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五十三章

字體:16+-

第五十三章

她微笑道,“就算你不在乎那些,你就當是做個好事,為了我的事業?我既不想成為公眾眼中水性楊花的女人,也不想成為讓人同情的被拋棄的怨婦。我們就先這樣吧,就算要分手,也過個一年半載,好嗎?”

夏天秦看著溫情那張妝容精致的臉龐,她的笑容更是完美,還帶著溫柔和殷勤。可他突然就犯惡心了。很強烈的惡心。有對她,更有對自己。

他轉身走到餐廳。溫情臉色一喜,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後。夏天秦在一桌子豐盛的飯菜前站定。溫情趕忙道,“這些是我從上午忙起,親手做出來的,食材都是我親自挑選的。”

夏天秦端起一盆蒜蓉粉絲蝦,“你做的?”

“嗯……”溫情點頭。

夏天秦信手一甩,菜碟摔下。隨著清脆的碎響,清亮的油汁潑濺在地板上。溫情瞪大眼,難以置信的看著滿地狼藉。

夏天秦又端起一盆豆腐鯽魚湯,白嫩的豆腐,青綠的蔥花漂浮在上麵,香氣氤氳,可謂是色香味俱全。但夏天秦端著那碗鯽魚湯,朝溫情的方向扔去,湯汁潑出時,溫情愣愣的都沒有避開,熱湯潑在她褲腿上。

腿沒有燙傷,心裏卻被燙的發疼,溫情顫抖著唇說,“為什麽這麽對我……”

夏天秦冷眼看她,“溫情,我們的關係到此為止。媒體方麵,我可以考慮你的需求,暫不公布分手的消息。但是你,必須馬上離開這裏,不要出現在我眼前。”

“為什麽——”溫情遏製不住的低喊,“你為什麽要這麽對我?!不就是昨晚碰了夏妤嗎?我已經道歉了!我都這麽讓步了,你還想怎麽樣?我隻是想爭取自己的感情,我有什麽錯!”

“為什麽?”夏天秦冷笑,目光犀利如芒,“你碰夏妤,已經觸犯我的底線。而你,更不該喜歡我。因為你的喜歡,讓我惡心。”

溫情已經不知道,一個人的痛苦究竟可以到什麽程度,昨晚她的心已經死過一回,她拚湊起殘破的心,用最精致的妝容遮掩自己哭腫的雙眼,她想當做什麽事都沒有發生,繼續的努力的愛他……可今天,她卻是跌入了更可怕更絕望的地獄中……

“在我沒有改變主意之前,離開我眼前。不然……”夏天秦逼近一步,看向溫情的眼神,凜冽如刀尖,“我會讓你在娛樂圈也混不下去。”

溫情臉色慘白慘白,在夏天秦的逼壓下,幾欲摔倒在地。她很清楚,夏天秦的背景不簡單。他更感覺的出,他這不是簡單的威脅。他,是說到做到的。

夏天秦不再看她,轉過身,往樓上走去。

溫情看著男人高大冷漠的背影,鋪天蓋地的絕望,衝毀了她的全部神智……

自從調到衛視頻道播出後,話題度居高不下。每周一到周五為一個周期播一輯,一輯共五期,每期時長四十分鍾。在播出頻率猛然加大後,夏妤的工作量也大大增加。但她現在已經是具有一定分量的主持人了,而她的男朋友張霖,是衛視頻道的副總監,不僅在工作上同事和領導們都很配合她照顧她,就算在台裏走一圈,也到處是打招呼的和逢迎的笑臉。

這種頗受優待的工作環境,令夏妤忙碌又充實。她把自己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努力揮去夏天秦帶給她的影響。

那晚,當她紅著眼回到家時,張霖已經在等她。他殷勤的照顧她,跟她談工作趣事,分散她的注意力,直到她累極後沉沉睡著。

第二天醒來時,夏妤發現張霖就睡在客廳的沙發上,身上蓋著條薄毯。

她走到他身前蹲下,他睡著的臉龐還帶著倦意,取下眼鏡的他,眉目愈發清雋。但此時沒有表情的他,褪去了柔和,多了些淡漠。

夏妤突然覺得自己虧欠這個男人。兩人交往幾個月以來,沒有任何親密舉止,每當他想吻她,她總是找各種借口避開。而他,一如既往的陪伴她照顧她,在生活上細心嗬護她,在工作上盡心提點她……在麵對挫折時,為她排憂解難……

他可以說是她的伯樂,她的恩師,她的貴人。

夏妤的手指輕輕碰上張霖的臉龐……

如果,她毫不猶豫的推開他,以後會不會後悔……會不會像夏天秦這樣,當他纏在她身邊時,她毫無所謂,當他不把她當回事,她突然就難受的要死……

夏妤坐在地板上,手臂杵在沙發上撐著腦袋,就那麽定定的看著張霖。她知道,她對他更多的是知遇之恩和感激之情……

張霖突然睜開了眼,眼睫毛揚起,深邃的瞳孔迎向她的視線。夏妤心裏一慌,正要縮回手,被張霖抓住。他握著她的手,送到唇邊,輕輕一吻,對她微笑,“早安。昨晚睡得好嗎?”

那一瞬間,夏妤突然明白,她不敢推開張霖。她怕陷入茫茫大海中,惶恐的心不著邊際。他有一種令她鎮定的力量。昨晚的她那麽傷心,但他就像春風化雨般,照顧著她安然入眠。

不久後,明珠台發生了一場嚴重的地震。電視台台長曼常青因涉及受賄、挪用公款、濫用職權等多項罪名被雙規,在一次例行會議上,毫無征兆的被紀委的人帶走。隨後,台裏進行了一係列的人事調整。張霖在衛視頻道副總監的位置上又一次被提拔了,升為常務副台長。

包廂內,一群人喝的歡騰,都是那些曾經追隨張霖的人。大家都沒想到,這個看起來溫文爾雅的領導,居然會有坐火箭般上升的速度。誰會想到,常務副台長,在一年前,還隻是一個製片人。

夏妤就坐在張霖身邊。她是張霖的女朋友,已經是電視台眾所周知的事情。所有人都羨慕她的好運,當初隻是傍個上司,現在居然成了超級金大腿。以前大家叫她“小夏”“小妤”,現在都叫她“嫂子”“嫂子”……就連何信見了她,也點頭哈腰的賠笑。

這場喧囂持續的時間很久,一直到半夜。夏妤其實有些累了,不想多呆。但是,在大家都這麽高興的時候,在她男朋友突破性晉升的大喜日子,她實在不想掃興,也隻有陪著。

鄧麗君的靡靡之音響起時,張霖牽起夏妤的手,與她共舞。張霖攬著她的腰肢,與她十指交握,他在她耳邊輕聲問,“累了嗎?”

“還好。”夏妤笑道。

他親吻她的眉心,“再累也陪我到午夜。”

夏妤隻當他是高興,微笑應聲,“好。”

十二點時,豪包內的燈光突然齊齊黯下去了。正跟張霖跳舞的夏妤一愣。溫軟的唇瓣吻上了她的唇,帶著薄荷的清香。

接著,四下亮起了點點燭光。有人拿著彩花拉炮,有人噴著彩帶,在一片歡呼起哄聲中,混雜著“嘭嘭嘭”的響聲……當夏妤睜開眼時,就見漫天的彩色的碎屑,由瑩亮的玻璃天花板上紛紛揚揚灑落。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眾人開始齊聲合唱。與夏妤關係最好的一名女同事,推出了半人高的六層大蛋糕。

夏妤呆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各種顏色的碎屑,就像漫天開放的花朵,帶著閃閃發亮的色彩,在這個空間內次第綻放。在這場盛宴花雨中,夏妤回頭看向張霖。他對她微微一笑,“寶貝,生日快樂。”

夏妤這才意識到,原來,過了十二點,就是她的生日了。這是她生日到來的第一刻。

夏妤親自切蛋糕,逐一遞到眾人手中。看著大家笑吟吟的臉龐,和爭先恐後送來的生日祝福,她的眼眶突然就濕潤了。

有人為她和張霖點了一首,夏妤不好推遲,隻得拿著話筒唱起來。

這是第一次聽張霖唱歌,她發現,他的嗓子竟然沙啞的很好聽,絲毫不遜色於原唱任賢齊。在他們唱歌中,周遭一切都安靜下來了。眾人眼冒紅心,盯著他們倆。

夏妤有些不自在,卻又騎虎難下。張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如溫柔的燭光,如濃鬱的紅酒,低柔的嗓音唱著直白的情歌。夏妤臉色發紅,不敢回視她的目光,隻得假裝不記得歌詞,盯著電視牆看。

張霖的目光,始終那麽深情款款的看著她……

一旁有女下屬忍不住呢喃道,“以前怎麽沒發現,我們老大這麽有魅力啊……”

“是啊是啊,以前就覺得他挺親切挺帥氣的,怎麽現在有種說不出來的迷人感……”

“尤其是他看著夏姐時,那眼神,簡直把俺的心都融化了……”

“得了吧!”一個男同事逗樂,“明明就是老大升職加薪走上人生巔峰你們才瞧著他有魅力!”

又有人笑,“再有魅力也已經是夏姐的男人啦,你們再接再厲,挖掘新的潛力股!”

張霖和夏妤的一首情歌唱完,馬上有同事端來兩杯紅酒遞給他們。夏妤剛要喝,他們又起哄著得喝交杯。夏妤無奈的笑,隻得跟張霖手臂交錯,喝下那杯酒。

喝完紅酒,張霖單膝跪地,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玫瑰紅盒子,打開,一枚碩大的鑽戒璀璨流光。他凝視著夏妤,聲音低柔而清晰,“夏妤,我愛你。嫁給我,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