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醫院裏。醫生在為張霖處理傷處。夏妤陪坐在一旁。

夏天秦的確下手夠狠,張霖不僅臉上掛彩,身上都有傷。醫生叮囑著夏妤,回去之後記得按時抹藥,消腫化瘀。

兩人一道走出醫院時,已經接近半夜。一陣冷風吹來,張霖將自己身上的羊絨大衣脫下,披到夏妤的外套上。夏妤剛想拒絕,就被張霖溫柔又強勢的用大衣裹住身體,“別著涼了。”

暖意隨之而來,夏妤低聲說,“對不起……我總是給您添麻煩。”

張霖微微一怔,笑道,“我還沒那麽老吧?都用上敬語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夏妤趕忙解釋道。

“你現在是想回家還是找家酒店休息?”張霖問。

“我不想回去。”夏妤說,“不過我還有些工作資料在家裏,明天得用。”

“那我們先回去拿東西,再去酒店。”張霖微笑。

半小時後,車子駛到夏妤住的市中心公寓。抵達小區外時,夏妤說,“既然都到家了,就不往外跑了。你在這兒停吧,我自己回去。”

張霖徑自將車子駛向車庫的方向,笑著說,“我現在這樣子回去,準得被盤問。你就當是行行好,今晚收留我吧。”那張清秀還帶著傷的臉龐,笑的分外無辜。

夏妤找不到理由拒絕,卻又不想張霖在她家留宿。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太危險了。

車子在車庫停下時,夏妤改口道,“要不我們還是去酒店吧,在家待著心煩。你等我一會兒,我上去拿了東西就下來。”

“既然會心煩,你也別上去了,我幫你拿。”張霖說,表情始終溫柔而耐心,“你在車上休息。”

夏妤為了掩飾自己突兀的決定,隻得由包裏拿出鑰匙,遞給張霖,“文件就在書房的桌子上。”

“好。”張霖接過鑰匙,親吻夏妤的額頭,“我很快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