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三十四章

字體:16+-

第三十四章

張霖輕輕一笑,“小妤,你不用緊張。我隻是決定追你,沒要你馬上做我女朋友。還有,公歸公,私歸私。我不會因為追求你,放鬆對你工作上的要求。八小時之內,我隻是你的上司。八小時之外,我才是追求你的男人。”

夏妤被他堵得不知道說什麽好了。

張霖又說,“我說說我的情況吧。前幾年有過幾次戀愛,近幾年一直單身。目前一人獨居。抽煙喝酒都會一些,但是不過分。我的工資,你應該知道,除此外,我還會做一些投資,養家應該還是可以。我沒什麽難忘的過去,心裏沒有白月光也沒有朱砂痣,這幾年沒交女朋友,就是想一個人清靜清靜。閑暇時,我會打打球看看書練練字,對了,書法還不錯,拿過獎,有時候會跟一群朋友去戶外走走。”

夏妤聽他說完後,凝眸看他,“你是認真的?”

“我像在開玩笑?”張霖反問。

他的聲音依然帶著淡淡的溫煦,微揚的唇角有一絲笑意,但那黑白分明的雙眼不帶絲毫戲謔。

夏妤哭笑不得,轉身推開車門,下了車。

張霖隨之下車。

“領導,你……”“八小時之外,叫我名字吧。”張霖打斷夏妤的話。

夏妤在沙灘上席地而坐,歎了一口氣,“霖哥,你就別拿我開玩笑好嗎?你也知道,我現在已經是四麵楚歌的境地,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如果連一個可以依仗的領導,都因為這種情況搞得不尷不尬,我還怎麽混……”

張霖在她身旁坐下,“小妤,撇開我們的工作關係不談,你願意考慮我嗎?”他攬上她的肩膀,“說實話。”如果是因為工作關係,他可以有無數種解決辦法。

夏妤沉默半晌,方才開口道,“我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好吧。”張霖無奈的一笑,“你也別因為這事兒有心理負擔,工作方麵該怎麽樣就怎麽樣。”他伸出手掌,覆上她的發絲,“還有,你不是四麵楚歌。記住,我永遠會站在你身後支持你。我可是你的頭號粉絲。”

深夜,夏妤躺在**,輾轉難眠時,一雙手臂環住了她。熟悉的氣息將她包圍。

“這麽晚了還沒睡著?”夏天秦的聲音在她耳旁輕輕響起。

他咬著她的耳垂,“是不是因為我不在啊?”

夏妤縮起腦袋,“你別鬧!”

“不鬧。來,讓我親親。親完了就好好睡覺。”他不由分說的啃上她的唇。

霸道的吻席卷而來,帶著令人窒息的灼熱,夏妤已經習慣了他的掠奪……她抱住夏天秦,輕輕撫著他的後背……灼熱的氣息,不斷噴薄,在兩人唇舌間輾轉。他結實的後背,光滑有彈性,背脊線清晰分明。

夏妤撫摸著夏天秦的身體,突然想起多年前,他們也在**擁抱過。在她記事時,爸媽不在家,他會來哄她睡覺……

小時候她非常怕黑,不肯關燈,就那麽縮在他懷裏睡覺。他會有些不耐煩,雙臂交疊在腦後,看著天花板,說著千篇一律的故事。那時候他還隻是七八歲的男孩子,身體單薄瘦弱。但隻要抱著他,她就覺得特別踏實,不怕突然有鬼影冒出,不怕故事裏的大灰狼,不怕壞女巫。

而如今,那個單薄的小男孩,已經長成了一個健碩的男人……

長成了一個想要對她予取予求的男人……

夏天秦放開夏妤的唇,吮著她的鎖骨說,“小魚兒,你再摸我……我會把持不住,想要你……”他的手掌在她滑膩的肌膚上貪婪的遊移著。

夏妤纖細的手指微微一滯,收了回來,敲上他的腦袋,“你給我老實點,睡覺!”

夏天秦將夏妤揉入懷中,親上她的額頭,揚唇一笑,“晚安。”

次日,夏妤得知,夏天秦前一晚舞會的舞伴是溫情。此時,幾乎攝製組的所有人都篤定,最後撥得頭籌的一定是溫情,毫無懸念。

今天有一場拍攝是騎馬活動。但這不是單純的騎馬,女嘉賓騎馬時還得帶著一個小孩。小孩上馬後,會有各種意料不到的表現,這時候就看女嘉賓對待孩子的溫柔和耐心。這個環節的目的,也是為了展現女嘉賓的母性光輝。

這一場夏妤也加入其中,四個女人分成兩組,進行接力賽,最先到達終點的勝出。

距離馬場不遠處,有一個木屋,搭起了臨時廚房。比賽後半段,夏天秦要去掌勺做飯。這個環節最後勝出的女嘉賓,不僅可以品嚐他親自做的菜肴,還將與他互相喂飯。

比賽現場一共有十個五六歲的小孩,孩子的家人都在一旁圍觀,還帶了不少親屬前來觀看。這也是節目組給他們的福利。

女嘉賓可以自己挑選投緣的孩子。不過,比賽共有三次,每次都要換人。

溫情選的小孩子,一眼就認出了她,歡天喜地要跟她一起騎馬。在溫情的勸哄下,小孩同意不斷的加速。這一趟,在馴馬師的牽引下,跑的又快又順利。

可到了張豔帶孩子時,就狀態百出了,原本乖乖上馬的孩子,在馬匹跑起來後非常害怕,隻要馬兒加速,他就哭鬧個不停。張豔哄也哄不好,勸也勸不停,差點崩潰。最後馬兒隻能像散步一樣,悠然前行。

夏妤與梁婧嫻一組,梁婧嫻先跑,由她接棒。夏妤挑了個看起來挺大膽的孩子,拿出早就備好的彩虹糖糖糖遞給他,小男孩歡欣雀躍的上了馬。

節目組裏有人說,“夏主持,聽說你會騎馬啊。你就別用牽引師傅了,自己露一手唄。”

夏妤的確學過馬術,而且是一把好手,在國外的農場裏,常常策馬奔騰。她上馬的姿勢利落穩當,贏得四下一片讚歎。就連一旁的馴馬師都對她豎起了大拇指。

陽光下,她齊耳的黑發仿如綢緞,一身休閑牛仔裝將帥氣的一麵展現的淋漓盡致。英氣與靈秀融於一體的她,展現出其他女嘉賓所沒有的耀眼風采。

夏天秦站在攝像機旁,大大的墨鏡遮住了他半張臉,大家看不到他的目光聚焦在夏妤身上,隻能看到他微勾的唇角,似乎心情很好。

夏天秦正意猶未盡的看著夏妤時,被身邊的工作人員提醒,該去拍攝去市場挑選食材和掌勺做飯了。夏天秦隻得怏然離去。

鏡頭裏,夏妤平穩的駕馭著白馬,小男孩坐在她身前。她摸著小男孩的腦袋說,“我們讓馬兒跑快一些,好不好?”

“好啊!”小男孩歡喜的點頭,“快跑快跑!駕駕駕!”

夏妤揚起馬鞭,可她還沒抽下,那匹馬突然仰天嘶鳴,猛地往前衝去。這意外的狀況令眾人一愣。夏妤拚命的夾住馬肚勒著馬韁,可她不但沒有止住白馬的狂奔,反而偏離了路線。白馬嘶吼著往跑道外的樹林裏衝去。

這下子眾人全慌了,守在一旁的家長們開始呼天搶地,現場一片**。在馴馬師們騎馬追去時,張霖也快速拉過一匹馬,騎著追過去了。在這危急關頭,沒人詫異他們文質彬彬的領導還會騎馬,而且騎的如此英姿颯爽。

樹林裏,小孩在馬上嚇得不停嚎哭。夏妤嘴唇煞白,一隻手拉著馬韁,一隻手緊緊抱住小孩,控製他東倒西歪的身體,唯恐他突然由馬背上掉下去。

張霖騎著馬,瘋狂往前馳騁,不斷逼近夏妤。超過那幾個馴馬師時,他們焦急的喊道,“你這樣不行,也會出事!”

“小妤——不要怕——穩住——”近在尺咫時,張霖在夏妤身後大聲喊道。夏妤沒想到,張霖居然追來了。但她已經說不出話來,她的所有力氣都用來控製馬匹,不讓自己和孩子掉下去。

可是奔跑的白馬一股腦的往前衝,眼看著就要撞上一顆合抱大樹。

張霖心髒驟然緊縮,大吼出聲,“小妤——跳馬——”

夏妤緊緊拉著馬韁,手掌間已經被磨出血。不是她不想跳,而是她抱著小孩,跳不了。她更不可能不管這個孩子,自己跳下去。

發狂的白馬轟然撞上粗大樹幹,淒厲的撕逼,伴著馬身的劇烈後仰,巨大的衝力,將夏妤和小孩一道由馬背上淩空飛出。

飛上半空時,夏妤的雙手死死抱著那個小孩。一聲重響,她的身體摔落地麵,劇烈的痛楚襲來,被她護在懷裏的小孩重量,更是加大了這份衝擊,她隻覺自己的心肺快要被撞出來。兩人在地上接連滾了好幾圈,身體不斷摩擦撕裂的劇痛,令夏妤幾乎昏厥。她殘留的意識讓她緊抱雙臂,牢牢護住懷裏的孩子。直到身體猛地撞上一棵大樹,這翻滾之勢終於止住。

清晰的骨頭碎裂聲,夏妤慘叫出聲……

張霖勒住馬,翻身而下時幾乎摔倒。他雙腿有些發軟,快速跑向夏妤。

小孩回過神後,由夏妤懷裏掙脫,跑到一邊,嚎哭不止。張霖小心翼翼的將夏妤扶起,手臂在不停的發抖。他想將她打橫抱起,一時間卻使不出力氣來。

馴馬師想要幫忙時,被他揮開,“快叫救護車!”

他深呼吸,穩住自己顫栗的神經,將夏妤打橫抱起。

剛走到樹林邊緣,一群人趕了過來。

小孩的父母親友們衝過來,圍住小孩上下檢查著他,沒發現什麽明顯的外傷後,又問他有沒有傷到哪兒,小孩一句話不說,就是不停的哭。

小孩的父母衝上前,堵在張霖跟前,對他懷裏的夏妤罵道,“你不會騎馬不要顯能!其他人都有馴馬師帶著,就你自己騎!想要出風頭也不是這樣!拿一個五歲小孩的命開玩笑!這事兒我們不會就這麽算了!你們節目組,還有你這個主持人,必須要對事故負責!”

夏妤眼見人多,掙紮著讓張霖將她放下。

誰知腳剛落地,一股鑽心的疼痛襲來,她幾乎站立不穩。那個小孩的母親,已經嗖的衝上前,猛地推了一把夏妤,罵道,“你要是害的我兒子落下什麽毛病,我跟你沒完!”

張霖及時抱住了倒下的夏妤,他一隻手撐著夏妤的身體,另一隻用力將那個女人推開,他永遠雲淡風輕的臉上出現了震怒之色,聲音也是從未有過的疾厲,“她剛剛是豁出性命保護小孩!你們兒子沒事,她有事!”

那女人被張霖大力氣的一推,接連往後退了好幾步,那邊親友見狀,更是氣憤的不行,紛紛圍了上前。節目組的人趕忙護在張霖周身。眼看著就是一場群架要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