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三十九章

字體:16+-

第三十九章

一個炙熱的胸膛將她圈住,夏天秦在她耳邊說,“小魚兒,對不起……這件事,我早該告訴你了。當年要了你的人,是我。”

夏妤倏然一顫,“你……是你……你……”

刺激來的太過突然太過猛烈,夏妤的腦子甚至有點轉不過來,你了好半天,連下麵的話都不知道怎麽說了……

是在開玩笑吧……這不可能是真的……

她壓抑多年的心理陰影……她變得敏感脆弱,變得小心翼翼……

她再也不敢跟男人親密接觸……甚至,她深藏在心的自卑……

這些,竟然源於一場荒唐的騙局……

夏妤駭然又混亂的神色,令夏天秦的心被緊緊揪住,他刻意忽略的愧疚與不安,突然間再次洶湧翻騰。

他捧著夏妤的臉龐,不斷的親吻,不斷的說著,“小魚兒,對不起……我當時喝多了,我怕……我怕你被其他男人奪走……從我記事起,你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從小到大,我對你怎麽樣,你心裏難道不清楚嗎……我愛了你多少年,從什麽時候開始愛你,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了……你已經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當你帶那個男人出現在我眼前,我的天都塌了……”

“你……”夏妤緩緩轉動著眼珠子,終於找回了一絲神智,“為什麽……你……當年不告訴我……”

夏天秦將夏妤緊緊抱在懷裏,“小魚兒,我很害怕……我怕你從此不理我,我怕你厭惡我,投入那個男人的懷抱……你知道我心裏有多煎熬嗎……那時候我承受的痛苦,絕不比你少……小魚兒,我太愛你了,我患得患失,不敢麵對你怨恨我的後果……我想等你的心情平複你再告訴你……誰知道……”

夏妤推開夏天秦,直視著他痛苦糾結的雙眼,唇角揚起,“我真榮幸啊……讓我這麽愛著我……”

她揚起手臂,朝著夏天秦的臉,用力扇下一巴掌。

“啪——”一聲脆響,在寂靜的暗夜裏格外清脆。

夏天秦不閃不避,直勾勾的看著她,“小魚兒,隻要你能消氣,怎麽打我都沒關係。”

“消氣?”她失笑出聲,眼神卻冷厲至極,“你知道我這幾年有多煎熬嗎?!”

夏妤倏然掐住夏天秦的喉嚨,將他按倒在**,她眼裏怒火燎原,手下不斷加重力道,像是恨不得掐死他,“夏天秦,你這個自私卑鄙的小人!你是我見過最無恥的人!!”

夏天秦靜靜的看著她,沒有絲毫掙紮,唇角彎出詭異的弧度,“如果你不屬於我,我寧願死在你手下……”

夏妤手下力道一鬆。

夏天秦看著她,輕柔的聲音在暗夜裏緩緩流淌,“小魚兒……我愛了你這麽多年……愛到我的全世界都圍著你轉……愛到完全忘記了自我……如果沒有你,我活著還有什麽意義……”他的雙眼,幽深明亮,湧動著刻骨的深情,卻又夾雜著那麽多悲傷和無奈。

夏妤緩緩閉上眼,仰起臉,深吸幾口氣。旋即,她睜開眼,俯到他耳邊,低聲道,“我當年選擇離開你,還有一個原因,你知道嗎?我覺得你不是愛我,你隻是在安慰我、同情我……我的驕傲讓我無法接受你的施舍,更無法忍受這種殘缺暴露在你眼前,讓我們之間留下永遠的陰影……所以我走了……給彼此解脫……”

“小魚兒……”夏天秦麵色一僵。

夏妤突然笑了起來,笑的分外嘲諷,“原來事實如此可笑,弄髒我的,竟然是你……你有什麽資格埋怨我不告而別呢?這都是你自找的啊,夏天秦……如果不是你這麽自私卑鄙,我怎麽會承受那種心理陰影獨自離去……”

“我覺得你是那麽出色,那麽幹淨,而我那麽肮髒……你母親的侮辱讓我都在拷問自己,我配得上你嗎……那時候的我,自卑到了極點……”她嗬嗬的笑著。一些曾經難以啟齒的話,此刻被她報複性的說了出來。

“小魚兒……”夏天秦坐起身,將夏妤緊緊抱在懷裏。心痛,難受,還有極端的後悔,令他大腦一片混亂,有些語無倫次的說著,“是我不對……都是我不對……是我錯了……我再也不會怨你離開我……我們以後好好的好嗎……我發誓我會傾盡所有對你好……”

夏妤臉上表情幾番劇烈變幻,最後一切轉為平寂,她隻是淡淡道,“我累了。我想睡覺。”

她側過身躺下。夏天秦躺在她身旁,將她緊緊摟住,好像稍微一放鬆,她就會從懷裏消失。

“小魚兒,你的生命裏從來沒有別人,隻有我……我也隻有你……我們就像從前一樣,相親相愛……”他在她耳邊呢喃著,“小魚兒,相信我……我一定是這世上最愛你的男人……”

夏妤一聲不吭,閉眼假寐。

夏天秦聽到她均勻的呼吸聲,怕影響她休息,也沒再說話。

兩人相擁而眠,但這一晚上,夏妤沒有睡著過……

…………

夏天秦兩歲的時候,夏妤媽媽身產,夏天秦的爸媽帶著他一起,陪著夏爸爸等在產房外。嬰兒房裏,他好奇的看著那個小小的皺巴巴的孩子……

他對媽媽說,“好醜……不好看……”

他媽媽訓斥他,“瞎說,妹妹多好看。”

他爸爸笑著說,“小天,這以後可是你媳婦。”

“媳婦是什麽?”他好奇的問。

“就是你們以後也會變成爸爸媽媽,一起生小孩子……”

夏天秦轉頭看向小嬰孩,“那你要快快變漂亮!”

夏天秦五歲的時候,夏妤三歲。小夏妤愛哭愛鬧又嬌氣,他煩不勝煩。

他向爸爸抗議,“我不要跟妹妹一起玩啦,她好煩!”

他爸爸說,“小天,你是男孩子,要有度量。而且,這是你未來的媳婦,你不疼她,誰疼她啊。”

夏天秦七歲的時候,夏妤五歲。她上幼兒園,他上小學。

她總是對他伸出雙手,奶聲奶氣的說,“小天哥哥,抱抱。”

“懶鬼!”他不爽的哼聲,但還是乖乖把她抱了起來。

那時候的她,白嫩的臉蛋,大大的眼睛,黑色長發紮成兩個小辮子,最喜歡穿著蕾絲蓬蓬裙,就像一個精美的瓷娃娃。

夏天秦抱著她,心裏其實美著呢。他覺得櫥窗裏的芭比娃娃都沒有小夏妤好看,更沒有小夏妤可愛。

他喜歡給她紮辮子,喜歡親她的臉蛋。

有一次,兩家人一起吃飯的時候,夏妤說,“小天哥哥總是咬我的臉。”

大人們哄然大笑。夏天秦憋紅了臉。

“那是小天哥哥喜歡你呢!”

為了緩解夏天秦小小男子漢的麵子,每個大人都往夏妤臉上親了一口。

夏天秦十歲的時候,夏妤八歲。她像個假小子一樣,成天黏在他屁股後頭,他的一群哥們都笑他有個跟屁蟲。但他無論去哪裏玩,都要帶上她。

小夥伴們踢足球時,她就站在一旁,給他加油,幫他拿衣服,買飲料。中場休息的時候,他跑到她身邊,接過她手中的飲料,喝上幾口。

那時候,由於夏妤的存在,其他幾個男孩子,紛紛帶上小女孩。後來甚至有了小小規模的拉拉隊。

夏天秦十五歲的時候,夏妤十三歲。夏天秦的身高已經有了178,青澀的臉龐是逼人的俊美。他有著名列前茅的成績,有著猶如漫畫裏走出的少年般出眾的外形,富裕的家境讓他全身上下都是名牌,良好的家教與開闊的眼界令他氣質卓越,言行舉止都像個大人,透著沉穩與老練。這麽出色的他,不僅名動全校,就連其他幾所中學都流傳著他的神話。

前兩年,夏天秦在初中部一直獨來獨往,在那個盛行早戀的年代,他收到的情書數不勝數,但大家沒見他跟哪個女生走得近。他的身邊隻有一群男孩子。

但這種局麵,在他升入初三時改變了。他帶著一個女孩去初中部報道。

十三歲的夏妤,也已經亭亭玉立,正是含苞欲放的年齡。明眸皓齒的少女,披著長發,穿著裙子,走在中學校園裏,引得一群男孩子頻頻回首,撞上電線杆才回過神。

從此後,一直獨來獨往的夏天秦,身邊多了個女孩子。早上一起來學校,中午一起吃飯,下午一起離開。他常常出現在她班級外,課間時給她送吃的,跟她在教室外談天說笑,他毫不避諱的與她勾肩搭背。摸摸腦袋,摟一摟,抱一抱,都是再正常不過。在那早戀都要偷偷摸摸的中學時代,他對她的親昵分外光明正大。這讓許多原本對夏妤蠢蠢欲動的男孩子,都悄無聲息的退卻了。

節假日時,夏天秦與一幫哥們組隊去網吧打遊戲,也要把夏妤帶上。她就坐在他身邊玩,是他們戰隊的一員。

有一次,夏妤坐的遠了些。那麽漂亮的小姑娘,看著就讓人心癢。幾個小混混圍到夏妤身旁,看她玩遊戲,你一言我一語的撩騷著她。夏妤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置之不理。

“小美女,做我馬子吧。”一個男人摸上她的臉蛋。

夏妤厭惡的別開臉,迅速在公共頻道對夏天秦發話,“有個流氓摸我臉。”

幾秒鍾之後,網吧內發生了一起火爆的群架。

夏天秦二話不說,掄起椅子就砸人腦袋。一群熱血少年,跟著他一起與混混們幹架。警察趕到時,幾個混混被打的頭破血流,嘴裏叫囂著要他們等著,要找某某老大教訓他們。

最後大家都進了派出所,夏天秦他們很快就出來了,混混們被拘留半個月。

半個月後,夏天秦帶著一群人,其中就有他們口中的某某老大,找到那幾個混混,又是一群拳打腳踢。那個摸過夏妤臉蛋的混混,被他們老大切掉了三根手指賠禮道歉。

少年的他,眼裏第一次爆發出沉沉戾氣,“敢用這髒手碰我老婆,就得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