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三十二章

字體:16+-

第三十二章

次日,當居婉君看到夏天秦時,目光閃躲,完全不敢與之對視。夏天秦倒是恍若無事,沒有絲毫異常。但是,他與其他女嘉賓會有肢體接觸,卻從頭到尾沒碰過居婉君。

這一天的拍攝內容,由男嘉賓與五位女嘉賓遊戲互動。上午和下午分別淘汰一位女嘉賓。

上午的遊戲環節結束,居婉君毫無意外的出局了。上次名門閨秀出局後的那頓聚餐,眾人紛紛給她敬酒,勸慰她,而這次午餐,居婉君冷冷清清獨坐一旁,其他幾位女嘉賓沒人搭理她,甚至有些幸災樂禍。

梁婧嫻對身旁的溫情笑道,“我就知道,卿卿不是那種jing蟲上腦的男人。這種低級段數,還想勾引卿卿,簡直笑話!”

溫情彎唇一笑,“你跟卿卿感情很好吧?”

梁婧嫻湊到溫情耳邊說,“其實我就是個托兒。放心吧,我不會成為你的對手。”她對她眨眨眼,“不過我很好奇,你是不是呢?你是來為你們的新電影做宣傳的還是……?”

溫情沒否定也沒肯定,隻是微微一笑,“如果跟r戀愛,也不錯啊。”

梁婧嫻若有所悟的微笑著。

午休時間,居婉君在房內收拾行禮時,夏妤進了她的房間,把錢還給她。居婉君推辭了幾下後,半推半就的把錢收了回去。夏妤解決掉這燙手山芋,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駛向機場的黑色轎車,後座上,居婉君與曼婷並排而坐。曼婷攬著居婉君的肩膀,滿意的笑道,“雖然你沒有如願跟夏卿嵐春風一度,但任務也算完成了。”

曼婷由包裏掏出兩個信封,分別裝了兩遝照片。她將照片拿出,與居婉君一起欣賞,“瞧瞧,角度多好啊……”

有一疊照片是居婉君給夏妤塞錢,夏妤接過來看,還露出了粉色的鈔票……精選出來的抓拍,完全是行賄受賄的場麵。夏妤拿著信封皺起眉頭的不悅模樣,夏妤將信封遞還給居婉君,都不在照片內。

另一疊是居婉君和夏天秦的,清洗出來的那些照片香yan無比……居婉君脫掉衣服……她抱住隻圍了一件浴巾的他……她埋在他兩腿間……

曼婷得意的笑道,“就算這次拍攝成功,我也有後招。隻要這個節目火起來,就會爆出主持人索賄,夏卿嵐對你潛規則……配合你今天的出局,就是一出他們倆狼狽為奸,一個收了你的錢,一個強了你的身體,然後玩完一腳把你踢開的精彩大戲……到時候你隻需要作為一個受害者,發出楚楚可憐的聲明……”

居婉君有些不安的扭絞著雙手,“大家會相信嗎……畢竟這不是事實……”

”事實?”曼婷一聲冷笑,揚了揚手中的照片,“這些就是事實。”

她又說,“這年頭輿論都偏向相信弱勢群體,群體更是喜聞樂見大明星對小網紅潛規則……你就等著夏妤和夏卿嵐一起身敗名裂吧,哈哈!我真想看看夏妤那女人,一朝得意,然後跌入穀底的慘狀!”

“其實我……不想傷害卿卿……他是個好人……”昨晚出門前,他朝她扔來一件大浴袍,直到出門後遇到其他人跟她打招呼,她才意識到,夏卿嵐在最後還照顧了她的顏麵,沒讓她赤身luo體的在別墅內狼狽逃竄。

“在這個圈子裏,不踩人你怎麽上位?”曼婷瞥她一眼,“能踩著夏卿嵐上,可是你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曼婷哼笑著擺弄自己精致的手指甲,“不過,這隻是我的後招。我現在的打算是不讓這個節目順利拍攝。一旦開播就會紅,紅了就有無數種可能性。我最希望的是這個節目夭折。”

她瞧了瞧一旁扭捏不安的居婉君,拉著她的手說,“你放心。有我幫襯著,你的星途一片燦爛。我們明珠衛視想捧誰,沒有紅不了的。”如果放後招,還需要這女人的配合,她得穩住她。

居婉君牽起一抹感激的笑,“謝謝婷婷姐。”

“夏妤啊夏妤,你以為有張霖和夏卿嵐罩著你,就能高枕無憂嗎?”曼婷為自己點燃一支煙,吐出一口煙圈,妝容明豔的臉上,表情驕縱而陰冷,“得罪我……你隻有死路一條!”

下午的遊戲互動環節淘汰掉了那位外企精英,接下來隻剩影星溫情、歌星梁婧嫻、模特張豔三位女嘉賓。

當晚,夏天秦與三位女嘉賓,錄製假麵的舞會環節。

到此時,就連工作人員都很好奇,夏卿嵐最後會選擇哪位。經過這幾天的拍攝,大家都覺得,夏卿嵐很認真,是真的在選女朋友。每一次選擇和送別,都是感性與理□□雜,言談也是有理有據,絲毫看不出作秀成分。

當晚的舞會,三位女嘉賓穿著同款長裙迤邐的禮服裙,同樣的發型,戴著款式不一的精致麵具。夏卿嵐將分別與她們共舞,最後選擇一位做他今晚的舞伴。另外兩位女嘉賓,會與客串男嘉賓共舞。

節目組租賃了一座古歐風格的城堡。城堡大廳被布置成舞會現場。地麵紅毯鋪就,四下燈光旖旎,廳內酒香氤氳。管弦樂隊現場演奏。端著托盤來往走動的侍者領結工整,手套雪白。現場的每一個細節都透著奢華與優雅。

當夏天秦穿著複古的英倫燕尾服出現時,在場的女性們紛紛倒抽涼氣,忍不住低呼,“這就是刷顏值也足夠了啊!”“完全可以當偶像劇看了好麽!”“omg,他這模樣好像中世紀的吸血鬼啊!迷死人了!太有範兒了!”

夏天秦徑自走向夏妤,在她身旁站定。夏妤感覺到所有人的目光隨之聚焦而來。

她對他笑著道,“r,今晚又要收割一大片少女心了。”

夏天秦輕輕挑起她的下巴,“包括你的嗎?”

夏妤朝他眨眼一笑,“我當然也不免俗。”

夏天秦眼神一個恍惚,捏著她下巴的手微微加重……

如果不是礙於場合,他真想用力親吻她。

這兩人調笑的小片段,看著眾人心癢癢的。

有人對身旁的人低聲說,“你有沒有發現,卿卿跟主持人在一起時,舉手投足都有種說不出來的魅力……就好像,怎麽說呢……活了一樣……”

“去你的,什麽活了,難不成卿卿還是死的不成!”她白她一眼,“我對主持人不感興趣,我最關心的是他會選哪位女嘉賓……我看溫情最有戲!”

節目開場,由夏妤和何信兩位男女主持,共舞一段引入。

夏妤今晚穿著正紅色修身抹胸連衣裙,胸型和臀線勾勒的凹凸有致。短裙的長度,與女嘉賓的長裙區別開來,也將她纖細修長的雙腿展現而出。

當夏妤與何信跳舞時,夏天秦坐在一旁,表情冷清,冷清到寒氣陣陣,讓人不敢靠近他周身。

這次的拍攝,張霖也身在現場,他同樣在看著場中起舞的夏妤。他靠在大廳一角的牆壁上,為自己點燃了一支煙。

這個女人,令他暗裏著迷,卻又不是那麽好追……

而她很夏卿嵐,似乎有著千絲萬縷的曖昧……

夏妤的主持部分結束後,退出鏡頭外。張霖走上前,適時遞過一杯特調的雞尾酒,夏妤微笑著接過。張霖說,“沒想到,你連跳舞都這麽專業。”

夏妤淺淺一笑,“之前在國外念書的時候,朋友們喜歡開舞會,久而久之就會了。”

張霖看著她笑,“很漂亮,很性感。”

“謝謝。”夏妤淺啜一口雞尾酒。

張霖的目光定格在夏妤身上,剛跳完舞的她臉上還帶著些緋紅,他伸手撩過她垂下的順滑黑發,輕歎般道,“可以抽空教我嗎?”

“沒問題。”她微笑應聲。

何信退出鏡頭後,等在一旁的曼婷暗自用力擰掐他的胳膊,“跟那小賤人跳舞,心裏美著吧!”何信板起臉低斥,“胡說!沒看我刻意跟她保持距離?”曼婷一聲冷哼,這才緩了些心裏的妒火。

何信嘴裏這麽說著,心裏卻在回味剛剛與夏妤共舞的綺旎風光,她手掌的柔軟觸感,她近在尺咫飄散的發香,她不足一握的纖細腰肢……

何信的目光瞟過另一邊低頭喝著雞尾酒的夏妤,眼神深了深。

如果能想辦法上了她,也算是了他心中的一個念想……

夏妤對張霖說,“接下來沒我出場的鏡頭了,我先去把衣服換了吧?”

張霖笑道,“大家都很好奇夏卿嵐選的是哪一個舞伴,你好像完全不感興趣?”鏡片下的幽深雙眼,將她的神色觀察的分毫入微。

夏妤一臉淡然道,“這個既跟我沒關係,也不由我決定。其實,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早點回去休息。”

“好。”張霖點頭,“你先去換衣服。我送你回去。”

迎上夏妤詫異的目光,他又道,“順路。其實我也要走了。”

後台化妝間,更衣室內,夏妤換下節目組準備的小禮服,穿上自己的衣服。剛打開更衣室的門,夏天秦赫然出現在眼前,她嚇得心髒抽了抽。

夏天秦進入更衣室內,反手關上門。

“你不是在錄節目嗎?怎麽在這裏?”

夏天秦坐下,將夏妤拉到自己腿上坐著,“中場休息。”

“快出去!誰讓你來這裏的!”夏妤拉拽著夏天秦的手,正要推開更衣室的門時,外麵傳來了談笑聲。而且聲音越來越近,聽著是進入了化妝間。

夏天秦將夏妤環抱住,在她耳邊輕輕嗬氣,“如果咱倆現在一起出去,會是什麽效果?”

夏妤瞪他一眼,放開了正要推門的手。

夏天秦有些邪惡的勾起唇角,他收緊夏妤的腰肢,壓上她的唇瓣,朝她口中進犯。

唇舌糾纏的聲音令夏妤緊張至極,她抓緊夏天秦的衣襟,奮力別開臉,喘息著嗬氣道,“不行……”

外麵傳來了清晰的對話。

“我看卿卿一準得選溫情……”

“我也覺得……那對視時的深情款款,眉目傳情,嘖嘖,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他們不會是這次合作的電影因戲生情了吧……”

“我敢肯定,節目播出後,他們會成為最熱的情侶檔……”

那些話傳入耳朵裏,令夏妤有些分神了。嘴唇再次被覆壓,夏天秦甚至變本加厲的將手掌探入她衣內……

夏妤心中惱怒,又不能發出聲音,甚至不敢掙紮,隻得任由他放肆。體內竄起的驚悸,令她又氣又惱。

談笑聲遠去後,她猛地推開夏天秦,低聲喝道,“你太沒有分寸了!”

夏天秦抱住她,輕聲哄道,“我就是想你了……”

剛剛的對話浮上腦海,夏妤冷笑,“你還是專心點,跟你的影後好好發展。”

“說什麽呢你!”夏天秦敲上她額頭,“我是在幫你,你別不知好歹啊。”

夏妤一聲嗤笑,別開臉。

這輕蔑的姿態,惹怒夏天秦了,他用力轉過夏妤的臉,盯著她道,“我不準你在心裏給我潑髒水。”他再次吻上她的唇,吻的熱烈而強勢。

“小妤,在嗎?”外麵傳來張霖的聲音。

夏妤心髒驟然緊縮!夏天秦眼裏滑過暗光,牢牢控製著她的身體,更加用力的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