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三十三章

字體:16+-

第三十三章

“小妤,在嗎?”外麵傳來張霖的聲音。

夏妤心髒驟然緊縮!夏天秦眼裏滑過暗光,牢牢控製著她的身體,更加用力的吻她。

夏妤卻連掙紮都不敢了。她恨不得屏住呼吸,不讓自己發出一絲一毫的異響。但夏天秦的攻勢那麽猛烈,幾乎要將她的唇舌吞掉……他的手掌還在她身上肆無忌憚的遊走……

對她而言,這每一秒都是極其漫長的煎熬。

如果被她的上司發現,她和夏天秦這不幹不淨的關係,甚至在化妝間的後台就這麽迫不及待的擁吻……

這種醜態,被她內心感激又欣賞的上司看到,她還有臉繼續留在電視台工作嗎?

夏妤仰起臉,緊緊咬著唇,一言不發。她的雙臂環住他的後背,指甲在他的背上劃出血痕……

夏天秦的腦袋埋在了夏妤胸前,她的黑色文胸被他推開……

他粗重的呼吸聲令她害怕,下意識的抱住他的腦袋,試圖用這種自欺欺人的方式,遮掩這一切……

終於,她聽到外麵的腳步聲走遠了。

一顆放在油鍋裏反複煎熬的心,終於被打撈了出來,但卻脆脆的,一碰就碎。碎掉的,是她全部的自尊和驕傲。

夏妤猛地推開夏天秦,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

夏天秦被打的一愣,夏妤顧不得自己還衣衫不整。再次一巴掌扇了過去。

她發絲淩亂,眼裏水光浮動,整張臉上壓抑到扭曲的表情,好像下一刻就會瘋掉。她揮舞的手臂,手掌還在發著顫。

夏天秦完全可以躲開,但他腳步站定,硬生生的用他的臉頰,接住了她極怒的一耳光。

他給她一個發泄的渠道。

夏妤甩了兩巴掌後,開始整理自己的衣服。夏天秦手指碰上自己的側臉,似笑非笑道,“至於麽,這就惱羞成怒?”

夏妤不再理他,冷著臉推開更衣室的門,走到化妝台前收拾著自己的東西。

夏天秦跟出去,由夏妤身後抱住了她。她的身體被迫靠上了化妝台。

夏天秦看著鏡子裏的女人,她擁有一張明豔的臉龐,表情卻冰冷的不帶一絲溫度,她的紅唇因剛剛的熱吻成了飽滿欲滴的殷紅,一種誘人沉淪的顏色,卻染有致命的毒……

“放開我。”夏妤冷冷啟齒。

她的雙眼就像是不見底的深淵,不帶絲毫光與熱。前幾日她臉上的巧笑嫣然,她的時而溫柔時而嬌嗔,此刻消失殆盡,隻有冰冷……這冷意逼入夏天秦的骨髓,之前的親昵恍如一場夢,而這冰冷讓他由美夢中猝然醒來,發覺自己其實身在不見天日的深淵裏……

他全身一寸寸冰涼,驀然將夏妤抱得更緊了些,結實的手臂青筋暴起。突然加劇的力道,勒著胸腹,令夏妤幾近窒息。

“你放開我……”

夏天秦將腦袋埋入夏妤脖頸間,以撒嬌的語氣說著,“小魚兒乖,不生氣好嘛……我隻是想跟你親近親近……”

這是一種服軟的姿態,軟到令夏妤意外,她甚至做好了跟他吵架的準備。

兩人再遇以來,他總是以強勢的手段高高在上的姿態脅迫她。夏妤不太明白,這一刻,他為什麽會放低他自己。

夏妤瞥過眼,看著蹭在自己頸間的夏天秦。在化妝間明熾的燈光下,他濃密的眼睫毛,就像是夏日雨後不停顫動的蟬翼,紛亂的讓人看不清他的眼神。

“親近也不是在這種地方!”她的語氣帶著斥責,但較之剛剛的冰冷,已經多了許多分溫度。

既然他退步,她也不想繼續撕了。她已經打了他兩巴掌,夠了。

夏天秦隻覺指尖的冰涼瞬間回溫了,全身血液重新開始流動。他將夏妤轉過身,親吻她的鼻尖和紅唇,軟聲呢喃著,“還不是你跟其他男人的熱舞,看的我嫉妒了……”所以,那麽想親近她,做其他男人不能做的事……

“我這也是工作!跟你的眉來眼去一樣,都是工作!”夏妤沒好氣的瞪他一眼。

“我沒有眉來眼去。”夏天秦當即強調。

夏妤看到他臉上鮮明的巴掌印,有些憂慮的撫了上去,“這個……會影響等會兒的拍攝……”夏天秦膚色白皙,掌印雖然沒有剛打時那麽鮮明,卻也是一眼就能看出來。

“坐下,我給你上妝遮一遮。”

夏妤將夏天秦按到椅子上坐下,再次拿出工具,親自給他打點了起來。

夏妤彎著腰在夏天秦臉上掃粉時,夏天秦直接攬過她的腰肢,將她抱到自己腿上坐著,“站著多累啊。”

夏妤懶得跟他擰,抓緊時間為他遮瑕。

夏天秦的雙臂環繞著夏妤的腰肢,凝視著她專注的容顏……

大功告成後,夏妤抬起夏天秦的臉龐,仔細端詳,“嗯,沒問題。”

夏天秦依然凝視著夏妤,“小魚兒,你對我笑一笑,好嗎?”

“有什麽好笑的。你快去錄節目。”夏妤起身,催促道。

“我不管。你對我笑一笑。”夏天秦坐在椅子上,堅持道。

夏妤無奈,對他牽起了一抹笑。

笑容清淺,隻是一個微微的弧度。但這樣,就夠了。冰霜消弭,他心安定。

夏天秦迅速起身,親上她彎起的唇角。

“你快走吧!別讓大家等你!”夏妤幾乎是將夏天秦推出了化妝間。

夏天秦走後,夏妤頹軟的靠在化妝間的門上。她伸手,揉了揉額頭。這種日子,到底什麽時候才能熬到頭……

呆站良久,她用力深呼吸幾次,返回化妝間,整理好自己的東西,拎起包包離開。

剛剛心驚肉跳的一幕,令她不敢麵對張霖。就算他什麽都沒看到,她也下意識的想要回避這個人。她沒有去前廳找他,而是背著包包,繞過大廳,直接出了城堡。

晚風徐徐,裙擺飄揚,她沿著碎石小路往前走。

路的盡頭,她卻看到了張霖。他穿著休閑西褲和白襯衣,站在一顆洋槐樹下,一手抄兜,一手夾著香煙,斷斷續續的抽著。他的臉龐沒入了陰影中,令人看不清表情,隻有紅色的煙頭,忽明忽暗。

夏妤心頭再度湧起窘迫和無措。她不知道當時,張霖是以為她不在而離去,還是聽到了什麽才走開……

但這個問題,她怎會啟齒去問。

就在夏妤腳步微頓時,張霖已經向她看了過來。他淡淡一笑,“來了?”

他向前走了幾步,跨出樹冠籠下的陰影。清朗的星光落下,她看清了他清雋的臉上,是一如既往的雲淡風輕和淡淡的溫柔,並無絲毫異常。

夏妤心裏好像放下了什麽包袱,微微鬆了一口氣。

她走向張霖,帶著歉意的微笑,“不好意思,都忘了,你也要回去。”

“走吧。”他回以微笑。

夏妤隨著張霖上了車。

張霖放開車中的廣播,正放著經典老歌。靜謐的歌曲,舒緩的旋律,微啞的女聲,反複輕吟。張霖沒說話,隻是專心開車。放鬆後的夏妤,身心疲憊,就著舒緩的音樂,靠在座椅上睡著了。

喚她醒來的是陣陣海風。夏妤睜開眼,發現車子停在了海邊。此時兩邊車窗大開,帶著鹹澀氣息的海風,一陣陣鼓入車內,撥動著她柔軟的黑發。

夏妤錯愕的看向張霖。

張霖正倚在車窗旁抽煙。他的表情是她從沒見過的沉靜,靜到空氣中的微塵顆粒都仿佛被凝住。

一根煙抽完,他轉過頭,看到夏妤,微微一笑,“醒了?”

“嗯。”夏妤應聲,“怎麽到這兒來了?”

張霖指尖輕敲方向盤,看著遠處的水天相接,嘴角噙著笑意,“你可是答應了我,有空要教我跳舞。現在不就是難得的空閑?”

夏妤一愣。

張霖轉過頭看她,伸出手,覆上了她的手背,“不過,在此之前,我得跟你說件事。”

“什麽?”她下意識的想要將手抽出,他卻微微用力,握住。

“那天,你說不要追你,我說考慮考慮。現在已經考慮好了。”張霖傾過身,另一隻手撐在她椅側,定定的看著她,黑曜石般的眼裏漾出絲絲縷縷的柔情,“我決定追你。”

這過分近的距離令夏妤頗感不適,但她避無可避,隻得尷尬的別開臉,說,“領導,我們上下級的關係,如果扯上別的什麽……你覺得大家會怎麽看我?又會怎麽看你?”

“我未娶,你未嫁,我們在一起,是違法還是犯罪?”張霖略略挑眉。

“不違法也不犯罪。但是輿論會詆毀我們。尤其是我,一個攀附男上司的心機婊……”夏妤抿著唇,表情嚴肅。

張霖輕輕一笑,“小妤,你不用緊張。我隻是決定追你,沒要你馬上做我女朋友。還有,公歸公,私歸私。我不會因為追求你,放鬆對你工作上的要求。八小時之內,我隻是你的上司。八小時之外,我才是追求你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