到來……”

次日,夏妤的新安排下來了,她被分到欄目組。

,都市頻道每周六晚九點播出的本土相親節目。這是明珠台在其他台的相親節目火爆之後,迎合潮流推出的一檔節目。但它山寨的很沒有誠意。沒有演播大廳,節目組自取外景。節目裏的嘉賓,自己帶妝上鏡,自行決定服裝。

於是,節目上出現的男人不是殺馬特就是啤酒肚,女人多見鳳姐之流。偶爾也會有幾個清秀可人,但更多的……確確實實都是滯銷到需要上節目推出自己的程度。

夏妤接到通知,瞬間覺得自己由職場精英淪為了鄉土媒婆。

報道時,欄目製片人張霖已經在等著她。他三十出頭的年紀,身型偏瘦,臉上架著一副黑框眼鏡,清秀的五官,透著一股濃濃的書卷氣。

張霖熱情的招呼夏妤坐下,又親自為她泡了一杯菊花茶。夏妤微笑接過,禮貌的道謝。

張霖說,“咱們這節目,雖然比不了人家非誠勿擾,在本土也算受歡迎。”

受歡迎?夏妤默默地想,她進入電視台之前可完全不知道,也沒聽身邊人提過。

張霖笑道,“c城的大媽大爺們可是咱節目的忠實粉絲,他們還積極給自家兒女報名。節目組每天接到的報名電話都不少。”

夏妤嗬嗬一笑。

“這周你先跟組熟悉一下。下周正式上崗。”鏡片下,張霖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裏,跳躍著亮光,“小夏,我很看好你。”

“謝謝領導。”夏妤再次道謝。

此刻她心裏想的是,什麽時候辭職比較合適。

她對鄉土媒婆這一工作,非、常、不、感、興、趣。

接下來幾天,夏妤跟著節目走了一趟拍攝流程,基本了解了情況。走的是外景。每一期時長三小時,分為兩個單元。

今天的拍攝地點在一家商場,節目組收工時,已經是下午六點。張霖帶夏妤上到五樓美食城,請她吃晚餐。

張霖說,“這頓是我作為領導歡迎你,你可千萬別跟我客氣。”

幾次相處下來,夏妤覺得這個年輕的領導的確是親和隨意,沒有一點架子。

兩人進了一家燜鍋店。等待燜煮時,張霖笑道,“小夏,這兩天看完後,有什麽想法啊?”

“領導,今天這頓飯我請您把。”夏妤微笑,“這兩天我確實有了個想法。”

“什麽?”

“辭職。”

張霖臉色一僵,“小夏,你這是……”

“我進入電視台工作,是想做一名新聞工作者,不是來當媒婆的,何況還是這種粗製濫造的節目。對於我沒有認同感和價值感的工作,我無力勝任。”

“粗製濫造?”張霖笑了。

“抱歉。我可能用詞不當。”

“你說的對。但你也要知道,電視台的龍頭是衛視頻道,它輻射全國,還是各大衛視頻道中的佼佼者,收視率沒有下過全國前五。電視台的財力物力人力都在衛視頻道裏。像我們這些本土頻道,能按期按時播出節目就可以了。你想要高大上,想要製作精良,有資源嗎,有經費嗎?”

“你說的對。”夏妤抿唇。

“小夏,我認為,出色的媒體人不是走上一個發光的平台,而是將自己的平台打造的熠熠生輝。”

夏妤頷首,認同了他的說法。

張霖又說,“開播不過一年多,它還很年輕。你不想陪著它長大嗎?如果它在我們的努力下,由一個粗製濫造的鄉土節目,成為頻道各節目裏的佼佼者,不是更有成就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