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三十六章

字體:16+-

第三十六章

他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厲聲道,“夏妤,你別這麽不知好歹!”他深吸一口氣,控製著自己的脾氣,但再次開口的聲音,還是極度冷硬,“你現在受傷了,我不跟你計較。但我再也不想聽到這種話了!”

夏妤扯唇一笑。他的柔情蜜意,永遠建立在他為所欲為的強製霸道上。

當她仰起臉看夏天秦時,眼裏像是蒙了一層霧靄,她抓住他垂下的手臂,扯了扯他修長的手指,“開個玩笑而已,至於這麽生氣嗎?還沒說幾句話就翻臉……”

夏天秦垂下眼眸,望進她眼底,那迷迷蒙蒙附著的東西令他看不真切。他深吸一口氣,複又坐下,將夏妤輕輕攬入懷中,“以後別開這種玩笑。我不喜歡。”

夏妤乖順的依偎在他的胸膛上,靜默半晌,才道,“你變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以前的你,脾氣不會這麽暴躁……你對我很溫柔很有耐心……你甚至沒有對我說過重話……”

夏天秦放在夏妤後背上的手緩緩攥成了拳,他的胸膛劇烈起伏著。

以前……以前他從沒想過,她會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以前他從沒有想過,她會離開他的生命!她會消失的徹徹底底!

以前的他,沒有經曆這撕心裂肺日夜煎熬的三年……

她就像一個儈子手,一點點剜著他的心,日複一日,用最殘酷的方式。到最後,她仿若無事的出現,淡若清風的對他說,你變了……

你變了……多諷刺的三個字。

夏妤的聲音低低的,低低的說,“我很懷念,以前的你……”

夏天秦的手碰上她身上的紗布,他努力壓抑住胸腔內裂開的尖銳怒意。片刻後,他的臉龐貼著她柔軟的發絲,淡淡道,“隻要我們以後好好在一起,我保證,會努力變成你喜歡的樣子。”

當張霖端著特地去買的砂鍋粥來到病房時,看到的就是夏妤在夏天秦懷裏沉沉睡去的一幕。

她臉上的表情格外恬靜,與之前在警車上,昏迷中一直擰著眉頭,痛楚而不安的模樣截然相反。這時候的她,依偎在夏天秦懷裏,有種難以形容的安寧。

夏天秦一隻手繞過她的身體,一隻手輕輕撥動她額前的劉海。他的眼神,溫柔至極。

任何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會毫不猶豫的認為,這是一對如膠似漆的情侶。

張霖也不例外。

他的心像是突然被什麽揪住了,連呼吸都不那麽順暢。

他端著粥,放到床邊的桌子上,低聲道,“都是對傷口恢複比較好的食材,等她醒了喝。”

夏天秦掃了他一眼,淡淡頷首。

張霖轉身離去,走到門邊時,夏天秦突然開口,“你知道我們什麽關係嗎?”

張霖握上門把的手頓住,微笑,“青梅竹馬。”

“她出生的時候,我就在產房外。”夏天秦彎起唇角,“她的初吻,初戀,**,都是我。”

張霖的身體僵硬了半晌,他忽而一笑,頭也沒回的淡淡道,“過去,不代表未來。”

說完,大步離開了病房。

夏天秦在病房裏陪了夏妤一晚,第二天趕去拍攝。

夏天秦發現,無論過去還是現在,隻要他的小魚兒示弱,他就無法抵抗。如果她對他撒嬌,他會完全喪失思考能力。昨晚,她在他耳邊軟軟的說上那麽幾句,今天他就乖乖的來了。

片場裏,夏天秦打了個噴嚏,溫情趕忙遞來紙巾,“怎麽樣?夏主持還好吧?”

“嗯。”夏天秦頷首。

“你也別把自己累著了。”溫情看著他疲倦的神色,低聲道,“別太辛苦。”

夏天秦的確是辛苦了。為了讓夏妤睡得舒服點,他整晚用最佳姿勢給她做抱枕。又怕自己睡著後,不小心碰著她的傷處,他腦子裏一直繃著根神經。可以說一晚上都沒有睡好,還有點著涼了。

墜馬案已經有警方介入調查,當天鬧事的人都被行政拘留了。而接下來的拍攝,專門有兩隊警察,隨行控場。節目組的人,不由得對他們的領導,又高看了幾眼。就連曼婷也不例外。

曼婷忍不住打電話問她爹,張霖到底有什麽來頭。她爹隻對她說,別打聽他的事。最後還意味深長的囑咐她,我是讓你跟出去學習,你別給我惹事。尤其是別惹他。要麽做朋友,要麽就離他遠點。

為了這次事件,她計劃很久了。傷人,糾紛,鬧事,民意沸騰,夏妤無法拍攝,夏天秦罷演……種種因素加起來,足以使拍攝中止,陷入死局。那天甚至有她特意安排的媒體記者。

明明該是一場驚濤駭浪,卻被無聲無息的扼殺了。

政府的力量介入,處理的果斷利落。輿論方麵,沒有任何新聞媒體報道。夏天秦也照常來拍節目了。除了少了夏妤主持,現在是何信獨挑大梁,其他的跟之前沒有任何變化。

不,應該說,更認真了。工作人員變得更加的恭謹細致。現場還多了數十位執勤的警員……

一切井然有序的進行時,張霖來到片場。

曼婷遠遠看著他的身影,有些突如其來的心慌。其他人都迫不及待的圍上去,匯報各種事情,隻有她,畏懼靠近他。

她很確信,這件事裏裏外外她都已經安排妥當,不會出任何岔子,更不會跟自己沾上關係。可是一想到那天,張霖那麽護著夏妤,還有他背後那股神秘莫測的能量,她真的有些心慌……

張霖巡視片場,走過曼婷身側時,對她淡淡頷首微笑。曼婷回以微笑,唇角有些僵硬。

張霖隻在拍攝現場晃一圈就走了。曼婷暗自吐了口氣。

為了讓夏妤安心養病,張霖直接為她杜絕了眾人的看望。其實除了關係較好的幾個同事,也沒人真想來看她。都是人情麵上的事兒,既然張霖這麽說,大家也樂得不用敷衍。

醫院的特護病房內,張霖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他一隻手拿著蘋果,一隻手拿著水果刀,手腕輕輕轉動,薄薄的皮接連不斷的褪下。一個蘋果削完,長長的一串皮墜入垃圾桶內。

夏妤笑道,“你還有這手絕活啊。”

她正要伸手接過蘋果,張霖卻是走到桌子前,將蘋果削成一塊塊,落入備好的白色瓷疊裏。他端過瓷碟,拿起叉子,坐到床邊,叉起一小塊,送到夏妤嘴邊。

夏妤有些尷尬,哭笑不得道,“不用這樣吧……這個……”真有點矯情啊!

張霖微微一笑,“直接吃等會兒就要洗手,洗手還得下床,多麻煩啊。”

他的手持續著那個喂食的動作,夏妤隻得輕啟朱唇,咬下了那塊蘋果。見她吃完,他又送上一塊。東西到了嘴邊,她隻能再次張口。

其實夏妤很想說,就算是這麽吃,她也可以自己來,不用他一口口的喂。但她根本沒有說話的機會。

上午的水果,午飯的粥和點心,下午茶的水果,張霖都是這麽一口口喂給夏妤吃的。他總能找到各種恰當的理由,讓夏妤無法反駁。

下午時他還拿出一本畫滿筆記的電視台工作手劄,他坐在夏妤身邊,將軟麵抄攤到她跟前,“我借來了這個。我們一起研讀研讀前人的心血。以免你覺得虛度光陰。”

夏妤粗粗看去,就被裏麵的內容所吸引。兩人一起看了片刻後,張霖伸出手,攬住夏妤的肩膀。夏妤身體微微一僵。

張霖輕輕拍著她的肩,“你是傷員,不能太累了。你就把我當做活動靠墊吧。”

眼見張霖一直陪在病房裏,夏妤不由得說,“這樣會耽誤你的時間吧?”

“放心,該做的我都會做好。節目現場有總導演把控。案子那邊,有警方在跟進調查。”

“我是覺得……”夏妤微垂下眼瞼,避開張霖溫柔的目光,“你真沒必要這麽陪著我。”

“你就當是我的歉意吧。”張霖輕歎,“事情已經發生,我無法挽回,如果連照顧傷員的彌補機會都不給我,不是存心讓我心裏難受嗎?”

他又揉了揉她的發絲,“好了,你別想太多,好好養病。再過三天,拍攝就會結束,到時候我們就回去了。”

夏妤無奈,隻得妥協。

換藥後的夏妤靠著張霖,聽他說著天南海北的故事,他低柔醇厚的聲音,將一個個奇聞異誌娓娓道來,竟然比那些電台裏的dj還要動聽。夏妤隨著他的故事,時而沉思,時而展顏一笑。他的目光,久久停佇在她的臉龐上,比窗外的陽光更溫煦,比暗夜的清流更柔澈。漸漸地,她睡了過去。

張霖沉默了下來,靜靜的凝視著她的睡顏,手指輕輕拂過她的眉眼,當他的手指落在她的唇上時,輕輕摩挲著,他的眼神越來越深……

他緩緩的靠近她,兩人的唇瓣近在咫尺,他忽又頓住,輕歎了一口氣,轉過臉看向窗外。

突然,他回過頭,碰上了她的唇。

輕輕的貼合,沒有其他任何動作,她的唇軟軟的溫熱著,他的心髒撲通撲通跳的飛快!

他談過很多次戀愛,他早就忘了他的初戀叫什麽,長什麽樣子。可現在,他卻有了以前從沒有過的,墜入愛河的感覺……興奮,緊張,悸動,煎熬……

夏妤在病房裏呆了三天,白天有張霖陪著他,而到晚上,收工的夏天秦會趕到醫院。

張霖是謙謙君子,會妥帖的照顧她,會跟她談天說地,還會給她一些獨到的點撥。她試過用各種委婉的方式告訴他不用陪她,都被他四兩撥千斤的擋了回去。

到了晚上,夏天秦來醫院陪夏妤,雖然也會照顧她,但更多的時候是把她吻得氣喘籲籲……她想掙紮時,夏天秦啞聲道,“乖,別動,碰到了傷口會疼……”

夏妤覺得,這養傷的日子,比平時還累,累身累心。

密切掌握她動態的曼婷,表情陰冷又不甘的咬牙道,“這個賤貨,無非是仗著自己有幾分姿色,把男人玩弄於鼓掌之間!”

何信在心裏默默的想,的確有幾分姿色,他什麽時候能得到她呢……

兩人戀愛半年,他卻連她的唇都沒吻到。這心裏頭有多不甘心,隻有他自己知道。他當真是恨自己當初太君子了。他以為他的誠意和態度會感動她,誰知道她就是個冰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