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二十五章

字體:16+-

第二十五章

粉絲回過神後,紛紛熱烈鼓掌。夏卿嵐的經紀人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溫情與夏天秦一道,給那些粉絲簽名。差不多時候,在保安的掩護下離去。

成功避開人流後,夏天秦進入公共洗手間裏,不停的用冷水洗臉。

溫情來到他身旁,為他遞上紙巾,“你今晚喝多了點……”

夏天秦接過,淡淡道,“現在好了。”

溫情張張嘴,見到夏天秦那漠然的神色,又什麽都沒說。

當夏天秦和溫情一道進入ktv的包廂時,夏妤和張霖在合唱。原本是他們要張霖唱歌,但張霖拉上夏妤作陪,夏妤不好拒絕。於是在起哄下唱了這首經典的對唱情歌。

梁婧嫻坐在包廂一角刷著自己的手機玩。大家發現,隻有夏卿嵐在場的時候,她歡脫嬌嗲的像個18歲少女。夏卿嵐不在時,她就是十足的高高在上的天後,渾身散發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氣場。

此刻,見夏天秦推門而入,梁婧嫻當即放下手機,歡快的迎了上去,拉著他的手說,“聽說你被粉絲包圍,我還擔心你今晚來不了呢。”

夏天秦的目光瞥過正在唱歌的夏妤,勾唇一笑,“這麽有趣的場合,我怎麽會不來湊個熱鬧。”

門邊的動靜,讓夏妤也轉過頭看去。見是夏天秦,之前一直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是放下了。

一曲唱完,夏妤放下麥克風,準備去問問夏天秦情況。梁婧嫻已經挽著夏天秦的胳膊走了過來,她蹭在他身旁,軟軟的調子嬌聲道,“卿卿,我們倆也來合唱一曲。”

夏天秦看著夏妤,輕輕一笑。他攬上梁婧嫻的肩膀,轉過頭,輕佻的捏著她的下巴道,“別選那種兆頭不好的歌啊。我們還得相親呢,選首甜蜜的。”

“甜蜜蜜,甜死你!”梁婧嫻嗲嗲的應聲。

夏妤想說的話,悉數吞回了肚子裏,她垂下眼臉,繞過他們,往另一邊走去。

點了歌之後,夏天秦坐在沙發上,梁婧嫻挨坐在他身旁。小鳥依人的依偎著他,與他深情對唱。

夏妤在一邊角落的沙發上坐著,眼見夏天秦就跟花蝴蝶似得,接受一個又一個女嘉賓的邀請,跟她們唱歌喝酒。她身旁的一位工作人員笑道,“這果然是皇帝選妃的範兒啊。”

夏妤心裏莫名的有些煩躁,不想這麽幹坐下去了。她對張霖說,“我可以先回去嗎,我想熟悉明天的拍攝內容。”

張霖點頭,“好。我送你。”

兩人一道起身,離開了包廂。

夏天秦的眼角餘光一直沒有離開過角落裏坐著的那個身影,此時,見她跟張霖一起離去,他拿著麥克正在懶散唱著的歌突然就卡住了……

身旁的模特張豔撒嬌的拉著他的衣袖,說,“卿卿,怎麽不唱了啊……”他的模樣看起來,就像是對著電視牆發呆。

夏天秦垂下頭,忽而失笑。

“卿卿……”女人挽上他的胳膊,“怎麽了……”

“別碰我。”夏天秦麵目一凜,目光掃過身旁的人。

瞬間冷冽的臉色,嚇得張豔心跳驟然失穩,雙手一僵,鬆開了他的手臂。

夏天秦甩下麥克風,“我累了。你們自己玩。”

他走到包廂一角,獨自仰靠在沙發上。

氣氛凝滯片刻,很快又重新熱絡起來。畢竟這裏除了他,還有幾個有錢的大款,還有節目組導演等人。

溫情走到夏天秦身邊,問道,“不舒服嗎?”

她的手剛剛觸上夏天秦的額頭,被他揮開,“別煩我。”

溫情沉默的看了他半晌,昏暗的燈光下,男人的臉色陰霾至極。

夏天秦閉著眼睛,耳邊是不斷喧囂的聲音,有歌聲,有碰杯聲,有搖色子的聲音,有嬉戲聲……

時間仿佛倒回到三年前的那個夜晚……

ktv包廂裏,夏妤帶上男朋友陳晨與大家見麵。夏天秦與夏妤共同的朋友圈裏好友都被叫來了。夏妤滿麵喜悅,正式的向大家介紹她的男朋友。

大家說著恭喜的同時,紛紛用一種很微妙的眼神看著一旁的夏天秦。

夏天秦和夏妤從小形影不離,他們常開玩笑說夏妤是夏天秦的童養媳。夏天秦的幾個兄弟私下經常問他,打算什麽時候把夏妤娶進門。

他們都知道,今晚聚會的主題是夏妤的生日,他們以為能看到夏天秦向夏妤求婚定情的一幕,萬萬沒想到……居然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夏妤和陳晨情歌對唱時。夏天秦坐在一邊,自顧自的喝著酒。他的兄弟蘇文湊到他身旁道,“喂,你怎麽回事,就這麽讓那小子捷足先登了?”

夏天秦不做聲,隻是喝酒。

“兄弟我都替你心塞,憑什麽啊!夏妤那小妮子也忒沒良心了吧?我們哥幾個誰看不出來,你對那丫頭一片癡心。”

夏天秦又為自己倒了一杯酒。

蘇文看了看那甜蜜相依唱著情歌的二人,再看看一臉死灰的夏天秦,猛地拍了下他的後背,“你別這麽窩囊!要麽把那丫頭搶過來,要麽從此幹脆利落忘了她!天涯何處無芳草!大好青年才俊在這兒借酒澆愁算個什麽事兒!”

“你當初不顧各方阻力,非要把事業轉移到c城,就是為了夏妤吧?誰不知道天子腳下資源最多,可你不惜與幾個結盟的兄弟散夥,也要回來。你說你都這樣了,難道要眼睜睜看著夏妤投向其他男人懷抱?”

“……夠了!”夏天秦驀然放下酒杯,啞聲低喝。

他揉了揉眉心,“你們誰也別給我找事。我自己知道怎麽辦。”

夏妤一曲唱完後,坐到夏天秦身旁,拽著他的胳膊說,“小天哥哥,你今天忘了給我準備生日禮物,是不是該罰啊?”

夏天秦轉過頭看她,微微一笑,“你想怎麽罰?”

“至少自罰三杯吧?”

“三杯怎麽夠。”夏天秦笑著。

他又點了幾打冰啤,用啤酒與紅酒混合。夏妤驚愕的看著他喝酒,一杯接一杯,像是沒有休止,眼見十個酒瓶都空了。她趕忙攔住他,“好了好了,不就是忘了生日嘛。我跟你開玩笑呢,哪需要你這麽罰自己。”

“我該罰。”夏天秦自嘲的笑著,又為自己倒酒。

夏天秦的幾個兄弟看到他這幅模樣,心裏相當不是滋味,幾個人眼色一對,紛紛給陳晨灌酒。一群吃喝玩樂的行家,那個勸酒的架勢,陳晨根本擋不住。

他被灌到去洗手間吐了一遭。才剛回來,又被那些人拉著喝。

夏妤不高興了,她擋到陳晨跟前,不滿道,“你們這麽多人喝他一個,不公平啊!”

“怎麽就不公平,我們的大小姐被這個小子拐走了,喝幾杯酒便宜他了好吧?”

“就是啊。小妤,你以後可是有主的人兒,也不能跟在小天後麵跑了吧。”

“我們心裏這個酸啊……”“這小子還沒有過五關斬六將,喝點酒可便宜他了……”

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又給陳晨灌上了。夏妤主動給陳晨擋酒。到最後,兩人全喝高了。

離開ktv時,陳晨被夏天秦的兄弟拖著走。夏天秦將夏妤由沙發上拉起來,抱入懷裏,“小魚兒,走了……”

“不想走路……”夏妤嗔道,“背我……背我……”

夏天秦在夏妤跟前蹲下,醉酒的夏妤十分熟練的爬上了他的背。

夏天秦雖然沒有醉死,但也喝多了。一行人上車後,朋友為他們喊來了代駕。陳晨被塞到前排的位置。夏天秦跟夏妤坐在後排。

夏天秦拍著前方的陳晨說,“你住哪兒。”

“喝……再來……我還可以喝……”他顛三倒四,前言不搭後語。

夏天秦揉了揉發脹的額頭,對代駕司機說,“去南岸花園。”

這是夏天秦在c市自己購置的一套別墅,距離c大不太遠。他大學雖然在帝都,而且從大二開始創業,但一畢業,他就果斷將事業轉移至c市。自己買房子時,他特地選擇了與c大一個城區的別墅群。每當節假日或有什麽不順心的事兒,夏妤懶得回家時就會去他那裏呆著。

別墅裏有夏妤的房間,有她的一切個人用品,什麽東西都是男女雙份的。

車子停下後,夏天秦先將夏妤抱去了她的房間。隨即又將陳晨拖了進來。喝的醉醺醺的陳晨,跌跌撞撞的,腦袋磕到了桌腳,痛的一聲驚呼。

夏天秦冰冷的眼神掃過他,進了客廳後,將他用力摔倒地上。

陳晨揉著腦袋說,“好暈啊……”

夏天秦心裏突然有些慪火,衝他踢了幾腳,“暈你mb!勞資不會就這麽算了!”

陳晨已經徹底睡死過去了。夏天秦揉著暈乎乎的腦袋,進了夏妤的房間。

夏妤躺在**,陷入沉睡。

夏天秦坐在床頭,看著夏妤的睡顏,他的手在她臉龐上撫摸,沙啞的喉嚨呢喃著,“小魚兒……我一直以為,你也是愛我的……難道我錯了嗎……從小到大,你身邊沒有其他人……男孩子給你寫的情書,你都會給我看……我以為我們彼此喜歡……我以為你一直在等著我求婚……難道我錯了嗎……”

他低下頭,緩緩貼上夏妤的臉龐,“就算是錯,我已經錯了這麽多年……你讓我怎麽辦……你看看這家裏,到處都是你的氣息……除了沒有同床共枕,我們跟夫妻有差別嗎……”夏天秦冷不丁一頓,他略略抬起頭,布滿血絲的雙眼猶疑的看著夏妤,緩緩道,“是不是就因為這樣……我們沒有發生關係……你才不認可我……是不是這樣……”

他顫抖的手指,撫上了夏妤的紅唇,那是最禁忌的誘惑,是他夢寐以求的滋味……他從沒品嚐過,他總告訴自己,不用急……不用急……

夏天秦紅著臉,抓著床單的手掌越揪越緊,“不行……小魚兒……我不能讓其他男人占有你……一定不可以……你是我的女人……是我守了二十多年的寶貝……我不能讓你被其他男人奪走……”

他眼神越來越深,低下頭,吻住了她的唇……

沉睡中的她嚶嚀出聲,夏天秦順勢撬開她的貝齒,卷起她的舌……幻想過無數次的滋味,終於真真切切的品嚐到了……夏天秦全身竄過難以言喻的快慰,精神末梢都在興奮戰栗……

23歲的他,正是血氣方剛的時候,青春期所有的xing幻想,都是眼前這個女人,但他從沒有越雷池一步,他日複一日的壓抑著自己,守著對她的*和感情……這一刻,壓抑多年的情與欲,悉數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