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張霖看了她良久,問,“因為夏天秦嗎?”

夏妤被他問的一怔。她垂下眼眸,咬著唇,沉思良久,方才開口道,“大概是吧……以前我沒意識到自己喜歡他,我以為自己隻想擺脫他,所以我願意去嚐試一段感情。但是,現在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我心裏已經有了他。”

張霖看了夏妤良久,說,“可他跟溫情在一起了。”

“他們分手了。”

“所以,你這麽迫不及待的跟我提分手?”

夏妤突然感覺到,張霖看似淡然的語氣,暗藏著尖銳。當她抬起頭時,張霖已經轉過身,麵對著玻璃窗,點燃一支煙,抽了起來。

氣氛沉重。

夏妤心裏壓抑,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麽。

張霖抽著煙,一言不發。

靜默的空氣中,可以聽到他吞吐煙圈的聲音。夏妤深吸一口氣,目光平靜又堅定的看著張霖,開口道,“我承認,是我自己一直沒有麵對自己的感情。所以,現在,我想正視它。霖哥,很抱歉,這樣繼續下去,對我們倆都不好。”

張霖用力吐出一口煙圈,沉聲道,“你先出去吧。這件事,我再考慮考慮。”

夏妤覺得,感情是你情我願的事情,既然一方提出分手,關係自然就結束了。何來他再考慮考慮?難道他還可以不同意?

但是,張霖與生俱來的領導者氣場,和他一直處於她上級的位置上,讓她沒有辯駁他的話,隻是默默退出了辦公室。

下班後,夏妤回到家,客廳裏的立體音響正放著音樂。隻見夏天秦坐在陽台上,門窗大開,冷颼颼的北風嘩啦啦的吹著,他靠在躺椅上,喝著酒,頭發被吹得翻飛起伏,臉龐凍得通紅一片,唇色發白。

但他好似渾然不覺,搖晃著手中的高腳杯,有一口沒一口的往口中倒酒。夏妤珍藏的幾瓶紅酒,已經成為他身下的空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