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二十章

字體:16+-

第二十章

飛機上,張霖和夏妤坐在一起,距離曼婷和何信的位置很遠。張霖微微側臉,對夏妤低聲問道,“你跟曼婷有什麽過節?”

“過節還真談不上,隻是有點狗血的關係。”

張霖聽得雲裏霧裏時,夏妤扯唇一笑,“她是我前任的現任。”

“你跟何信……”張霖表情略有詫異,“你們之前是……”

“誰年輕的時候沒眼瞎過呢。”夏妤揚揚唇,毫無所謂道,“何況我也沒那麽在乎。”

張霖淡淡一笑,“好吧,你就不是那種會為感情要死要活的人。”

夏妤表情一滯,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句話。她轉過頭看張霖,很認真的問道,“你這意思……換句話說,我是那種薄情的人?”

“薄情也談不上吧。”張霖與她目光相交,忽而笑道,“難道有人這麽說過你?”

夏妤轉過臉,不再看他。這個人,難道會讀心術嗎……

張霖笑著說,“要想知道自己是否薄情,首先你得確定,你有沒有愛過一個人。”

夏妤定定的看著前方虛空,雙眼透出迷茫。

張霖問她,“你有愛過嗎?”鏡框下的雙眼,觀察著她每一個細微的表情。

夏妤心裏突然湧起說不出的煩悶,可她又理不清這煩悶的出口。

沉默半晌,在張霖以為夏妤不打算回答時,她開口道,“我不知道。不過我可以說說我的故事,你有興趣幫我分析嗎?”

“榮幸之至。”張霖微笑。

夏妤說,“我大學時談了個初戀,個子高,長得帥,根正苗紅的投行精英。”

張霖接口調侃道,“果不其然,美女大學生都被社會精英承包了。像我們這些*絲讀書時,隻能對著女神的背影流口水。”

“領導,你可別逗了。”夏妤嗤笑。這位領導,看起來穿著簡單隨意,沒有什麽logo,但都是定製款。日常喝的茶和使用的茶具不是市麵上能隨便買到的。辦公室掛的字畫是真品。雖然他非常內斂,過著隱形的格調生活,但那由內而外的氣質,就已經把真正的*絲甩出幾條街。

張霖看她笑,也跟著笑起來,“你繼續說。”

夏妤回歸自己的故事,“他各方麵條件都不錯,追我也很用心。但最終讓我決定跟他在一起,是另外一個因素……”

“什麽?”

夏妤稍作沉默後,說,“我有個發小,我們關係一直很好,但是他處處比我強,把我壓得死死的,我心裏一直堵著那麽一口氣,很想超越他一次。”

“她沒有男朋友?”張霖問。

“嗯……”夏妤含混的應道,“於是我就想,如果我戀愛了,而且有一個很優秀的男朋友,是不是就領先了他一次。”

張霖笑著接口,“然後你就接受了那個投行精英?”

“恩。”夏妤點頭。

“你們閨蜜相愛相殺,倒便宜他了。”張霖失笑道,“那小子可真幸運啊。”

夏妤也笑,似在嘲笑自己的幼稚。

她在笑聲中歎息道,“其他人可能難以理解那滋味……他什麽都比我強,我媽拿他做標杆要求我,我常常因此被嫌棄,被責罰。而且那時候,我們兩家的社交圈有重疊,那些叔伯阿姨們,三句話不離表揚他鼓勵我……後來他家家業比我家發展的好,我媽更想我能爭一口,偏偏我又爭不了那口氣……你知道我心裏有多壓抑嗎……”

張霖沉默的看著夏妤。

“我真的太想贏他了,做夢都想。可我知道,這無異於癡人說夢。他是那種看書差不多可以過目不忘,每天隨便玩玩就能輕鬆拔尖的,而我,得要努力用功才能混個差不多。”

張霖很明顯的發現,夏妤的臉色在不經意間變得有些憂鬱,落寞。看來這成長期的陰影,她到現在都沒有完全擺脫。

張霖輕輕拍了拍她的手,開解道,“說不定人家是背著你用功,你不知道而已。”

夏妤嗬嗬一笑,“他的空閑時間,除了玩就是給我補課。”

“我曾經在他家住過三個月,那三個月,我看的清清楚楚,他壓根就沒把學習當回事。所以我認命了。這種天賦上的差距,真的是無能為力。”

“你們感情很好吧?”張霖突然問。

“對啊。我是不是很虛偽?就這樣,我們倆還玩得很好呢。”夏妤自嘲的笑道,“其實有時候看到他,我會特別生氣,恨不得他在我眼前消失。”

張霖笑著說,“她一定對你很好,很在意你。”

夏妤一怔,應聲,“嗯……”她又好奇的問,“你怎麽這麽篤定呢?”

“她都成了你陰影,你們還能一直要好,必然是她對你很好,令你愛恨交織。”

“領導啊,你是非要把我心裏的陰暗麵都揭開嗎?”夏妤有些無奈的低笑道,“我承認,就是這種,我憎惡他給我帶來的陰影,又享受著他對我的照顧……”

張霖親昵的揉了揉她的發絲,“你這些都是正常的小女孩心理,何來陰暗一說。”

“好了,我們不說你發小了,你跟你初戀後來怎麽樣了?”張霖轉移話題道。

“我們戀愛不到半個月……我發現他不是喜歡我,而是對我意圖不軌。我對他的好感消失殆盡,隻剩下極端的厭惡。於是我甩了他。”

“這就結束了?”張霖問。

“恩,結束了。我這段初戀,算不算夭折的愛情?”

“不算。你們連愛情都沒有。”張霖總結,笑著道,“切入下一段吧。”

下一段,應該是夏天秦吧……夏妤眉頭微微蹙起,“第二段這位,我很難說清楚跟他的故事……”

“為什麽?”

“不是我不想說,而是我跟他之間,有太多的牽扯和過往。有些事看似突然之間,可能早就埋下了很長的伏線。我真不知道該怎麽確切描述有關他的一切……”夏妤有些疲憊的揉著眉心,“跳過他吧。我說不清楚。你更分析不出來。”

張霖見夏妤隱隱流露出痛苦之色,馬上順著她道,“好,不說他。”

夏妤將目光轉向窗外,看著滑過的片片浮雲,“第三段就是何信了。我在國外念書時認識他,這個故事更簡單平淡,我覺得我年紀大了,這輩子不可能不婚。他對我很好,很尊重我,我決定給自己一個新開始。”

“那你們怎麽分了?”

夏妤扯唇一笑,“前段時間我家陷入了經濟危機,他跟我提分手。我們就分了。分手的時候他還欠著我幾十萬呢。”

“這個何信……”張霖眉峰微蹙,表情冷了下來,“竟然是這種見風使舵的小人。”

夏妤懶得再說關於何信的其他事,還有分手沒幾天就看到他跟曼婷玩車震的狗血一幕,誰知道他們是什麽時候好上的呢。

夏妤無所謂的笑笑,“我的故事就這些,都說完了。”

張霖沉吟片刻,輕輕敲著椅背道,“你跟你第二段,愛過吧。”

夏妤一愣,“怎麽是他?”

“都讓你無法形容了……”張霖微笑道,“剪不斷理還亂,不就是愛情麽”

“……不是!不是!”夏妤突然矢口否認,“他一定不是!”

“好吧,如果他不是的話,那你就沒有愛過。一個沒有愛過的人,可以說感情闕值高,不能說是薄情。”張霖微笑道,“我給你結論,你不是薄情的人。但是,你不容易動情。”

張霖在自己心裏補了一句,感情闕值很高的女孩子,追求起來,不那麽輕鬆啊。

下飛機後,氣候頓時由深秋轉為了炎夏。眾人紛紛褪去外套。大家都有先見之明,外套裏麵的穿著頗為涼爽。

夏妤脫下外套時,張霖順手接過。他的舉止,紳士而自然,夏妤都無從拒絕,隻得感激的笑了笑。

另一邊看到這一幕的曼婷,擰著何信的胳膊,低聲道,“你瞧瞧那女人多騷。就算你們沒分手,她也會背著你跟自己上司搞上。我看節目組這次力保她,就是他這上司在背後運作。”

何信臉色不太好看,沉默著沒吭聲。

車上,導演陳宏說,“女嘉賓張豔已經隨我們一起前來。男嘉賓和另外五位女嘉賓,將在明後兩天陸續抵達。今天抓緊時間,先把張豔個人部分需要補拍的完成。”

這次的拍攝地點有多處,除了入住的海邊別墅區,還有幾地外景。幾位嘉賓住在別墅裏,工作人員一般安排在酒店。但夏妤作為主持人,也住進了別墅。

白天隨攝製組忙碌了一天,直到晚上,夏妤才有空在房間裏整理自己的行禮。

房門突然被叩響。開門一看,竟然是何信。

“出去走走?”何信站在門邊,發出邀請。

“沒空。”夏妤淡淡道。

“這是我們首次合作。為了接下來的錄製效果,也該交流交流吧?”何信說,“總不能在正式拍攝時,由於我們配合不好,耽誤大家的時間。”

片刻後,夏妤穿著一襲波西米亞長裙,腳下踩著坡跟拖鞋,與何信一道離開別墅。

兩人在海邊找了個攤位坐下。夏妤靠在木椅上,吹著夜晚的海風。一旁是何信在說著工作上的事情,她偶有回應,偶爾淡淡點頭,更多的是一副漫不經心的狀態。

何信一直看著夏妤,卻發現她的目光幾乎沒有落在自己身上。

他突然伸出手,抓住夏妤的手腕,“你怎麽就不能多看我幾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