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兩人戀愛半年,他卻連她的唇都沒吻到。這心裏頭有多不甘心,隻有他自己知道。他當真是恨自己當初太君子了。他以為他的誠意和態度會感動她,誰知道她就是個冰雕。

曼婷在那邊絮絮叨叨什麽,何信已經完全沒往心上去。

腦海中浮現出兩人曾經交往的一幕幕畫麵……雖然她對他態度冷冷淡淡,但他作為她的男朋友,卻是心甘情願伺候著她。越是得不到,越是巴心巴肺的想要討好她……

曼婷蹭上何信的胸膛,小腿在他身上撩撥著,遐思中的何信被帶回現實,垂眸看著趴在身上的女人,眉頭不經意皺了皺,但很快舒展開,以一種寵溺的語氣道,“寶貝,我今天很累了。我們休息吧。”

“哼!”曼婷一聲輕哼,背過身去睡了。

何信躺下床,一個越來越清晰的念頭浮上腦海。

醫院內,張霖對夏妤說,“這次事件,馬場那邊負了全責。起因是他們有個員工給馬匹誤食刺激性物品,導致它發狂。”

夏妤沉默的看著結案審批文件。

張霖又說,“或許事情沒有這麽簡單,給我點時間。”

夏妤揚起眼睫毛,疑惑的看他,“你的意思是……”

“我不確定。但是,如果真的有人有心要害你,我一定不會就此罷休。”張霖覆上夏妤的手,低柔的語氣,卻有著無堅不摧的強勢,“小妤,以後,我不會再讓你受到任何傷害。”

他眼底某種堅定又灼熱的東西,突然燒到了夏妤心裏,令她猛地抽回手。夏妤有些不自然的笑著,“這次是我自己大意了。以後我會注意的,哪能總讓領導為我操心。”

幾天後,拍攝如期結束。考慮到夏妤的傷勢,夏天秦特地安排了專機。節目組的人一並搭乘專機離去。

收工的這天下午,節目組的人一道趕赴機場。溫情走到夏天秦身邊,夏天秦說,“你跟他們先去吧。我要去醫院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