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二十二章

字體:16+-

第二十二章

他坐在床頭,拿出消毒酒精,棉棒,銀針等。他為銀針消毒,又小心翼翼的用棉球擦拭起泡的地方。當他用銀針挑著水泡時,夏妤瑟縮了下,皺著眉道,“疼……”

夏天秦手指顫了下,擰著眉頭數落道,“你也知道疼啊,又不是小孩子了,還這麽不小心。”但他手下的動作更輕了。把水泡清理後,他慢慢的為她抹上燙傷膏。

夏妤垂下眼看夏天秦,燈光投在他纖長的眼睫毛上,覆下一層淡淡的暗影。他的動作輕柔細致,表情認真而專注……時間仿佛退回到十幾年前,那次她不小心將自己磕傷後,他也是這麽數落著她,又小心細致的為她處理傷口……

時光荏苒,此時此刻,還是他在她身旁照顧她……而他看起來,還是那麽關心她……

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後,夏妤冷不丁被自己嚇了一跳!

夏天秦倒沒感受到夏妤那豐富多變的思想活動,他認真的為她處理完燙傷後,拿走醫藥箱,再次上了床。

夏妤往一旁退開,與他保持距離,語氣不悅道,“你可以走了。”

夏天秦摟上她的肩膀,一臉憂傷的歎息著,“小魚兒真沒良心,做完就要轟人走。”

夏妤推開他,冷著臉低斥道,“你能不能有點分寸?你想要明天整個攝製組都傳言,我這個女主持被大明星潛規則了?”

夏天秦可不管她的抗拒,他再次抱住她,並順勢將她壓在了**。他捏著夏妤的下巴,妖孽的臉龐輕佻的笑著,“難道這不是公開的秘密嗎?我還以為你的同事都知道你被我潛了。”

“你……”夏妤又一次氣結。這人怎麽可以無恥到這種程度!

夏天秦拍著她的臉蛋哄道,“好嘛,大不了我保證,隻潛你一個。”

夏妤幾乎要嘔出一口血來,她決定不再理會這無恥之徒。她翻個身,想要背對他。夏天秦臉色一變,板著她的身體,“你小心點,別弄到傷處。”

“關你什麽事!”夏妤沒好氣的白他一眼。

“怎麽不關我的事?”夏天秦挑眉,“你的身體是我的,這以後要是留痕留疤,我可虧大了。”這麽說著時,他的手滑入了她的裙子裏,在那纖細的腰肢和平坦的小腹上遊走,咂摸著,“還是這種手感好……”

夏妤身子一顫,猛地抄起一旁的藍色大抱枕,朝夏天秦砸去,“你給我滾!滾出去!”

夏天秦眼見夏妤臉色陣紅陣白的,隱隱有全麵爆發的兆頭,自覺的拿出了手,為她蓋好被子,“小魚兒乖啊,不鬧了,睡覺吧。”這語氣,倒像夏妤是那個無理取鬧的人。

“你出去!”夏妤沉聲道。

“都說了不鬧了,你怎麽沒個完啊。”夏天秦表情冷下來,“咱們各退一步,你別得寸進尺啊。”

夏妤看他那模樣,知道他是要無賴到底了。她很清楚,自己的體力不是夏天秦的對手。她更清楚,再這麽鬧下去,如果惹來同事圍觀,隻會成為醜聞。

夏妤忍下心頭的不甘和不爽,拉起被子,蒙住腦袋,不看他。

夏天秦見夏妤妥協了,唇角勾起得意的笑。他脫掉自己身上的衣服,關掉房間的燈光後,躺下身,扯開夏妤包裹在身上的被子,鑽了進去。

兩人在被子裏擰扭了一會兒後,夏天秦成功占據優勢,牢牢抱住了夏妤。他隻穿著條平角褲,夏妤身上隻有一件薄薄的吊帶睡裙。漆黑一片的薄被裏,兩人的肌膚磨蹭在一起……

夏天秦覺得有點口幹舌燥,他深呼吸幾下,克製住了心理的衝動,但身體的變化卻沒有控製住。

夏妤感覺到那個東西頂著自己,恨不得跟夏天秦同歸於盡。夏天秦在她身上摸了摸,語氣複雜的說,“雖然我現在一個挺身,就能要了你。但我沒打算這麽做,你放心睡吧。”

夏妤突然低下頭,咬上橫在自己胸前的手臂。

“小老虎,你咬可以,等會兒記得給我上藥啊。”夏天秦笑道。

夏妤腦海中浮出剛剛那一幕……他為她處理傷勢時……

心裏突然一軟,她鬆開嘴,停止了咬他。

夏天秦彎唇一笑,湊到她耳邊低聲道,“怎麽了?小魚兒心疼我了?”

“我要睡覺。”夏妤硬邦邦的說。

夏天秦調整了姿勢,側臥改為平躺著,胳膊繞過夏妤的脖頸,將她摟住。這種姿勢,雖然沒那麽緊密,但不會因耳鬢廝磨的親密讓他身體蠢蠢欲動。

夏天秦側過臉,隻見臂彎裏的夏妤閉著眼睛,似在熟睡。但她不那麽平緩的心率,讓他知道,她沒有睡著。窗外月光滲落,滑過她的皮膚,他又看到了那塊燙傷。

心裏堵得慌,夏天秦半撐起身,問道,“你怎麽會被燙傷呢?看那樣子,還像是被煙頭燙的……”

夏妤不想說出被曼婷羞辱傷害的事。這麽丟臉,她說不出口。他更不想被他知道,自己狼狽不堪的時刻。最終,她淡淡道,“在海灘上時不小心跟人撞上,人家的煙頭燙到身上了。”

“你就這麽算了?沒找人算賬?”夏天秦又問。

“是我撞到人家的。”夏妤不耐煩的蹙眉,“別影響我的睡覺了。”

夏天秦撥弄著她的發絲,輕聲囑咐道,“你以後可長點心啊。別那麽馬虎大意冒冒失失的。”

夏妤閉口不答。

夏天秦重新躺下,將她抱入懷裏。

第二天一早,夏妤被手機鬧鍾叫醒。她坐起身時,看了看身側,已經沒人。她微微鬆了口氣,下床洗漱。

由於夏卿嵐提前進組,幾位女嘉賓都在這一天趕到。節目組把定在次日的接風宴提前到了今晚。

下午時,攝製組拍攝夏卿嵐個人訪談部分。拍攝地點選擇別墅後的遊泳池。

波光粼粼的池畔,太陽傘下,夏天秦穿著白色休閑便裝,姿態隨意的坐在椅子上,一旁的桌上放著兩杯讚助商的冰紅茶。在他身側,是采訪他的夏妤。

夏妤與夏卿嵐拍攝時,何信在另一個地方與女嘉賓進行拍攝。此刻,除了被派出去的工作人員,其他得空的人和後勤人員都圍繞在了泳池旁。還有一些關係戶的親朋好友,都趕來圍觀偶像。在被要求隔離的空間以外,黑壓壓的人頭簇擁著。

三台攝像機同時開啟,夏天秦完美的輪廓呈現在在鏡頭裏,三百六十度無死角。陽光下,他左耳的紅鑽耳釘,光芒璀璨,妖嬈欲滴,在他過分妖孽的容貌和強大氣場的駕馭下,少了幾分張揚,多了幾分魅惑。

在場的雌性生物們花癡的目不轉睛,唯恐錯過偶像每一秒的風華絕代。

夏妤問,“r,你為什麽會想到上節目找女朋友呢?”

夏天秦說,“工作太忙,沒時間認識女孩子。”

“這應該是很多藝人的苦惱,時間幾乎都獻給了工作。在聚光燈下風光無限,個人空間卻很狹隘。”夏妤微笑道,“那麽,你喜歡什麽樣的女孩子呢?我想很多人都對這個答案迫不及待了。”

夏天秦說,“白富美。”

現場有下巴掉地的聲音。

怎麽回事?不是該回答諸如溫柔善良體貼神馬的……

夏妤笑著說,“白富美的範圍太廣呢,有沒有什麽比較具體的特質?”

夏天秦看著夏妤笑,這含情帶笑的模樣攝入鏡頭裏,醉倒了現場一片女粉絲。他摸著下巴,輕笑道,“聽話,懂事,別總跟我鬧。”

夏妤抽了抽嘴角,笑著問,“那這麽說,在戀愛關係中,你是比較強勢的一方?”

“男人不強勢,女人就跑了。”夏天秦回道,表情似笑非笑,帶著幾分戲謔,又帶了幾分認真。

眾人齊齊倒吸一口氣……偶像太帥了!偶像太man了!

夏妤說,“看來你是比較大男子主義的類型。”

夏天秦緩緩笑著,“看來的結論一般不靠譜,要不我們試試,你自行體會下?”

夏妤臉色一窘,藏住心裏的尷尬,嗔笑道,“調戲主持人,犯規!當心我去女嘉賓那裏說你壞話。”

現場響起了笑聲。

采訪在輕鬆的氛圍中結束。夏妤發現,夏卿嵐應對媒體和鏡頭,當真是遊刃有餘。即使看起來不正經的時候,也能散發出個人魅力。當然,這一切最大的功臣就是他那出眾的外形。

晚上,眾人齊赴酒店。去的路上,夏妤和夏天秦同坐一輛車,夏妤對他交代,“今晚的接風宴,所有嘉賓都會到場,你們肯定會互相認識。但是,明天的拍攝中,你是第一次得知她們的身份。”

下車,進入酒店,夏妤一直陪在夏天秦身旁。隨著工作人員引導,進入定好的豪包內。

房間一角的沙發上,埋頭刷手機的女人,聽到門口的喧嘩聲,當即抬起頭。

“r~~~~”她一聲長長的嗲叫,由沙發上起身,花蝴蝶一般奔過來,將夏天秦一把抱住。

夏妤知道這個人,歌壇小天後梁婧嫻,17歲出道,如果十二年過去,她在歌壇頂峰牢牢屹立,無可取代。

夏妤曾經是她的歌迷,高考前日夜奮戰時耳旁不離她天籟般的歌聲。

梁婧嫻的雙臂吊在夏天秦脖子上,貼著他嗲嗲的撒著嬌,“人家可是為了你才來參加節目,你一定要選我選我~~~”

“姐,我叫你姐了,你先放開我好麽?”夏天秦拉開她的手,將自己解放出來。

梁婧嫻嗔笑著捶上他的胸膛,“討厭,人家才不是你姐!人家這次是來競爭上崗當你女朋友!”

這邊正熱鬧著,門口又傳來一個叫聲,”r.”

身著一襲貼身黑色連衣裙的溫情走入。夏天秦迎上前,兩人握手,相視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