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四十一章

字體:16+-

第四十一章

夏妤上班後的第三天,張霖到崗了。兩人在走廊上遇到時,互相點頭微笑。

張霖問她,“身體已經完全好了吧?”

夏妤笑,“再不好起來,該被炒魷魚了。”

夏妤擦身而過時,張霖頓了片刻,轉過身,朝她的背影看去。

理智告訴他,不能再接近這個女人了。所以她養傷的半個月,他選擇刻意回避,連問候都沒有。

他以為他能夠成功的把握住自己。可一聽說她回來上班的消息,他按捺了兩天,還是忍不住來了。半個月不見了,現在就這麽簡單的看上一眼,竟然也有種難言的滿足。

女子高挑又玲瓏的身影消失在轉角處時,張霖為自己點燃了一支煙。他倚靠在牆麵上,靜靜的抽煙,煙霧繚繞間,眼神明滅不定。

明星真人秀相親特別專場,連接播放兩個周末後,收視率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峰。受播出區域所限,它雖然比不上衛視頻道的綜藝節目,但足夠笑傲各本土頻道的欄目。而且,在這個全民互聯的時代,除了電視收視率,還有一個更可觀的數據是網絡播放量。短短一周內,節目網絡播放次數高達幾千萬。

大家都知道它會火,但沒想到能這麽火。尤其是一周比一周更火。幾乎沒有觀眾質疑節目的水分,全都興致勃勃的觀看明星在現實中怎麽談戀愛。就連夏卿嵐和溫情主演的大製作電影,都就著這股東風宣傳。

由於它太受矚目,都市頻道總監決定將原定的超長版最終集拆分為兩集,以持續熱度和影響力。在最後一集即將播放之際,各社區論壇的熱點話題無外乎:r究竟中意誰,溫情能否獨占鼇頭,與天後陳靜嫻姐弟戀更帶感,波霸西施妹妹求返場,豪門是否歡迎明星女婿,明星的擇偶觀與普通人有什麽不同……

網友們各抒已見,說的是可圈可點,頭頭是道。這其中有個小插曲,在全國最熱門的八卦論壇裏,有個帖子開扒夏卿嵐的家世,剛成為熱門,就被刪了。後來,隻要深入夏卿嵐背景的帖子,不管冷門熱門,全都會消失不見。

在眾星緋聞滿天飛的八卦中,沒有多少人扒節目主持人。但是夏妤因為工作需要開通的微博,還是在半個月內漲了幾十萬的粉絲。同事特別提醒她,記得更新微博,那是自我宣傳的平台。

在外界對最後一期的最終結果翹首以盼時,欄目組已經在籌劃製作接下來的節目。為了不讓群眾的期待感落差太大,接下來幾期有隱藏在屏幕背後的神秘低調沒露過麵的網絡紅人參與,也有國內知名企業家的二代參與。欄目組如今的定位就是解決高端人士的婚戀難題,立馬與其他電視台的相親節目區別開來。

節目輿論最火熱時,夏天秦是秘密動身,要去好萊塢拍戲了。臨走的前一天晚上,他還呆在夏妤家裏,睡在她**,與她相擁而眠。

夏天秦有些不滿道,“為什麽要我答應這個戲約,就算抽空回來看你,也得大半個月之後了。”

“這是為了你的發展好啊。”夏妤枕著他的胳膊笑道,“以後你可就是國際範兒了。”

“你又不肯陪我去。”夏天秦還是悶悶不樂。

“我也有工作啊。好不容易靠著你,事業有了起色。”夏妤俏皮的捏了捏他的臉,“我怎麽能浪費這麽好的時機呢。”

夏天秦翻個身,啃上她的唇,一個長長的深吻過後,他聲音微啞道,“每天都要視頻通話,每天都要早安晚安。”

“嗯。知道。”夏妤笑眯眯點頭。

“不準接近其他男人。不準跟男人約會。不準對其他男人笑。”

“好,知道~~”夏妤拖長了調子應聲。

夏天秦再一次吻住她的唇。他的吻逐漸下移,蔓延到她全身,在一片灼熱燎原時,他進入了她……

這一周以來,每天晚上他都會對她需索無度。

夏妤閉上眼,抽離自己的思緒,隻感受身體的顫栗。既然躲不過,就當是一場純粹的*享受吧。他顏正身材好,技術也好,還會賣力的伺候她。就算花錢,也買不了這種極品鴨子,不是麽。

這次的好萊塢的片約,他父母不知道從何得知,都在反對。夏天秦在國內玩玩,有什麽事,他們都兜得住。一旦走上國際,開放的媒體環境就不好應付了。而且,夏天秦的影響力越大,讓他回歸家族事業的希望就越小。

夏天秦也不想去,他對娛樂圈沒有真正上心過,更不想跟夏妤這如膠似漆的甜蜜小日子才開始,就要分開,那是比用刀子割肉還要舍不得。起初,他想都不想就拒絕了。但是,夏妤說,“我很想看到你成為國際巨星的那天!”夏妤又說,“就算將來你退出娛樂圈,也要在圈子裏時努力往巔峰走去,這才是你,最出色的你!”

夏妤心裏清楚,如果不是與夏天秦身體交融,他怎麽都不會答應。隻有她接受他的身體,表明自己的態度,他才會聽話又安心的離去。是啊,這段時間的夏天秦,簡直聽話極了。

縱然他再不想接國外的戲約,她讓他去,他還是去了。

這一夜,他反反複複折騰著她,好像怎麽都不滿足。他還要她一遍遍的向他保證,要想他,要時刻保持通信暢通。

他纏著她,膩歪到天色快要蒙蒙亮,夏妤也溫柔又耐心的應承著。最後,夏天秦戀戀不舍的抱著她,睡了一個短覺。

次日,夏妤親自給夏天秦送行。機場外的商務車內,夏天秦抱著夏妤,旁若無人的纏綿熱吻。

前排的經紀人和助理早就知道了夏卿嵐跟夏妤的關係,已經能做到視而不見充耳不聞。雖然要想辦法為他們遮掩,得時刻提防不被媒體拍到,但墜入愛河的r心情好,各方麵都配合,他們工作就算累點,也很開心。尤其是最近這陣子,簡直就像是掉進了蜜罐裏,每天都是一臉的幸福,令她們都覺得如沐春風。

夏天秦一邊親一邊喘息道,“小魚兒,我後悔了,我不想去……我現在已經沒辦法離開你了……”

夏妤心裏一個咯噔,低聲道,“不要胡鬧,我們可以每天電話視頻啊。”

“電話和視頻都無法讓我抱你親你……要你……”他輕舔她的耳垂,啞聲道,“我餓了怎麽辦……”

就算隻是敷衍,夏妤的臉也微紅了。她捶打他的胸膛,嗔道,“你在外麵可不準亂來!”

夏天秦抓住她的手,用力親了一口,“怎麽會呢,小魚兒,我這輩子就你一個女人。誰我都不要。”

登機時間接近,未免不必要的麻煩,夏妤沒有下車。她打開車窗,揮著手,目送夏天秦離去。

看著夏天秦高大的背影在視線裏走遠,夏妤有種難言的解脫感。可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後,她心裏又有了一種淡淡的自己都說不上來是什麽的感覺,好像空空的,又好像悶悶的……

送走夏天秦後,夏妤在工作之餘,開始忙碌起自己的事情。

忙碌中,半個月的時間眨眼即逝。

本周六晚上是特別專場的最終話,欄目組決定,在當晚八點舉辦一個慶功會,還將邀請台領導參與。

周六上午,夏妤再一次來到機場。這一次她陪著爸媽等在候機廳內。

夏爸爸和夏媽媽,臉上沒有多開心的神色,更多的是不舍。夏媽媽歎了一口氣,說,“小妤啊,你這回國還不到一年,又是我們出國了。”

夏妤抓著母親的手,嬌嗔道,“媽,爸爸的身體還需要好好調養,不能操勞過度。國內空氣質量也不如歐洲那邊好。你們就當是個散個心。那邊的朋友我都已經聯係好了,你們的吃住都不成問題,我還往你們賬戶裏存了不少錢。”

“小妤,你哪來的這麽多錢安排這些啊?”夏爸爸不放心的問。

夏妤展顏一笑,“小天哥啊,他的錢多的是。”

“總歸是還沒過門,太讓人家破費不好吧。”夏媽媽眉頭微皺道,但提到夏天秦,她心裏更多的是掩飾不住的滿意和喜愛,“我知道小天這孩子對你很好,但咱也不能過分了。”

“他為咱家破費的還少嗎?也不差這點了。”夏妤無所謂的一笑,“而且我都說了,送你們出國度假是小天哥的意思。你們就好好享受吧。”

送父母登機後,夏妤走出機場,坐上車。她遙望著遠處,躍上藍天的飛機,眼裏裝滿了落寞與不舍。

其實她知道,她爸媽並不願意出國。他爸剛回家那陣子還興高采烈的跟夏天秦討論著今後的事業方向。她爸非常渴望能夠東山再起。事業對他而言,不僅意味著財富,更意味著成就和男人的自尊。

但是,她又怎麽能容許夏天秦主導他父親的事業?那她會一輩子都受到鉗製。

開車回家後,夏妤開始收拾東西。一些比較有紀念意義的物品,她都帶去了她在市中心按揭的小公寓裏。

走出那幢別墅時,夏妤看著大門,在心裏默默道:爸,媽,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住進更大更好的房子。

對,她把這套別墅賣了,背著夏天秦賣的。

拿到的錢,一部分作為父母的出國經費,一部分用來投資。好姐妹傅小桐的男朋友楚瀾,旗下產業有一家證券公司上市,她通過這層關係,買了上百萬的原始股。好友黎容容的地產公司也在籌備著上市,她特地準備了兩百萬,用來購置原始股。她相信楚瀾的經商能力。她同樣很相信黎容容背後的舒氏財團。但這些都是長線投資,她手頭還留了一些錢,為身邊可能出現的商機做資金準備。

這些,都是她瞞著她爸媽和夏天秦暗自操作的。她甚至沒有跟她爸媽提過她和夏天秦之間的恩怨。她不希望父母為操心。

白天處理完搬家的事情後,夏妤在家化了個妝,參加晚上的聚餐。氣候已是初冬,她穿著件正紅色羊絨大衣,裏麵打底的是一件黑白色針織連身裙。

夏妤趕到酒店的時候,包房裏已經坐了兩三桌的人。目光一掃而過時,不經意就看到了何信和曼婷。他們倆都坐在有台領導的主桌。夏妤往次桌走去,還沒落座,導演已經在喊著,“小夏,過來,過來坐,這還給你留了位置呢!”

夏妤無奈,隻得往主桌走去。她的位置在副台長胡立生和頻道總監中間。張霖坐在她對麵。

夏妤四下環顧,這一桌,都是些電視台的人物。看來這次節目的收視率彪紅,的確是引起了上麵的關注。

飯局開席,氣氛熱絡非常。但夏妤不是一個擅長酒桌文化的人,從小嬌生慣養的生活,讓她不知道溜須拍馬為何物,更不知道逢場作戲是怎麽回事。所以,當副台長胡立生的手掌放在她腿上,一邊摩挲著一邊說,“小夏啊,這次節目這麽成功,你功不可沒啊。”夏妤眉頭一皺,當即站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