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夏妤一聲輕笑,“隻要能擺脫你,這點委曲求全算什麽。”她以冰冷而無畏的目光看著他,“夏天秦,現在你沒什麽可以嚇唬我了。”

男人的手掌緊扣在肩頭,力道如此之大,骨骼被牽出一陣陣凜冽的疼痛。但是,夏妤眉頭都不皺一下。

“擺脫……”夏天秦幾乎是抽搐著,煞白的唇一字一字緩緩道,“夏妤,在你心裏,我們這麽多年的感情,到底算什麽?我對你的愛,又算什麽?”

“……算什麽?”夏妤譏諷一笑,“夏天秦,這話該我問你吧?是誰欺騙我、玩弄我,讓我蒙受多年的心理陰影?是誰輕視我、羞辱我,逼得我一走了之?又是誰使用惡劣的手段,傷害我的家人,踐踏我的尊嚴?!”

夏天秦的瞳孔緊縮如針尖,直直紮進夏妤心底。她很清楚,她是恨他的,恨他的自以為是,恨他的不擇手段,可是,突然間,他的眼神卻將她的心刺痛。

如此尖銳清晰,令她措手不及。

夏妤別開臉,不看他,說,“如果這就是你的愛,那麽,我隻想擺脫它!”

夏天秦攥在夏妤肩上的手緊了又鬆,鬆了又緊。空氣凝滯良久。夏天秦驀然將夏妤拉入懷中,他緊緊的抱著她,臉頰蹭著她的發絲,微顫的嗓音低低道,“小魚兒,我們不要再吵了,像之前一樣,好好的在一起,行嗎?你做的這些,我都可以不計較。如果你心裏有不開心,這麽鬧一鬧,也該夠了。”

“不好意思。”一個聲音插了進來,張霖出現在兩人身側,“我是不是來的不湊巧?”

夏天秦扭頭看向張霖,眼裏閃過暴怒,他突然放開夏妤,轉身上前,抓住張霖的衣襟,一個拳頭揮下,動作又快又狠,急遽的力道,血肉連著骨頭的撞擊聲在樓道內清晰回蕩。

張霖被揍了一拳,往後退了一步,臉頰當即浮出淤青。夏天秦第二拳揮下時,他出掌接住。回過神的他,以自衛和閃躲為主,沒有主動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