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三十八章

字體:16+-

第三十八章

半個月後,夏妤腿上的石膏拆掉,已經能夠自由行走了。

夏天秦在聽了她那晚的審美疲勞論後,第二天就出門了。夏妤總算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連視線都在瞬間清明不少。

夏妤去電視台報道,一路上遇到的人都在跟她說恭喜。這喜從何來,她心裏自然清楚。

夏妤敲開張霖辦公室的門,卻發現他不在。恰好張霖的助理路過,夏妤問他,“霖哥呢?”

“哦,霖哥這幾天沒來電視台。”

“現在不是最要緊的趁勝追擊的時候嗎?霖哥怎麽在這時候玩忽職守?”夏妤開玩笑般說。

助理湊近夏妤,低聲道,“我覺得老大最近心情不太好……”

“怎麽?”

“經常看到他一個人抽悶煙。開會的時候也有走神。本來他的話就不多,這陣子更少了。也不知道是怎麽了,以前老大給人的感覺挺親和的,最近無端的就有點滲人啊……我都不敢多煩他,這幾天請示工作都小心翼翼的。”助理心有戚戚焉的說。

夏妤沉吟片刻,道,“可能他有別的事情吧。”

“小夏,你跟老大私交還不錯,你可以去打聽打聽。老大真有什麽難題,我們群策群力給他想辦法啊。”

夏妤微笑頷首。

但這天,她並沒有給張霖打電話。自從張霖對她表白後,她對他就有一種逃避的心態。她相信張霖的人品,不是那種沾花惹草的人,更不是潛規則女下屬的人。可以說,他是一個好領導,更是一個好男人。但她現在的情況,完全不能考慮他。

所以,她不想他追她。

所以,從海南回來的飛機上,夏天秦對她的種種親昵,她都在張霖眼前坦然受之。下飛機後,張霖請全節目組的人一起吃飯,她選擇了跟夏天秦一起先行離去。

在她養病的半個月,張霖一直沒有聯係她。她感覺的出來,他在有意的回避她。

眼下雖然不知道他遇到了什麽麻煩,但夏妤覺得,以自己的立場,還是不要過問。這幾天,她開始準備另外一件事情。

夏妤父親的身體已經康複的差不多了,夏天秦挑了一個周末,與夏妤一道前往接他們出院。之前因為身上有傷,為了不讓爸媽擔心,夏妤一直借口在外地出差沒回來。

二老看到夏妤和夏天秦攜手而來,高興的合不攏嘴。夏天秦忙前忙後張羅著一切,夏妤陪著爸媽說笑。這闔家團圓又幸福美滿的畫麵,羨煞旁人。

當晚,夏天秦將車子開到明湖別墅區,在夏家的別墅前停下時,夏媽眼眶濕了,夏爸愣了愣說,“這房子,我已經變賣了啊……難道小天你……”

夏天秦扶著夏媽媽下車,夏媽抹了一把淚,攥緊他的手說,“小天,你對我們太盡心了!我都不知道怎麽感謝你……”

“阿姨,我盡心是應該的。”夏天秦微笑道,“女婿就是兒子。”

“對對……”夏媽連連點頭,心裏那個激動啊。她拉過另一邊的夏妤,“你這是修了幾輩子的福氣,才能遇到小天,一定要好好珍惜啊。你要是敢對小天不好,我第一個饒不了你!”

夏妤扯唇一笑,沒有做聲。

夏爸走進幾個月前還住著的房子裏,感覺已是恍如隔世。他記得離開那天,值錢點的古董家具都被變賣了,家裏空空如也。可現在,一切都恢複了原樣,好像沒有經曆過任何變化。

此刻,就連夏爸的眼眶都濕了。夏媽走進來後,環顧四周,更是涕淚直流。

就在這時,張媽陳媽兩位傭人從廚房裏走出,搓搓手,憨厚的笑著。

夏媽哽咽道,“連你們……都回來了。”

張媽說,“夏先生請我們回來的。”

兩位傭人再次進入廚房,忙碌著晚餐,菜肴的香氣在室內飄散。夏媽看向夏天秦,淚水迷蒙的說,“小天啊,你這樣……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麽感激你了。”

“阿姨,您又見外了。自家人說什麽感謝的話。”夏天秦笑得眉眼彎彎,“隻要您願意,我多想叫你媽啊。”

夏妤心裏一個咯噔,生怕她爸媽忙不迭答應了。她用力踩了夏天秦一腳,“你別得寸進尺!這還八字沒一撇呢!”

夏天秦跳著往後退了一步,可憐巴巴的說,“可這是我美好的願望,是我努力的目標……”

夏媽臉色一變,當即拉了夏妤一把,沉聲斥道,“你這孩子,說的是什麽話!什麽叫八字沒一撇,難道小天不願意娶你不成?”

“我願意啊。”夏天秦當即接過話,“隻要小魚兒答應,我現在就跟她去民政局。”

夏妤內心憤懣不已,表麵上已經完全平複了。她拉著夏天秦的胳膊,嬌嗔道,“想的美!哪能就這麽便宜你了!”

她又對爸媽說,“這可是女兒的終身幸福,你們別那麽隨便,不然人家還以為我嫁不出去呢。好歹也得考驗考驗他吧。”

夏天秦摟住夏妤的腰肢,親吻她的側臉,柔聲笑道,“隨時接受組織考驗。”

夏媽見這兩人的膩歪模樣,總算是放下心了。夏妤觀察著她父母的神情,心裏無奈的歎氣。她爸媽都把夏天秦當成恩重如山,可以說是有再造之恩的大恩人,更認為他是重情重義的好男人。

而越是這樣,她對夏天秦的厭惡更多了幾分。如果不是他,這一切根本不會發生。他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將她的家人玩弄於鼓掌之間。他害得他爸一年多來疲於拚命,累倒在病**,害得她媽心力交瘁,神經衰弱,夜夜以淚洗麵……

他將他們家的東西一樣樣拿走,讓他們身陷地獄,然後又一件件送回來……此時此刻,他這個罪魁禍首,就跟救世主一樣,享受著她父母的感恩戴德。

她毫不懷疑,如果夏天秦要睡她,她爸媽會把她洗幹淨打包送到他**。如果夏天秦要娶她,他爸媽會將她的戶口本雙手奉上。

可以說,夏妤見她爸媽對夏天秦有多感恩,她對夏天秦就有多憎惡!

當天晚上,一家人在紅木大桌上,吃了一頓其樂融融的晚餐。飯後,夏天秦告辭,夏爸夏媽一起留他,他也不推辭,痛快的留了下來。

夏妤洗完澡出來,就見夏天秦站在她房裏的櫥櫃前翻翻看看。

“這麽晚了,你還在我房間呆著幹嘛,自己去客房睡覺啊。”夏妤表情冷冷淡淡。

夏天秦攤手,“你媽說客房的床鋪沒有收拾,睡不了。她讓我來你這兒。”

夏妤咬咬唇,她爹媽當真是迫不及待啊。

夏天秦走上前,將隻穿著一件浴袍的她抱入懷中,嗅著她的發香,輕聲呢喃,“小魚兒,我們同床共枕這麽久,現在沒你在身邊,我還真睡不著了……”

他的手探入她的睡袍裏,上半身的真空讓他輕易就摩挲到那飽滿柔軟的曲線。他神經一顫,用力握住。夏妤下意識的想要後退,他卻不給她機會。

他低下頭,吻住她的唇,吮吸舔咬,極近纏綿。

夏妤被吻得雙腿發軟時,他將她抱到了**,身體覆壓而下。她咬著她殷紅的唇瓣,啞聲道,“小魚兒,給我吧……”前陣子因為她受傷,即使欲火焚身,他也克製著自己,就怕影響她康複。

他分開她的雙腿,夏妤用力抓住他的手,眼裏一片慌亂,“不……不要……”

他抓起她的手,扳開,輕舔她的掌心,喘息著呢喃,“小魚兒……你還不懂我有多愛你嗎……給我吧……”

“不……我不……”夏妤越來越害怕,開始拚命反抗,隻想由他身下逃離。

她眼底的抗拒和惶恐,甚至是不經意顯露出的厭惡,在皎潔的月光下,映入了夏天秦眼裏。

夏天秦心髒猛地一抽,像是被一把刀子紮了進去。

他脊梁僵直,眼神漸漸結冰,俊美的臉龐上是駭人的陰沉。那雙陰鷙的眼睛,盯著夏妤,仿佛凝聚成了淒厲的血色,下一刻就會轟然爆開。

前一刻的火熱纏綿令夏妤倍感煎熬,可這一刻,他突變的模樣,他可怕的表情,令她如陷冰窟,如墜地獄,竟連心髒都在瑟瑟發顫。

夏天秦按捺著抽痛的心,逼視著夏妤,沙啞的聲音帶著難言的淒厲,“小魚兒,你是不是……從來就沒想跟我在一起……你是不是……又在玩我……”

夏妤閉上眼睛,不再看夏天秦的雙眼。這麽多年過去,曾經那個溫和的少年,現在已經是個喜怒無常氣勢淩人的可怕男人。

他甚至可以輕輕鬆鬆的毀了她的一切……

夏妤輕輕吐出一口氣,閉著眼低聲道,“我害怕……這麽多年,我從來沒有過……我害怕跟男人親密……”

她緊緊閉著雙眼,纖長的眼睫毛瘋狂抖動著,就像她此刻狂亂不安的心。

空氣靜默許久。

一個炙熱的胸膛將她圈住,夏天秦在她耳邊說,“小魚兒,對不起……這件事,我早該告訴你了。當年要了你的人,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