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五十四章

字體:16+-

第五十四章

喝完紅酒,張霖單膝跪地,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玫瑰紅盒子,打開,一枚碩大的鑽戒璀璨流光。他凝視著夏妤,聲音低柔而清晰,“夏妤,我愛你。嫁給我,好嗎?”

夏妤整個人愣住了。完全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她隻有驚,沒有喜!

大家都當她是高興的忘了做出反應,齊聲喊道,“答應他!答應他!答應他……”

夏妤回過神來,說,“我們交往的時候還不長……這樣是不是太快了?”

張霖微笑起身,“好。繼續接受組織考驗。不過,這個鑽戒,就是你的生日禮物了。”他握起夏妤的手,將那枚指環套在她手上。

眾目睽睽之下,夏妤不想過分丟了張霖的麵子,隻得任由她帶上。白花花的鑽戒,璀璨奪目,卻灼痛了她的眼。

在這個插曲過後,聚會沒多久就結束了。回去的路上,夏妤一直沒怎麽說話。直到車子在她家樓下的停車場停下,張霖問,“看來我是嚇到你了?”

夏妤取下那枚鑽戒,遞給張霖,“這個,我不能要。”

張霖沒有接,微笑道,“隻是生日禮物。”

“但是,它有著特殊的意義。”夏妤拉起張霖的手,將戒指放在他掌心,“對不起,我真的不能接受。”

“好吧……”張霖掩住眼底的失落,輕笑道,“還好你的生日才剛剛開始,還有一天時間可以讓我再去為你挑個禮物。”

夏妤咬著唇,遲疑半晌,還是開口道,“我們……算了吧。我努力了,但是……”張霖的手指壓在她的唇上,堵住了她接下來要說的話。

張霖傾過身,很認真的看著夏妤的眼睛,低聲道,“再給我一些時間好嗎?”

“我……唔……”張霖吻住了她的唇。這個吻,帶著些強勢和霸道,又有著深深的纏綿繾綣。夏妤喘息著,猛地用力推開了他。她慌亂的側過身,拉開車門,逃也般的跑下車。

當她轉過身,張霖正倚靠在座椅上,靜靜的看她。

他為自己點燃了一支煙,坐在駕駛座上用力的抽著。夏妤站在車外,尷尬與無措,令她分外尷尬,卻又挪不動一步。

張霖將一支煙抽完後,按滅煙蒂,推開車門,走下車。

他在距離夏妤幾步之遙時站定,對她說,“走吧,我送你上去。”

剛剛一個人站在外麵這麽久,夏妤的腦子也愈發清醒了。她不能再猶疑了,越拖下去隻會越難開口。今晚,張霖的那三個字和他的求婚,真的刺激到她了。她意識到,這段關係,已經不是單純的你照顧我我關心那麽簡單。它會發展到,兩人一起共度一輩子,兩人要每天親吻擁抱睡覺……

想到那些親密接觸,夏妤覺得特別恐懼。

她挺直了脊梁,定定的看著張霖,說,“我們分手吧。我不能再耽誤你的時間。”她的語氣帶著抱歉,但又格外堅定。

張霖走到她跟前,輕輕一笑,“我現在可是你的垂直領導,你就不怕得罪我,影響你蒸蒸日上的事業?”

夏妤微怔。張霖的臉上帶著笑容,看似漫不經心,卻又似透著幾分認真。她很快笑著應道,“不怕。你不是這種人。何況,我這是為你好。”

張霖輕歎一口氣,伸手攬住夏妤的腰肢,將她拉近,“小丫頭,我可是為了你,才走到這個位置。你現在要分手,不是折騰我麽?”

夏妤眼眸低垂,“我知道你對我很好,可是我……”

“可是什麽?”張霖截過她的話,“可是你不愛我?你難以接受我?”

聽他這麽親口說出來,夏妤心裏挺不是滋味的,但還是不得不接口道,“既然你都知道……”

“女人是日久生情的感性動物。”張霖說,“我們需要的,隻是時間。”

“日久生情……”夏妤呢喃著,腦海中卻出現了另一張臉。因為他們有了二十多年,所以看到他和另外一個女人在一起,她才如此不甘,如此不願?

“對。再給我一些時間,好嗎?”張霖柔聲道,眼神更加溫柔。

夏妤沉默片刻後,點下了頭。或者說,在張霖不依不饒的攻勢下,她已經無法搖頭。

電梯內,夏妤獨自站著,看字數不斷上升,此時不用麵臨張霖,卸去了那沉甸甸的包袱,卻又格外空蕩蕩的。

電梯門打開,她邁步而出。走到家門口,掏出鑰匙。剛把鑰匙插入鎖孔裏,身體突然被人從後方抱住,夏妤嚇得一聲驚叫。但下一刻,她就平穩了慌亂的心境。因為這股氣息,這種感覺,她再熟悉不過……

夏天秦緊緊抱著她,勒得她骨頭都生疼,她卻莫名的很享受……夏妤站著一動不動。他有多久沒抱過她了……久到這個懷抱突然到來時,她竟然覺得如此奢侈,恨不得時間就在這一刻凝固……

夏妤遏製住翻騰的心緒,仰起臉,不讓眼底的晶瑩滾下。以往每次他抱住她時,她總是掙紮著要推開,覺得他黏人,覺得他討厭……現在突然明白,原來那時候,她不過是有恃無恐,她知道,無論她推開多少次,他總會抱上來……

夏天秦牢牢抱住夏妤,深吸一口氣,埋下頭,在她耳邊啞聲道,“生日快樂,小魚兒。”

夏妤淡淡應聲,“謝謝。”聲音聽不出太多情緒。

沉醉在渴望已久的氣息中的夏天秦,心裏突然就顫了下。她冷漠的語氣,挑起了他內心深處的不安和惶恐。他隻怕她又說出一些令他難以接受的話,當即放開了抱住夏妤的手臂,退到一旁。

夏妤指尖瞬間發涼。她轉動鑰匙,把門打開。夏天秦跟在她身後步入室內。

夏妤把空調打開,夏天秦坐在沙發上,聲音帶著濃重的鼻音,“晚上喝酒了?玩的開心嗎?”抱住她時,他就聞到了她身上的酒味和……淡淡的煙草味。

“還不錯。”夏妤回道。她轉過身看向夏天秦。他正靠在沙發上,雙手扯過一隻毛絨娃娃的抱枕,抱在懷裏。那模樣看著……有點滑稽。夏妤說,“你這麽大半夜跑來跟我說句生日快樂,就不怕你女朋友不高興?”

夏天秦抱著毛絨娃娃,腦袋壓在上麵,低聲道,“分了。”

一時間,夏妤心裏湧出大片突如其來的喜悅,可她很怕表現出來,隻得努力壓抑著,以至於表情格外緊繃。

她語帶嘲諷的說,“前陣子不是還挺好的嗎?不是還熱吻嗎?”

夏天秦的臉色一下子難看了。他將腦袋埋入娃娃抱枕中,一聲不吭。

夏妤心裏有種說不出的輕鬆和暢快。她轉身進入浴室,自顧自的洗漱去了。等她忙完一圈,裹著浴袍走出,發現夏天秦還坐在她家沙發上。這時候他的狀態已經是仰靠著,死氣沉沉的看著天花板。

夏妤走近,踢了他一腳,“不就是失戀麽,要死不活的!”

夏天秦坐起身,扯了扯唇角,“有本事你也去失啊?你跟你男朋友分掉試試?”

“我分不分關你什麽事!分掉也不像你這樣!”夏妤氣得走到門邊,拉開門,穿堂的冷風撲麵而來,夏妤猛地打了個噴嚏,“你走吧,別大半夜杵在我家裏!”

夏天秦大步上前,沒有走出去,反而是將門闔上,“你跟你男朋友出去瀟灑快活到半夜,我站在這裏等了你幾個小時,就為了跟你說聲生日快樂,沒有功勞沒有心意吧?”

“誰要你等的!”夏妤一聲輕哼。

“是,你沒要我等。這不是我正失戀,很鬧心麽?我總得找點事幹吧?你就有點同情心,ok?收留收留我會死啊?以前你爸媽不在家的時候,我收留過你多少次啊,你數的清嗎?”夏天秦說的振振有詞。

“……”夏妤懶得理他,轉身去臥室睡覺。她故意用力關上臥室的門,把門反鎖住,方才回**睡覺。

這天晚上,她竟然意外的沒有失眠。睡覺前,唇角淺淺彎起。

第二天起來時,夏妤發現夏天秦還在她家。而且毫不見外的睡在次臥的**。夏妤站在門口,看著他沉睡的模樣,沒有叫醒他。她徑自去了廚房,弄了一份三明治和一杯豆漿放在桌上,隨後輕手輕腳的出門了。

午休時間,夏妤敲開了張霖辦公室的門。

張霖由電腦前抬起頭,笑容滿麵的看她,“你來的正好。有個構想要跟你討論?”

“嗯?”夏妤好奇的看他。

“台裏準備引進美國的一檔綜藝節目,我很看好這個節目。我想讓你擔任主持人。”張霖遞給夏妤一套卷宗,“這是相關資料,你好好看看。”

夏妤伸手接過。張霖又把她拉到電腦前,他正在看影像資料。兩人就地討論了半晌。

大約半小時過去後,討論告一段落,張霖問她,“對了,你來找我,有什麽事嗎?”他親昵的捏著她的臉蛋,“難得你主動來找我呢。”

夏妤這才想起自己的來意,當即站起身,與張霖保持保持一定距離,認真說道,“我昨晚想了很久,我還是不能跟你繼續。霖哥,我知道你對我很好,可我如果貪圖你的好跟你戀愛,這樣對你不公平。”

張霖看了她良久,問,“因為夏天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