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五十七章

字體:16+-

第五十七章

夏妤突然在操場上跑起來,她一邊哭一邊跑,冷風吹在臉上,凜冽的疼痛,卻不及心裏的萬分之一。

兜裏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夏妤頓住步,拿出手機,屏幕上跳躍的幾個字,讓她突然捂住嘴巴,驚喜來的太突然,讓她有些難以置信。

夏妤擦幹臉上的淚,用力的深呼吸,調整自己的心緒,輕咳了幾下喉嚨。她不能讓他聽出來她的異常……

當夏妤將心情和狀態都調整好之後,正要滑開電話,鈴聲停止了。

她一愣,幾乎要爆出國罵。本想撥回去,又頓住了動作,夏妤沿著操場緩慢行走,等待他再次打來。

深夜,墨藍色的天空,飄飄然墜下雪花來。夏妤沿著跑道走了大半圈有餘,手機還沒有再次響起。她心中憤然,但還是滑開手機,撥下了那個號碼。

手機貼在耳邊,聽著傳來的“嘟——”的聲音,另一隻耳朵,卻隱約聽到了不遠處響起的手機鈴聲。

夏妤循聲看去,較遠處看台下方的一張石凳上,坐著一個身影。黑色的大衣,幾乎融入到暗無邊際的夜色中。上方的屋頂,替他擋住了雪花。輕悠悠的白雪,飄墜在他腳下。

夏妤看到他接起了電話,然後她手機裏傳來聲音,“小魚兒?”低啞的聲線,帶著直達心間的笑意。

夏妤沒有說話,拿著手機,快步走向夏天秦。在距離幾步之遙時,傳來的腳步聲令夏天秦抬起了頭。

兩人的視線在半空交匯。夏天秦表情錯愕,隨即是喜出望外。他快速起身,跑到夏妤跟前。

“你怎麽在這裏?”兩人異口同聲的問,連頻率都重合的恰到好處。說完後,兩人皆是一怔。

夏天秦再度問道,“你不陪著你爸媽陪著男朋友,一個人大半夜的瞎跑什麽?”語氣裏帶有些責備,還有被掩蓋的關切。

夏妤心裏漫起了重重疊疊的酸澀,剛剛哭過的眼眶,又一次發紅了。夏天秦看出了她的不對勁,伸手撫上她的臉龐,“怎麽了你?大過年的哭什麽?”

夏天秦手指冰涼,觸上她的肌膚,卻似往她的血骨裏灌入了陣陣暖流。夏妤眼淚決堤,她再也控製不住自己,撲入了夏天秦懷中。

她緊緊的抱著他,貪戀的感受著他的氣息。原來她這麽害怕失去他……這麽害怕,從此以後,他從她的世界裏消失……

夏天秦被夏妤哭的發懵,更被她的投懷送抱搞暈了。已經很久很久,久到他都記不清,她上一次主動抱著他,是在什麽時候……

他享受著她依偎在懷裏的滿足感,但更心疼她柔弱無助的哭泣模樣。夏天秦敞開大衣,將夏妤緊緊裹在懷裏,手掌在她腦袋上一遍遍撫摸著,有些手足無措的輕聲哄著,“小魚兒乖,不哭不哭……發生什麽事情了,你告訴我,我給你做主……誰要是敢欺負你,我幫你出氣……”

夏妤哽咽了幾下,說,“我……已經分手了。”

夏天秦一愣,臉上浮起一個詭異的弧度,很想笑,但又拚命壓抑著,“這有什麽好哭的,這是好事啊……”

“嗯?”夏妤在他懷裏仰起臉,看向夏天秦。

夏天秦對上她那雙晶瑩閃爍的眼睛,頓時覺得自己說錯話了,馬上改口道,“啊……我的意思……為了你一個傷害你的男人哭,不值得……小魚兒別傷心啊……你這麽好,是那個男人配不上你……”

夏妤依偎在他懷裏,抽著鼻子輕聲問,“我真的好嗎?”

“當然。”他快速回道。

“哪裏好?”她又問。

“哪裏都好!”他語氣幹脆篤定。

“你騙我!”夏妤捶打他的胸膛,“連理由都說不出來,你就是在敷衍我!”

夏天秦剛想辯駁,夏妤又說,“你一定覺得我脾氣壞,我驕縱,我不知好歹,我沒良心……”“沒有!”夏天秦打斷她的話,有些生氣的說,“是不是那個男人這麽說你了?我告訴你,沒有!你不要聽他胡說八道!”

“那你要證明給他看!”夏妤說。

“怎麽證明?”夏天秦問。

“……做我男朋友!”夏妤猛地開口道。夏天秦一愣。夏妤埋下頭,突然湧出的羞怯讓她不敢再看夏天秦的眼睛,有些慌亂的一鼓作氣的說,“我要讓他知道,沒了他,還有更出色更優秀的男人喜歡我!”

夏妤感覺到上方的呼吸時快時慢,半晌後,她聽到夏天秦低柔的聲音,夾雜著些無奈,緩緩響起,“小魚兒,我們都是成年人,別玩這種幼稚的遊戲了……”

夏妤心裏的期待轟然崩塌,淚水再一次彌漫,她用力推開夏天秦,吼道,“騙子!你滾!”

夏妤轉身就跑。夏天秦三兩步追上她的步伐,將她拉入懷中,緊緊圈住,鉗製著她的掙紮,語氣急促道,“小魚兒……你聽我說……對於一個不愛你的人,你做這些是沒有意義的……無論你跟誰在一起,他都不會在意……最後反倒將你自己推入痛苦的深淵……”就像他,即使他跟溫情出雙入對,即使他們倆天天登上娛樂頭條,他的小魚兒,又何曾在意過分毫。最後,隻讓他愈發惡心自己。

夏妤突然安靜下來。

是啊……沒有意義的……

一個已經不愛她的人,就算她想盡辦法,想要重新在一起,也是無濟於事……

還好,她沒有說出那句話,不然,將陷入多麽難堪的境地……

夏妤輕輕一笑,有氣無力的說,“是,好,我知道了……”

夏天秦看到她這驀然心如死灰的模樣,心痛的快要滴血,他將她緊緊抱著。這個傻女人,為什麽總要投入其他男人懷抱,讓自己跌倒受傷……他那麽想要嗬護她,照顧她,疼愛她……可縱然他不惜一切,付出所有,也得不到她的心……

夏妤用力將夏天秦推開,擦去臉上的淚,淡淡道,“家人應該都還在等我,我先回去了。”

雪越下越大。她走在雪地上,向操場另一邊走去。

夏天秦呆站在原地,看著夏妤的背影……當她的背影越來越遠時,他的心裏湧起了巨大的惶恐,這惶恐幾乎將他吞噬。

他突然就跑了起來,他向著夏妤大步跑去。

他在她身後緊緊抱住了她,喘息著道,“如果,你一定想要證明……我願意……”

就算隻是她不甘示弱的工具……就算在短暫的海市蜃樓後,又將迎來漫無天日的黑暗……隻要是她,怎樣都行……

夏妤轉過身看他,臉上還掛著淚水,問道,“你是說,你願意做我男朋友?”

夏天秦心裏的疼惜,織成一張細細密密的大網,覆滅了其他所有情緒,隻有對夏妤無盡的疼愛和憐惜,他伸出手,輕輕拭去夏妤臉上的淚,輕聲回應,“是,我願意。不過,小魚兒答應我,證明給他看之後,你就徹底忘了他,好嗎?不要再為一個放棄你的人而痛苦。”

至於,達成目的後,他們倆會怎麽樣,他不敢提,也不敢問。他們兩人之間的一切,他早就喪失了所有的主動權……即便任由她宰割,他也甘之如飴,不是麽?

“好。”夏妤點下頭,唇角揚起。

大雪撲簌簌落下,沾濕了她的眼睫毛。她彎起的眉眼,光芒綻放,猶如大雪初霽後的陽光。

夏天秦心思被撩撥的癢不可耐,他的指尖觸碰上她的唇,低聲問,“那麽……作為你的客串男友,我可以討點福利嗎?”

“嗯?”夏妤詫異的看他。

夏天秦緩緩低下頭,夏妤看到他的眼神,越發濃烈而灼熱,他纖長的眼睫覆下,閉上了眼睛……當兩人的氣息近在尺咫時,夏妤已經知道他要做什麽……她心跳驀然加速,臉色染有緋紅。當他微涼的唇,碰上她的唇瓣時,她輕輕的閉上了眼。這個奇妙的世界裏,沒有黑夜,沒有寒冷,沒有淚水,隻有漫天漫地的花朵,次第開放,芬香馥鬱,美到她沉醉,美到忘乎所以……

四片唇瓣貼合,輾轉輕吮,夏天秦試探著伸入她的貝齒內,她半推半就,唇齒微張,他的舌頭滑入,觸上那久違的甜美滋味時,夏天秦猛地扣住了夏妤的腦袋,急速升溫的身體讓他控製不住的用力纏住她的舌頭吮吸……

一陣冷風吹來,夏妤鼻子癢癢的,她由酥酥麻麻的感覺中回過神,用力推開夏天秦,接連打了幾個響亮的噴嚏……

夏妤尷尬的不好意思看夏天秦,扭頭由自己隨身的包包裏翻找著紙巾。身體突然被騰空,她一聲低叫,夏天秦將她攔腰抱起,有些心疼的擠兌道,“要風度不要溫度。趕快上車吧。”

他抱著她,快步往校外走去。夏妤發現,他抱著她行走的方向,正是她走來的那條小徑。看來他也是由這裏進來的。

不過夏天秦的車停在另一個方向,在人煙稀少的樹林邊。他將夏妤抱上後座,自己去前排啟動車子,開了足量的暖氣。拿出備用的抽紙後,來到後座。

他替夏妤擦了擦鼻子,又拿出一塊幹毛巾,擦去她發上還沒融化的雪花。車內溫度升高後,兩人脫掉身上微濕的外套,扔到前排。

氣氛一時間有些沉默。

夏天秦率先打破寂靜,“要我送你回去嗎?阿姨應該在等你吧?”

“她跟我爸這會兒正在酒店喝酒呢。這個團年飯,沒有幾個小時吃不完。”夏妤反問,“你呢?得趕回去跟爸媽團圓吧?你工作那麽忙,平常很少回家吧?”

“他們啊,忙得很,我就不去添亂了。”夏天秦淡淡回道。

“哦……”夏妤舔舔唇,突然不知道說什麽了。

夏天秦盯著她殷紅水潤的唇瓣,想到剛剛那個還沒嚐到味道就夭折的吻,心裏就跟百爪撓心似得。可是,脫離了剛剛那個情形,他突然又有點不敢輕舉妄動了,他怕夏妤生氣,然後推門就跑……

他就那麽眼巴巴的盯著她,喉結上下滾動著。

夏妤瞥他一眼,被他這麽赤luo裸的直勾勾的眼神嚇得心裏一跳……但隨即是心如撞鹿……她扭捏不安的等待著,可偏偏,他遲遲不拿出實際行動,就用眼神折磨她……

夏妤心一橫,緩緩向夏天秦靠攏。她靠在他肩膀上,有些瑟縮的低聲說,“我覺得有點冷呢……”

夏天秦當即側過身,伸出手臂,將夏妤攬入懷中。

夏妤仰起臉看他,他也在看她……誰也沒有說話,隻有視線在不斷的糾結纏繞……在她如水的目光中,夏天秦的理智一點點瓦解,他鬼使神差的,緩緩地低下頭,碰上了夏妤的唇……

唇畔貼合後,沒有任何過度,兩人都迫不及待的張開唇,兩條濕滑的舌頭纏繞在一起,夏天秦扣住夏妤的後腦勺,在她口中用力的吮吸舔咬……夏妤伸手摟住他的脖子,兩人的唇舌已經在緊緊纏繞,他卻還似覺得不夠,將她不斷往懷裏揉去……夏妤被吻得氣息虛浮,呼吸艱難,卻舍不得推開他……

他瘋狂的熱吻,他緊緊的擁抱,讓她滿足的心裏漲滿甜蜜,眼角沁出淚花……

燎原的火焰不斷燃燒,他的吻不斷深入,不斷下滑……他的手掌在她身上遊走著……兩人已經有過最親密的接觸,此刻都是食髓知味,想到再次品嚐……可是當上衣被推開時,夏妤清醒了些,她推開夏天秦,語氣微顫,“別……”

夏天秦雖然不舍,卻不得不放開她。剛剛嚐到甜味兒的他,唯恐兩人再次鬧翻。他現在算是知道了,他最怕的就是夏妤對他發脾氣,不理他。兩人形同陌路的滋味,簡直比死都還難受……

夏妤又說,“去我家吧……”

夏天秦一愣,懷疑自己是聽錯了還是理解錯了,眨巴著眼睛看夏妤。夏妤臉色緋紅,輕聲道,“這裏可是車上,萬一有路人經過怎麽辦……”

夏天秦呆了三秒後,身體猛然一顫,迅速推門下車,到了前排的駕駛座,一氣嗬成的啟動車子。車子呼嘯而出,駛上了馬路。

車子在空曠的街道上狂飆,正常來說需要四五十分鍾車程的距離,這會兒隻用了二十分鍾,就飆到了夏妤家的別墅外。他停車,下車,打開後座的門。夏妤正要下車,就被他抱了下來。

夏妤爸媽都不在家,想必還在酒店沒回來。

進門後,夏天秦將夏妤按在門上,再度狂吻,他一邊吻一邊撕扯她的衣服……

當夏天秦急不可耐的將她按在門上,占有著她時,門外響起了說笑聲……

夏妤心裏一個咯噔,他們家春節的規矩是大家庭團聚在一起,除夕守夜。想必今年的除夕夜,是在她家團聚……也對,他們剛搬得新家……

夏妤緊張的要命,捶打著夏天秦的胸膛,“怎麽辦……”

夏天秦沁了滿頭的熱汗,但此時不得不壓製住自己的衝動。他迅速提上自己的褲子,將夏妤的衣服攏好,直接將她扛起,快速走上二樓,剛過轉角,大門被打開。

兩人剛剛沒有反鎖門,夏媽媽叫了聲,“小妤,你回來了?”

夏妤哪敢應聲。夏天秦抱著她進了她的臥室。這次反手關上門時,他將門一並鎖起來了。

他把她壓在門上,繼續剛剛的事情……

“小妤……小妤?”夏媽媽的叫聲,一路由樓下到摟上。

夏妤狠狠咬了一口夏天秦的肩膀,他卻不肯停下來。

門的另一邊,是輕輕的叩門聲,“小妤,你在家嗎?”

夏妤漲紅了臉,她努力想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正常,“嗯……在……”可這聲調軟的像貓叫,虛的像喘氣……

“小妤,你怎麽了?”夏媽媽語氣有些擔憂。她聽出聲音的不對勁,但一時沒反應過來,這是怎麽個情況。

夏天秦抬起頭,應聲道,“阿姨,我在陪小魚兒……我們等會兒……下去陪你們……”他的聲音粗重沙啞,同樣是掩飾不住的氣喘籲籲。

已曆經人事的夏媽媽,再怎麽不想歪,也知道怎麽回事了。她在片刻的錯愕後,笑眯眯的應聲,“誒,是小天啊。你們自己玩,不用下來。”

她轉身就走,才走兩步,又忍不住回頭說了句,“真不用下來了……你好好陪小妤啊……”

夏妤躁紅了臉,一個巔峰過去後,她被夏天秦扔到**。當夏天秦的身體覆壓而上時,她推阻著他,柔軟無力的聲音像是拒絕更像是求饒,“別……夠了……我們趕緊下去吧……”

夏天秦堵住她的紅唇,索取著她口中的香甜,吮吸的津津有味,他沉醉的呢喃著,“不夠……你媽都說了,讓我好好陪你……”

餓了太久的夏天秦,就像是不知饜足的野獸……兩人一晚上都沒有下樓……跨年的煙花,在深藍的天幕上次第綻開時,她的身體,也在他身下,開出了最妖冶最迷人的花朵……

大片大片五光十色的煙花,燃亮天際,也照亮了室內。夏妤看到在上方揮汗如雨的男人……他那雙深邃的瞳孔,緊緊的鎖定著她……

她伸出手,捧住了他的臉龐,在他的雙眼裏,有他們的兩小無猜,有他們的青蔥歲月,有他們的盛夏光年,有他們的青澀無知,有他們的愛恨嗔怒……有他們的全部全部……