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二十六章

字體:16+-

第二十六章

24歲的他,正是血氣方剛的時候,青春期所有的xing幻想,都是眼前這個女人,但他從沒有越雷池一步,他日複一日的壓抑著自己,守著對她的*和感情……這一刻,壓抑多年的情與欲,悉數爆發。

夏天秦瘋狂的吻著夏妤……渴望已久的滋味,原來就是這般……

他用力的親吻她的每一寸肌膚,他不要再讓她可望而不可即,他要真真切切的得到她,他要做她的男人……

這是從他記事起就存在於他生命中的人……這是從他有了朦朧情愫時就放在心上的人……這麽多年,他對她的愛日積月累,不斷投放,直到占據了生命的全部……愛她,就像呼吸進食一樣簡單自然,不可或缺……

他怎麽能允許,她與另外一個男人攜手,棄他而去……

這無異於扼殺他的生命!

“痛……痛……”夏妤無意識的叫著,痛楚令她緊緊皺起眉頭,她掙紮著想逃離。夏天秦吻上她的唇,呢喃著勸哄,“小魚兒,乖,不怕……”

他額頭的汗水滾落,在她的肌膚上泛起灼熱。夏天秦呼吸淩亂,心髒瘋狂跳動著……從未有過的緊張感,甚至有些莫名的惶措……他灌溉了二十多年的果實,終於成熟透了,他可以采摘,可以品嚐了……這會不會是在做夢……

他牢牢抓住她,在她的掙紮中,用力占有了她。

這一刻,任何語言的內涵都不足以形容他的感覺,以往任何一種體驗都無法與之相比……身體與心靈的雙重滿足,讓他攀升至極樂之境。

瘋狂過後,夏天秦抱著夏妤沉沉睡去。

這一夜,他做了一個夢,夢裏他仍在瘋狂的要她,就像青春期的第一次夢。在那個夢裏,他不斷地占有,不斷的發泄。以至於第二天看到夏妤的時候,罪惡感令他一整天沒有直視她。為了減少這方麵的衝動,從此他刻意減少與夏妤的肢體接觸,盡量減少在腦海中yy她的衝動。但青春期的衝動,卻是越壓抑,卻澎湃。兩人明明經常在一起,他卻跟害了相思病一樣,相望相見不相親……

夏天秦在一個暢快淋漓的夢裏醒來時,摸到了身邊軟玉溫香的身體,不再是曾經空落落的虛無,不再是醒來後的悵然若失。他翻個身,將夏妤抱入懷中,滿滿的幸福感,由身體裏的每一個細胞鑽出,包裹住他。長久以來的守護,視若珍寶的愛戀,不斷努力的拚搏,在這一刻,都被賦予了最真切的意義……

夏天秦撫摸著夏妤的身子,親吻著她,低聲呢喃,“小魚兒,跟我好好在一起吧……我會給你很多很多錢,給你很多很多愛,這不是你最想要的嗎……我都可以給你……那個男人滿足不了你……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沒有人比我更愛你……我才是你最好的選擇……”

昨晚消魂蝕骨的滋味,伴著唇舌間的繾綣,又一次翻湧而上。每一根神經都在逼著他再次品嚐……

他忍不住又一次占有了她……

此時夏妤沒有昨晚醉的那麽昏沉,她身體最原始的本能回應著他……

她發出婉轉細啞的聲音,身體嬌軟的仿佛一折就斷。海浪般棕色長發,鋪了滿床,她柔嫩的肌膚猶如香滑的奶釀,每一寸都令他流連忘返,甘之如飴。

散落地麵的手機響了起來,夏天秦懶得理會。當他終於得到滿足後,手機還在響著,他走下床,有些不耐煩的接起來。助理來電,公司的急事。

他轉身為夏妤蓋好被子,又親了親她的額頭。隨即去浴室洗了個澡,走入書房,召開視頻會議。

睡到客廳地板上的陳晨,迷蒙中被臥室裏琴瑟和諧激烈陣陣的聲音所喚醒。他迷迷糊糊的站起身,不知身在何處,頂著昏沉的腦袋,有些茫然的四處張望。

他循著記憶裏的聲音來源,往臥室走去。

夏妤躺在**酣睡,臉蛋染著一片嬌紅。

“小妤……”他好像在海上漂泊的人找到了浮木,他叫喚著,搖搖晃晃的走到床邊,爬到了**。他脫了自己的外衣,就著被子抱住了夏妤,放下心來繼續呼呼大睡。

書房裏,視頻會議持續兩個小時後,中場休息。夏天秦取下耳麥,走出書房,準備為自己倒杯水,順便去臥室看看夏妤。

走廊上的他,聽到臥室裏傳來一聲尖叫。

是夏妤的聲音!

夏天秦心神一凜,抓著水杯的手驀然握緊,下一秒,往臥室飛奔而去。

他推開門,隻見夏妤縮在床腳,用被子包裹著自己,惶恐的尖叫著。陳晨在她對麵,茫然的看著她,試圖解釋什麽……

夏天秦臉色一沉,快步上前。

夏妤看到夏天秦,瞬間哭了出來,她手腳發顫的奔向他,裹著被子的狼狽,讓她幾乎跌滾在地。夏天秦就著被子將她抱住,夏妤緊緊縮在他懷裏哆嗦著。

“小妤……你聽我說……”陳晨手足無措的想要靠近她,“我什麽都不知道……我不記得了……我……我不是故意的……”

“滾——你給我滾——!!!!”夏妤爆發出歇斯底裏的尖叫。她抱著腦袋,抓狂的喊道,“小天哥哥,你讓他滾——讓他滾!!!我不要再看到他!!讓他滾啊——!!!”

夏妤這瘋狂的模樣,嚇到了夏天秦。他撫著夏妤的發絲,連聲應道,“好,好。”

他放開她,站起身,揪起陳晨,將他往門外拖拽而去。

“小妤……你聽我說……我真不是故意的啊……”

夏天秦冷著臉將他一路拖到大門口,陳晨拉著夏天秦的衣襟說,“我不是有心的……幫我說說好話吧……”

夏天秦一把將他推開大門外,冰冷的眼神逼視著他,“她讓你滾,沒聽到嗎?”

“我會對小妤負責的!”男人仍在努力道。

“負責?”夏天秦唇角掀起冷笑,“你?”

他散發而出的煞氣,陰鷙可怕的眼神,令陳晨由骨子裏竄出寒意,腳步完全僵住。他甚至懷疑,這與他昨天見到的夏妤青梅竹馬的哥哥,完全不是同一個人,隻是頂了一幅相同的皮囊……

“不要讓我再看到你。”夏天秦冷冷啟齒,“不然,你會無法為自己負責。”

陳晨的身體有些虛脫,夏天秦的眼神讓他覺得,他可能下一刻就會殺了自己。

“砰——”的一聲重響,大門已經重重闔上。

夏天秦回到房裏時,夏妤已經為自己胡亂套了件睡衣,她跌坐在地,哭的泣不成聲。

她這輩子從沒有這麽後悔過……她為什麽會讓自己喝醉……她為什麽要逞強交什麽男朋友……

當她醒來那一刻,看到自己光溜溜的身體,身旁是一個陌生的男人氣息,她被他抱著……那種感覺令她想吐!她觸電般彈開後,感覺到渾身的酸痛,床單上醒目的一片落紅,刺痛了她的眼,更刺痛了她的心……

她的第一次,就這麽被一個交往沒多久的男人睡了……不是想象中的新婚夜,沒有你儂我儂的繾綣纏綿,沒有這輩子最深刻最難忘的回憶……就這麽稀裏糊塗的被睡了……惡心,恥辱,作嘔,羞愧,種種感覺襲上心頭,令她幾近崩潰。

哭泣的夏妤被夏天秦抱住,她轉頭看他,猛地捶打上他的胸膛,“混蛋!你混蛋!你為什麽不保護我!如果不是跟你在一起,我怎麽會喝醉!”

夏妤哭著喊道,“我那麽信任你!你怎麽能讓我被人欺負!混蛋……他欺負我的時候你死哪兒去了……”

夏妤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夏天秦緊緊抱住她,沉聲道,“小魚兒,別這樣……其實昨晚……”“……我恨陳晨!”夏妤揪著自己的頭發,哭著喊著,“我再也不交男朋友了……男人沒一個好東西……都是禽獸……禽獸……”

夏天秦翻湧在喉嚨口的話,被壓了下去。他抱著夏妤的雙臂,有些僵硬。

如果告訴她,昨晚是他……她會不會恨他,會不會從此遠離他……

心髒猛地被恐懼攫住,夏天秦手腳禁不住的發涼。如果他的小魚兒恨他了,不理他了,他怎麽辦……他能承受這生不如死的後果嗎……

夏天秦怔怔的發呆時,夏妤再次捶打上他的胸膛,“你為什麽不保護我……為什麽……”

夏天秦動了動冰涼的手指,克製住由血液裏湧出的恐懼,他輕輕撫上夏妤的後背,緩緩出聲,“對不起……我……我以為……你們是男女朋友關係……我以為你們已經……”

“我沒有男朋友!”夏妤抓狂的低喊,“我再也沒有男朋友!再也沒有了!我不要男朋友!不要不要!!”

夏天秦用力深呼吸,將夏妤抱入懷中,“好,不要,不要。”

夏天秦將她抱到**,夏妤的目光落到床單的一片殷紅,瞬間別開臉,揪著他的衣服道,“我不要呆在這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