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三十七章

字體:16+-

第三十七章

兩人戀愛半年,他卻連她的唇都沒吻到。這心裏頭有多不甘心,隻有他自己知道。他當真是恨自己當初太君子了。他以為他的誠意和態度會感動她,誰知道她就是個冰雕。

曼婷在那邊絮絮叨叨什麽,何信已經完全沒往心上去。

腦海中浮現出兩人曾經交往的一幕幕畫麵……雖然她對他態度冷冷淡淡,但他作為她的男朋友,卻是心甘情願伺候著她。越是得不到,越是巴心巴肺的想要討好她……

曼婷蹭上何信的胸膛,小腿在他身上撩撥著,遐思中的何信被帶回現實,垂眸看著趴在身上的女人,眉頭不經意皺了皺,但很快舒展開,以一種寵溺的語氣道,“寶貝,我今天很累了。我們休息吧。”

“哼!”曼婷一聲輕哼,背過身去睡了。

何信躺下床,一個越來越清晰的念頭浮上腦海。

醫院內,張霖對夏妤說,“這次事件,馬場那邊負了全責。起因是他們有個員工給馬匹誤食刺激性物品,導致它發狂。”

夏妤沉默的看著結案審批文件。

張霖又說,“或許事情沒有這麽簡單,給我點時間。”

夏妤揚起眼睫毛,疑惑的看他,“你的意思是……”

“我不確定。但是,如果真的有人有心要害你,我一定不會就此罷休。”張霖覆上夏妤的手,低柔的語氣,卻有著無堅不摧的強勢,“小妤,以後,我不會再讓你受到任何傷害。”

他眼底某種堅定又灼熱的東西,突然燒到了夏妤心裏,令她猛地抽回手。夏妤有些不自然的笑著,“這次是我自己大意了。以後我會注意的,哪能總讓領導為我操心。”

幾天後,拍攝如期結束。考慮到夏妤的傷勢,夏天秦特地安排了專機。節目組的人一並搭乘專機離去。

收工的這天下午,節目組的人一道趕赴機場。溫情走到夏天秦身邊,夏天秦說,“你跟他們先去吧。我要去醫院一趟。”

“霖哥不是說直接帶她去機場,與我們會和嗎?”溫情不解道。

“可能他們還沒動身,我去看看。”說完,夏天秦獨自驅車離去。

溫情站在原地,看著冒著尾氣的車子很快匯入到車流中。她的眼神越來越黯,低低的歎了一口氣。

夏天秦趕赴醫院時,張霖已經帶夏妤出院了。他吐出一聲國罵,反身趕往機場。

張霖抱著夏妤上了夏天秦的私人飛機,在美麗的空姐引領下,進了豪華艙,張霖小心翼翼的將夏妤放在寬大的沙發椅上。

張霖環顧四周,對夏妤笑道,“你的青梅竹馬,很有實力。”

夏妤淡淡一笑,沒有做聲。她一直知道,夏天秦很有實力。從家世到學業到事業,都是她所望塵莫及的,無法跨越的鴻溝。如果把這樣一個上天的寵兒當做競爭對手,人生得有多灰暗啊。

偏偏,她就這麽灰暗的過了二十來年。

節目組其他人員都陸續登機時,溫情與夏卿嵐的助理一道,在機場大廳等著他。當夏天秦出現的一瞬間,溫情的雙眼光芒乍現。

身形頎長的男人,穿著淺色休閑襯衣和牛仔褲,臉上戴著足以遮住半張臉的大墨鏡。即使打扮的隨意低調,他高挑出眾的身材,散發而出的清貴之氣,頓時與周遭形形色色的人群劃分開來。遮不住的堅毅鼻梁,精致的下顎曲線,讓看到他的人都忍不住再次側目,遐想著脫掉墨鏡後是怎樣絕色的一張臉孔。

人群中,溫情一眼就看到了夏天秦。仿佛他走到哪兒,都有一束追光燈打在他身上,周遭的一切都隻淪為混沌的背景。

溫情快步跑上前,一個在大熒幕上遊刃有餘的票房女王,就如嬌羞的女孩般,跑在夏天秦身前站定,怔了片刻,方才笑吟吟的說,“你來了。”

夏天秦往她身後看了看,隻見追上前的助理,問道,“夏妤已經上飛機了?”

“嗯。”溫情應聲,又加了一句,“張霖已經抱著她上飛機了。”

“走吧。”眼裏的晦暗一閃而逝,夏天秦大步前行。

節目組的工作人員都在飛機內的商務會客區坐著。他們閑來無事,三三兩兩的低聲交談著。

“早就聽說夏卿嵐是個富二代,果不其然啊。”

“這還需要聽說,你見過誰一出道就與影帝影後在大熒幕合作。”

“不過夏卿嵐為人不錯,除了不好接近,倒也沒什麽架子,真難得。”

“最難得的是操守好,你看這次,這麽多女嘉賓投懷送抱,沒見他有任何輕浮之舉。鏡頭內謙遜有禮,鏡頭外冷漠疏離。十足的高高在上的貴公子啊。”

“以前有消息,據說他爹是……”一個人湊到另一個耳邊,說出一個名字。那人睜大眼,不可思議的嘖嘖驚歎,“這樣的家境,居然會進娛樂圈這麽混亂的地方,太不可思議了……”

一旁座位上的曼婷,耳邊漂浮著那群人對夏卿嵐的議論,眉峰擰起,表情冷沉。可惡!為什麽每一個護著夏妤的男人,都那麽不簡單!

溫情隨著夏天秦到了豪華艙。夏妤靠在沙發上,翻看著手裏的本子,張霖就坐在她身旁,手指在上麵指點著。

這一幕落入夏天秦眼裏,他雙眉緊蹙,快步走到他們跟前,“啪”的一下,合上本子。夏妤這才抬起頭看向他,“你來了。”

夏妤和張霖坐著並排的兩個沙發椅,在他們對麵還有兩個沙發椅。夏天秦直接抱起夏妤,坐到了對麵,將她放在靠裏的位置,自己坐在外側。

這突兀的舉動,令夏妤分外尷尬,但對上夏天秦隱有怒意的臉龐,她什麽都沒說。

溫情無聲苦笑了下,坐在張霖旁邊的位置。

空姐端上精致誘人的糕點和品種多樣的酒水。夏天秦拿起一塊提拉米蘇,遞到夏妤手邊,“你喜歡的。”

夏妤乖乖接過,吃了幾小口。他又為她倒了一杯白葡萄酒,夏妤淺啜兩口。夏天秦滿意的揉了揉她的發絲。

對麵的兩個人心情可沒這麽愜意了。溫情一次次親眼所見,平日裏高冷漠然的夏天秦,這麽殷勤又細膩的一麵,心裏泛澀泛酸,更泛著苦。她承認,那個女人的確不錯。但她認為自己更好,完全可以把那個女人比下去。她無法理解,為什麽傲人的r獨獨對她青眼有加。張霖已經躺在靠椅上,閉眼假寐。

夏天秦攬過夏妤的肩膀,咬著她的耳朵說,“居然不在醫院等我,我要懲罰你!”聲音雖輕,卻足以令對麵的兩個人聽到。

夏妤臉色發窘,推開他,“我休息了。”她靠在椅子上,閉上眼。

夏天秦的氣息再次逼近,夏妤不悅的皺眉,正要輕聲嗬斥,但他隻是為她調整座椅高度,又為她戴上眼罩。最後,他在她唇上落下輕輕一吻。

四個小時的飛行,已經跨越了大半個中國。飛機落地後,夏天秦直接帶著夏妤去了他的別墅。

明星真人秀特別場,分為上中下三集播出。上集播出後,反響空前熱烈,微博話題榜刷到了第一位,貼吧、論壇裏、各社區都討論的熱火朝天。一線巨星在現實生活中談戀愛,一場接一場的相親,亮點十足的女嘉賓,pk淘汰製,都足夠有爆點。網友們甚至扒出了那幾個不是圈子裏的女嘉賓的底細,各種狗血爆料。

第二集和第三集的廣告費在呈指數上升。聽著台裏同事打來的報喜電話,夏妤心裏也是說不出的高興,雖然第三集裏沒有她的影子。

但這段時間,她沒辦法呆在電視台,分享同事們的喜悅。她請了半個月病假。

這半個月,她被迫呆在夏天秦的別墅裏。

夏天秦為她請了兩個高級看護。一周後,她背上的傷口已經好了很多,兩周後,她腿上的石膏拆下,已經可以自由行走了。

這半個月裏,夏天秦整天膩歪在夏妤身邊。他親自下廚烹飪,做飯給她吃。他為她洗澡,伺候她穿衣,隻要是跟她相關的事情,他都親力親為,簡直把她當公主一樣供著。晚上他會摟著她睡覺。雖然不能做,但他總要將她全身吻了個遍。

他將半個月的檔期全部排空,公司的事情在家處理。毫不誇張的說,夏妤幾乎沒有離開他的視線。

夏妤幾乎一轉眼珠子,就能看到夏天秦。

這樣令人窒息的全天候緊迫盯人,讓夏妤總有種後背發毛的感覺。

夏天秦又一次纏綿的吻著她時,她掙開腦袋,“你別跟連體嬰似的,我真的受不了……”

他吮吸著她的唇瓣呢喃,“我隻想彌補自己失去的三年時光……你要補償我……”

“可是你這樣……”夏妤冥思苦想,突然道,“你這樣會讓我產生審美疲勞!什麽時候都要適可而止,你這麽聰明,過猶不及這個道理,你應該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