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二十三章

字體:16+-

第二十三章

身著一襲貼身黑色連衣裙的溫情走入。夏天秦迎上前,兩人握手,相視而笑。

四下的工作人員,忍不住暗自低呼,“真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對啊……”“好期待這次他們合作的電影……”“眼下這個才更值得期待啊!”“就是,看看r到底會選誰吧!”

溫情的目光落到夏妤身上,閃過詫異。她怎麽也在這裏?

夏天秦當即摟過夏妤的肩膀,介紹道,“這是這次節目主持人,夏妤。”

溫情藏住眼底的波濤,跟夏妤握手,“你好。”

夏妤回以微笑,“你好。”

溫情之前的疑惑,豁然明朗了。難怪從不參加綜藝節目的夏天秦,這次居然來實拍真人秀相親……就是為了他這個隱形女友吧?

可是這個女人,竟然為了自己事業的發展,不惜推出男朋友參加相親節目……溫情輕挑唇角,看著夏妤的目光,多了幾分鄙夷和不屑。

這次接風宴,攝製組幕前幕後全體工作人員都參與了,一共坐了五大桌。

製片人張霖和兩位導演,兩位主持人,幾位讚助商,眾嘉賓都坐在豪包內的主桌上。

這次的女嘉賓分別是,歌壇小天後梁婧嫻,影後溫情,網紅西施妹妹居婉君,名門閨秀許晴晴,名模張豔,外企精英徐顏。總導演張宏為他們互相介紹。

酒局開席,氣氛一片熱絡。夏天秦坐在梁婧嫻和溫情之中,位於他對側的夏妤坐在張霖和一位老板之間。那幾位女嘉賓都是能喝的主兒,紛紛主動出擊敬酒。

酒過三巡,氣氛高漲。溫情跟夏天秦喝酒時,在他耳側低聲道,“你真是中國好男友啊,為了女朋友,可以做到這份上。”

夏天秦笑道,“你怎麽就知道,不是我自己想換人呢。”

溫情眉目微挑,看似詫異,眼底流光溢彩,“真的麽?”

“你們說什麽悄悄話,人家也要聽!”梁婧嫻端著酒杯,嗲嗲的聲音湊了進來。

夏天秦與她碰杯,“我在說,與六位美女相親,還是挺過癮的,我得好好選一個。”

“卿卿,我可是為你才過來的,你要不選我,我們絕交!”梁婧嫻拉著他的袖子嗔道,“一定要選我選我~~~”

“嫻姐,公平競爭哦。”溫情笑著道。

這三人有說有笑的畫麵,被另外幾位女嘉賓看在眼裏,心裏挺不是滋味。其實就算知道這種節目是作秀成分居多,但她們來參加,還是抱著能博取夏卿嵐青睞的僥幸心裏。

可此時,夏卿嵐左一個影後,右一個歌後,這種一線的圈子,根本不是她們能參合的。

夏妤的目光一掃而過,夏天秦身旁那花團錦簇的景象,令她倍感刺眼。

她在心裏冷冷一笑,跑來蹚娛樂圈的渾水,無非就是為了這回事,虛名和美女。

“小妤,你不舒服嗎?”張霖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夏妤回過神,應道,“沒有啊。”

“我看你都沒吃什麽東西。”張霖關切道。

“哦,我不餓。”夏妤笑著,“我該出去敬酒了吧。”

“先別急。吃點東西墊墊肚子。”張霖起身,為夏妤勺了一碗鮮蔬湯。

“謝謝。”夏妤接過張霖端來的東西,小口吃了起來。

一陣莫名的寒意襲來,夏妤下意識的抬頭看去,正與夏天秦視線相撞。他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夏妤低下頭,繼續進食。吃的差不多後,她開始給各位讚助商和嘉賓敬酒。

某飲料讚助商黃誌軍,在一桌的鶯鶯燕燕中,唯獨被夏妤獨特的氣質所打動。原本參加這晚宴,是想挑個看得上眼的女嘉賓來個春風一度。但眼下他把目標定為這位主持人了。

夏妤敬酒時,黃誌軍不依不饒的纏著她喝了三杯。幾次想要抓上夏妤的手,被她巧妙的避開。

黃誌軍隔著桌子對張霖大放豪言,“以後隻要是你們小夏主持的節目,我都會大力支持。多麽讚助費都不成問題,隻要你們開口!”

曼婷一聲冷笑,對身旁的何信道,“瞧瞧,你前女友這股**兒,可真是無人能敵啊。連土大款都能通殺。”

坐在曼婷另一側的張霖,也聽到了她這句話,眉頭不經然皺起。他為自己倒上酒,朝黃誌軍起身走去,“這麽支持我的得力愛將,我必須要跟黃總喝幾杯。”

幾番推杯換盞中,他不著痕跡的纏住了黃老板,夏妤得以脫身離去。

夏妤一路喝到夏天秦這裏時,夏天秦笑著說,“主持人,你今天在訪談時說我大男子主義,這可有損我在粉絲心目中的形象,是不是該罰呀。”

夏妤回道,“節目播出後,觀眾們與我看法不一致,再罰也不遲。”

夏妤仰起臉,一杯酒下肚。正要微笑走開,被夏天秦抓住了手腕。

夏天秦拿起桌上的醒酒器,又往夏妤杯子倒了半杯,“既然被認定為大男子主義,我得名副其實。”

夏妤有些惱怒的瞪他。

夏天秦笑著道,“獨自喝酒沒意思。我們來喝交杯酒。”

夏妤暗暗咬牙,壓低聲音道,“你什麽意思……”

夏天秦依然噙著笑,“我為了你們節目,千裏迢迢,日夜兼程,趕赴三亞,難道連一杯交杯酒都喝不上?”這笑,看似溫文爾雅,卻又分外迫人。

一旁的總導演見這架勢,跟著慫恿道,”小夏,你要代表我們節目組,好好感謝r!”

夏妤騎虎難下,隻得與夏天秦手臂交纏,喝下那杯酒。夏妤剛放下酒杯,被夏天秦攬入懷中。他看著桌上眾人,笑道,“這位主持人,很對我胃口,誰也別跟我搶啊。”

酒局這種逢場作戲的場合,類似戲碼太多,大家見怪不怪,都在嘻嘻哈哈笑著。有人取笑道,“大明星,你也太貪心了,都有六個候選美女了,還不放過主持人。”

夏天秦的目光在黃老板那裏,別有意味的停留了片刻。黃老板對上那暗藏淩厲的眼神,禁不住的後背發涼。他在心裏暗暗斥道,一個戲子,還把自己當回事了,跟我搶女人逞威風!

他不甘示弱的回道,“我也很中意這位主持人啊,這可怎麽辦?”

“很好辦。”夏天秦一聲輕笑,轉動著手中酒杯,不疾不徐道,“我會讓你中意不起。”

他睥睨他一眼,悠然的笑意,眸光冷冷,泛著攝人的寒涼。

黃老板後背陰風更甚,沒由來的心驚膽戰,他不再繼續叫板,轉而給自己下台階,笑道,“那就看這次節目能把夏主持抬到什麽身價了。”

桌上其他人感覺到這暗流湧動,趕忙轉移焦點,喝酒的喝酒,劃拳的劃拳。

夏妤在他們這番不動聲色的交鋒後,方才發覺,原來夏天秦是為了保護她。她抬頭看了他一眼,無聲啟齒,“謝謝。”

夏天秦湊到夏妤耳邊,勾起唇角,輕聲嗬氣,“就算是潛,也隻能我潛你。”

夏妤氣得用胳膊撞上他的胸膛。方才的那一絲動容,瞬間煙消雲散。

夏妤跟其他人都喝過之後,隻剩下何信和曼婷了。曼婷正在跟一位讚助商喝酒,巧笑嫣然的說著什麽。張霖就在她另一側。

夏妤掃了她一眼,拿起桌上的酒瓶,為自己倒了個滿杯。她端著酒杯朝張霖走去。

“領導,我敬您一杯。”快要靠近張霖時,夏妤突然撞到椅子上。張霖趕忙扶住她。夏妤在他懷裏轉個身,踉蹌著後退了一步,高跟鞋不偏不倚的踩在曼婷□□的腳背上。

狠狠地一下,曼婷疼的驚叫出聲,“啊——!”她剛一轉過臉,夏妤手中的酒杯隨之潑出,澆了她個透心涼。

“啊——!!”曼婷尖叫著,猛地推開了夏妤。

夏妤身形一倒,張霖趕忙將她抱入懷中。

何信聽到曼婷的叫聲,迅速走到她身旁,扶住她搖搖欲墜的身體。他拿起桌上的紙巾,為曼婷擦拭著臉上的紅酒。

曼婷疼的直抽氣,她嘴唇哆嗦著,“這個賤人……賤人……”

她猛地揮開何信的手,雙眼宛如利刃,盯著夏妤。

夏妤由張霖懷裏站直身,眼神滿含歉意的看著曼婷,“真的是抱歉……剛剛差點摔倒,不小心就……”

“不小心?我看你是故意的吧?!”曼婷拔高音調吼道。

這接連的高分貝,已經讓滿桌的人都安靜下來,朝她們這裏看過來。

夏妤迎著她的目光說,“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很抱歉。”

極為誠懇的道歉,但曼婷看到的是滿滿的挑釁。

她氣得上前一步,猛地揪住夏妤的衣襟,剛剛揚起手,想要甩她一耳光,被張霖抓住。

張霖用力抓著她的手,迫使她後退一步,“曼婷,不要胡鬧。”

曼婷用力抽出自己的手,怒道,“你算個什麽東西!還敢管到我頭上來!”

張霖淡淡一笑,“我的確不算什麽。但你是台長千金啊,你總得顧著點自己的形象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