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十九章

字體:16+-

第十九章

“小天小天!你現在張口閉口就是小天,什麽都聽他的!”夏妤突然就煩躁了。

“孩子啊……”夏媽媽握住了夏妤的手,“我們家現在需要小天。”

“所以就賣了我嗎?!”夏妤豁然起身,表情低沉。

夏媽一愣,遲疑著開口道,“怎麽了?你跟小天……你們?”

夏妤背過身,揉了揉眉心。

忍耐。忍耐。她爸媽什麽都不知道。她爸媽更不是夏天秦的對手。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順著夏天秦這個謊言,圓下去。隻有這樣,對她爸媽的處境來說,才是最好的。

夏妤深吸一口氣,轉回頭時,已經笑靨如花。

她再次挨坐到母親身側,撒嬌道,“你總是小天小天的,我吃醋了嘛。搞得好像他才你們兒子,我就跟個外人似得。”

“傻丫頭!”夏母笑著戳她腦袋,“你永遠是我們的心肝寶貝掌上明珠。”

夏妤看她媽的神色如常了,終於放下心來。

“我其實也知道,前陣子小天在追求你吧?現在看著你們一起過來,我這心裏終於踏實了。小天這麽好的孩子,你可別讓其他人給拐走了。”

夏妤窩在母親懷裏賠笑。

“對了,小天說,等你爸出院了,聘任你爸為尚方電子的副總裁。你爸現在滿心**,就等著身體好起來,出去大幹一場呢。”夏媽媽笑著說,“真是多虧了小天了。”

夏妤心裏漲滿了酸澀和苦悶,但臉上掛起了一個燦爛的笑顏,“嗯,爸爸一定要快點好起來。”

多可笑啊。夏天秦對她家下最狠的黑手,結果他搖身一變,竟成了他父母眼中的救世主。

她終於明白,夏天秦那句話是什麽意思了。

他就是要讓她明白,他可以在她的世界裏翻雲覆雨,為所欲為。

夏爸的檢查結束後,夏妤和夏媽媽一起回到病房。

夏天秦迎上前,抱住夏妤,親吻她的額頭,又親吻她的臉頰。這溫柔繾綣的模樣,猶如熱戀中如膠似漆的戀人。

夏妤有些僵硬的別開臉,幹笑著說,“爸媽在這兒呢,你別這麽……”

躺在病**的夏爸,當即樂嗬嗬的說,“這算什麽,想當年我跟你媽當年談戀愛的時候,可比你們火熱的多。”

夏妤今天本來是特地抽出時間,想要好好陪陪父母。可眼下,在病房裏,夏天秦以她男朋友自居,時不時就摟摟抱抱的親昵姿態,讓她實在受不了。更受不了的是,她還得迎合他。

坐了兩個多小時後,她終是忍不住了,起身告辭。夏天秦隨她一起離去。

兩人走出病房,夏妤當即冷下臉,“可以拿掉你的手了。”

夏天秦不僅沒有放開攬在她腰間的手臂,反而雙手環住了她。他將她抵靠在牆壁上,臉上是促狹的笑意,“寶貝兒,翻臉這麽快,我可是會傷心的。”

夏妤麵無表情道,“你放開我。我不想在醫院裏跟你吵。”

他低下頭,在她耳邊道,“可是我想在這裏親你啊。”他轉而印上她的唇,她正要掙紮時,他輕笑道,“如果阿姨出來,看到我在強吻你,會怎麽想呢?”

他將她往懷裏抱緊,舔舐著她的唇角,啞聲低笑,“所以,還是情投意合的吻戲比較好吧?”

他用力攫住她的唇。夏妤眉頭緊蹙,雙手緊緊攥拳。她正要推開他,卻仿佛聽到一側的房門有了異動。她心裏一慌,原本正要推阻的雙手改為抱住了他。

房門打開,夏媽媽看到兩個孩子就這麽在病房門口纏綿火熱的吻起來,有些措手不及,又有些喜不自禁。

夏媽媽一聲輕咳,夏天秦適時結束了這個吻,他抱著夏妤,轉頭看去。

“小妤,你包包都掉在房裏了。你看你,這麽粗心大意的。”

夏妤尷尬的由夏天秦懷裏掙脫,走上前去。

夏媽媽又對夏天秦叮囑道,“小天,你要好好照顧小妤啊。你看這孩子,丟三落四的。”

“阿姨,你放心吧。我會的。”夏天秦微笑道。

夏妤咬咬唇,沒有做聲。

如果不是因為夏天秦,她怎麽會慌不擇路。那個混蛋……他一定是發現了她沒帶包,她料到她媽會出來,所以在門外吻她!

夏妤回到病房拿包時,夏母拉著她的手,又是欣慰又是高興的低聲說,“小妤,能有小天這樣的青梅竹馬,走到一起成為戀人,真的是莫大的福氣。你要好好珍惜啊。”

“嗯。”夏妤敷衍的點了一下頭。

夏爸躺在**,笑著道,“等我事業東山再起,就盼著兒孫滿堂了。”

夏妤看了看她媽,又看了看她爸,微笑道,“那我先走了。下次再來看你們。”

夏妤和夏天秦一起走在療養院的林蔭道上時,夏天秦搭上她的肩膀,她一反常態的平靜,沒有絲毫推阻。

夏天秦略略挑眉,將她往懷裏摟得更緊了,在她耳邊笑道,“小魚兒被我感動了?”

夏妤隨之笑起來。她笑著說,“你有什麽值得我感動的地方?為我上節目,然後藉此強吻強暴我?對我家下黑手,然後扮好人裝救世主?”

夏天秦打量著夏妤,嘖嘖道,“笑得這麽漂亮,說的話可是滿滿的怨毒之氣啊。真擔心哪一天,你會突然捅我一刀。”

夏妤眼眸微抬,“那你怕不怕呢?”

“怕。”夏天秦摟著夏妤的肩膀,悠然應聲,“怕的很啊,女王陛下。你可千萬手下留情,記得挑一把沒毒的刀子。”他用調侃的語氣說出這番話,聽不出一絲懼意,更像在說笑。

夏妤沒有回應,隻是笑了笑。

兩人上車時,夏天秦問,“去海南的東西,準備好了嗎?”

夏妤不答反問,“你料定我不會辭職?”

夏天秦傾過身,輕輕捏著夏妤的下巴,低聲笑道,“小魚兒,我對你的了解,可能比你自己還要多。”

“是麽?”夏妤挑眉,“那你說,我是怎麽想的?”

夏天秦插入鑰匙,發動引擎,油門一踩,車子駛出。他把持著方向盤,悠然笑道,“玩遊戲都是先打小怪,積累了足夠的實力之後,才去攻擊*oss。你可是我一手教出來的好徒弟,怎麽會不明白這個理兒。”

“小魚兒,我說的對不對?”夏天秦伸出左手,刮著夏妤的側臉。

夏妤抓住他的手,用力放下,“但是,如果這個*oss欺人太甚……”她加重語氣,“拚個魚死網破,也不是沒可能。”

夏天秦反抓她的手,包握在掌心,妖嬈的唇角彎起抹別有意味的笑,“你把*oss留到最後,他還能為你掃清路障。對你來說,百利而無一害。”

夏妤的手機突然響起。拿出來一看,是張霖。

“小夏,剛接到台裏通知,這次海南特輯,由你與何信共同主持。”

夏妤一愣,緩緩應道,“哦……”

張霖在電話那頭有些意外,“你不問為什麽?”

“領導的安排,還需要問理由?”夏妤淡淡笑道。

“小夏同誌,前途無量啊。”張霖也笑了起來。“你們可以提前見一麵,也可以海南再會。”

“那就到時候再會吧。人家可是衛視頻道的主持,檔期滿著呢。”

張霖又叮囑了幾句後,結束了通話。

“新增了一個主持?”一旁的夏天秦很敏感的嗅到了關鍵點。

“嗯。”夏妤自嘲的輕笑,“托你的福,隻是新增,不是換人。”

周一上午九點,夏妤準時抵達融僑機場。

她穿著一襲正紅色外套,脖頸上係著愛馬仕方巾,170的個子腳下是十幾厘米的高跟鞋。清瘦的身材,挺拔的身姿,搭配著張揚的色彩,她拉著行李箱一路走來時,引得路人頻頻回首,認為是哪個超模。

夏妤已經做好了可能在機場看到何信的心理準備,為了雙眼環保,戴上了她的古馳墨鏡。

可她沒想到,還會看到曼婷。

此刻,她正依偎在何信身側,跟張霖有說有笑。同事們基本都到齊了,圍在他們身側。海南一行,因為多位大牌的加盟,台裏分外重視,工作人員也不止是他們節目組的人了。夏妤粗粗看去,少說有三十來個。

張霖看到夏妤,衝她招手。

夏妤取下墨鏡,微笑著走上前。

“這是我們的主持人,夏妤。”張霖以為他們這是第一次見麵,做著介紹。

曼婷穿著一件碎花抹胸連衣裙,胸前波濤洶湧。如果說夏妤走的是簡潔大氣的歐美風,她就是女人味十足的性感路線。

曼婷的目光將夏妤由上打量到下,又由下打量到上,嗤笑著,“我還以為是哪個大腕兒來了呢。原來是我們明珠電視台的山寨主持人啊。”

她敲一下張霖的胳膊,開玩笑般嗔道,“不錯啊。你手下的人,裝逼的路數還挺到位的。”

夏妤絲毫不以為意,下巴微挑,微笑,“謝謝誇獎。”她本就高挑的身材,那麽看著曼婷時,將睥睨和傲然的姿態演繹的淋漓盡致。

張霖為夏妤介紹,“這是跟你搭檔的主持人何信。這是這次節目的副導演,曼婷。”

居然是副導演……

夏妤斂住心裏的詫異和不快,臉上沒有任何異色,微笑道,“你們好。”

曼婷一聲輕哼,沒有回應。

何信對夏妤點頭微笑,“你好。”

他對她伸出手,“合作愉快,請多賜教。”

夏妤並不想握這個手,但是,當著領導和這麽多同事的麵,她又不能不回應。她伸出手,象征性的與她握住,“合作愉快。”

“啪!”的一聲,曼婷的手拍了上來,看似拉回何信的手,但格外用力的打在夏妤的手上。她握著何信的手說,“你可是老牌主持了,還需要向新人請教嗎?也不怕被笑話。”

“薑當然是老的辣,但主持的新鮮血液也會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張霖笑著接口,他攬上夏妤的肩膀,將她往自己身側帶了帶,說,“差不多該登機了,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