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二十一章

字體:16+-

第二十一章

何信一直看著夏妤,卻發現她的目光幾乎沒有落在自己身上。

他突然伸出手,抓住夏妤的手腕,“你怎麽就不能多看我幾眼呢?”

夏妤瞬間冷下臉,用力甩掉了何信的手,“不要碰我!”

那厭惡的表情,令何信心裏就像是紮入了一根刺。他站起身,逼視夏妤,咬牙道,“你也隻有在我這裏裝清高了!對那些對你有用的男人,你可不是這幅嘴臉!”

夏妤冷冷的瞥他一眼,站起身,一言不發的離去。

何信僵立原地,看著她的背影。每次都是這樣,她清高,她傲慢,她冷漠的強勢著。她甚至不會跟他吵架,因為她連跟他吵架都不屑!以往的冷戰都是他包容,他忍耐,他壓下所有的不痛快。

心裏壓抑的東西不斷翻騰著叫囂著,何信突然就快步上前,攔住了夏妤。

“難道我說的不對嗎?”他堵住她的去路,咄咄逼人道,“做我女朋友的時候,你連一個普通朋友都不如!你關心過我嗎?體貼過我嗎?好,就算你不懂愛人,我認了,誰叫我喜歡你呢!可是,你從來就沒有打心底接納過我!所以每次我想跟你親近時,你都會避開我!”

夏妤表情依舊冷漠,何信的質問沒能在她臉上引起絲毫波瀾,她冷冷道,“何信,談工作,ok,因為我們現在是搭檔。但我們僅僅隻是搭檔,所以,其他的,我跟你無話可說。”

何信簡直快要被夏妤這漫不經心又冰冷的態度氣得心肌梗塞了。當她正要繞過他離去時,何信猛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夏妤,當初你跟我在一起,隻是在國外寂寞了,隨便找個人打發時間吧?!”

他眼裏射出厲芒,譏諷的笑著,“我提出分手,正中你下懷對吧?不把我踢開,你怎麽能像現在這麽如魚得水,有夏卿嵐幫你撐起這個節目,還有張霖幫你穩固大後方……”

夏妤想要甩開何信的手,卻被他死死捏住。她纖細的手腕,被他抓的泛出淤青。

何信另一隻手突然攬上夏妤的腰肢,將她帶入懷中,他低下頭,在她耳邊冷笑,“真是可笑,我還以為你是貞潔烈女,事實不過是,我沒有令你傾身相許的籌碼。”

夏妤抬起頭,雪亮的目光,宛如利劍般射向何信。當她正要開口反擊時,一旁響起了嗤笑聲,“哎喲,我說我們的美女主持去哪裏了,原來是私會男人啊。”

夏妤轉頭看去,曼婷正快步走來,她眼底的陰鷙和皮笑肉不笑的錐子臉,看起來倍顯猙獰。在她身後還跟了兩位助手。

何信看到曼婷時,有些意外的愣住,手勁也鬆了些。夏妤當即由他懷裏掙開。

夏妤剛轉過身,曼婷拿過身旁助理手中端的一杯椰汁,朝她潑麵而去。

夏妤猝不及防,一時間被那白色的汁液濺了滿臉,她嗆咳了兩聲,椰汁順著脖子往下淌。眼前的視線被覆蓋,她還沒來得及擦去,臉上突然挨了火辣辣的一巴掌。

“啪——”的一聲脆響,引發耳膜嗡嗡作響。

夏妤在瞬間忡怔後,臉色變得鐵青,她衝上前揪住曼婷的衣襟,另一隻手剛剛揚起,被曼婷身旁的助理抓住了。

“夏主持,別衝動,有話好好說……”又一人順勢拉開了她揪住曼婷的手。

這一男一女看似勸架,卻把夏妤鉗製的無法動彈。

“你們放開我!”夏妤怒道。

“小夏,大家都是同事,有什麽話不能好好說呢……”那兩人牢牢的擋在夏妤跟前,不讓她靠近曼婷。

曼婷整了整衣衫,好以整暇的看著夏妤,冷笑著,“連臉都不要的人,哪裏還會說人話。”

曼婷嘖嘖道,“姓夏的,你胃口不小啊,上司和前男友,一個都不打算放過。還真是吃著碗裏的看著鍋裏的。”

夏妤盯著曼婷,緩緩道,“你這一巴掌,我遲早要討回來。你躲得了今天,躲不了以後。”

“哎喲,我好怕啊……”曼婷誇張的笑起來,她對那兩個攔著夏妤的助理說,“你們聽到沒,夏主持在威脅我啊。這還沒紅呢,就開始恐嚇領導了,以後真紅起來,豈不是要把整個電視台給拆了。”

“好了,婷婷,我們走吧。”何信走上前,攬上曼婷。

“你給我閃開!”曼婷推開他,為自己點燃了一支煙。

她抽著煙,走近夏妤。

那兩個助理見夏妤又有異動,當即扣住了她的雙肩。曼婷湊到夏妤耳邊,沉聲道,“小biao子,我警告你,你那勾引男人的騷媚勁兒,不要用在何信身上。膽敢在我這兒做不要臉的小三,我會讓你死的很慘,很慘……”

曼婷唇角勾起一絲陰冷笑意,夾著煙的手抬起,煙頭突然按在了夏妤肩頭。灼痛逼來,夏妤掙紮著退了一步。燃了半截的香煙落下,夏妤的衣服已經被燒出了一個窟窿。

“這是今天留給你的小紀念。”曼婷拍著她的臉,突然將她用力推開,“以後可給我長點心啊!”

夏妤踉蹌著往後退去。

曼婷得意的笑著,轉過身,挽起何信的胳膊,傲然離去。她那兩個狗腿子趕緊跟上。

夏妤回到別墅的房間後,脫下衣服觀察,發現被燙到的部分已經起泡了。她對燙傷沒有經驗,不清楚怎麽處理,隻得放開淋浴噴頭,洗冷水澡。用冷水浸著,總歸是沒錯。

心裏積壓的怒火,不知如何宣泄,她放任自己在冷水裏持久被衝刷著。可那水再涼再冷,也沒有衝去她心底的烈焰。

洗了許久,她方才裹上浴巾,走出浴室。

正想去上床休息,卻發現房裏多出了一個人。

她驚得一愣,“你怎麽在這兒?!”

高大的夏天秦,正蹲在房間一角。此刻他不像往日那般西裝革履,隻是穿著件白色短t和藍色印花沙灘褲。而夏妤的行李箱,被他攤開來,他正在她箱子裏翻找著什麽。

聽到身後的聲音,夏天秦慢條斯理的轉過頭。

剛剛出浴的夏妤,身上還帶著水汽,素淨的臉龐上一雙眼睛分外大而亮,就像是被洗濯的黑葡萄。身上裹著的白浴巾,雖然把胸部完全遮住,但下麵剛剛隻遮到臀部的長度,露出一雙修長的美腿,纖細緊實,膚色宛如白瓷。

夏天秦一時間有些晃神,夏妤再次問道,“你怎麽在這裏!”

她明明鎖了門的!

她瞧一眼他身前的箱子,三兩步上前,蹲下身,用力闔上,轉過頭瞪他,“誰讓你亂翻我東西的!”

夏天秦抬手看了看表,“我可在半個小時之前就過來了,你這個澡洗的太漫長,我百無聊賴,隻好看看你有沒有帶什麽好玩的東西。”說著,他還分外無辜的聳肩。

“誰讓你進來的!你怎麽會有我房間的鑰匙!”夏妤站起身,質問他。

夏天秦隨之起身,攬住了她的腰肢,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他的手掌撫上她滑膩的後背,勾起唇角,笑的分外曖昧,“誰不知道咱倆關係好呢?我來找你,自然要給我行個方便。”

夏妤用力推開他,“滾!”

她走到門邊,正要拉開門,驅逐這不速之客。夏天秦再次由身後抱住了她。

她抓抓著門把的手被他握住,拉回。夏天秦親著她的臉頰說,“小魚兒,我可是為了看你,連夜趕過來,你怎麽忍心轟我走呢。怎麽也得感動的陪我睡一晚啊。”

夏妤的心情原本已經是煩躁到極點,此刻還不得寧靜,被夏天秦這麽糾纏著。怒火再也遏製不住,轟然爆發。她轉過身,握起拳頭,用力捶打夏天秦,“你還有完沒完!你嫌我的日子過的不夠糟心是嗎!你給我滾!滾!!”

“我的乖寶貝,雖然海南太陽很大,但你火氣別那麽大啊。”夏天秦沒有絲毫惱怒,反而笑著戲謔道。他抓著她的拳頭,將她摟入懷中,順勢將她攔腰抱起。

“你放開我……”夏妤掙紮著。

夏天秦壞壞一笑,瞄著她胸前,“小魚兒,你這個浴袍,快要鬆開了……”

夏妤當即不敢動了,狠狠的瞪他。

夏天秦抱著她上了床。他拉起薄被將兩人蓋住。被子裏,他一把扯掉了她身上的浴袍,扔到地上。

“你……”夏妤身體僵住。

夏天秦躺在她身旁,單手杵著腦袋,勾著唇角,悠然看她,“小魚兒,我沒打算對你怎麽樣,隻想讓你陪我好好睡個覺。但是呢,如果你現在跑下床,讓我看到你白花花的身子,我可不敢保證,不會獸性大發哦。”

“你……”夏妤氣得都快哆嗦了。臉色幾番變幻後,她猛地抓住被子,將自己裹住,側過身,背對他。

夏天秦臉上是得逞後的壞笑。他湊近她,手指拂過她臉側的發絲繞到耳後,低下頭,輕輕親吻她的臉頰。他低低笑道,“還是乖乖的小魚兒最可愛。”

“夏天秦,我討厭你……”夏妤咬牙道。

“我知道呀。”他柔柔的輕聲回應,聲音還帶著笑意。他依然親吻著她,吻的輕柔細膩,細碎的吻由她的耳側蔓延至肩頭。

“我討厭極了你!”夏妤又道,音色變得低啞。

夏天秦的吻移至肩胛處時,發現那塊肌膚發紅還起了泡。他眼神一變,親吻頓住了,他扳過夏妤的身體,急問道,“這是怎麽了?被燙傷了嗎?怎麽不趕緊處理。”

夏天秦將夏妤抱坐起身,夏妤躺著時蓄了滿眼眶的濕潤,突然就掉下來了。

夏天秦瞧見夏妤的眼淚,心都被揪起來了,他有些手足無措的吻著她的淚水,“小魚兒,乖,不哭不哭……”

夏妤的眼淚掉的更多了,她別過臉去,不讓他親。發白的唇緊咬著,一聲不吭。

夏天秦突然下床,由夏妤的箱子裏翻出一件寬鬆的吊帶裙。再次來到**時,手忙腳亂的為她套著裙子,柔聲哄著,“來,我給你穿衣服,這就穿衣服……小魚兒乖,不哭啊……”

衣服套上後,他親一下她的臉頰,“等我一會兒。”

他迅速下了床,大步離開房間。當他再次進來時,手上拿著一個醫藥箱。

他坐在床頭,拿出消毒酒精,棉棒,銀針等。他為銀針消毒,又小心翼翼的用棉球擦拭夏妤身上起泡的地方。當他輕輕的用銀針挑著水泡時,夏妤瑟縮了下,皺著眉道,“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