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五十六章

字體:16+-

第五十六章

夏媽媽拉著夏天秦的手說,“你呀,也別慣著這孩子,她大手大腳慣了,不知道節製。掙錢不容易,要省著點花啊。”夏天秦笑眯眯應道,“掙錢不就是給媳婦花嘛。”

夏妤在一旁聽著,心裏又酸又澀。

如果這一切,是真的……

一家人在一起吃了個熱熱鬧鬧的晚飯後,夏妤爸媽照例留下夏天秦過夜,又是照例睡在夏妤的房間。

夏天秦坐在書桌前玩電腦。夏妤去浴室洗澡。水花紛揚灑下時,夏妤腦海中浮現出曾經在她的房間裏,兩人在**的繾綣纏綿……

其實當時,她的身體是享受的,但那滿足和愉悅被她內心憤憤不平的怨恨所掩蓋。

想到那水□□融的畫麵,夏妤的臉又一次羞紅了……

後知後覺意識到,自己已經心跳加速,夏妤氣得用力拍打著自己的臉龐。

……想什麽!有什麽好想的!男人都是薄情寡義的,說忘就忘了!

可是,如果……如果她主動一點呢……

洗完澡後,夏妤沒有穿上浴袍,隻用浴巾將身體齊胸裹住。她推開浴室的門,擦著頭發走出。

在浴室那邊傳來聲響時,夏天秦的眼神就由電腦前瞟了過去。夏妤白皙的香肩,精致的鎖骨,誘人的長腿……一一映入眼簾。他還可以想象出那被遮擋住的地方,是怎樣一副撩人的春景……他更可以想象出,兩人的身體進行最緊密的纏綿時,*蝕骨的滋味……

夏天秦突覺下腹一熱,一團火焰由體內騰起,某個東西起了強烈的反應。

他迅速轉移目標,再次鎖定電腦屏幕,可滿腦子已經是夏妤那如水的身體……屏幕上明明是炮火紛飛和奔跑的戰士,都成了她的臉她的胸她的腿她的……

夏妤擦頭發時,狀似不經意的掃了一眼夏天秦,隻見他依然盯著電腦屏幕,那心無旁騖的狀態,連頭都不抬一下。

夏妤心裏又是尷尬又是氣惱。

她走到臥房中央的大床旁坐下,沒好氣的開口道,“喂,過來給我吹頭發!”在她坐下時,浴巾又往下滑了些,露出了撩人的一道溝……

夏天秦看了她一眼,迅速移回目光,他的手指在鍵盤上快速敲打,嘴裏也是快速說道,“正忙呢!自己吹!”語氣有些粗重,還有些不耐煩。

夏妤簡直氣結。她豁然起身,想要衝到夏天秦跟前,把電腦的電源給拔掉。可是,還沒邁出步,她又清醒了。他們倆是什麽關係呢?她憑什麽對他頤指氣使?人家不過是看在昔日友誼的份上,來她家陪她演戲……

難言的酸楚浮上心頭,夏妤一聲不吭,拿出吹風氣,背對著夏天秦坐著,為自己吹起了頭發。

夏天秦的眼角餘光瞧見夏妤已經背對自己,長鬆了一口氣。如果被她瞧見身體的蠢蠢欲動,可就不好收場了……其實這一局早就結束,他連累他的戰隊輸的一塌糊塗,但為了掩飾自己的異常,他還裝出一副正在奮戰的模樣。

見夏妤在認真吹頭發,沒有回頭的可能性,夏天秦當機立斷站起身,“那我去洗澡咯。”

他三兩步快速走入浴室,關上門後,迫不及待的用五指姑娘解決問題。

夏妤把頭發吹幹後,躺在**睡下。腦袋埋入被子裏,眼淚突然就湧出來了。原來愛與不愛,差別是那麽大……

不愛時,就連她這麽暴露的站在他跟前,他都沒有興趣多看一眼……

夏妤縮在被子裏,眼淚不停湧出。已經逝去的愛,讓她無能為力。但她習慣了被愛,無法跨出那一步,主動向他示愛……

聽到外麵有聲響時,夏妤趕緊抹去了臉上的淚。萬一被他看見,多丟人。

夏天秦走到床邊,掀開了些夏妤的被子,“喂,不要悶在裏麵,當心窒息。”

“關你屁事!”夏妤頭也不抬,悶悶的聲音由被褥間傳來。

夏天秦嗬嗬一笑,“你放心,我對你沒什麽想法,不用這麽躲躲藏藏的。”他順手拿過**的一條薄毯,“我今晚就在沙發上睡。”

他走開,關掉房內的燈光,躺在了沙發上,“晚安。”

房內陷入了幽暗,隻有些許星光滲入。夏妤怔怔的躺在**,心裏空落落的,時而心酸時而苦澀……

曾經,他的不幹擾不騷擾,他的循規蹈矩,都是她最期盼的,如今美夢成真,最難過的竟然是她自己……現實為什麽這麽諷刺……

夜已深沉。夏妤在不知不覺中睡著。躺在沙發上的夏天秦,雙臂枕在腦後,看著天花板。他的眼神裏沒有絲毫困意,隻有鋪天蓋地的落寞。

寂靜中,可以聽到夏妤均勻的呼吸聲。夏天秦輕手輕腳的起身,走到床邊。他俯下身,看著熟睡的夏妤。月光在那素淨的臉龐上靜靜流淌。睡著的她,嘴角還有些倔強的抿著。

她側身睡著。夏天秦由她另一側上床,從她背後將她抱住。

又一次馨香滿懷,夏天秦滿足的喟歎。他將臉龐貼在夏妤臉龐上,輕輕呢喃,“就這樣吧……陪在你身邊,也算是一種擁有……”

隻要別再想到發瘋卻看不見,隻要別再逼得他去其他女人那裏尋求慰藉……那段昏天暗地的日子,令他惡心,令他惶恐,令他前所未有的絕望。事到如今,他已經不敢再有其他奢求……

如果做她的青梅竹馬,做她的好哥哥,可以守住兩人親近的關係,那就這樣吧。

明珠電視台。

忙碌中的夏妤接到張霖助理的電話,通知她去張霖辦公室隔壁的小會議室開會。

她心裏有幾分忐忑,幾分不安。兩人已經冷戰了十多天,至今,他也沒有給她一個答案。她不知道他心裏究竟是怎麽想的。

會議室內,夏妤有些拘謹,好在現場還有幾位領導。這是一次高層會議,主要是討論引進美國那檔歌唱選秀節目相關事宜,會上確定了籌備團隊,也明確了夏妤將擔綱主持人。

會議結束後,張霖對夏妤說,“小妤,你先等等。”

夏妤正要起身,又坐了下來。其他人衝她笑笑,轉身離開。

自從夏妤和張霖在一起後,就連新上任的台長都對她格外和顏悅色,更別說其他大大小小的領導,夏妤不過一位新晉主持,在電視台裏卻儼然有一姐的架勢。資深主持們紛紛邀請她參加各種聚會。夏妤心知肚明,這些都是因為張霖的地位和他身後不可莫測的力量。

夏妤完全可以想象,一旦她與張霖分開,如果張霖狠下心要冷藏她,她會是怎樣的下場。但她沒想到,在這麽多天的冷漠過後,今天居然是被確定擔任這項大投資引進節目的主持人。

小會議室內,很快隻剩下了他們兩人。夏妤端端正正的坐在位置上,張霖走到她身旁的位置坐下。

迎上男人深沉的目光,夏妤心裏一慌。她垂下眼臉,恭謹的開口道,“謝謝霖哥給我這次機會,我會努力把節目做好。”

微涼的手指,碰上她的下巴,將她的臉龐輕輕抬起。夏妤被迫對上張霖的視線。張霖麵帶憂鬱,低低道,“夏妤,我是真的很喜歡你。你說我該怎麽辦呢?”

夏妤移開目光,“對不起,我不喜歡你。”

張霖的手指摩挲著她的臉龐,“我也想不到,像我這種年紀的男人,居然會為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女人,輾轉反側,念念不忘。”

夏妤輕咬下唇,暗自下了很大的決心後,開口道,“如果……我出現在你眼前,對你是一種困擾,我,願意請辭。”

張霖看了她半晌,一聲幽幽歎息。他的手順著她的臉龐,覆上她的腦袋,輕輕揉了揉她的發絲,“丫頭,你可別折騰我了。你就安心的待在這裏吧。”

“可是……”

“分離是思念的催化劑,懂嗎?”張霖輕歎。他的眼神依然柔軟,隻是那其中,又包含著多少的不甘和無奈。“如果真想為我好,你就每天若無其事的出現在我眼前,讓我對你徹底免疫。”

夏妤點下頭。她的內心也並不想離開明珠電視台,她的事業在這裏剛剛起步,這裏有最好的資源和環境。離開,隻是迫不得已的下下之選。

“讓我再抱你一次,好嗎?”

夏妤站起身,張霖將她抱入懷中。緊緊的擁抱,有別於兩人交往時他每次輕柔的紳士的擁抱。

他一直在克製自己,他告誡自己要循序漸進,但最後,還是沒有把握住。

他多想瘋狂一次,任性一次,隻要用上種種手段,又怎麽會得不到這個初出茅廬的小女人。可偏偏……他又狠不下心。他不忍心傷害這個女人,不忍心讓她品嚐痛失所愛的滋味。

張霖輕輕撫著夏妤的發絲。或許,慢慢的,他就會淡了對她的感情吧。他不希望,他的愛情,成為夏妤的災難。那樣的勝利,沒有快感,隻有空虛,隻有兩人無休止的互相折磨。

夏妤在張霖懷裏,緩緩的,伸出手,抱住了他,她輕聲開口,“霖哥,謝謝你。”

張霖扯開一抹苦笑,“那我現在……是你的什麽人呢?領導?朋友?”

“你,是我生命裏的貴人。”

春節將至。夏妤每一天都忙的不可開交,歌唱選秀節目定檔於次年春季時開播。夏天秦在公眾視野中沉寂了一段時間,引起外界諸多揣測。更巧的是溫情這段時間也沒出來活動。各方爆料說他們一起去度蜜月造人了。

夏天秦仰靠在沙發上,將一粒剝殼的杏仁扔入口中,聽著電視上娛樂新聞的播報,對身旁的夏妤說,“瞧瞧,你們這些新聞工作者,是最不負責任的胡編亂造。”

夏妤由資料冊中抬起頭,瞥他一眼,“真相更不堪。你的粉絲們如果知道你每天就這麽吃喝玩樂渾噩度日會紛紛轉黑。”

“黑就黑吧,大爺我不在乎。”夏天秦懶洋洋道。

“這都快除夕了,你還打算住在我家?你爸媽那邊……你不回去過年嗎?”夏妤突然問。因為她這幾天,已經感覺到,夏天秦的手機總會響起。

夏天秦坐起身,“怎麽?要趕我走了?是不是你要領男朋友回家過年啊?”

夏妤一愣,隨即接口道,“是啊。”她觀察著夏天秦的神色,又說,“大過年的,怎麽能不上門拜見我爸媽呢。”

夏天秦失神了片刻,很快笑起來,“男朋友上門不需要哥哥我為你考核考核?”不等夏妤回答,他又說,“不過我也沒那時間。我媽催著我回去呢,家裏安排了一水的姑娘等著我去相親。我得挑一個,沒準還能趕上跟你一起辦喜事呢。”

夏妤臉色一綠,“你要回去相親?”

“怎麽,你想當我的軍師?”夏天秦挑眉。

“沒興趣!”夏妤語氣冷硬,丟開手中的資料冊,起身步入房中。

次日,夏天秦離開了。夏妤下班後回到家,沒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突然就蹲下身,哭了起來。

空落落的忙碌中,除夕悄然而至。電視台提前一天放假。放假那天,張霖親自把夏妤送回家,遞給一個精美的包裝盒,“新年快樂。”

夏妤有些遲疑,沒有伸手去接。張霖笑道,“不是什麽值錢的東西,隻是新年祝福。”夏妤這才微笑著接下。

張霖傾過身,親吻她的額頭。

另一邊,剛下車的夏天秦,恰好看到了這一幕。他原本是要去夏妤家,守株待兔,因為他不甘就這麽離去,他要親眼看著那個男人怎麽表現,怎麽博取夏妤一家人的歡心。可是,此刻,透過半開的玻璃車窗,看到他們狀似親密的模樣,他的心已經抽痛的難以自製。

夏天秦抽著氣別開臉,剛下車的他,又一次上車。他發動車子,在那輛車的後方,悄然駛離。

除夕夜,夏妤父親家族裏的一大家子,在酒店裏吃團年飯。夏妤在一片歡聲笑語中與大家推杯換盞,互送吉祥話,互道祝福語。隻是那笑臉,格外的公式化。

隻有她自己知道,在這闔家歡樂的時刻,她心裏,因為那一角的缺失,成了格外荒蕪的世界。她翻來覆去的想著,那個人,此時此刻,在做什麽呢?

酒過幾巡,夏妤去洗手間。

夏媽媽走到夏妤身邊,說,“今晚小天怎麽沒有來呢?”

夏妤扯唇一笑,“人家家裏也有安排呀。”

“你這孩子!”夏妤她媽突然伸手戳上夏妤腦袋,“我就不明白了,小天哪裏不好了!你怎麽就是看不上人家呢!你還能找出來對你那麽好的男人嗎!”

“媽……”夏妤錯愕的看著她媽。

“行了,我也不想跟你演戲了。我跟你爸早就知道,你跟小天鬧掰了!”

夏妤一驚,“你們……”之前的每次通話,爸媽都是笑嗬嗬的跟她聊著國外見聞,可壓根沒提這檔子事,他們是怎麽知道的……

夏媽媽歎了一口氣,說,“小天早就跟我們聯係上了,說你要跟他分手……你能想象嗎,像他那樣的孩子,居然在電話裏哭的泣不成聲……”

夏妤心裏一陣劇烈的抽痛,她緩緩地,緩緩的開口道,“你們……為什麽都沒告訴我……”

“我本來指望著,你們假戲真做,來個舊情複燃……”夏媽媽又是一陣長籲短歎,“看樣子他是心灰意冷,放棄了。”

夏妤茫茫然的看著虛空,輕聲道,“是啊……他早就放棄了。”

“小妤,有件事你真的誤會小天了。你爸公司破產,完全是他自己經營不善,又錯信了人,與小天無關的。”

“可是他……他自己說……”種種情緒交錯,夏妤震驚的快要說不出話來。

“我們是後來才知道,其實小天還幫過我們。他暗中為你爸收拾了爛攤子。不然,你以為那麽大的漏洞,會賣掉房子就輕易解決了?”

夏妤怔怔的,嘴唇顫抖著,“他……他騙我……他居然騙我……”眼淚湧出,她猛地爆粗口了,“tmd有話不能好好說嗎!為什麽要騙我!”

“如果不是愛而不得,他又怎會不惜用恨意與你糾纏。小妤啊,當年我們因為他母親搗亂,把你送走,又對他的懇求不聞不問,已經很對不住他了……多年後,他還那麽執著的追求你,為了你費盡心思,好的歹的無所不用其極。你說,你還要人家孩子怎麽樣呢?”

夏媽媽輕輕拭去夏妤臉龐的淚,“你啊,也真的是被寵壞了……他受過那麽深的傷,他愛的那麽苦,你何曾體會過?他內心的煎熬,他的患得患失,他的恐懼不安,你想過嗎?”

夏妤別開臉,深吸幾口氣,有些生氣的哽咽著開口,“你們為什麽不早點告訴我?!”

“小天說,這些都不重要啊。他說,如果你不愛他,就算他把全世界送到你眼前,你也不稀罕……”夏妤媽歎氣著搖頭,“這孩子其實也倔強。我沒想到,他最終還是沒有得到你的心。不過,就算你們沒有緣分,我也希望,你不要再對他抱有誤會。一個這麽愛過你的男人,你怎麽還能怪他呢……如果我是他媽,八成也得恨死你了,把自己的寶貝兒子折磨成這樣……”

夏媽媽的絮絮叨叨和扼腕歎息,夏妤已經聽不下去了。她打斷她的話,“媽,我一個人出去走走,透口氣。”

年關時,曾經熙熙攘攘繁華的街道,驀然空蕩冷清了。夏妤開著車,在這個城市的街道上,漫無目的的行駛著。車內放著夏天秦翻唱的灰姑娘。

“怎麽會迷上你,我在問自己

我什麽都能放棄,居然今天難離去

你並不美麗,但是你可愛至極

哎呀,灰姑娘,我的灰姑娘……

你總在傷我的心,你總是很殘忍

我讓你別當真,因為我不敢相信

你如此美麗,而且你可愛至極

哎呀灰姑娘,我的灰姑娘……

也許你不曾,想到我的心會疼

如果這是夢,我願長醉不願醒……

我曾經忍耐,我如此等待

我在等你到來,我在等你到來……”

夏妤眼眶酸酸澀澀的,又快有淚掉下來。

他們倆怎麽就走到這一步了呢?明明從小到大那麽多年,那麽多時間,到最後,卻分道揚鑣了……

夏妤將車子駛到他們就讀的中學,車子在大門外停下。學校已經放假,大門鎖著。但這難不倒夏妤,她停下車,繞著學校外圍走了半圈,由一條小徑踏入。

七八年了,一切都還是老樣子,就連這條小徑,這些參天的古樹,都一如往昔。

冷風吹來,夏妤裹緊了外套,她一路漫步,走到了塑膠跑道上。她沿著那個大圓緩緩走著。腦海中的畫麵,回到了那個盛夏的運動會……

四下是同學們的歡呼喝彩,她跑啊跑,快要跑不動了,夏天秦就跟在跑道外,一直陪著她跑。因為他在跑,那股不服輸的勁兒,讓她硬生生堅持下來了。跑完後,她癱倒在夏天秦懷裏,累的氣得快要喘不上來,還說了一句,“怎麽樣?我厲害吧?”夏天秦連連點頭,捏著她的臉蛋說,“小魚兒是我的驕傲!”

仿佛重新體會到那感覺,夏妤的唇角也彎了起來。

腦海中畫麵一轉,夏天秦與一幫夥伴在場中央踢足球。夏妤陪站在場外,替夏天秦拿衣服。時不時就有女生湊上前與她搭訕,有明裏暗裏打聽夏天秦的,有表示羨慕嫉妒的。還有一個夏天秦的瘋狂愛慕者,帶著幾個女生來起哄,嘲笑她是夏天秦的保姆,是他的阿姨是的女傭。

夏妤被惹惱了,拿著衣服直接走入球場。一個足球飛來,險些踢到她。瞬息之間,夏天秦衝到她跟前,一臉擔憂的上下檢查。確定她沒事兒後,還不忘訓斥那個踢球的男生。男生分外無辜的跟夏妤道歉。夏妤拉起夏天秦的手,“走。跟我回去!”

“怎麽了?”夏天秦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我不高興等了!”夏妤嘴巴撅的老高,“走不走?你不走我就一個人走!”

夏天秦無奈,隻等跟隊友們揮手拜拜,乖乖的陪著夏妤走人。還沒走兩步,夏妤又說,“我剛剛站的累死了,我要你背我!”

“姑奶奶,你這是經期綜合征來了嗎?”夏天秦取笑道。

“找死!”夏妤一腳踹過去。夏天秦笑嘻嘻的任由她踢,在她跟前蹲下,“來嘛來嘛,背小魚兒回東海龍宮去。”

夏妤爬上他的背。路過那群大眼瞪小眼臉色發綠的女生們時,夏妤一個白眼,一聲輕哼,分外傲嬌又得意的別過臉去。

冷風吹得臉上發疼,夏妤才發現,自己又掉眼淚了。她終於懂了,夏天秦以往對她所有的寵,所有的好,都是源於愛……什麽青梅竹馬,什麽多年友情,哪裏會讓一個人無條件的守著、哄著、順著另一個。

可是,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那些不再擁有的獨家寵愛,如今已成為她心中,最錐心最刻骨的痛楚……

沒有愛過,並不可怕。

最可怕的是,擁有過最好的,卻眼睜睜的看著它逝去……

夏妤突然在操場上跑起來,她一邊哭一邊跑,冷風吹在臉上,凜冽的疼痛,卻不及心裏的萬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