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三十五章

字體:16+-

第三十五章

那女人被張霖大力氣的一推,接連往後退了好幾步,那邊親友見狀,更是氣憤的不行,紛紛圍了上前。節目組的人趕忙護在張霖周身。眼看著就是一場群架要爆發。

張霖攬著夏妤避開正麵衝突,這種情況,他隻怕誤傷夏妤,使她的情況雪上加霜。退到節目組擋起的屏障後,他拿出電話,“喂,韓局……”

夏妤隻聽到他對電話那邊快速說了幾句,報了一下地點。

在事態徹底失控前,幾輛警車呼嘯而來,大批警察衝下車。其實雙方的人合計也不過三四十人,但警察足足來了兩三倍的人頭。

為首的那個穿警服的中年男人在幾個警員的簇擁下,目光在人群中搜索,看到張霖後,快速走了過去。

張霖將夏妤打橫抱起,對他頷首微笑,“有勞韓局了,還親自跑一趟。”

“這是說的哪裏話,太見外了吧。”這位公安局韓局長拍了拍張霖的肩,熟絡的笑道。

“可以借個警車去醫院嗎?”

“沒問題。”

警車一路警笛高鳴,暢通無阻的駛向醫院。

執勤的警車,車內空間足夠寬敞,夏妤被放在一張撐開的活動**躺著。張霖坐在一旁,俊秀的臉龐緊緊繃著,全然不見平日裏的優雅俊逸。韓局長就坐在他身邊,掏出煙盒,給他遞上一根。

張霖胸口堵得慌,這煙來的正好,他順手接過。韓局長拿出打火機,火苗竄起,他率先給張霖點了火,隨後給自己點燃。

“小霖,你說吧,這事兒你想怎麽辦?”韓局瞧瞧張霖陰霾的臉色,又瞧著那邊臉色慘白,陷入昏迷的女人,表情憤憤道,“這些刁民,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張霖接連猛抽了幾口煙,差點嗆咳出聲。

“慢點,慢點……”韓局殷勤的拍著他的後背。

上次見這位張公子,還是他隨著省廳領導北上時。那次飯局,滿滿幾桌的高官,每個都能壓死他。但這位核心的張公子,卻是分外親和,笑若春風。當他試圖巴結,留下電話時,他當真存起來了。當時那麵上有光的感覺,很久之後想起來都令人激動不已。

人家那是誰啊,家裏有副國級的人物,自己年紀輕輕就是中央直屬機關幹部,前途無可限量啊。當時聽上麵的口風是要下派到海南曆練。他摩拳擦掌,準備死心塌地的追隨這位門閥士族子弟。結果,卻等來他離開仕途的消息……

到了醫院後,張霖堅持要在急診室旁觀。

當夏妤的上衣被脫下,露出數道長短不一的劃痕和坑坑窪窪的血肉時,張霖猛地別過臉,深吸了幾口氣。

他背過身,取下眼鏡,用手壓住眼睛,用力搓揉。

過了許久,他方才再度轉過身,紅紅的眼眶,看著夏妤身上被纏住一道道紗布,左腿被打上石膏。

夏妤由麻醉中清醒時,張霖就坐在病床邊的椅子上。她靠在床頭,後背枕著幾個軟軟的大枕頭。

她看著他,蒼白的麵容帶著歉意說,“對不起,給你,還有大家,添麻煩了。”

張霖苦笑了下,“該說這句話的是我。我沒有照顧好你,讓你遇到這種意外。”如果她的每個細節,他都親自過問,又怎麽會讓她遇上發狂的馬。

他輕輕握住夏妤的手,“你放心,這次意外,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夏妤頓了頓,說,“其實,你不該對那位家長發脾氣……她為孩子擔心,是人之常理。我是故事的直接責任人,他們自然會衝著我來。你作為負責人,那種態度,很可能令節目組傳出負麵新聞。”

“我說了,這件事你沒有任何責任!你是受害者!”張霖加重語氣,表情驀然繃起,聲音低沉沉的,“至於肇事者,我一個都不會放過。”他以為已經沒有什麽事情能讓他心緒波瀾,可這次,很久沒有動怒過的他,突然就體會到了心如刀絞、怒火中燒的滋味。

夏妤微微一怔,這次意外事故讓她頭一次見到張霖發脾氣。她眼裏的上司,永遠都是一副溫和隨意的模樣,是一個典型的老好人。她幾次想要辭職,他都是耐心的循循善誘。她甚至覺得,他就是一個沒脾氣的人。

可是,這一刻,他眼裏的陰霾如此鮮明,柔和的五官都因此淩厲了起來,懾人的寒意傾漫而出,連周遭的氣壓都低了許多,令人有點喘不過氣來。

張霖吐了幾口鬱氣,低聲道,“抱歉。”他轉過頭看向窗外,不再說話。下午的熱烈陽光穿透玻璃窗,在地麵上繪出一片淡金色。

突如其來的沉默氣氛,令夏妤有些不知所措的尷尬著。

“小魚兒——”病房的門猛地被推開,夏天秦一陣風般卷了進來。

他取掉臉上的墨鏡和口罩,難以置信的看著她腿上的石膏和她蒼白的臉色。

夏天秦坐到床沿上,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撫著夏妤蒼白的臉頰,開口的聲音輕柔的猶如落地即化的飛雪,“小魚兒,還疼嗎……”

夏天秦聽說夏妤帶著小孩由馬上摔下來,立馬由海鮮市場趕回騎馬場。但現場隻有警察在清場,打聽後才知道,張霖帶著夏妤到醫院了。

夏妤眨了下眼睫毛,莫名的,眼底有了些濕潤。她咬著唇,輕聲道,“當時真挺疼的……現在好了。”

夏天秦覺得自己的心都快要碎了。他捧起夏妤的臉龐,吻著她的額頭,啞聲道,“小魚兒……我怎麽就讓你受傷了呢……我真該死!”

坐在椅子上的另一個男人,看到夏妤含著淚花,輕輕吐出一聲真挺疼的,驀地攥緊了拳頭。

夏天秦突然起身,繞過病床,走到張霖這邊,拉拽著他的衣領,將他椅子上扯起來,滿麵怒容的喝道,“你是怎麽回事?你不是也在現場嗎?!你的下屬跟著你連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

張霖沉著臉道,“誰也不想這種事情發生!”

“去你的狗屁節目!連基本安全都不能保證!”夏天秦猛地一拳揮向張霖,“我明天就帶她走!”

“夏天秦!”病**的夏妤急的大喊,“你不要再給我添亂了好不好!”她作勢就要從**下來。

夏天秦見狀,趕忙跑到床邊,扶住夏妤。

夏妤狠狠的瞪他,“你是不是有毛病?居然質問我領導!”

張霖抹去唇角滲出的血絲,夏天秦剛剛那一下子是真的狠。但他不僅沒有抵擋,眼裏反而有著一種近乎發泄的快感。

不等夏天秦開口,張霖已經說道,“他質問的對。我是節目負責人,我身在現場,卻任由這種事故在眼皮底下發生。這就是我的失責。”

夏妤看向張霖,“霖哥,你別這麽說……我已經沒事了,謝謝你及時送我到醫院。”

張霖長身玉立的身影,站在窗前,融入到身後的光影中。他心裏清楚,這句話是請自己離開了。若是以往,不用她提醒,他也會知趣的離開。

可現在,這腿就像是生了根一樣,邁不動一步。

張霖深吸幾口氣,語氣淡淡道,“不用謝,這是我的責任。這次事故,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可是接下來……你的情況,無法繼續拍攝了。”

夏妤咬住下唇,沒做聲。

夏天秦瞧見夏妤臉上的落寞,又是心疼又是鬱結,“這爛節目,不怕才好!明天我就安排專機帶你走,給你轉入最好的療養院,好好把身體養好。”

夏妤猛地攥緊了夏天秦的手,示意他閉嘴。

她看向張霖,“領導,我單獨跟r溝通一下,好嗎?”

張霖應了聲,由喉嚨裏發出的濁音,模糊不清。

張霖離開後,夏天秦迫不及待的將夏妤抱入懷中,“小魚兒,以後我一定會好好看著你,再也不讓你陷入危險中。”

“疼!”夏妤皺眉,推開了夏天秦。

夏天秦撫上夏妤後背時,才發現她的病號服裏纏著紗布。

他擰起眉,表情隱忍至極,拿出手機道,“我現在就安排,今晚帶你走。這見鬼的節目,有多遠滾多遠。”

“你不要胡鬧!”夏妤劈手奪過他的手機,“都已經拍了大半了,你想在這時候功虧一簣嗎?”

“你現在這情況,已經不能主持了。我更沒必要呆在這爛節目裏。違約金你不用擔心,十倍八倍我都賠得起。”夏天秦作勢就要拿回手機。

夏妤不肯給,拉扯間又牽動身上的傷口,疼的她眉頭直蹙。

疼在夏妤身,疼在夏天秦的心,而且疼上不知多少倍,夏天秦心髒抽搐著,一動不敢動了,哪裏還敢搶手機。

夏妤表情嚴肅的看夏天秦,“就算接下來不是我主持,我也希望它能順利拍完,然後播出。你就當是幫我完成心願,好嗎?”格外認真的眼神,閃著兩道希冀的光

夏天秦沉默良久,一聲輕歎,“小魚兒,你何必受這種罪?如果你真想當主持,我幫你在明珠衛視買下一個欄目好嗎?隻要你願意,我可以請頂級團隊,為你量身打造一檔節目。”

夏妤抿著唇沉默。

夏天秦輕輕撫上她的臉龐,幽深的雙眼盯著她,“你真不用這麽辛苦的一步步前進,小魚兒,你有我啊,我可以直接送你到頂峰。你想要什麽,我都會幫你實現。”

“真的嗎?”夏妤突然揚起唇,緩緩道,“如果我想要你離開我身邊呢?我想你不要再幹涉我和我家人的一切,不要再逼我,你能幫我實現嗎?”

夏天秦手指驀然一僵,眼神急遽結冰。

他豁然起身,努力克製著從心底漫上的情緒,可還是有那麽多恐懼和憤怒,幾乎將他淹沒。

他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厲聲道,“夏妤,你別這麽不知好歹!”他深吸一口氣,控製著自己的脾氣,但再次開口的聲音,還是極度冷硬,“你現在受傷了,我不跟你計較。但我再也不想聽到這種話了!”

夏妤扯唇一笑。他的柔情蜜意,不過是建立在他為所欲為的強製霸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