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五十五章

字體:16+-

第五十五章

張霖看了她良久,問,“因為夏天秦嗎?”

夏妤被他問的一怔。她垂下眼眸,咬著唇,沉思良久,方才開口道,“大概是吧……以前我沒意識到自己喜歡他,我以為自己隻想擺脫他,所以我願意去嚐試一段感情。但是,現在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我心裏已經有了他。”

張霖看了夏妤良久,說,“可他跟溫情在一起了。”

“他們分手了。”

“所以,你這麽迫不及待的跟我提分手?”

夏妤突然感覺到,張霖看似淡然的語氣,暗藏著尖銳。當她抬起頭時,張霖已經轉過身,麵對著玻璃窗,點燃一支煙,抽了起來。

氣氛沉重。

夏妤心裏壓抑,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麽。

張霖抽著煙,一言不發。

靜默的空氣中,可以聽到他吞吐煙圈的聲音。夏妤深吸一口氣,目光平靜又堅定的看著張霖,開口道,“我承認,是我自己一直沒有麵對自己的感情。所以,現在,我想正視它。霖哥,很抱歉,這樣繼續下去,對我們倆都不好。”

張霖用力吐出一口煙圈,沉聲道,“你先出去吧。這件事,我再考慮考慮。”

夏妤覺得,感情是你情我願的事情,既然一方提出分手,關係自然就結束了。何來他再考慮考慮?難道他還可以不同意?

但是,張霖與生俱來的領導者氣場,和他一直處於她上級的位置上,讓她沒有辯駁他的話,隻是默默退出了辦公室。

下班後,夏妤回到家,客廳裏的立體音響正放著音樂。隻見夏天秦坐在陽台上,門窗大開,冷颼颼的北風嘩啦啦的吹著,他靠在躺椅上,喝著酒,頭發被吹得翻飛起伏,臉龐凍得通紅一片,唇色發白。

但他好似渾然不覺,搖晃著手中的高腳杯,有一口沒一口的往口中倒酒。夏妤珍藏的幾瓶紅酒,已經成為他身下的空瓶子。

夏妤三兩步上前,奪過他口中的酒杯,罵道,“你有毛病啊!大冷天的坐在外麵吹風!”當她的手觸到他的手指,那入骨的冰涼冷的她發顫。

夏妤將夏天秦連拉帶拽的拖入了室內,又將陽台的門窗關上,打開室內空調。然後從房裏找出一條毛毯,扔到夏天秦身上。

夏天秦身子一歪,裹著毛毯倒在沙發上。

“不就是失戀麽?至於這麽要死不活的?”夏妤氣急,“難道你今天一天就在那兒喝酒了?”

夏天秦嗬嗬一笑,“多情總被無情惱……”

夏妤又生氣又心疼,她突然覺得,如果以前她認真接受他,他就不會心灰意冷的放棄她,然後在其他女人那裏遭受一次挫折。這莫名的愧疚感,讓她將又想罵出口的話憋住了。

她走到夏天秦的身邊,手掌輕輕撫上他的臉龐,像個哄著小男孩的大姐姐般,柔聲說道,“過去了就不要想了,人要往前看,對吧?”

夏天秦眨了眨眼睛,表情有些不可思議,他突然伸手捶了捶腦袋,“我這是喝了多少……居然產生幻覺了……小魚兒怎麽會這麽溫柔……”

“夏、天、秦!”夏妤咬牙,隨手抄起一個抱枕砸他腦袋,“你就是個欠虐的家夥!”

夏天秦嗬嗬一笑,“這樣才對嗎……這才是你的風格……”

夏妤簡直快被他氣背過去了。她站起身,居高臨下的俯視他那醉鬼的模樣,“你打算墮落到什麽時候?你的工作呢?你的通告呢?你是想把你的經紀人逼瘋嗎?”

“接下來一個月的安排我都推了。這不快過年了嘛,讓大家都放鬆放鬆,挺好。”

夏妤本想批評他這種行為太任性,但轉念一想,人家有任性的資本。娛樂圈對他而言,本來就隻是玩票的地方。

夏天秦又說,“倒是你啊,難道春節還讓叔叔阿姨在外麵過嗎?就不回來團聚團聚?”

夏妤被問到心事,有些煩悶,她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夏天秦雙手一攤,懶懶散散的仰躺在在沙發上,“你放心,我早就沒興趣跟你糾纏,更沒有那個閑情逸致跟你爸媽過不去。現在這樣多好,一個人,樂的逍遙自在。”

夏妤聽著這話,心裏真不知道是什麽滋味,她在嘴上回道,“你活該單身!誰叫你心理扭曲,行為變態!”

“是是,我現在不扭曲了也不變態了,我不稀罕你了還不成嗎?”說到這裏,夏天秦還端正的坐起身,舉著手道,“我保證,我對你已經沒有興趣了。咱倆現在隻是單純的青梅竹馬的情誼。”

夏妤心裏突然難受的不行,就像是被人狠狠的打了幾個悶棍,疼的要命,卻還沒法吭聲。

她硬生生憋住了心底的抽痛,表情一如既往的驕傲高冷,一聲輕哼,“這樣最好不過!”

“所以,作為青梅竹馬,在我失戀的時候,你有義務收留我。在春節的時候,你把叔叔阿姨接回來,過個團圓年。如果你擔心房子問題不好交代,我可以給你再買個更大更好的別墅。”

夏妤臉色有些遲疑。在這個城市,一套別墅多少錢,她心裏是有底的。

“你別不好意思啊。要不是我,你爸事業還挺紅火,也不會像這樣對吧?我給你們買房子,應該的。”夏天秦說道。

夏妤當即應聲,“行,你去買啊!”

他樂意花錢,她還怕受不起不成!更何況,始作俑者就是他!

在單位時,夏妤跟張霖陷入了冷戰狀態。兩人現在已經不是直接的上下級關係,也不會有太多接觸。但以往他們都是一起吃飯,上下班也在一起。現在沒有成雙成對的出現,還是引起了四下群眾的八卦。

有人好奇的問夏妤,夏妤都是三緘其口,避而不談。張霖畢竟是領導,當時他對這件事情沒有表態,她就下意識的不對外透露絲毫風聲。隻是這幾天她常常聽到有上級在訴苦,說這個副台長新官上任三把火,好難伺候。還有人哀嚎,以前不是脾氣挺好麽,怎麽當上大領導就變了。

有一次,夏妤路過他的辦公室時,辦公室的門正開著,她聽到裏麵傳來他訓斥下屬的聲音,調子不高,冷冷沉沉的,格外滲人。偏巧,她往裏看時,與張霖目光相撞。那一瞬間,他的眼神有著她從沒有見過的戾氣。

夏妤快步走過他門前,心裏好半天沒有緩過勁來。張霖在她心中,一直都是一個溫文爾雅很好說話的領導。也因為這樣,她才會放心的試著跟他交往。因為那個可怕的眼神,她突然產生了一種或許她一直沒有真正了解他的感覺……

夏天秦辦事極其有效率,很快,他就相中了一幢新別墅,相比以前,更大更豪華。當他帶著夏妤前去參觀時,夏妤忍不住問,“這得多少錢啊?”

“錢不是問題。你看看風格喜歡嗎?”夏天秦笑道,“不喜歡可以再挑。”

夏妤其實很滿意了,但她又跟著夏天秦多看了幾個地方。她現在莫名的很享受夏天秦為她忙碌,為她付出,為她跑腿的感覺。甚至,她隱隱覺得,夏天秦為她付出的越多越好,這樣兩人就有牽扯不斷的關係。

夏妤父母回國的那天,夏妤和夏天秦一起去機場迎接。

在路上,夏妤糾結半晌,說道,“我爸媽不知道我跟你分手了……我爸身體不好,我有點擔心……”

夏天秦看著前方道路,唇角咧開一抹笑,“也就是說,等會兒見了你爸媽,我還是得跟你假扮情侶對吧?”

那戲謔的語氣讓夏妤不舒服極了,她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誰叫你當初強人所難!這是你自己造成的爛攤子!”

夏天秦嘿嘿一笑,“你急什麽,我沒說我不願意啊。”

老兩口這幾個月在國外,顯然是玩開心了,紅光滿麵精神奕奕的,夏妤的父親已經沒有了絲毫病態。

夏妤看到爸媽這麽精神煥發的模樣,心情也是大好。帶著爸媽回到新買的別墅後,她媽一個勁的數落她,說她又讓夏天秦破費了。

夏媽媽拉著夏天秦的手說,“你呀,也別慣著這孩子,她大手大腳慣了,不知道節製。掙錢也不容易,要省著點花啊。”

夏天秦笑眯眯應道,“掙錢不就是給媳婦花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