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四十章

字體:16+-

第四十章

夏天秦15歲,夏妤13歲這一年,還發生了一些事情。

夏天秦父親和夏妤父親在經營上發生了分歧,長達幾個月的僵持後,兩人最終決定分道揚鑣,各立門戶。兩家感情還在,但終究有些疙瘩,不像以前那麽情同手足。夏天秦他媽對夏妤,也不如以往那麽親昵熱情。但是,夏天秦與夏妤還是形影不離。

這一年,夏妤的胸部開始發育,像個小饅頭一樣鼓漲了起來。偏偏這段時間,夏妤父母發生矛盾,夏妤母親一氣之下回了娘家,夏妤父親為了生意的事情焦頭爛額,完全沒空閑更沒那心思關注女兒。

當父親徹夜不歸時,夏妤會要夏天秦來她家裏陪她。六月炎夏,洗完澡的她,隻套著件薄透的吊帶小睡裙。夏天秦正在她臥室裏檢查她的家庭作業。

洗完澡的夏妤跑到他跟前,拉拽著他說,“……小天哥哥,小天哥哥!”

夏天秦回過頭,就見夏妤扯掉肩上的兩個吊帶,兩個小小的白饅頭出現在眼前,夏天秦雙眼一直,呆呆的看著她,鼻間一陣熱流湧出。

夏妤嚇了一跳,“小天哥哥,你流鼻血了!”

夏天秦趕緊回過頭,抽出紙巾塞住鼻子,頭也不回的說,“小魚兒,把衣服穿好……”他又加了句,“會著涼。”

夏妤攏上裙子後,鼓起的小饅頭還是若隱若現。她急道,“你發現沒有,它長大了!”

夏天秦的目光四下遊移著,緩緩道,“嗯……長大了……”

“我不會是有病吧?”她急著問。

他差點嗆著,“不是……當然不是。”

這天晚上,夏天秦為她講解了一係列女性胸部發育的生理知識。夏妤聽得迷迷糊糊睡過去了,臨睡前,她呢喃道,“小天哥哥,你懂得真多……”

她睡著後,他進行了有生第一次zw。

周末時,夏天秦帶上夏妤,去了家高端少女文胸品牌專賣店。店員為夏妤試穿文胸時,夏天秦站在一旁,目睹了全過程。他親自為她挑選了兩件,一件是粉紅色波點蕾絲文胸,一件是白色蕾絲鑲珍珠文胸。粉紅粉白的顏色,小巧精致的設計,少女氣息十足。

第一次穿文胸的夏妤,背著手怎麽都弄不會。於是,夏天秦認真的跟著店員學習了怎麽扣上和解開。

又於是,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夏天秦每天早上來夏妤家,第一件事就是把手伸入她衣服裏,為她扣上文胸。晚上輔導她做完作業後,臨走前會為她解開文胸。小夏妤泰然自若,卻沒發現少年的夏天秦,無論扣上解開多少次,每次都是手指微顫,耳根發紅。

夏天秦16歲,夏妤14歲這年。

夏妤來月經了。上課的時候,她感覺有點不對勁,像是要尿尿,怎麽都憋不住。下課後,她發現凳子上有紅色的印記,小心翼翼的往裙子上一模,紅色的血跡。這個年紀的女孩子,紛紛來月經。她心裏也明白了是怎麽回事。

害羞、難堪,令她坐在位置上一動不敢動。她定定的坐了一上午,直到中午放學,夏天秦來她教室外等她。同學們陸續離去,她依然坐在位置上巋然不動。

夏天秦進入教室,坐到她身旁,輕拍她的腦袋,“怎麽了?去吃飯啊。”

夏妤憋紅了臉,一動不動。

“怎麽了?被老師批評了?”不明所以的夏天秦,湊到夏妤跟前。她白裏透紅的臉蛋,讓他覺得可愛極了,忍不住輕輕捏了下。

夏妤一跺腳,拍掉他的手,壓低聲音說,“我流血了……”

“什麽?你受傷了?!”夏天秦大驚失色,正要把夏妤由椅子上拉起來上下好好查看一番,被夏妤拽住。她的臉更紅了,摟住他的脖子,在他耳邊如蚊蠅般小聲說,“不是受傷……是……初潮……我來月經了……”

夏天秦的臉“轟!”的一下紅了,瞬間紅到了脖子根,連耳垂都在微微發燙。他有些結巴的說,“啊……這個……這個啊……”

夏妤無措,他比她更無措。

夏妤害羞,他竟然比她還害羞。

“什麽這個那個的!怎麽辦啊!”夏妤急道。

夏天秦的腦子總算轉過來了,“我給你去買那個……”

最後,夏天秦將外套脫下,係在夏妤的腰上。他去校外的便利店裏買衛生巾時,夏妤在門外挺遠處等著。買好後,夏天秦帶著她打車去了一家酒店,開了個房間。

房內,夏天秦拆開衛生巾的外包裝,拿出一小包,問夏妤,“你知道怎麽用嗎?”

夏妤搖頭,“沒用過。”

於是兩人一起拆開,夏妤上下瞧了瞧,說,“是不是把有膠的一麵黏在出血的地方?”

夏天秦沉吟片刻說,“我覺得應該是黏在內褲上……”

夏妤固執己見,按照自己認為的方式操作,然後催促夏天秦去買內褲和褲子。

夏天秦買好東西,回到酒店房間,就見脫了裙子,穿著染血的小內內,躺在**午睡的夏妤。少女白皙秀麗的雙腿,令他心神晃了下。但下一秒,他就被她身下染血的風采震住了……

夏妤被叫醒後,發現**身上都是血,簡直要哭了。

夏天秦一聲輕咳,“我就說是黏在內褲上吧?帶膠那一麵顯然不吸血啊。”

夏妤狠狠白他一眼,“就你最聰明!”

夏天秦嗬嗬一笑,討好的說道,“其實我就瞎猜,誰知道蒙對了。來,小魚兒,我們先去把血洗洗。”

浴室裏,他拿著淋浴噴頭調試水溫,夏妤脫掉小內內。夏天秦將白襯衣的袖子挽起,為她清洗小屁屁和下身的鮮血。

身高已經180的夏天秦,蹲在夏妤跟前。夏妤扶住他的肩膀,乖乖站著。對她來說,被夏天秦照顧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小時候兩人就有過一起洗澡,他還幫她洗過澡。對於夏天秦來說,雖然神經緊緊繃著,雖然內心莫名躁動,但這一刻,他隻是純粹的像其他任何時候一樣,隻想著要細心的為她處理問題,或者說用心的伺候她。沒有任何其他雜念。

百無聊賴的夏妤,發現夏天秦臉龐就跟煮熟的蝦子一樣紅的發燙,額頭沁著滿滿一層薄汗,身上的白襯衣也被汗濕。夏妤說,“小天哥哥,你很熱嗎?”

夏天秦一愣,抬手抹了一把額頭的熱汗淋漓,含混的說,“嗯……溫度太高了……”

終於洗幹淨後,他取下毛巾給她。被熱水衝洗,身體徹底清爽的夏妤,感覺舒服極了,之前的窘迫和不適一掃而空。

擦幹身體後,她圍著浴巾,走出浴室,愜意的吃著夏天秦買衣服時怕她餓著順路給他買的糕點。

夏天秦則是忙著為她在新買的小內內上鋪墊衛生巾。比劃半天,完美的鋪好後,他蹲跪在她身前,“小魚兒,來,穿上。”

夏妤抬起腿,他為她套上。內褲穿好後,他又拿起牛仔褲。

夏妤皺眉,“你怎麽給我買牛仔褲啊,我喜歡穿裙子的嘛!”

“小魚兒,你現在是特殊時期,穿牛仔褲安全呀。”夏天秦勸哄道,”裙子容易飄起來,而且那麽薄,對不對?”

“你說的有道理。”夏妤認同的點頭,穿上了牛仔褲。

徹底解決問題後,夏妤身心舒暢,肚子也填飽了。她拉著夏天秦躺在大床沒有染血的半邊,依偎在他懷裏美美的睡了個午覺。

夏妤睡意朦朧的呢喃著,“有小天哥哥在,真好……”

夏天秦摟著她,修長的手指穿梭在她的發間,揉著她的發絲。他在她耳邊輕聲說,“小魚兒快快長大吧,然後就可以嫁給我了……”

夏妤在他懷裏甜甜酣睡。愜意安心的她,完全沒意識到,夏天秦為她忙前忙後,折騰了一個中午,不僅沒吃午飯,連點心都沒來得及吃上一口。直到下午到了學校後,他方才泡了一包方便麵,解決早就餓的饑腸咕嚕的肚子。

在夏妤的女性性征逐步出現後,夏天秦對夏妤看的更緊了。幾乎不讓其他男孩子離她五步之內。他在夏妤班裏收了幾個小弟,專門負責幫他看著夏妤,以防有男孩子騷擾她。

夏天秦的占有欲越來越強烈時,夏妤渾然不覺有異。很多女孩子們明裏暗裏的打探著,她跟夏天秦什麽關係,她都是大咧咧的一笑,“我是他妹,從小一起長大的,不是親妹,勝似親妹。”

當夏妤一次性把一大堆情書紛紛揚揚的倒在夏天秦書桌上時,他愣了愣。

打開其中一封,他臉色一變。又打開一封,他的表情更難看了……

他冷著臉問,“你這都是哪來的?”

夏妤以一副明知故問的表情看他,“後麵都有落款啦,你一看不就知道了。”她促狹的笑,“小天哥哥,原來你這麽有魅力啊!你快看啦,我還等著一起看呢!”

“我不看!”夏天秦猛地揮手掃過,情書紛紛墜地,他一臉慍色。

夏妤很少見夏天秦發脾氣,她有點懵了。氣氛僵硬半晌後,她說,“不看就不看,凶什麽凶!”

她氣得要走,剛轉過身,夏天秦拉住了她,他聲音低沉,“難道你希望我從這裏麵挑一個做女朋友嗎?”

“那是你的事!”夏妤還在氣頭上。

“我想知道你的看法。”頓了頓,他又說,“這對我來說,很重要。”

夏妤一聲輕哼,轉過頭,慢條斯理的說,“家長和老師都說,中學生不能早戀,我覺得談戀愛不好。但是呢,咱們學校裏那麽多早戀的,你要想嚐試一下,也沒什麽。”

“那你呢?”他盯著她問,“你想嚐試嗎?”

“不想。”夏妤果斷搖頭。

“為什麽?”他追問。

“會影響學習。”她幹脆的答道,“因為早戀而成績一落千丈的例子,比比皆是。”

升入初中後的夏妤,已經開始有學習壓力了。與她形影不離的小天哥哥,學業上的一片飄紅,給她造成了不小的壓力。尤其兩家在生意上分道揚鑣各立門戶後,他們互相比著事業,更是比著孩子。

夏天秦看了她半晌,展顏一笑,“那我也不嚐試。如果我成績一落千丈,就不能做你的好榜樣了。”

他當然不是怕成績一落千丈,他從來就沒為學習費過心。既然他的小魚兒不想早戀,那也好,至少其他男孩子都無機可乘。而他,始終是那個一直陪著她守著她的人。

夏妤心裏暗叫糟糕。她不該那麽誠實的說出心裏話。她應該隨便找個借口,然後慫恿小天哥哥戀愛,這樣他的成績跌下去了,她才有迎頭趕上的機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