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飛機上,張霖和夏妤坐在一起,距離曼婷和何信的位置很遠。張霖微微側臉,對夏妤低聲問道,“你跟曼婷有什麽過節?”

“過節還真談不上,隻是有點狗血的關係。”

張霖聽得雲裏霧裏時,夏妤扯唇一笑,“她是我前任的現任。”

“你跟何信……”張霖表情略有詫異,“你們之前是……”

“誰年輕的時候沒眼瞎過呢。”夏妤揚揚唇,毫無所謂道,“何況我也沒那麽在乎。”

張霖淡淡一笑,“好吧,你就不是那種會為感情要死要活的人。”

夏妤表情一滯,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句話。她轉過頭看張霖,很認真的問道,“你這意思……換句話說,我是那種薄情的人?”

“薄情也談不上吧。”張霖與她目光相交,忽而笑道,“難道有人這麽說過你?”

夏妤轉過臉,不再看他。這個人,難道會讀心術嗎……

張霖笑著說,“要想知道自己是否薄情,首先你得確定,你有沒有愛過一個人。”

夏妤定定的看著前方虛空,雙眼透出迷茫。

張霖問她,“你有愛過嗎?”鏡框下的雙眼,觀察著她每一個細微的表情。

夏妤心裏突然湧起說不出的煩悶,可她又理不清這煩悶的出口。

沉默半晌,在張霖以為夏妤不打算回答時,她開口道,“我不知道。不過我可以說說我的故事,你有興趣幫我分析嗎?”

“榮幸之至。”張霖微笑。

夏妤說,“我大學時談了個初戀,個子高,長得帥,根正苗紅的投行精英。”

張霖接口調侃道,“果不其然,美女大學生都被社會精英承包了。像我們這些*絲讀書時,隻能對著女神的背影流口水。”

“領導,你可別逗了。”夏妤嗤笑。這位領導,看起來穿著簡單隨意,沒有什麽logo,但都是定製款。日常喝的茶和使用的茶具不是市麵上能隨便買到的。辦公室掛的字畫是真品。雖然他非常內斂,過著隱形的格調生活,但那由內而外的氣質,就已經把真正的*絲甩出幾條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