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二十七章

字體:16+-

第二十七章

夏天秦將她抱到**,夏妤的目光落到床單的一片殷紅,瞬間別開臉,揪著他的衣服道,“我不要呆在這兒……”

“好,好。”夏天秦抱起夏妤,將她帶到自己的臥室。

夏妤說,“小天哥哥,你去給我放水,我想洗澡。”

夏天秦在浴缸裏放好水後,夏妤進入浴室,關上門。

夏天秦站在浴室門口,揉了揉眉心,有些頹然的靠在牆上。如今這種局麵,完全出乎他意料,雖然順了他的心,卻讓他無所適從……

夏天秦頭腦混亂的呆站了半晌,直到手機響起,他方才回到書房,繼續視頻會議的下半場。

會議結束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後,夏天秦關掉電腦,恍然想起,夏妤還在浴室裏。

他快步走到浴室外,用力敲著門,“小魚兒?你還沒洗好嗎?”

裏麵沒有回應,夏天秦有些心急,直接擰開了門。推開裏層的玻璃門,夏妤正坐在浴缸裏用力搓揉著自己的皮膚。

水波晃動間,她白皙的肌膚被蹂lin的泛出紫紅,但她依然不管不顧的抓撓著自己,有些粗暴,有些機械,更像是在發泄。泛白的唇緊咬著,臉上是未幹的淚痕。

清澈的水波毫無阻擋,夏天秦能一眼看到夏妤若隱若現的*,但此時此刻,他沒有了任何旖旎的遐思,隻有塞滿胸腔的無處發泄的心疼和難受。

他快步上前,用力抓住夏妤的手,有些憤怒的啞聲道,“不要傷害自己!”

“我好髒……”夏妤掙開他的手,繼續用力搓揉著皮膚。”太髒了……我要把自己洗幹淨……

“夠了!”夏天秦一聲低喝,將夏妤由浴缸裏撈起來。

他抱著*的她,徑自走出浴室,進了臥室。將夏妤放在**後,他轉身去拿浴袍,為她裹上。

夏妤呆坐在**,夏天秦為她擦拭被水浸濕的頭發。不再滴水後,他找出吹風機,為她吹著。夏妤坐著不動,任由她擺弄。

頭發吹幹後,夏天秦將吹風機放開,坐到夏妤身前。他輕輕抬起她的臉龐,迎上她的視線,柔聲道,“你是我最聰明最漂亮最驕傲的小魚兒。永遠都是。”

小時候,每當夏妤不開心時,夏天秦就會這麽哄她。被極為出色的夏天秦這麽誇讚,總會讓她很快由陰霾中走出,再次自信滿滿。

夏天秦眼底的珍寵和溫柔,瞬間將夏妤受傷的心防擊潰,她撲入夏天秦懷中,泣不成聲。

夏天秦輕輕撫著她的發絲。

夏妤抱著夏天秦,哽咽著說,“我再也不相信男人了……都是混蛋……”

夏天秦表情微滯,若是以往,他會接上一句,小魚兒,這話怎麽說的,我也是男人啊。可此時,他喉嚨被堵得死死的。

夏天秦心裏有個聲音喊道,說出來吧,男子漢大丈夫,敢作敢當,說出來……

又有一個聲音馬上說,你不能說,說了你就失去她了……她會恨你,她會再也不理你……

那個聲音又說,你想看著她痛苦嗎?你不是很愛她嗎?你的愛,就是傷害她?

夏天秦動了動唇,“小魚兒,其實……”

“你不一樣,小天哥哥!”夏妤趕忙道,“我剛剛沒有在罵你……我隻相信你,其他人我都不信了……”

她緊緊抱住他,“小天哥哥,我再也不相信其他男人了……”

最令夏妤痛苦的是,這個男朋友,並非她所深愛,隻是因為他對她好,她被他感動,她想搶在夏天秦之前談戀愛,於是……釀成了這般苦果。

心裏悔恨交織時,她甚至憎惡自己的狹隘,憎惡自己想把夏天秦比下去的較量之心。當她被現實撞得頭破血流時,隻有她的小天哥哥,陪在她身邊。隻有他……

夏妤像是落水的人抓住浮木般,緊緊抱著夏天秦,蜷縮在他懷裏,“我再也不交男朋友了……隻要小天哥哥陪在我身邊就好……”

夏天秦將夏妤往懷裏緊了緊,喉嚨裏湧動的話,又一次被他壓下去了。

以後再說吧……等兩人順利開始戀情,等她愛上他,等她徹底淡忘這件事的陰影,他再說出來……如今的他,沒有豪賭的資本。

在夏天秦溫柔耐心的哄勸下,心力交瘁的夏妤,漸漸睡了過去……

當她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夏天秦的臥室裏,房裏隻有自己。心裏倏然升起驚慌,夏妤迅速起身,跑出了房間。

走到客廳時,陣陣香氣撲鼻。夏妤隨著香氣來源,走到廚房門口。

穿著白襯衣西裝褲的夏天秦,身上係上圍裙,襯衫的袖口挽起,在廚房裏忙碌著。他一手拿著鍋鏟,翻炒鍋裏的東西,另一隻手插入西褲口袋裏,姿態頗為輕鬆。

火候到位後,他熄掉火,盛出一盤番茄炒蛋,紅黃色澤,蓬鬆香軟,少許菜湯色澤明亮。他將鍋提到水龍頭前,衝洗一番,擦幹後,再一次開火,倒油,放入一旁砧板上備好的花椒、麻椒、八角、小茴香、桂皮、草果、肉蔻、香葉等佐料,用中小火加熱。

夏妤站在廚房外,看夏天秦有條不紊的忙碌著。她可以想象,如果此刻是自己在廚房裏,一定是焦頭爛額,雞飛狗跳,最後的成品也是令人難以下咽的黑暗料理。

可是,夏天秦就能那麽輕鬆嫻熟……就像從小到大,他輕鬆麵對的一切,無論是念書,課外活動,考試升學,到現在的創業,每一樣他都能玩的風生水起。這樣一個人,是上天的寵兒吧?

夏妤唇角牽起一抹苦澀的笑意,她何必要去跟他比呢?

大人們拿他們倆比較,已經讓她活的那麽累。為什麽連她自己都陷入了這種怪圈中……

明明打小時候起,她最討厭的就是旁人拿他們倆做比較。可自己卻在不知不覺中,以他為標杆要求自己……

夏天秦將水煮魚放在鍋裏燜煮時,一轉頭看到站在門口正對著他發愣的夏妤。

“醒了啊?我正要叫你呢。”夏天秦笑道,“天都黑了,該吃晚飯了。”他的目光逡巡到夏妤腳下時,眉頭蹙了起來。“怎麽拖鞋都不穿。”

他熄掉火,走出廚房,去玄關處的鞋櫃取了一雙拖鞋,放到夏妤腳下,“快穿上。赤著腳會著涼。”

夏妤乖乖的穿上鞋。夏天秦轉身回到廚房,將水煮魚起鍋,裝盤。

夏妤突然想,以後誰要是嫁給她的小天哥哥,真是人生大贏家。這個男人,十項全能,溫柔耐心,會疼人,還潔身自好,再也找不出比他更好更適合當老公的人了。

飯廳裏,夏妤坐在椅子上,看著夏天秦陸續上菜,三素三葷兩湯,一共八道菜,每道都是色香味俱全。

夏妤很喜歡吃夏天秦做的菜,以往每個周末過來,甚至就為了蹭他一頓飯。而他,總會準備滿滿一桌子菜,即使兩人根本吃不完。夏妤說這樣太浪費,每次兩三道菜就行了。夏天秦說,你當我是為你做滿漢全席啊,想的才美,我這隻是圖方便,接下來一周都不用做飯了。於是,抗議失效的夏妤,沒有任何心理負擔的吃著一桌菜,每樣淺嚐即止,充分滿足自己味蕾的享受。

夏天秦為夏妤夾菜時,夏妤突然開口道,“小天哥哥……”

“嗯?”

“……對不起。”

夏天秦一愣,“怎麽了?”

“沒什麽……”夏妤別開臉,“就是覺得我自己識人不清,上當受騙,現在卻要你這麽費心費力的照顧我……”

夏天秦為她勺了一碗湯,遞到她跟前,笑道,“你倒是說說,我什麽時候沒有照顧你啊。”

“嗯。”夏妤點下頭,“小天哥哥對我的好,不會因為任何事情改變。”

飯後,夏天秦提議出門看電影,夏妤搖搖頭:“我不想出門。”

於是兩人窩在沙發上看電視,夏天秦選了一部比較輕鬆搞笑的動畫片。夏妤蹭在夏天秦懷裏,眉頭漸漸舒展。

深夜,夏妤一個人在黑暗中,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她甚至閉上眼睛就害怕,她怕當自己醒來的那一瞬間,是被一個陌生男人□□的抱著。那惡心又恥辱的感覺,令她心有餘悸,翻江倒海……

輾轉到後半夜,夏妤還是沒有睡著。頭昏腦漲的她,再也按耐不住,起身走出臥室。

黑暗中,突然亮起的光線令夏天秦睜開眼。他坐起身,隻見夏妤就站在門口。

“小魚兒?”

他看到夏妤麵無表情的向自己走來……

“小魚兒,怎麽了?”他出聲問道。

夏妤臉色陰沉,一步步走向他。快要靠近時,她猛地撲上前,掐著他的喉嚨說,“夏天秦,你這個混蛋!騙子!你強占了我的身體,你還騙我!你拆散我跟我男朋友!你這個十惡不赦的大騙子!我恨你!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夏天秦,你去死吧……”

“小魚兒……別這樣……我愛你……我是愛你……我不想失去你……”夏天秦艱難的發出聲音,他隻覺心髒緊縮的似要窒息,一陣陣極其強烈而清晰的刺痛感,使他整個人都痛苦的蜷縮了起來,“小魚兒……我隻是太愛你了……”

“小魚兒——”伴著一聲驚叫,夏天秦猛地坐起身,由噩夢中驚醒。

他怔怔的環顧四周的黑暗,隻是一場夢……

他緩緩抬起手,抹去額頭涔涔的冷汗,後背已經汗濕大片。極度恐懼的感覺,令他身心疲軟,拿不出絲毫力氣。他在黑暗中劫後餘生般大口喘息著。

門外突然響起了叩門聲。夏天秦心裏一緊,還沒來得及回應,房門被推開。燈光亮起,夏妤出現在門口。

夏天秦驀然一顫,方才癱軟的身體一寸寸僵硬起來。他微微戰栗的手,緊緊抓住身下的床單。麵色控製不住的發白,他努力揚起一抹笑,“小魚兒,怎麽了?”開口的聲音,沙啞低沉。

夏妤走到床邊坐下,伸手摸了下夏天秦額頭的冷汗,關切的問,“小天哥哥,你做噩夢了嗎?”他這麽明顯的不對勁,她怎麽會看不出來。

“恩,是啊。”夏天秦點頭,內心長長舒了一口氣。她的反應和語氣,已經讓他放下心來了。

鬆開床單的手,順勢攬上夏妤的腰肢,“怎麽了,小魚兒?這麽晚來找我?”

夏妤靠在他胸膛上,“小天哥哥,你陪我一起睡覺,好不好?”

夏天秦一愣,“這……”

她居然是來跟他一起睡覺的?!

“我一個人睡不著……我怕做噩夢……你陪我就好了,下午你抱著我,我才睡著的……”有他的氣息在周身環繞,她會極有安全感,不用擔心陷入未知的恐懼中。

“可是現在……深更半夜……”夏天秦藏住眼底的微妙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輕咳著,“這個……不太好吧……”

“我們以前也一起睡過啊!有什麽不好的!你放心,我不會影響你睡覺!我不會吵你!”夏妤幹脆耍起賴來,拉著他的手說,“我不管!我就要你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